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16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黎浅浅颠颠的进了屋, 一对上霍疏的视线就傻乐起来。


  霍疏不悦:“不准笑。”


  黎浅浅瞬间面无表情。


  霍疏唇角动了一下,绷着脸坐在床边,见黎浅浅傻站着不动, 便淡淡开口:“还不过来?”


  黎浅浅闻言忙拉了把椅子过来, 和他面对面坐下,因为离得太近, 她的膝盖还抵在了他的小腿上。


  霍疏的视线落在两人碰触的地方,她还是短裙, 大腿以下都暴露在外面, 膝盖又圆又小, 白白的, 很稚嫩也很漂亮,而他的腿被长裤覆盖, 只能勉强看出双腿的轮廓。


  一双看起来极为正常的腿。


  然而他却无比清楚,因为长期走路重心偏移,他的左腿明显要比右腿壮一些,他的右脚脚踝是微微弯折的, 和正常人有着本质的区别。


  他淡漠的往后挪了一点,两个人碰触的地方立刻分开一道宽宽的缝。


  “别动,”黎浅浅正拿个勺子舀蛋糕吃, 他一动蛋糕也跟着动了, 她当即不满的往前挪,膝盖再次抵在他的腿上, “我正吃呢。”


  霍疏沉默一瞬, 两只手配合的把盘子往上端, 方便她舀蛋糕吃。她吃相很好,只是嘴巴太小, 奶油总是沾在嘴角上,霍疏无事可做,就静静的盯着她唇角上那点奶油看。


  房间里暂时静了下来,黎浅浅专注的吃蛋糕,吃到一半时突然觉得不对,一抬头就对上了霍疏黑沉的眼眸。


  舀了一大块蛋糕的勺子突然僵在半空,片刻后颤巍巍的举到了霍疏嘴边。


  “……我尝过了,没毒。”黎浅浅一脸认真。


  霍疏看了眼吃得只剩三分之一的蛋糕:“嗯,看出来了。”


  黎浅浅干笑一声:“这个慕斯超软,你尝尝。”


  霍疏定定的看着她,没有要吃的意思。黎浅浅一时间拿不准是把勺子收回来,还是继续等着,于是开始陷入纠结,想了好半天后还是觉得霍疏不会接受她的东西,与其干等着,还不如自己吃了。


  她想好之后就要让勺子拐个弯,结果还没动弹,霍疏就将上面的蛋糕吃掉了。


  黎浅浅:“!!!”


  ……今天下红雨了?!霍疏竟然吃了她的东西!还是她亲手喂的!


  黎浅浅震惊三秒,又试探性的舀了一块递过去,霍疏垂眸,安静的把蛋糕吃了。


  黎浅浅:“……”


  少年脸色依然苍白,唇色也极淡,抿着唇吃蛋糕时,突出的喉结跟着一动一动的,黎浅浅一脸新奇的看着他,等他吃完又赶紧补上。


  本就剩得不多的蛋糕,很快就被霍疏解决了,黎浅浅忙问:“你还没吃饱吧?”


  霍疏不说话。


  黎浅浅顿了一下,把他手上的盘子端到了桌子上,又扭头到他对面坐下:“我们聊聊吧。”


  “聊什么?”霍疏不带情绪的撩起眼皮看她。


  黎浅浅犹豫一下:“我们现在……应该算朋友吧?”


  霍疏不说话。


  “你不吭声我就当你默认了,三二一好了!你默认了,”黎浅浅语速极快的数完数,又稍微正经了些,“既然已经是朋友了,那朋友之间就该坦诚对不对?”


  霍疏沉默一瞬:“你要聊早上的事。”


  “……那只是其中之一,我想说的是,你不能什么都不跟我说对吧,就像我不能什么都瞒着你一样,该沟通的时候一定要沟通,这样才不会产生误会,我们的关系也会更加牢固。”黎浅浅耐心道。


  这一次霍疏沉默的时间更久,久到黎浅浅以为他不打算说话时,他才淡淡开口:“我不会。”


  “不会什么?”黎浅浅疑惑。


  霍疏顿了一下,定定地看向她:“沟通。”


