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13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黎浅浅愣了一瞬,就在她怔愣的时候,带头的那人便开始解皮带,其他人见状突然爆笑,也开始效仿他的行为。


  她一开始没懂是什么意思,当注意到其中一人要往下褪裤子时,她突然意识到他们要做什么了。


  脑子里明叫理智的弦啪的一声断了,她想也不想的冲上去,抄着砖头对着那人脑袋闷了下去。


  啪!


  那人身体一僵,直接软软倒下,其他人愣了一下,等反应过来时,黎浅浅的板砖已经朝着他们了。


  “别过来,谁过来下场就和他一样。”黎浅浅护在霍疏身前,声音都开始颤了。


  那些人回过神,赶紧把昏倒的伙伴扶住,剩下的几人骂骂咧咧的逼近。


  “别过来!都别过来!我已经报警了,已经报过警了!”黎浅浅声嘶力竭,然而她毫无力道挥舞着的砖头,对这些人高马大的男生似乎没有任何作用,根本无法阻止那些人的靠近。


  霍疏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骨节分明的手指扒着路面,用力到指尖发白,然而还是站不起来。黎浅浅看着这些人不怀好意的靠近,怕得全身都在发抖。


  正当她陷入绝望、要跟这些人拼命时,一束强烈光突然照了过来,将她脸上的惊恐照得分明。


  所有人都被照得恍了一下神,然后就看到一辆黑色豪车朝着他们冲了过来,在即将撞上他们时突然刹车。车轮和地面摩擦出巨大的响动,震得那些人情不自禁的往后仰去,更有两个直接尿了裤子。


  车停下,黎深黑着脸冲过来:“我艹你们姥姥!”


  话音未落,他的拳头就落在了离车最近的那人身上,接着警笛声响起,那些人终于慌了,扛着被黎浅浅砸晕的人四下奔逃。


  黎深顾不上去追,对着黎浅浅破口大骂:“不是已经跑了吗?!为什么又回来!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脑子有病吗你!”


  “霍、霍疏……”黎浅浅浑身都在颤,声音也有些不成调。


  黎深暴躁打断:“你管他干什么?!那些人还能打死他?你知不知道你一个小姑娘,他们会对你做什么?!到时候你能反抗……”


  黎浅浅再也控制不住,嘴角一撇呜咽着扑进他怀里,黎深剩下的话再也说不出口,静了许久才发现自己也在发抖。


  看到警察走过来,黎深咬着牙叮嘱妹妹:“……你们先上车等我。”


  “好……”黎浅浅抽噎着松开他。


  “嗯。”黎深心烦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去找警察沟通情况了。


  黎浅浅抹了一把眼泪,蹲下小心的看着霍疏:“你再忍一下,我们这就去医院。”


  霍疏隐约能听到她的声音,但顺着声音看过去时,眼前却像蒙了一层血色,并不能看得分明,他定定的盯着她辨别,许久之后撑着一口气,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抓住了她手里的砖头。


  黎浅浅愣了一下,才意识到自己一直攥着砖头,手指已经用力到发白变形了。她赶紧松手,慌乱的将霍疏的胳膊搭在自己肩膀上,撑着一口气想扶他起来,但因为力量太小,憋红了脸都没能如愿,最终还是在司机的帮助下,才搀扶他上了车。


  车里的气氛十分安静,黎浅浅沉默的盯着车外的黎深,还在消化刚才的恐惧。突然,一只手覆盖在她的手上,她下意识的颤了一下,反应过来后默默抓住了霍疏的食指。


  心跳好像没那么急促了。


  两个人一起等了片刻,黎深便上车了,随着一起来的还有一个警察。


  “等一下去医院做个伤情鉴定,顺便再跟警察叔叔录个口供,把今晚的事给讲清楚知道吗?”黎深皱眉,看到黎浅浅乖乖点头后,又看向了霍疏,结果他对自己的话根本没有反应。


  ……算了,又丑又惨的,不跟他一般见识了。


  此时是晚上十一点,等他们把所有事都弄完,已经接近晚上一点了,所有人的精神和身体都疲惫到了一定状态,回去的路上深深浅浅两兄妹更是睡得极熟,一个在副驾驶上缩成小小一团,一个脑袋点了几下后,直接落在了霍疏肩膀上。


  然后霍疏面无表情的推开了他的脸,黎深被推到了另一边,直接砸在了玻璃上。


  “唔……”他不满的哼哼一声,吧唧一下嘴后接着睡。


  开车的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后面的情况,看到自家少爷的模样后又是同情又觉得活该,本来小姐和霍疏在后面坐得好好的,他非让小姐到副驾驶坐,自己跟霍疏坐在一起。


  嗯,这已经是他第三次看到霍疏推少爷了。


  汽车开在凌晨无人的道路上,很快便到了家。


  黎浅浅惊醒,忙去后座扶霍疏,黎深相当看不过眼:“行了,他就是皮外伤,没听医院说吗?勉强构成轻微伤。”


  “他刚才站都站不起来,怎么可能只是轻微伤。”黎浅浅回到家后安全感剧增,已经有力气跟黎深顶嘴了。


  黎深轻嗤一声:“站不起来那是因为疼,跟伤势轻重有什么关系。”


  “那肯定是伤势重了才站不稳的,你划破个手指,会站不稳吗?”黎浅浅不满。


  “我懒得跟你吵,”黎深说着,拎着她的脖子把人拎走,斜睨霍疏一眼问,“你能自己回去吗?”


