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怦然为你 第146章 第 146 章

书名:怦然为你 作者:闵然

    傅斯愉表情闪起些狭促:“你不怕见到我爸爸?”

    时懿微微歪头, 是不解的神色。

    傅斯愉意外,挑了挑眉,问:“我姐没和你说, 她前两天和我爸爸出柜了吗?”

    时懿瞬间敛了笑意, 惊愕显而易见。

    傅斯愉无奈:“我就知道,她又不说。”

    时懿眉心出现褶皱,内心又急又恼,却还是稳住了语调, 护着傅斯恬说:“应该是我前几天在出差,她怕我心烦, 还没说。”

    “叔叔还好吗?你姐……还好吗?”

    傅斯愉有些诧异,随即眼神里倒是浮上了些像欣赏又像欣慰的神色。

    “我爸爸有些难接受,毕竟他之前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时懿神色微黯, 语调转沉:“可以理解。”她注视着傅斯愉,等待着她透露更多细节。

    傅斯愉与她对视着,却突然很跳跃地问:“关于我姐的过去, 时姐你了解多少?”

    那天撞到时懿在傅斯恬公寓吃火锅以后, 她缠着傅斯恬又问出了不少关于两人交往的细节, 知道傅斯恬很小的时候就认识时懿了, 知道是傅斯恬先追的时懿, 也是傅斯恬先提出的分手。她知道傅斯恬是怎样深爱着时懿的, 却不知道时懿知不知道这件事。

    毕竟, 她姐从来都是做的比说的多的人。

    果然, 时懿说:“几乎都知道。但是, 知道的都只是大概。”

    “关于这几年的事呢?”

    时懿说:“她说得很少, 都是轻描淡写, 一笔带过的。”

    傅斯愉叹气, 时懿的心跟着沉重了下去。她并不意外,只是觉得很难过。傅斯愉的这一声叹息,蕴含着太多的意味。这几年她不知道、无法陪在傅斯恬身边的日子里,她的来来,该是吃了多少的苦。

    她眼眸晦了晦,再抬眸,已经定了神。她邀请傅斯愉:“你看差不多要到饭点了,你吃饭了吗?方便吗?我们一起吃个饭,边吃边聊?”

    傅斯愉用犀利的眼神回望她。

    时懿坦荡地与她对视,眼神的探究与请求不加掩饰,真诚而温和,不卑不亢。

    傅斯愉倏地笑了一声,两人心照不宣。

    “好啊,那走吧。”傅斯愉大方地答应了。

    于是两个人便出了办公室,转战距离金融中心不远的一家本帮菜餐厅,要了一个包厢,细吃慢聊。

    等上菜期间,傅斯愉和时懿再次说起傅斯恬与傅建涛突然出柜的经过:“我们吃过晚饭,坐在客厅里刚确定完我婚宴那天订烟订酒的事情,我爸舒了一口气,忽然开玩笑说‘恬恬,别人收了请帖都问我,这是傅家老二吧,她上头是不是还有个姐姐还没定,你说我该怎么回答呀?’,我姐叉了块苹果递给我爸,忽然就说,‘叔叔,我现在其实有正在交往,想要过一辈子的人了’,我爸眼睛一亮,还没来得及高兴,我姐就紧接着说,‘是个女生’,我爸的笑登时就很扭曲地僵在了脸上。”

    “他懵了,好几秒都没反应过来。我也懵了,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整个客厅,针落可闻。”

    时懿听着都紧张了起来。她体会过那种煎熬的感觉。永生难忘。

    傅斯愉说:“我爸很难接受,我第一次见到我爸脸色那么难看地和我姐说话,‘你再说一次?’,我爸眉头皱得能夹死只苍蝇了。我大气都不敢出,倾斜了半个身子做好了随时扑上去护住我姐的准备了,没想到我姐眼圈都红了,却一点都不退让,看着我爸,沉默了几秒,又重复了一遍,‘叔叔,我现在有对象了,是个女生,是我从高中时就喜欢的人。我不想瞒你。’”

    “她很好,我想有一天能带她回来见见你。”

    时懿分不清楚心底是心疼多一点,还是酸楚多一点。她从前一度认为在傅斯恬心里,可能还是她家里人更重要,甚至和好时,她都是抱着这样的认知的。即便当初分开的初衷里,有一大部分是傅斯恬不想拖累自己,可也不可否认,傅斯恬是为了家里人、为了父亲、为了奶奶、为了妹妹,放弃了她。

    她选择了傅斯恬,选择了和好,就是选择了默许与接受。

    她甚至做好了准备,做傅斯恬在家里人那里从不存在过的爱人。毕竟出柜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时半会儿,急不得。

    可没有想到,不声不响,傅斯恬却为她做到了如此。

    时懿没有办法不动容。

    她呼吸沉了些,问:“叔叔……怎么说?”她们每天都通电话的,斯恬至今没有和她提起过这件事,只能说明——这次出柜失败了。她不想让她跟着心烦。

    果然,傅斯愉说:”我爸什么都没说,像不认识她了一样看了她好久,攥紧拳头,站起身子,回房猛地摔上了门。”

