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15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楼梯传来剧烈的嘎吱声,可以想象从楼梯经过的人跑得多快,等到声音消失,霍疏看向浴室门,等着黎浅浅从里面出来。


  然而等了三分钟,都没见人影。


  霍疏眉头微蹙,绷着脸走到浴室门口:“他走了。”


  里面没有动静。


  他沉默一瞬:“我要开门了。”说完,他就握住了门把手,直接推门进去了。


  只见黎浅浅拿着坏掉的花洒喷头,眉头皱得能夹死一只苍蝇。


  “你该走了。”霍疏开口。


  黎浅浅看向他:“花洒怎么还是坏的?”


  霍疏不语。


  黎浅浅抿了抿唇,目光四下扫视:“马桶抽水系统没有改好,水管还是以前老化的,连洗漱用品都没有更换……”她话没说完就跑出了浴室,抬头看向昨晚一直没有注意过的空调。


  只见上面挂着的空调,依然是先前泛黄发旧的坏机器,满屋子一件新家电都没有。她凌晨来的时候只顾着看他的伤,竟然一直没有注意到这些。


  她气得眼睛都红了,扭头看向霍疏时,语气里带了点质问:“……你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明知道我让人给你安装新电器了。”


  霍疏淡漠坐下:“没必要。”


  “当然有必要!光是新空调的事我就问了你好几次,”黎浅浅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你哪怕有一次告诉我没装,我也不至于被人骗这么久。”


  霍疏薄唇轻抿,下颌线变得僵硬。


  黎浅浅眼角泛红,虽然强装镇定,但依然看着委屈得要命:“你什么都不跟我说,显得我像个上蹿下跳的傻子,当我问你空调好不好用、蛋糕好不好吃的时候,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


  霍疏不说话。


  黎浅浅咬唇站在他面前,半晌别开脸,带了点失落的开口:“我那么努力对你好,结果一点用都没有对吗?”


  “你想有什么用?”霍疏终于开口,少年的声音沙哑中透着清冷,说出的话像利刃一般,“想我因为你做的那些事感恩戴德,原谅你之前所谓的过错,然后彼此和解?”


  黎浅浅愣住。


  “没必要,你没有对不起我,不用有目的的对我好,也别勉强和我来往,我不需要你的施舍,”霍疏说着,拖着他微跛的右腿走向门口,站在门边阴郁的看向她,“出去。”


  表面的和平被撕开,空气突然就凝固了。


  黎浅浅怔怔的看着他,心里觉得他说得不对,但又找不出反驳的理由。


  静了片刻后,她钝钝地往外走去,当走到他身前时突然停下,咬着唇说一句:“我没想到你会这么不舒服……”


  话说到一半,她突然觉得没有了辩解的意义,再留下去只会让他心情更糟。


  她沉默一瞬,只说了一句:“那你记得按时涂药,我、我不来烦你了。”


  说完,她就低着头离开了,楼梯响起了沉重的嘎吱声,没多久又趋于安静,临近中午,房间里又闷又热,霍疏的鼻尖上隐隐出了细汗,但他没有去擦,只是在楼梯的嘎吱声停下后,面无表情的坐在了地板上。


  他漆黑的眼眸没有半点情绪波动,可身影却看上去孤单冷清,像是久居黑暗的生物,偶尔得见光明,又被拉回了黑暗。


  黎浅浅心情沉重的离开阁楼,刚走了没几步就遇到了黎深。


  黎深一脑门子汗,看到她暴躁的问:“你去哪了?!我就差去调监控了!”


  “我好累,先回房间休息了。”黎浅浅头顶乌云密布,半点应付黎深的力气都没有。


  黎深愣了愣,就看到她丧里丧气的绕过他,径直往别墅去了。直到她的身影消失,黎深才回过神来,茫然的看向她来时的方向……好像是阁楼?


  黎浅浅把自己关在屋里一整天,连吃饭都没有下楼,满脑子都是霍疏说的那些话,心情沉重得好像坠了块石头,哪哪都不对劲。


  晚上的时候,她的房门被敲响,接着传来黎深的声音:“黎浅浅,你今天猫屋里干嘛呢?”


  “没事,我就是困了。”黎浅浅精神不振。


  黎深皱眉:“是因为昨天那些人吗?你放心,我已经找好律师了,耗也能耗死他们,一定会给你出气……”


  “哥,我困了。”黎浅浅兴致缺缺的打断他。


  黎深噎了一下:“你困什么困!都在屋里一天了,给我滚出来!”


  他一边说一边敲门,声音吵得要死,黎浅浅无奈之下只好去开了门,一脸无奈的看着他:“你就不能让我清静会儿吗?”