  黎浅浅愣了一下,刚说怎么可能不会沟通,蓦地想起原文中他的家庭背景。他虽然是霍家的血脉,但却是当小三的母亲为了财产,灌醉他父亲后怀的孕,但没想到霍家人天性冷血,能完全不管他们母子的死活。


  她不仅没得到想要的钱,还被霍父厌烦抛弃,因此恨上了霍疏――她自作主张生下的这个儿子。


  原文中对霍疏的童年描述不多,仅有的几百字都在描述母亲的虐待、父亲的厌弃,以及所有人看垃圾一样的目光……他身世都惨成这样了,没人教他这些好像也正常。


  不知是今晚的蛋糕太好吃,还是他心情确实不错,霍疏见黎浅浅一直没说话,竟然难得主动问一句:“你想要什么。”


  黎浅浅回神,把他的话在心里品了两遍才明白,他问的是她想要什么样的沟通。她纠结一瞬,小心翼翼的提出:“别的不说,就比如电器的事,我之前提过很多次,你当时听了应该就知道我被人骗了,那时候该直接告诉我的。”


  “懂了。”


  “还有哦,”黎浅浅见他难得耐心,就赶紧补充,“像是你身体有时候不舒服,或者想做什么事不想做什么事,也要告诉我,沟通嘛,说白了就是两个人多说话,你别总是听我说,偶尔也得动动嘴嘴,你那嗓子一直不怎么用,现在像个生锈的机器一样,都哑了。”


  霍疏沉默一瞬:“我天生就这样。”


  “那肯定不是,你以后声音会很好听,”就是人有点可怕,黎浅浅啧了一声鼓励他,“你现在做得就很好,我说你嗓子不好,你没有沉默,而是跟我解释了,这就是沟通。”


  霍疏扫了她一眼,再次陷入了沉默。


  黎浅浅笑眯眯的看着他:“那么我们再来练习一下,你现在饿吗?”


  霍疏顿了一下,薄唇微动,片刻后低声回答:“……嗯。”


  像只挠人的猫突然收了爪子。


  黎浅浅没忍住,伸手捏了一把他的耳朵:“真乖。”


  霍疏板起脸:“胡闹。”


  “对不起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黎浅浅没什么诚意的道歉,道完歉还不忘说一句,“你想吃什么,我给厨房打个电话,叫他们现在做。”


  霍疏没回答。


  “米线,粥,面条,你有想吃的吗?”黎浅浅低着头打开手机,点出和厨房负责人的聊天框,但依然没有等到霍疏的回答。


  她无言的抬头,正好看到霍疏脸上一闪而过的不自在。


  ……差点忘了,这是一个从来没向任何人索求过东西、也从未有人回应他的小可怜。黎浅浅叹了声气,温言软语的引导:“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你是我家的客人,他们的工作内容之一就是照顾好你。”


  霍疏静了片刻:“吃面。”


  “好嘞,我叫他们煮好送过来。”黎浅浅笑了。


  霍疏淡漠的应了一声,低着头没有再说话,额前过长的头发遮住了眼睛,只有俊秀的鼻梁和薄唇露在外面,叫人看不出他的表情。


  黎浅浅默默看着他,只感觉今天实在大起大落,早上的时候她还觉得他们之间完蛋了,到了晚上就突然出现转机,两个人的关系不仅没受影响,反而比之前更好了。


  ……霍疏主动让她进门,还愿意按她的方式沟通这件事,她想想就觉得梦幻。


  “我今天晚上一定会睡个好觉。”黎浅浅笑眯眯道。


  霍疏知道她指的是什么,看了她一眼后没有说话。


  佣人很快送了汤面来,黎浅浅看了一眼来人:“吴嫂呢?”