  霍疏沉默的看了兄妹俩一眼,一言不发的往阁楼走去,兴许是受伤了的缘故,他的右脚比起平时跛得更加厉害,看起来有几分可怜。


  “你记得睡之前涂药啊!今天千万别沾水,想洗澡的话明天或者后天再洗,要是感染了就麻烦了!”黎浅浅高声叮嘱。


  黎深不耐烦的啧了一声:“说这么多废话,你看人家理你了吗?”


  “他那么疼,”黎浅浅看向哥哥,“不想说话也正常吧?”


  “你倒是会给自己找理由。”黎深冷笑。


  黎浅浅嘿嘿一笑,讨好的挽住黎深的胳膊:“谢谢哥哥今天救我狗命。”


  “哟,霍疏走了,你就想起我了?刚才也不知道是谁一直跟我顶嘴。”黎深不买账的往别墅走。


  黎浅浅赶紧挽着他的胳膊跟上:“谁让你太不把霍疏当回事的,人家都伤成那样了,还是为了保护我才受伤的,你就不能对人家好点吗?”


  “你既然主动提了,不如顺便告诉我,你晚自习时间为什么不在学校?”黎深停下脚步,眯起眼睛看向黎浅浅,“以前每次见你,都是晚自习放学之后,我以为你是上完晚自习才去找霍疏,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天你联系我的时候学校还没放学吧?”


  黎浅浅露出一个尴尬的假笑,咳了一声后突然惊恐的看向大门口,黎深下意识的扭头看过去,等看到什么都没有时,黎浅浅已经挣脱了他的手,径直冲向二楼了。


  “哥哥晚安!”话音未落,便传来一声关门的响动。


  黎深气笑了,但最终还是没有追上去,而是打着哈欠回了自己屋。


  黎浅浅进屋后耳朵一直贴在门上,确定黎深没跟过来后才松一口气,满脸疲惫的脱衣服去洗澡,等洗完出来已经将近两点了。


  她困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倒在床上后几乎是一秒就睡着了。


  然而她睡得并不安稳。


  或许是晚上的事带给她太大的冲击,她睡着后还是梦到了自己和霍疏被围殴的场景,那种无力反抗又逃脱不能的绝望,像绳子一般勒紧了她的脖子,窒息感渐渐将她淹没……


  “不要!”她猛地坐起来,只留了一盏小夜灯的房间里充斥着她急切的呼吸,她好半天才分清梦境与现实。


  ……都过去了。


  恐惧感逐渐褪去,她却再也睡不着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满脑子都是霍疏被人踩在脚下看向她的画面……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涂药,他那个难搞的人设,不拿别人当回事,更不拿自己当回事,说不定因为太困,就直接睡觉了。


  黎浅浅想到他不爱惜自己身体的毛病,不由得叹了声气,只觉得更加睡不着了。


  在手机上的时钟跳到三点半时,她终于还是起来了,轻手轻脚的开了门,做贼一样下了楼,正当她走出别墅,打算跑着去阁楼时,身后突然传来吴嫂困倦的声音——


  “小姐?”


  黎浅浅僵了一下,镇定之后回头:“你怎么没睡?”


  “我起夜呢,小姐怎么起来了?”吴嫂殷勤的上前。


  黎浅浅摸了一下鼻子:“哦,我失眠,起来散散步,你不用管我,等一下我就回去了。”


  “……好的。”吴嫂眼底满是疑惑,但到底什么都没说,就转身去洗手间了。


  等她一走,黎浅浅立刻朝阁楼冲去,一直走到阁楼前才停下脚步,轻手轻脚的进了阁楼,穿过如今非常敞亮的客厅,来到了她最大的难关面前。


  一座会吱呀乱响的楼梯。


  她在楼梯前驻足半天,终于深吸一口气,踮着脚尖踩在了第一层上——


  嘎吱。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又试图往上走一层——


  嘎吱。


  ……算了,怎么都是响,干脆速战速决吧。黎浅浅心里发着狠,动作却是小心小心再小心,等来到霍疏门前时,额头上都出汗了。


  她平复一下呼吸,伸手握住了门把手,要按下去的瞬间,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她现在的行为,怎么看起来这么变态呢?


  ……她跑来阁楼的本意,是想看看霍疏有没有涂药,可以说出发点是好的,但这种大半夜偷偷往人家屋里溜的行为,似乎不怎么合适。


  黎浅浅陷入了挣扎,纠结好久之后还是放弃了,低着头就往楼下走。


  当楼梯再次因为她的经过响起嘎吱声时,一道光从身后照了过来,她顿了一下回头,只见房门开了一道缝,霍疏在里面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而她看到的光,也是从他房间倾泄而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