    “到我姐回去,和他道别,他也没有应。”

    时懿脸色不太好,傅斯愉又刻意放轻松了语气宽慰她:“没事啦,这两天我看他已经缓过来了,估计心里消化得差不多了,都开始旁敲侧击和我打听你了。”

    时懿犹疑地看傅斯愉,傅斯愉对着她肯定地点头:“真的。主要是我爸太了解我姐了,她看着软软糯糯、什么都好商量,实际上心里可有主见了,她自己认准了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认准的人,就更不要说了。”

    服务员送餐上来了。

    傅斯愉盛了半碗饭,像是玩笑又像是吃醋,说:“而且,我爸太疼她了,这几年,她又吃了太多苦了,我爸根本舍不得难为她。”

    时懿听到“吃了太多苦”这几个字眼,盛饭的动作就顿住了。

    傅斯愉微微一笑,问:“你知道,我姐户口是挂在我家,从小在我家和我一起长大的吧?”

    时懿点头,“嗯”了一声。

    傅斯愉说:“我姐是不是和你说过我和她关系不好?”

    时懿盛饭,淡淡解释:“没有,你姐没说过,是我自己猜的。”

    傅斯愉轻笑,不置可否。时懿有多护着傅斯恬她算是看出来了。她也不在意,肯定道:“我和她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关系确实不好。”

    “不过,其实一开始她刚到我家的时候,我很喜欢她的。你知道,她长得好看,从小就很好看,白白嫩嫩,像个洋娃娃,脾气又很好,什么都陪着我玩,什么都让着我,所以我就很喜欢她。”

    “那后来?”

    傅斯愉苦笑:“也没有后来吧。没多久,我就不喜欢她了。因为她天天住在我家里,虽然她什么都让着我,但我发现了,我什么都要分她一半。床要分她一半、衣服要分她一半、玩具要分她一半,连爸爸妈妈都要分她一半。因为多了她,本来都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东西突然好像都不是我的了。爸爸和她说话的时候总是更和声细语,妈妈也总是在我闹脾气的时候指着她说,‘你再不听话,我就不疼你了。你看姐姐多乖,多听话’,连经常来我家玩的小朋友都会在玩游戏的时候围着她转,说'我喜欢你姐姐,我要和她一起’,一下子,她就抢走了我所有的东西,成了我的竞争对手,我怎么可能不讨厌她。”

    “我哭着闹着要赶走她,可是我爸妈根本不把我的哭闹当一回事。所以我只能开始欺负她了。我希望她待不下去自己要走,也希望她犯错,希望她和我一起挨骂。可她从来不犯错、不还口,甚至不还手。我越欺负她,就衬得她越乖,越讨人喜欢,特别是讨我爸爸喜欢,于是我就越讨厌她。”

    “可她真的太好了。连讨厌她都变成一件不那么让人心安理得的事。我那么欺负她了,她还是对我温温柔柔、和和气气,还是会在我被同学欺负的时候站出来保护我,还是会在我干坏事的时候主动帮我背锅,还是会在我没零花钱的时候给我买我想吃的小零食,还是会在我做不完暑假作业的时候,偷偷陪我熬夜做通宵。”

    “所以,我一边心里面觉得自己讨厌她讨厌得要死了,一边又觉得她其实也挺好、挺无辜的,我不应该对她那么差的。可每次我刚要对她好一点,她又总能因为自己的优秀让我再次不爽。比如我期末考退步挨骂了,她偏偏要考个全区第一,我偷偷喜欢了好久的男同学,偏偏和我说你姐好漂亮啊,能不能给我她的QQ号。于是我就像个精分一样,在讨厌她和喜欢她之间摇摇摆摆了许多年,直到我中考的那一年。”

    “因为两分之差,我掉档到普高了。本来没有她的话,我刚好能加两分独生子女分的。于是那一年,我恨死她了,把所有的气都撒在她身上了,说尽了一切难听、恶毒的话。”几乎是哪里能让傅斯恬痛她就往哪里戳。

    “她就含着眼泪,还是那样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默默听着,然后,哭了。”

    “以前因为她哭我被我爸爸打过,后来她已经很多年没在我们面前哭了。可是我当时心里恨极她了,根本没有在意到这件事,反而觉得她恶心、装可怜。很久以后,这件事过去了,我和她又恢复了能说话关系时,我才发现,她对我不一样了。还是对我很好,可是很客气,根本不真心。我知道,我那次真的伤到她了,我们回不去了。”