  “吴嫂不舒服,已经睡下了。”佣人回答。


  黎浅浅应了一声,等佣人离开后才嘲讽的笑了笑。


  她亲自看着霍疏将一大碗面吃完,这才打着哈欠回去。她昨晚睡得不够,白天醒了之后就几乎没睡了,这会儿精神已经疲惫到了极致,回房间后倒头就陷入了黑沉的梦乡。


  她这一觉一连睡了十多个小时,睁开眼睛时已经是早上九点,简单洗漱后精神不错的开门,打算下楼去吃早餐,结果一开门就听到吴嫂在楼下的哭诉声。


  “都是我不好,是我自作主张,但少爷你那么讨厌霍疏,我一想到小姐要给他买东西,我这心里就不舒服啊,所以我就想着把东西藏起来,省得少爷心里不舒服呜呜呜……”


  吴嫂一边哭,一边激动的说话,“少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只是暂时把东西藏起来,想等到霍疏走了再拿回来,我只是暂时保管,可不是偷东家东西,少爷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黎浅浅眉头微扬,淡定地往楼下走。


  吴嫂还在说话:“我在黎家这么多年,我待您是怎么样的,您心里也清楚,您一定要帮我解释……”


  “你待我哥怎么样,跟你偷东西好像没关系吧?”黎浅浅冷淡的打断她的话。


  一直板着脸的黎深顿一下,有些不自在的看向她:“起来了?”


  黎浅浅应了一声,走到沙发前坐下,淡定的给自己倒了杯温水。


  “少爷……”吴嫂哀求的看向黎深。


  黎深沉默一瞬,扭头看向黎浅浅:“电器的事,吴嫂已经跟我说了,她还说会把那些电器带回来,要不这事……”


  “她必须走。”黎浅浅打断他。


  黎深皱眉:“就是一点东西,也不值什么钱,她也知道错了,不至于把人辞退吧?”


  吴嫂在一旁连连点头。


  黎浅浅若有所思的看向黎深:“你相信她的话?”


  吴嫂立刻可怜的看向黎深。


  黎深表情更不自然了:“你就看在我的面子,别计较这事了,如果她以后再犯,到时候辞退也不迟。”


  黎浅浅一听,就知道他完全不信。也是,他虽然单纯,但又不是傻子,能信了这种鬼话才怪。


  她啧了一声,坚定的表达态度:“哥,我知道她照顾你这么多年,你对她是有感情的,但这种明晃晃偷东西的事,已经涉及到了原则,我不同意留下她,哥,其他事都听你的,但这件事不行,我不答应,她今天如果不走,我就报警。”


  “你、你怎么能报警!”吴嫂顿时急了。


  黎浅浅冷淡的看向她:“你不是觉得自己是清白的?那还怕什么?”


  吴嫂结结巴巴说不出话,只能求助的看向黎深。黎深沉着脸,盯着黎浅浅看了片刻之后沉声问:“你已经决定了?”


  “没错。”黎浅浅垂眸,指尖不自觉的抠着衣角,打定主意今天就是跟黎深吵架,也绝不能再留着吴嫂。


  “好。”


  黎浅浅顿了一下:“嗯?”


  “你都要报警了,我能说什么。”黎深脸色愈发难看,但说出的话却是妥协。


  黎浅浅眨了一下眼睛,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他竟然舍得辞退对他这么上心的保姆。


  吴嫂显然也不敢相信,傻愣了半天后突然坐地大哭:“少爷啊你可不能这样啊少爷!我心里拿你当自己孩子疼,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啊!”


  “行了,回去收拾东西,叫财务给你多开两个月的工资,今天离开黎家。”黎深绷着脸开口。


  吴嫂一把鼻涕一把泪:“少爷我舍不得你,我走了谁照顾你啊呜呜……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就让我留下吧!”


  “你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求我有什么用。”黎深也是心烦。


  吴嫂闻言愣了愣,急忙看向黎浅浅:“小姐,你饶了我这一次吧,求求你……”


  “两天之内记得把所有电器都安在该安的地方,记得要全新的,如果有使用痕迹,我还是会报警,”黎浅浅对她半点感情都没有,处理起来完全不留情面,“所以你送来的时候最好检查一遍,哪些已经用过了,就买新的给我。”


  吴嫂没想到还要还电器,一口气哽在脖子里,险些要背过去,当意识到自己不可能留下后,她的眼神立刻愤恨:“小姐,你一定要把人往死路上逼吗?”


  “是你自己作的孽,怎么还怪到我头上了?”黎浅浅扬了扬眉,眼神淡漠起来,“这还只是算了电器的账,我叫你给霍疏送宵夜,你不但没送还把吃的私吞的事 我还没跟你算账。”


  黎深听得眼皮直跳:“还有这事儿?”


