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第 1 章

书名:回到反派黑化前[穿书] 作者:山有青木

  奢华的半山别墅里正举办一场聚会,一群即将开学的高中生们吵嚷着,在偌大的客厅里嬉戏打闹。噪音充斥着别墅的每一个角落,别墅的佣人们却习以为常,只是会及时擦干泼在地上的啤酒,以防谁不小心踩到了摔倒。


  “黄狗他们抓住瘸子了!快出来看!”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顿时所有人都朝着室外涌去,刚一出门就听到扑通一声,庭院里的泳池瞬间被激起巨大的水花,水溅到赶来看热闹的人身上时,有人嘻嘻哈哈,有人骂骂咧咧,一时间气氛达到了最高点。


  “卧槽他好像溺水了,不会被淹死吧?”


  “那要是死了,你们可得记得帮我们作证,是他自己掉水里淹死的,跟我们没关系。”把人推下水的罪魁祸首之一立刻撇清干系。


  他犯怂的样子引来众人嘲笑,他似乎也觉得可笑,于是跟着一同笑了起来。


  所有人都围在泳池边看热闹,没有一个人要伸出援手,甚至当看到水中的人挣扎着站稳时,还发出了失望的声音。


  “喂瘸子,这都没能淹死你,你该不会是装瘸吧。”一个染着黄毛的高大男生咧着嘴笑,肆无忌惮的释放他的恶意。


  被称为瘸子的少年,身上的白T恤已经发黄,显然是洗过多次的结果,此刻泡过水后,薄薄的布料贴在身上,暴露了过于消瘦的身材。他的头发已经湿透,过长的头发遮住了眼睛,也遮住了他大半的神情。


  面对所有人的恶意,他像一个没有情绪起伏的机器,只是机械的往泳池边上走。


  “黄毛你不行啊,瘸子根本不搭理你。”有人不嫌事大的挑了一句。


  “艹,”黄毛顿时被激,骂骂咧咧的沿着泳池边走到少年面前,在他的手撑着瓷砖要往上爬时,一脚踩在了他的手上,“老子跟你说话,你没听到?”


  “滚。”


  当没有起伏的声音响起时,泳池边静了一瞬,接着便爆发一阵哄笑,其中黄毛笑得最凶。


  当笑声消散,黄毛的表情突然狠戾:“你让谁滚?”


  “你。”少年薄唇轻启,哪怕被踩的手已经被碾破了皮,红肿的皮肤融进鞋底的灰尘,他依然没什么表情。


  “你他妈……”黄毛话没说完,便倏然对上了他藏在湿发下的眼睛。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漆黑、却又空洞,仿佛无边无际的黑夜,藏匿着不可知的危险。明明是八月末的晌午,秋老虎最凶残的时候,连空气仿佛都热得发黏,他的眼睛却丝丝的冒着寒气。


  黄毛突然生出一分恐惧,而当他意识到恐惧是因谁而起时,一股更深的愤怒便涌了上来,他一脚踹在了少年肩膀上,将少年重新踹回水里。


  少年因为惯性往后退了两步,又一言不发的往边上走,周围的人立刻拱火:“黄毛你不行啊,连个瘸子都收拾不了?”


  “他根本就不怕你!”


  黄毛愈发火大,在少年靠近时又一脚踹过去:“给老子滚回去,死瘸子!”


  少年再次往后倒,站稳后继续往边上走,黄毛气急败坏的继续踹,重复两次之后,周围的哄闹声都小了。


  “现、现在是不是太过分了?”一个女生小声问。


  “你他妈闭嘴!”黄毛恶狠狠的看了她一眼,女生顿时不敢说话了,他冷笑一声,重新看向少年,“想上来?老子偏不让……”


  话音未落他便踹了过去,本以为能将少年再次踹进水里,却没想到少年突然抓住了他的脚腕,借着惯性猛地往水中一拖,在他落水的瞬间揪住了他的头发,死死的往水下压去。


  泳池里溅起了比刚才更大的水花,波浪以二人为中心,不断的朝边缘处散开冲刷,围观的人显然没想到少年会反击,顿时哄笑着看起热闹。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现那两个人始终没有浮出水面后,一群人终于意识到了不对。


  “艹!那瘸子压着黄毛的头,他想淹死他!”不知是谁先高喊一句,反应快的立刻跳进泳池,朝着波浪中心的二人游去。


  接着更多男生也跟着跳下水,不算大的泳池里瞬间挤满了人。当他们将少年和黄毛强行分开时,黄毛已经淹得脸色发紫,一浮出水面便开始剧烈的咳嗽。


  和黄毛交好的几个男生见状,立刻凶狠恶煞的朝着少年走去,带头的那个直接揪住少年的衣领,一拳打在了他肚子上。少年因为疼痛脖子暴起青筋,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只用一双慑人的眼睛死死盯着对方。


  那人被看得心头火气:“不服气是吧?”


