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14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黎浅浅茫然的看着屋里的人,好半天才问一句:“你还没睡啊?”


  “睡了。”霍疏冷淡回答。


  黎浅浅眨了一下眼睛:“那怎么又醒了?”


  “楼梯太响。”


  “……”


  空气陷入诡异的安静,不知过了多久,黎浅浅一脸歉意:“那个,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来看看你……”


  她话没说完,霍疏已经转身走了,她看着空了的门口犹豫一瞬,有些没趣的挠挠头,叹了声气往楼下走。


  然而楼梯刚响一声,屋里就传来霍疏清冷的声音:“不是来看我?”


  黎浅浅精神一震,立刻嘿嘿地往他房间去:“来了来了!”


  她闪身进了房间,顺手把门关上,这才跑到他跟前嘿嘿笑着卖好。


  “为什么不睡觉?”霍疏淡漠的问。


  黎浅浅的笑僵了僵,半晌挠挠头道:“本来我都不怕了,但是刚才做了梦……我现在也不怕,就是不想再睡着了,幸亏明天周末,还能补觉。”


  梦里那种求助无门的绝望太真实,她不太想再体验一次。


  她说得含糊,霍疏却听懂了,但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黎浅浅收敛心思,咳了一声问:“你涂药了吗?”


  “没有。”霍疏看着她的脸回答。


  她果然皱起了眉头,不认同的把桌子上的药拿过来,一边拆盒一边教育他:“三岁小孩都知道受了伤要涂药,你一个高中生竟然不遵医嘱,是不是有点太不听话了?要是伤口没养好,以后有你受的。”


  她一边说,一边把要用的药都拿出来,看一眼医生给的用药指南,先是扣了两颗消炎药给霍疏:“吃了。”


  霍疏安静的接过去,黎浅浅正要给他倒水,他就直接把药吞了。


  “……你也是够厉害的,”黎浅浅嘴角抽了抽,在药物上扫了一圈,先是拿出了抗生素,“把衣服脱了。”


  霍疏无言的看向她。


  “你看我干嘛?脱呀,我给你上药。”黎浅浅见他迟迟不动,只好无奈的催促。


  霍疏和她对视片刻,眉头渐渐蹙了起来,用他特有的沙哑嗓音问她:“你家里没教过你男女有别?”


  “你现在是病人,病人本来就是需要照顾的。”黎浅浅有些好笑。她当然知道男女有别,但原先怕霍疏时,他在她眼里是超越性别的魔鬼,现在不怎么怕了,他就成了和自己相差7岁的难搞深沉问题少年。


  再怎么说,她重生之前也25了。


  见他还坐着不动,黎浅浅只好继续哄:“这样吧,你只脱上衣,我把你后背给涂了,剩下的地方你自己弄。”


  霍疏还是不动。


  黎浅浅眯了眯眼睛,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竟然直接上手了。霍疏没想到她会这么大胆,第一反应竟是往后退。


  黎浅浅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还能在霍疏脸上看到类似‘惊慌’的表情,一时间玩心大起,伸着两只爪子猥琐笑着接近他。


  “别闹!”霍疏冷下脸。


  大概是睡眠不足造成的脑子短路,黎浅浅竟然一点都不怕他,甚至还对着他嘿嘿一笑,伸手就要解他的扣子,霍疏绷着脸抓住她的手:“松开!”


  “我不!除非你自己脱。”黎浅浅轻哼一声,被抓住了还不老实,依然在解他的扣子。


  眼看着要解开了,霍疏忍无可忍:“我自己脱!”


  黎浅浅立刻松手。


  霍疏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嘴唇抿起了一个严厉的弧度,然而表情是挺吓人,手上却老老实实的解扣子了。


  黎浅浅好整以暇的等着,看着他将上衣脱下来,露出一身青紫的伤口。经过一晚上的发酵,这些伤看起来比在医院时还要严重,原本只是发红的地方也成了紫色,还比先前肿胀了许多。


  少年过于消瘦的身体上竟然没一个好地方。


  黎浅浅脸上的笑意淡了下来,半晌磨牙说了一句:“狗杂碎。”


  霍疏眼眸深沉的看向她。


  “……我不是在说你。”黎浅浅立刻解释。


  霍疏没什么反应,只是将视线转移到那些药物上。


  黎浅浅轻叹一声,找出一管抗生素挤在手指上,抬头提醒霍疏:“转过去。”


  霍疏大约也是知道,如果不顺她的意,恐怕今晚上都别想清静,于是顺从的背过身,将整个后背都留给她。


  黎浅浅将涂满了药膏的手指点了在他的后背上,或许是因为疼了,她刚碰触到他,就感觉到他的肌肉一紧,犹豫一下后小声提醒:“要是疼的话,记得要告诉我。”


  “……嗯。”


  黎浅浅本来就是顺嘴提一句,没想到霍疏会回应她,顿时扬起了唇角,小心翼翼的帮他涂药膏,感觉到他又一次绷紧后,便伸着脑袋凑了过去,对着涂过的地方轻轻吹一下。


  “……别乱动。”霍疏的声音又开始严厉了。


  黎浅浅吸了一下鼻子:“这样比较不痛,你再忍忍。”说罢,她又吹了一下,但感觉霍疏好像绷得更紧了,“……很疼?”