  “小姐对霍疏可真是好,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有一腿儿呢。”吴嫂咬牙切齿。


  黎浅浅一僵,下意识的看向黎深,就看到他突然站了起来:“你胡说八道什么?!”


  “少爷,您还不知道吧,”吴嫂一变脸,再次委屈起来,“小姐昨天凌晨还穿着睡衣去找霍疏呢,我刚好起夜撞上了,不信您去查监控……”


  “我看你是睡懵了,”黎深听了立刻要炸,看在对方照顾自己这么多年的份上生生忍住了,“你现在就收拾东西给我走,把你的嘴给我好好闭上,要是我听到你在外面胡言乱语,我就找律师告死你!”


  吴嫂从未被他这么斥责过,一时间傻在了原地。


  “滚!”黎深再也忍不住了,从刚才一直憋着的火气全面爆发。


  吴嫂慌里慌张的跑了,黎深气恼地原地踱步:“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她这么喜欢胡说八道,什么玩意儿!你也是她能编排的?我看她就是被家里这些人捧得太久,忘了自己姓什么……”


  话没说完,他就看到黎浅浅要哭不哭的模样,声音瞬间消失了。


  “……她就是个傻哔,你别当回事。”黎深绷着脸安慰,说完可能是觉得语言力量不够,就到她旁边坐下,动作不熟练地摸摸她的脑袋。


  黎浅浅嘴一撇,突然就扑进了他怀里:“哥!”


  黎深吓了一跳,半晌皱着眉头拍拍她的后背:“怎么了?”


  “我没想到你会这么护着我,”黎浅浅小声说,“我以为你会强行让她留下,我都做好跟你吵架的准备了。”


  “我有病啊因为一个外人跟你吵,”黎深不高兴了,“在你眼里我是有多蠢。”


  “可是你以前就经常因为外人跟我吵架。”黎浅浅认真回答。


  黎深噎了一下,怒道:“你以前没有因为外人跟我吵吗?!”


  “有有有,所以我知道错了,”黎浅浅急忙安抚,感觉自己今天一整天都在道歉,“以后我跟哥哥就是一条心,再也不因为外人吵架了。”


  “……你觉悟这么高,我还有什么好说的,”黎深轻哼一声,“这点小事我还是能做到的。”


  黎浅浅嘿嘿一笑,挽着他的胳膊哼唧撒娇,黎深表面上嫌弃得要命,但实际上坐在她旁边一动不动,安然享受妹妹的哼唧――


  直到几分钟后,他突然想起一个问题:“所以你为什么会半夜去找霍疏?”


  黎浅浅:“……”


  漫长的沉默之后,黎深咬牙切齿:“黎!浅!浅!”


  黎浅浅跳起来就往楼上跑,一边跑一边哀嚎:“哥你不是说不会因为外人跟我吵架吗?!”


  “我不吵,我打死你个小混蛋!”黎深怒吼。


  “……”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黎深像抓小鸡崽一样抓住了黎浅浅,逼着她把当晚的事一字不差的描述一遍。


  “……真的什么都没干,我就是帮他涂个药,然后就在他那里睡着了。”黎浅浅欲哭无泪。


  黎深要气疯了:“你跟他睡了一张床?!”


  “没有,我自己睡的床。”黎浅浅可怜道。


  黎深气笑了:“你觉得我会信?”


  “真的,我醒了以后还问霍疏来着,问他我们昨天是不是一起睡的。”黎浅浅忙到。


  黎深眯起眼睛:“他怎么说的?”


  “他说我想得美。”黎浅浅老实回答。


  黎深:“……”


  黎浅浅:“……”


  漫长而窒息的沉默之后,黎深勉为其难的放过了她:“看来他还是知道点分寸的。”


  “我也很知道分寸的。”黎浅浅忙为自己说话。


  黎深冷笑一声:“你知道分寸还大半夜跑那瘸子屋里?要是传出去,知道会被人说得多难听吗?”


  “哥!不准叫他瘸子!”黎浅浅板起脸。


  黎深嘴角抽了抽:“你还挺护着,到底他是你哥还是我是你哥啊?”