  说着就再次举起拳头,然而还未打过去,一道清丽冷淡的声音突然从厅内响起:“住手!”


  所有人都停顿一下,像说好了一般同时扭头看了过去,只见一个身着红色连衣裙、皮肤如雪般白皙的小姑娘冷着脸走了过来,她及腰的卷发微乱,微微下垂的眼睛天生睡不醒一般,脚上的拖鞋更是两种颜色,显然是匆匆赶来的。


  “放开他。”小姑娘不悦地看向揪着少年衣领的男生。


  男生下意识的松开了手,一旁已经缓过劲的黄毛惊讶:“黎浅浅,我没听错吧,你替瘸子说话?”


  黎浅浅连余光都不屑分给他,像樱桃一般红润饱满的唇便轻轻吐出四个字:“关你屁事。”


  “你怎么说话的?我是你哥朋友,按辈分你也该叫我一声哥!”黄毛在这么多人面前被下面子,顿时有些恼了。


  黎浅浅冷笑一声:“你不过是跟着黎深深的一条狗,也配让我叫哥?”


  “我艹……”黄毛闻言脏话险些脱口而出,但想到什么后生生还是忍住了,憋着一口气盯着她,半晌露出一个猥琐的笑,“之前最讨厌他的就是你,这会儿突然改变态度,不会是看上他了吧?”


  黎浅浅扫了他一眼,视线重新落在了水中的少年身上。此时的他瘦弱、苍白,和记忆中完全是两个模样,可当看到他的瞬间,她的后背还是忍不住绷紧。


  “这瘸子长得确实不错,你要是喜欢,跟哥哥说,哥哥肯定成全你,”黄毛执意要把场子找回来,“不如这样,哥几个把他扒干净了给你送床上去,你觉得怎么样?”


  黎浅浅平复完心情,总算肯将视线转到他身上了:“我看你是脑子被驴踢了,才敢在我家挑衅我。”


  黄毛愣了一下,就看到她悠闲的到躺椅上坐下,拧开一瓶新的可乐喝了两口:“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离开,一分钟之后如果还在这里,保镖会亲自请你们出去。”


  黄毛震惊的睁大眼睛:“你赶我们走?你知不知道我们是黎深……”


  “是黎深叫来的,”黎浅浅平静的看向他,“但那又怎么样?”


  黄毛噎了一下,半晌撂下一句狠话:“行,黎浅浅你牛逼,我看你怎么跟黎深交代!”


  他说完直接从泳池爬出来,一脚踢飞了旁边的板凳,怒气冲冲的离开了。他一走,其他人面面相觑片刻,也都跟着离开了,方才还热闹的半山别墅里,瞬间就安静下来。


  黎浅浅赶紧放下装哔用的可乐,急匆匆跑到泳池边蹲下,咽了下口水镇定后问:“霍疏,你没事吧?”


  少年没有回答,缓过劲后便往边上走。


  黎浅浅赶紧伸出手:“你抓住我,我拉你上来。”


  她的手很白,不同于少年的苍白,是透着浅浅的粉色那种饱满的白,在太阳光下像一颗刚打开包装的布丁,每一寸肌肤都透着活力与生机。


  少年面无表情的从她手边经过,撑着泳池边缘的瓷砖爬了上去,黎浅浅被忽视了也不恼,只是在看到他的手背后惊呼一声:“你受伤了,我带你去医院吧。”


  少年完全将她当做空气,跪在泳池旁边歇够了之后,便起身朝着别墅后面的阁楼去了。


  黎浅浅无言片刻,扭头看向他的背影。因为右脚微跛,他走路时身体并不稳定,但后背却挺得笔直,仿佛不论多艰难的环境,都不能折断他的脊梁。


  嗯,有几分将来的模样了。


  黎浅浅想到他刚才对自己的排斥,忧愁的在泳池旁边坐下了。


  就在半个小时前,她重生了。


  没错,她重生了。


  25岁的她在跳窗逃走时,太阳穴不慎磕到了花坛旁的水泥边缘上,当场就摔死了。而在死亡后的一瞬间,她的脑海里出现了一本小说,霍疏是小说中最大的反派boss,而她和哥哥黎深,则是两个没有过多描述、很快就下线的炮灰。


