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11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黎浅浅一脸懵的看着霍疏站在公交车上,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最后还是公交车司机点醒了她:“同学,走不走啊?”


  黎浅浅猛地回神,赶紧上了公交车。


  车门关上,公交车缓缓驶离站牌。


  “投币还是刷卡?”公交车司机问。


  黎浅浅忙道:“投币投币。”她说着就开始低头在书包里翻找,结果翻了半天什么都没翻到,她才发现自己钱包没带。


  ……以前天天带着的时候,也没见有机会花钱,这回好不容易要花钱了,结果没带。


  眼看着就要到下一站了,司机见她一直埋头翻书包,就好心的说一句:“如果没带的话这次就算了,明天记得补上。”


  他这么一说,全车的人都看过来了,黎浅浅羞得脸颊绯红,半晌憋出一句:“那多不好意思,要不我在前面车站下……”


  叮咚。


  一枚硬币投进钱箱。


  黎浅浅愣了一下,一脸震惊的看向帮她投币的人。


  “记得还我。”霍疏面无表情。


  黎浅浅忙点头:“好,我回家就还你。”


  霍疏看了她一眼,抬脚朝后排走去,走的过程中有人发现他腿脚不方便,便要起身给他让座,但被他直接拒绝了。


  黎浅浅乖乖的跟在他后面,和他一起到后排站定,刚好下一站有两个连座的人下车,她就赶紧坐了过去,同时还不忘跟霍疏招手:“过来呀霍疏。”


  霍疏不理她。


  她只好亲自出马,上前把他拉到身边坐下。像是怕他再起来,黎浅浅一边抓着他的胳膊不肯放,一边还不忘宽慰他:“这里本来就没有人,不算人家让的座。”


  她早就看出来了,少年版霍疏虽然一无所有,可自尊心却是强得要命,她得小心维护才行。


  霍疏闻言,黑沉的眼眸看向她:“放手。”


  黎浅浅朝他嘿嘿一乐:“那你得先答应我别起来了。”


  霍疏眼眸微眯,眼底透出威胁的光。


  “……你少吓唬我,我已经不怕你了。”至少没有之前那么怕了。


  霍疏见威胁无用,又恢复了面无表情:“不起来。”


  黎浅浅这才放开他,顺便跟他套近乎:“蛋糕你吃了吗?如果觉得好吃,我以后叫厨房每天做一个,留着给你当宵夜。”


  霍疏不语。


  “你要想吃别的也行,跟我说一声,我都给你买。”黎浅浅财大气粗。


  霍疏总算肯看她了:“你有钱?”


  “……我现在没钱,等我晚上回家就有钱了。”黎浅浅瞬间心虚。


  霍疏轻嗤一声,没有再理会她。


  黎浅浅又自言自语了一会儿,累了之后倚在椅背后往外看。她坐的是靠窗的位置,公交车里虽然没开空调,但窗子开着,清晨的凉风吹在脸上,有种说不出的惬意。


  黎浅浅眯着眼睛吹风,慢慢的小脑袋瓜开始一点一顿的,最后一次干脆直直的往前面的椅背上磕去。一直没往这边看的霍疏突然伸出一只手,黎浅浅的额头直接抵在了他的手心里,继续安稳的睡觉。


  没想到她会继续睡的霍疏顿了一下,绷着脸将她的脑袋往后推了一下,结果她直接枕在了他肩膀上,丝毫没有要醒的意思。


  少女身上混合了护肤品和洗衣液的香味,有种缱绻的温柔感,她天生有些卷的头发被风吹起,搔得霍疏下颌发痒,他试图往旁边挪一下,换来的却是她整个人都贴了上来,于是他彻底僵住,再也没有动了。


  托旁边人肉靠枕的福,黎浅浅一路睡到了学校门口,醒来时只觉神清气爽,还不忘跟旁边的霍疏说一句:“我们明天也坐公交吧。”


  霍疏脸色阴沉,闻言凉薄的看了她一眼,一言不发的下车了。


  黎浅浅顿时疑惑,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生气……还有,他胳膊怎么了,看起来好像……麻了?


  她一脸无辜的目送霍疏上楼,这才进班上课。


  当天晚上十点的时候,她照例被霍疏送回校门口,等上了黎深的车后,她快乐的朝霍疏招手:“明天早上一起坐公交呀!”