  “当然你是我哥了,但做人得讲礼貌。”黎浅浅一本正经的教育他。


  黎深不耐的撇了撇嘴:“行了,知道了,废话真多。”


  黎浅浅无语的看他一眼,自己去厨房随便吃了点后,就直接回屋躺着了。


  短暂的周末一眨眼就过去了,周一的早晨闹钟响起时,黎浅浅闷哼一声,关掉之后继续睡,五分钟后才突然惊醒。


  ……玩蛋了,都这个点了,霍疏肯定先走了。


  她哀嚎一声,急匆匆的爬起来,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后朝着楼下冲去,刚一冲出别墅就猛地停了下来,像看什么新型怪物一样看着大门口的少年。


  霍疏在她出门的一瞬间就发现她了,看到她站在原地不动,立刻蹙起了眉头:“要迟到了。”


  “哦……哦!”黎浅浅急忙跑过去,等到他跟前时嘿嘿一笑。


  霍疏扫了她一眼,冷着脸朝外走,黎浅浅立刻跟在他旁边:“你刚才在等我吗?你是在等我吧?你竟然在等我,今天太阳也没从西边出来啊,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好了,我以为你刚才……”


  “闭嘴。”霍疏冷声打断。


  还是熟悉的味道,黎浅浅放心了。


  两个人并肩往公交站牌走,走了一段路后黎浅浅又一次开口说话:“你真的有按时涂药吗?为什么脸上的伤看着更严重了?”


  虽然眼睛已经消肿,可脸上原本青紫的地方已经开始发乌,一张脸调色盘一般,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霍疏本来不想回答,但想到周六晚上的谈话,沉默片刻后还是开口了:“过完这两天就好了。”


  “要不你在家里休息吧,别去学校了。”黎浅浅站定,担忧的看着他。


  霍疏继续往前走:“没事。”


  “我说真的,你还是得多休息,不然伤口会好得很慢,”黎浅浅拉住他,不肯放他走,“烧烤摊那边这几天也别去了,我帮你请假。”


  “不用。”霍疏抿唇。


  黎浅浅拉着他不肯放,两个人突然僵持了。


  正当气氛要凝固时,黎浅浅突然眼角一耷,永远像睡不醒的眼睛委屈又可怜地看着他,好半天才低低的说一句:“你是为了保护我才受伤,如果你一直不好,我会很愧疚。”


  霍疏面无表情:“要迟到了。”


  “你就别去了嘛,”黎浅浅见装可怜没用,就开始哼哼唧唧,“就请三天假,就三天,我每天回来帮你补课,进度肯定不会落下的,你就答应我嘛。”


  他们两个此时已经快到公交站牌了,旁边有不少人经过,听到这边的动静后都忍不住看过来,(-最快发)黎浅浅却毫无顾忌,继续跟霍疏哼唧。


  她重生前鲜少撒娇,重生后像突然打通了任督二脉,变成了深谙撒娇之道的高手,只是不知道这招对霍疏有没有用。


  “放手。”霍疏板着脸,眼眸愈发漆黑。


  黎浅浅怂了一秒,又鼓起勇气叫板:“你不答应我,我就不放手。”


  霍疏不说话了。


  “我是真的担心你。”黎浅浅小声说一句。


  霍疏眉眼微动,静了许久后别开脸:“放手。”


  黎浅浅:“……”


  “我要回去休息。”霍疏又补了一句。


  黎浅浅立刻放手,开心的看着他,霍疏绷着脸和她对视一眼,转身便朝着家的方向走去。黎浅浅跟在他后面,等他快到家时才停下,站在路边等着黎深,等他出来后就上了车。


  “哟,怎么没坐公交啊?”黎深阴阳怪气。


  黎浅浅斜了他一眼:“霍疏今天在家休息,我不用坐公交。”


  黎深冷笑一声:“原来是因为他休息。”


  “哥,吃醋了?”黎浅浅扬眉。


  黎深白了她一眼:“你以为你是个宝啊,我怎么可能会……”


  “我最喜欢哥哥了,哥哥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黎浅浅挽着他的胳膊,又软又乖的吹彩虹屁。


  黎深哽了一下,绷着脸从书包里掏个苹果:“吃吧。”


  黎浅浅:“……”


  她已经无力吐槽他上学为什么带水果了,接过来之后就啃了一口,脆甜脆甜的,味道还不错。


  坐私家车上学就是好,十几分钟的时间,她刚把苹果吃完就到学校了,擦擦手就直接进了教室――


  等一下,桌面上有玫瑰花的那个位置,不会是她的吧?