  文中少年时的霍疏极为落魄,因为不被霍家接纳而借住在黎家。她和黎深不知他的身份,还以为是渣爹的私生子,因此黎深在他借住期间没少找麻烦,而她则是从头到尾冷眼旁观。


  因为他们的态度,不管是黎家的亲戚,还是黎深的狐朋狗友,也开始跟着针对他。起初还只是口头羞辱,慢慢的愈演愈烈,最后一群人背着他们兄妹的时候,也会故意找霍疏麻烦。


  霍疏在欺辱逐渐黑化,一年后离开黎家不见踪迹,又过了七年,黎家破产,而霍疏成了最大豪门霍家的掌门人,他们才再次相逢。


  这一次地位转换,霍疏展开了疯狂的报复,不仅收购了黎家所有资产,还处处逼迫他们兄妹,最后更是把她抓走,关在了他曾经住过的阁楼上。


  她被关了三个月,每一天霍疏都会出现,盯着她一看就是几个小时,然后再沉默的离开。


  在这漫长的三个月里,被圈禁的恐惧将她折磨得疲惫不堪,她坚信之后有更折磨人的惩罚在等着她,为了摆脱这种境况,便趁着霍疏不在家时想要逃跑,结果跳窗时就这么摔死了。


  等再次醒来时,不仅发现自己重生回到八年前、自己十七岁的时候,还明白了自己先前的人生,不过是小说里短短几百字。


  没错,她已经意识到,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小说,先前的人生不过是印在小说上的铅字。


  当她明白这一点时,脑子出现了短暂的混乱,但很快就平复下来。小说又怎么样,既然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她就要改变自己的人生,不能再沦落到上辈子那种悲惨的地步。


  而改变人生的第一步,就是主动对霍骁示好,消除霍疏对她和黎深的恨意,防止他哪天突然黑化。


  ……然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简直困难重重。


  一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切,黎浅浅就觉得头疼。


  前世也出现了霍疏被扔进泳池的情节,只不过当时的她在楼上睡觉,并不知道发生的一切。


  黄毛等人将霍疏打了一顿,转头跟黎深告状说霍疏要杀了黄毛。在朋友和私生子之间,黎深毫不犹豫的相信了前者,于是立刻又去找霍疏麻烦,等她知道时,他们两个已经打起来了,这之后关系更加恶劣。


  ……不管怎么说,先阻止这一次的矛盾吧。按照时间线来看,黎深要到晚上十点多回来时,才能找霍疏算账,黎浅浅盯着水面看了片刻,起身回房间找出医药箱,拎着便往霍疏住的阁楼去了。


  在霍疏住进去之前,阁楼已经很久没有用过了,一楼客厅堆满了家里不用的东西,连个下脚的空都没有,黎浅浅一推开门,就被灰尘呛得咳嗽半天,再看看一屋子杂乱的东西,她顿时一阵心虚。


  原本霍疏住在她隔壁,是她叫人把他的行李都拿去阁楼的,他也就此在阁楼二楼住下了。她上辈子把人撵走时,矛盾还没积累得太深,只是想着眼不见心不烦,之后就一次都没来过阁楼,现在过来了,才发现佣人根本没打扫过。


  她小心的躲过地上乱七八糟的物件,走到楼梯口后深吸一口气,轻轻踩在了楼梯上——


  嘎吱。


  黎浅浅嘴角抽了抽,无言的看向年久失修的木楼梯,片刻后破罐破摔的大步往楼上走。伴随着高高低低的嘎吱声,她总算顺利来到了霍疏房间门口,僵硬的举起手,在门上轻轻拍了拍。


  “霍疏,你在里面吗?我来给你送医药箱了。”黎浅浅小心的开口。


  屋子里没有人应声。


  “游泳池的水都放好几天了,肯定很多细菌,你的手一定得消毒才行,”黎浅浅说完咬了咬唇,又补充了一句,“今天的事我看过监控了,知道不是你的错,我会跟黎深深说的,你别担心……”


  话没说完,紧闭的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黎浅浅只觉一阵阴影笼罩过来,她咽了下口水,干巴巴的仰起头。


  他还穿着落水时的衣服,混合着高温散发出一股水汽蒸发的沉闷味道,却意外的不难闻。他的瞳孔漆黑不似人类,不带任何情绪的盯着她。黎浅浅和他对视时,一瞬间仿佛回到了25岁时的阁楼,紧张得半边身体都麻了。


  “那个……”对着这样一双黑沉阴郁的眼睛,她连呼吸都变得小心,“医药箱……”


  砰。


  门板在她面前重新拍上,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半晌才平复下来,鼓起勇气抬高声音:“我把医药箱放门口了,你记得先消毒,再涂外用抗生素,如果严重的话就用纱布包扎一下……也记得要吃消炎药。”


  她说完想了想,觉得没什么要交代的了,便把医药箱放在门口,然后逃一般的离开了。


  干净洁白的医药箱被遗弃在满是灰尘的阁楼里,同周围的一切都显得格格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