  “不疼,赶紧涂。”霍疏满是不耐烦。


  黎浅浅撇了撇嘴,只好加快了速度。药膏不断从她的指腹过渡到霍疏身上,而霍疏的体温也透过他的皮肤传递给她,当药涂到脊椎的时候,她甚至能感觉到他骨头之间的缝隙。


  “你太瘦了,”黎浅浅皱眉,“最近的宵夜不一直都是甜品吗?为什么还这么瘦?”


  霍疏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黎浅浅斜了他的后脑勺一眼,继续涂自己的药。他整个后背都是伤,等她涂完时,一管药几乎没了,她也累得眼皮都沉了。


  “回去睡。”霍疏淡淡开口。


  “不行,”黎浅浅揉了揉眼睛,含糊的说一句,“我走了你肯定不好好涂药,我得盯着你。”


  “……”


  黎浅浅又打了一个哈欠,转过身背朝他:“你赶紧涂,涂完我就走。”


  霍疏沉默片刻,到底还是拿起了药膏。


  房间里再次安静下来,昏黄的灯光将二人的影子照在墙壁上,黎浅浅瞄了一眼,看到他在认真涂药后扬起唇角,接着又一次无声的打了个哈欠,闭着眼睛昏昏欲睡。


  霍疏面无表情的涂药,等全部都涂一遍后才将衣服穿好,一抬头就看到,那个背对自己的人身体不住轻晃。


  “回去睡。”霍疏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黎浅浅却没有理他。


  霍疏眉头微皱,伸手戳了她一下,原本坐着的人被戳之后,直接倒在了床上。


  霍疏抿了抿唇,冷声警告她:“我知道你在装睡。”


  ‘装睡’的人吧唧一下嘴,凭借本能翻了个身,原本还在地上的腿瞬间到了床上,脚上的拖鞋也啪地掉在了地上。


  霍疏沉默一瞬:“起来。”


  黎浅浅没有反应。


  霍疏板起脸释放冷气,然而对方睡得正熟,根本接收不到。他定定的看着她的脸,视线扫到她眼底的黑青后,面无表情的去关了灯。


  窗外的月亮圆圆的,散着暖黄色的光,月光透过窗子照进屋子,即便关了灯,也将一切照得一览无余。


  黎浅浅这一觉睡得相当踏实,直到月光变成阳光,阳光越来越亮,关了窗的房间也越来越闷热,她才皱着眉头不情愿的醒来。


  睁开眼睛后,入眼便是有些陌生的床单,她愣了愣神猛地坐起来,正好看到霍疏从浴室里出来。


  她茫然的张了张嘴,半晌憋出一句:“昨天我们一起睡的?”


  只在地板上勉强睡了一个小时的霍疏,面无表情的回答:“嗯。”


  “……睡一张床?”黎浅浅一脸惊恐。


  霍疏沉默一瞬,认真的看向她。


  黎浅浅心里咯噔一下,刚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就听到他一字一句的说:“你想得美。”


  黎浅浅:“……”很好,漂亮。


  知道没睡一张床,黎浅浅也就放心了,正要开口说话,门外突然传来嘎吱嘎吱的响声,伴随着楼梯响的还有黎深的声音:“霍疏!见黎浅浅了吗?!”


  黎浅浅忙站起来,刚要回黎深话,一低头就看到了自己的睡衣……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她还穿着睡衣,黎深脑子再不好,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糊弄过去的!


  她心里一激灵,赶紧冲进浴室,进去之后还不忘探出头警告霍疏:“不想被误会就别说我在!”说完,她就把门反锁了。


  她关门的瞬间,房门也打开了,黎深皱着眉头出现在霍疏房间:“你见她了吗?”


  黎浅浅心脏高高悬起。


  “没有。”霍疏声音没什么起伏。


  黎浅浅松了一口气。


  黎深皱眉:“没人见她出门,说明还在家里,可我找一圈了都没见人,她能去哪?”


  “我不知道。”霍疏别开脸。


  黎深是个火爆性子,即便没有了黄毛那些人,也不怎么看得惯霍疏死水一样的脾气,连续被他回了两句后就有些不耐烦了:“那我再去别处找找。”


  说罢他转身往外走,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浴室传出一声响动,他瞬间停下了。


  “……你浴室有什么?”黎深一边皱眉问,一边朝浴室走去。


  霍疏面无表情:“老鼠。”


  黎深僵住。


  “你如果不怕的话,帮我抓一下。”霍疏又补了一句。


  “我他妈当然不怕,”黎深说着僵硬的调头,继续往房外走,“但我现在急着找妹妹,哪有时间帮你抓老鼠。”


  说完,他就瞬间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