  霍疏绷着脸转身离开。


  黎深嗤了一声:“热脸贴人家冷屁股。”


  黎浅浅嘴一撇,表情瞬间委屈。


  “……我说的难道不是实话?”黎深无语且心虚。


  黎浅浅不高兴:“是实话,但是有点难听,我是个女孩子,你不能这么说我。”


  “哦。”黎深干巴巴的应了一声,等她的表情重新快乐起来,他才将眉头深深皱起。


  ……他怎么觉得,黎浅浅最近越来越操控他了?


  翌日一早,黎浅浅晚了半个小时起床,跟着霍疏一起去坐公交,上车后立刻投了两个硬币,然后对着霍疏嘿嘿的乐:“今天我请你。”


  “你是在还钱。”霍疏淡漠的看了她一眼。


  黎浅浅想了一下,掏出个硬币给他:“这个是还钱。”


  霍疏不理她,径直往后排去,黎浅浅立刻笑着跟上。今天的他们没那么好运,在车上站了半天没座不说,四周还挤得要命,没有空调的车里一旦通风不畅,简直就是一种灾难。


  黎浅浅被熏得难受,脸色都有些不好了,正当她要坚持不住时,一只大手突然将她拉到了身前,两只胳膊扶住了她两侧的座位,将她彻底圈在自己和窗户之间。


  各种难闻的气味顿时被驱散,只留下清风和霍疏身上的洗衣粉味,黎浅浅深吸一口气,在公交车刹车时忙扶住了霍疏的胳膊。


  “……放手。”霍疏冷着脸。


  黎浅浅乖巧放手,结果在下一次刹车时一张脸都埋进了他的怀里。她的耳朵紧贴霍疏的心口,能清晰的听到他的心跳声。


  有点快了。


  “趴够了没有?”霍疏沉声问。


  黎浅浅眨了眨眼睛,站稳后乖乖看着他:“你该去检查一下心脏了。”


  “……”


  为了避免再次出现冲撞事件,当她再次抓住他的胳膊时,霍疏没有再开口拒绝,只是等下了车之后,便头也不回的往学校走。


  “你等等我嘛!”黎浅浅习惯性的撒娇服软。


  她急匆匆的追上去:“有点饿,我们去吃个包子再进学校吧?”话音刚落,她就看到包子店前一群小混混,顿了顿后果断放弃,“还是算了,不要吃了。”


  霍疏不带情绪的眼睛看了她一眼,又顺着她的视线看向包子店,最终什么都没说。


  黎浅浅拉着他进了学校,这才松一口气叮嘱他:“你以后一定得离那些人远点,尤其是在校外的时候。”


  “为什么?”霍疏难得开口问。


  黎浅浅想了想,一本正经的回答:“你长得太欠揍,他们如果看见你,肯定要找你麻烦。”


  霍疏:“……”


  黎浅浅怕他不当回事,一直苦口婆心的劝说,直到两人分开才作罢。即便对霍疏千叮万嘱了,她心里还是不怎么放心,干脆跟人打听了一下那几个人平时的行动路线,好时时能避开他们。


  然而剧情这种东西,实在不是那么容易避过的。


  当那几个人出现在烧烤摊上时,黎浅浅都懵了,显然没想到剧情还能这么发展。好在那几个人是来吃饭的,对欺负服务员暂时没有兴趣,饶是如此,黎浅浅还是趁霍疏穿串的时候,悄么么的提醒他:“要是他们找麻烦,你就忍一忍,别起冲突啊。”


  霍疏看了她一眼:“去屋里。”


  “……啊?”黎浅浅愣了。


  霍疏不悦:“不是害怕?去屋里等我。”


  黎浅浅这才想起来,开学那天为了骗他绕开这些人,她撒谎说自己怕他们。


  ……只是她没想到,霍疏竟然还记得。


  她定定的看着霍疏,他的眼睛依旧漆黑,天生透着寒凉和阴郁,仿佛世上最黑暗的角落。她想起原文中多次描写过他的眼睛——


  ‘不带一丝情绪的、如野兽一般的双眸,注定要在黑暗中挣扎,最后再消融于黑暗。’


  这是一双亲生母亲都厌恶的双眼,因为太过冷静,像是一面镜子,清楚的照出她人生的卑劣。


  然而黎浅浅突然觉得有点好看。


  确实漆黑一片、深不可测,可偏偏又很纯粹,没有半点杂质。


  她直勾勾的盯着他的眼睛,霍疏心生不悦:“看什么?”


  “看你,”黎浅浅回答,“你眼睛真好看


  霍疏静了片刻,倏地冷笑一声:“看来还是不够怕。”


  黎浅浅:“……”那倒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