  “不说清楚就别想清静,”黎深仗着身高优势俯视她,“说,今天犯什么神经呢?”


  “……其实也没什么,”黎浅浅低下头,半晌嘟囔一句,“就是霍疏说我对他好都是有目的的,弄得我心里不太舒服。”


  “你本来就是有目的啊,这有什么不舒服的,”黎深无语,“不是你自己说的,要多对他好,让自己心里舒服点吗?”


  黎浅浅更丧了:“也是……”


  “如果你因为这句话不舒服,说明你不想在他那留下这种印象,既然不想,那以后别对他好了,”黎深觉得这是个劝她放弃对霍疏好的机会,立刻紧紧抓住了,“我也觉得你最近对霍疏太用心了,这样不好,容易让人有负担,你以后离他远点,越远越好,最好是见面都不说话……”


  “我明白了,”一直心不在焉的黎浅浅,也不知道被哪句话触动了,顿时豁然开朗,“谢谢哥哥开解我。”


  “……我才没有开解你,我就是一想到你闷在屋里,心里就烦得慌,”黎深轻哼一声,“厨房烤了蛋糕,你吃吗?”


  黎浅浅乖巧的看着他:“你给我留一……留两块,我等一下吃。”


  “你吃得完?”黎深怀疑。


  黎浅浅点了点头:“能吃完。”


  “嘁,装得好像心情多不好,一点都没耽误你吃。”黎深嫌弃的看了她一眼,扭头下楼去了。


  黎浅浅含笑把门关上,耐心等了半个小时,等他吃完蛋糕回屋后,才偷偷开门溜去厨房。


  “小姐来啦?”吴嫂笑着迎上来。


  黎浅浅看到她顿了一下,表情瞬间冷了下来。吴嫂没注意到她的情绪,殷勤的把蛋糕端给她:“小姐,您的蛋糕。”


  黎浅浅面无表情的接过来,转身离开时扫了吴嫂一眼:“你的账,我回来再算。”


  吴嫂愣了一下,没等反应过来,黎浅浅便端着盘子离开了。


  天色已经黑了,她端着蛋糕独自往阁楼走,踏上会嘎吱作响的楼梯时,她的心脏仿佛也跟着嘎吱响起来了。


  当走到房门前的时候,黎浅浅停了下来,平复一下心情后小心询问:“霍疏,你听到我来了吗?”


  房间里没有回应。


  她抿了抿唇:“我给你带了蛋糕,你要吃吗?”


  房间里还是没声音,她顿时有些沮丧:“你现在是不是很讨厌我啊,换位思考一下,我好像是挺烦人的……但我想解释一下,我做哪些事的时候,真没想到自己会给你带来这么大的负担,真的很抱歉……但我控制不住,我就是想对你好。”


  一道门板之隔的房间里没有开灯,霍疏静坐在黑暗中,几乎要与黑暗融为一体。


  黎浅浅将头抵在门板上,声音低低的诉说:“哪怕你说你从来没怪过我、我不需要弥补你,我还是想对你好,想跟你一起坐公交上学,在烧烤摊陪你工作,也、也想帮你涂药,给你送蛋糕,假如这些事会让你不舒服……那你就忍着点,我是不会停下的。”


  她底气不怎么足的发表完宣言,然后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然而等了很久,也没等到他的回答,黎浅浅轻叹一声,将蛋糕盘子放在了地上。


  “蛋糕我放门口了,你记得拿进去,”黎浅浅说完咬了咬唇,“……我也不知道你会不会吃,但这真的不是施舍,你、你别总是想太多。”


  她说完便垂头丧气的转身往楼下走,楼梯仿佛被她的心情影响,连嘎吱声都不欢快了。


  咔哒。


  身后传来一声门响,接着熟悉的光亮透在了身上,将她的影子斜斜的映在发黄的墙壁上。黎浅浅茫然的回过头去,看到霍疏站在门里。


  “霍疏……”她讷讷的叫了他一声。


  霍疏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眼眸比黑夜更黑,纯粹得没有边际:“蛋糕有毒吗?”


  黎浅浅愣了一下:“没有啊。”


  霍疏表情依然没什么波动:“我不信。”


  虽然时机和气氛都不太对,黎浅浅还是忍不住笑了:“你不会觉得我大半夜跑过来,是专门为了毒死你吧?还把毒下在我亲自端来的蛋糕……”


  “你进来尝尝。”霍疏弯腰将盘子端起来,扫了她一眼后转身回屋。


  而他留出的门缝,正毫不吝啬的往外倾泻灯光。


  黎浅浅眨了一下眼睛,一脸认真的跟过去:“我突然忘了自己拿蛋糕的时候都做什么了,说不定真的有下毒,安全起见还是我先吃一口,剩下的你再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