  黎浅浅迟疑的功夫,何蕾就朝她招手了:“赶紧过来。”


  黎浅浅蹙着眉头走上前去:“谁的?”


  “不知道啊,我一进班就看到了。”何蕾有点小兴奋。


  黎浅浅意识到班里许多人都在往这边看,顿时心生一点烦躁:“上面有什么信息吗?”
“有,这不是么,卡片。”何蕾指了指别在玫瑰花上的贺卡。


  黎浅浅拿下来看了眼,上面只有几个字:送给亲爱的浅浅。


  字是铅字,别的信息一概没有,黎浅浅静了片刻,直接拿着花出去了,一分钟后又空着手回来。


  “你花呢?”何蕾茫然。


  黎浅浅云淡风轻:“扔了。”


  “……就这么扔了?”何蕾震惊。


  黎浅浅顿了一下:“不然呢?”


  “不是……这应该是你的追求者送的,”何蕾试图跟她沟通,“你就这么扔了,多伤人家心啊。”


  “不管是谁送的,对方擅自用这种方式让我在同学面前丢人现眼,都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既然他不礼貌在先,我干嘛要怕伤他的心?”黎浅浅比她还困惑。


  何蕾呆愣的看着她,好半天憋出一句:“你、你就一点都不感动?”


  这回黎浅浅倒没有立刻反驳她,而是认真想了想之后才郑重回答:“我没那么廉价,因为一束劣质玫瑰花感动得要死要活。”


  何蕾:“……”她竟然觉得这话该死的有道理,且酷。


  然而即便黎浅浅及时处理了玫瑰花,关于这件事的帖子也很快飘在了论坛里,作为跟谁都熟的海王黎深,自然也是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放学后,黎深等她一进车里就问:“怎么回事啊?”


  “什么?”不玩论坛的黎浅浅反问。


  黎深啧了一声,把帖子调出来:“别跟我打迷糊眼,说,谁送的?”


  “我哪知道啊,我一进班就看到了,上面也没写。”黎浅浅无语。


  黎深皱起眉头:“花呢?”


  “我扔了。”黎浅浅回答。


  “干得漂亮,”黎深眉头立刻舒展,“记住了,以后都这么做。”


  黎浅浅笑笑,倚在靠背上不说话了。


  他们放学晚,等到家就快十点半了,兄妹两个去吃夜宵,黎深刚坐下,黎浅浅就端着两碗阳春面过来了。


  黎深心情不错:“这么乖……”


  话没说完,黎浅浅就端着托盘从他边上过去了,黎深愣了愣,咬牙叫住她:“给我站住。”


  “怎么了?”黎浅浅不解的回头。


  黎深不高兴:“去哪?”


  “哦,我去找霍疏,他今天没去学校,我帮他补补课。”黎浅浅回答。


  黎深冷笑:“他是高三的,你一个高二的怎么给他补?”


  黎浅浅嘿嘿一笑:“我高一就把三年的课都学完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不准去,我给他找个家教。”黎深板着脸。


  “那多麻烦,我给他简单补补就回来了,走了啊。”黎浅浅说完不给他反对的机会,就端着托盘跑了。


  她到阁楼时,看到二楼的灯还亮着,便在楼下喊了一声:“霍疏!”


  二楼静了片刻,霍疏很快出现窗前,挡住了大半的光线:“你怎么来了?”


  “给我开门。”黎浅浅笑笑,便端着托盘进去了。


  嘎吱嘎吱的楼梯响到一半,二楼的房门就开了,她走到楼上后看到霍疏,立刻把托盘递给他:“快端着,累死我了。”


  霍疏面无表情的接过去,等她先进屋后自己才跟进去。


  黎浅浅进屋的瞬间,就感受到一股舒服的凉风,她抬头看向风的来向,便看到一个崭新的空调:“吴嫂叫人装的?”


  “嗯。”霍疏把托盘放到桌子上。


  黎浅浅想到他愿意用这些家电,唇角就忍不住上扬了,当去浴室看到崭新的花洒后,心情就更加舒畅,这才回到桌子旁坐下:“你今天怎么样?”


  “还好。”霍疏回答。


  黎浅浅顿了一下:“还好是什么意思?展开说说。”


  “……”


  见他不吭声,黎浅浅想了想:“体温正常吗?伤口有没有红肿发炎之类的,吃的药和涂的药都按时用了吗?”


  “正常,没有,按时了。”霍疏回答。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惜字如金,你写作文的时候也这样?”


  霍疏无言的看向她。


  黎浅浅乐了,催促他坐下:“面都要坨了,快点吃,吃完我们学习。”


  “学习?”霍疏看向她。


  黎浅浅以为他在质疑自己的能力,当即有些骄傲的开口:“你不知道吧,我成绩很好的,教你绰绰有余。”


  小说里没有提到过霍疏的成绩,但想也知道,一个整天处在霸凌中、生活无比凄惨的人,成绩肯定是不怎么好的,更别说他连晚自习都不上了。


  她在说完这句话后,霍疏没有反驳她,像是默认了她的猜测。
两个人安静的并肩吃面,很快两碗面就见了底,黎浅浅把碗里的汤都喝干净后,才扭头问霍疏:“你吃饱了吗?”


  “嗯。”


  “那我们开始吧。”


  黎浅浅说完,伸手就要收拾碗筷,然而没等她拿起托盘,霍疏就手脚利索的将东西都收到一边了,顺便还用纸巾把桌子擦了擦。


  不愧是烧烤摊兼职的男人,干活儿就是利索。


  黎浅浅在他收拾的空当开口:“你们应该已经把课程都学完了吧,现在就是做题,你今天做了吗?”


  “做了。”霍疏回答。


  黎浅浅看到他放在桌子一角的题册,随手拿过来一本数学:“有没有不会的?”


  “没有。”


  黎浅浅顿了顿,无语的看向他:“没有?”


  “嗯。”


  “……霍疏,你这个学习态度很有问题啊,”黎浅浅叹了声气,把题册放下,“没有不会的题,你们年级第一都不敢这么吹。”


  霍疏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真的没有。”


  黎浅浅斜了他一眼,低头翻开他的题册,看到里面笔锋有力的字迹后,顿时愣住了。


  “我已经对过答案了。”霍疏难得主动开口。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好半天才突然道:“我明白了。”


  霍疏看着她。


  “学渣分很多种,黎深那种是破罐破摔型,你这种就是自欺欺人型,”黎浅浅一脸惋惜的看着他,“你还不如破罐破摔呢,好歹没做无用功,霍同学,我必须提醒你一句,抄答案并不能让你成绩变好,你能明白吗?”


  霍疏沉默的看着她。


  对视片刻后,他把题册收起来:“太晚了,你该回去了。”


  黎浅浅听到他撵自己走,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刺伤了学渣的自尊心,顿时心虚起来:“……我刚才跟你开玩笑呢,你别当真啊。”


  “太晚了,你该睡了。”霍疏看着她。


  黎浅浅咳了一声,拉着他的衣角往凳子的方向O:“我再跟你聊十分钟,十分钟后我立刻走。”她得转移一下他的注意力,不然等她走了,他暗自神伤怎么办?


  霍疏沉默片刻,最后还是妥协了:“就十分钟。”


  “好,就十分钟。”黎浅浅精神一震,赶紧拉他坐下,开始漫天胡地的闲侃。


  她为了转移霍疏注意力,说的都是乱七八糟的事,霍疏大部分时间都安静听着,只有她问起时,才勉强说一句。


  一个人表演十分钟单口相声还是挺难的,黎浅浅说着说着就没话题了,于是又说起学校的事,不知不觉便提到了有人送花的事。


  “谁送的?”霍疏突然问。


  黎浅浅被打断后顿了一下:“我也不知道。”


  “送的什么花?”霍疏又问。


  黎浅浅不怎么在意:“玫瑰吧,估计是哪个小花店买的打折货,我看花瓣都蔫了。”


  “扔了吗?”


  “扔了……”黎浅浅回答到一半突然卡住,像发现新大陆了一样看向他,一脸新奇的问:“你在主动跟我聊天啊,竟然一连问了我三个问题,对我的感情生活这么好奇吗?”


  霍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