    说起往事,傅斯愉的眼神悠远,唇角挂着一点笑,还有一点惆怅,那是完全放下了的平静姿态。

    时懿蹙着眉,静静地听,并不打扰。她眼前慢慢浮现出阴影角落里,寄人篱下,垂着头、含着泪、伶仃站着的少年傅斯恬,心像豁开了一个口子。

    饭菜渐凉,谁都没有心思吃。傅斯愉继续说:“我本来以为自己会不在意的,不真心就不真心,谁稀罕。可没想到,我比我想象中更在意。我不舒坦,可我也不知道我该怎么做。委婉的示好她接收不到,坦白的示好我做不到。所以我和我她的关系,就一直这样畸形地僵持着,直到她大学快毕业的那一年。”

    说到这里,她的声音终于有了一丝明显的波动。

    “因为一件内衣,她和我吵架,我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在过马路的时候,出车祸了。”

    时懿的呼吸也不自觉得随着她的声调沉缓了下来,目光透露出了惊诧。

    傅斯愉自嘲:“很可笑是不是,因为一件内衣,搭上了一条腿。”

    时懿张口,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说什么好。这和傅斯恬轻描淡写的意外大相径庭。

    阴差阳错,造化弄人。这样的词,在这样血淋淋的人生现实面前,太轻了。不管是对傅斯愉来说,还是对傅斯恬来说。

    她盯着傅斯愉,喉咙滚动,呼吸几乎要消失不见了。她忽然不敢想象,傅斯恬在此之后,都面对了什么。

    她是那样柔软、善良、不肯放过自己的人啊。

    傅斯愉眼神里也透出了哀伤,声音低了下去:“我昏迷了一周才醒过来的。你可以想象得到,我某一天能坐起来了,无意地一摸,忽然发现自己腿没有了时的崩溃吧。世界末日也不过是那样了。”时过境迁,如今说起,那些痛苦却依旧会让人胆寒。

    时懿僵直着脊背,用眼神安慰她。

    傅斯愉很勉强地扯出了一点笑,示意自己没事,接着说:“我不想活了。我疯了一样地恨她,怪她,恨不得扒她皮喝她血。我恨她和我吵架,恨她好好的,能有两条腿站着,恨她从头到尾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毁了我一辈子。”

    “所以我一见她就哭、就发疯、就拿一切拿得起来的东西要砸她,我一哭,我妈就也跟着我哭、跟着我闹。我爸拿我们没办法,只好让她先不要来医院,去老家照顾我奶奶了。后来,我奶奶去世了,我的伤势一直在恶化,为了保住我的另外一条腿,我转院了,离家里很远,我爸忙着卖房子筹钱,我妈一个人顾不过来,还是需要她帮忙,于是她就跟了过来。我不愿意见她,她就从不进病房,每天只待在病房外的走廊上,白天帮忙跑前跑后打饭买东西,晚上帮忙守夜,吃喝睡,都在那张她搬出去的铁凳子上。寒冬腊月,我不知道那段日子她是怎么过来的,我们所有人都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时懿的眼圈红了,贝齿紧紧咬着下唇。

    那应该是她们分手后不久。来来那时候,自己的胆囊结石也还没有好啊。

    “后来,我的伤慢慢好转了,左腿保住了,我要开始做康复训练了。训练太疼了,出去面对别人打量的目光,接受自己是一个残缺的人了这件事也太难了。我心态转变不过来,接受不了,根本无法想象自己往后的人生。我又不想活了。”

    “有一天我妈和保险公司理赔的人出去谈事情,病房里其他的病人也都不在,我就单脚跳下了床,去到了阳台,想爬上阳台跳下去。我姐在走廊里,一下子冲了进来。我都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反应那么迅速地,她拦腰截住了我。”

    “我铁了心不想活了,挣扎着和她扭打了起来。她那时瘦得就剩一把骨头了,被我又踹又打之下,甚至按不住只有一条腿站都站不稳的我。我们两纠缠着,一起倒在了地上,我掐住了她的脖子。有那么一瞬间,我是真的想掐死她,我们一起死。”

    “她突然就不挣扎了,只是静静地看着我,目露哀伤。我犹豫着,就被外面路过的护士冲进来扯开了。被扶着站起来时,我听见她盯着我,像看一个死人一样冷漠,说‘你不是恨我吗?你要是死了,我就真的称心如意了。你所有的东西就都会是我的了,你爸爸妈妈以后也都只能靠我了,你以为,我会好好对你妈妈吗。你要是甘心,你就去死吧’。一瞬间,我气炸了,又想冲上去打她,可是被压住了,动弹不得。”

    “那一天以后,我不想死了,我不甘心。凭什么她还能活得好好的,我就得烂在泥土里。我不仅要活着,我还要好好活着,折磨死她。”

    “抱着这样的念头,我活下去了。不久以后,我出院了,她毕业了,她爸爸也出狱了。我们不住在一起了,她和她爸爸一起住,我们不常见面,可每个月,她都会给我妈妈打钱。我知道,她为了赚更多的钱去做专业不对口的销售,我知道,我所有的治疗费用里,都有她工资的一份。我不想去上学。我每周都去做心理康复,可每次去我都不说话,就静静坐在那里烧钱。我定制的第一条假肢的钱,是她出的。可是没用多久,我就不满意了,要换一个更好的。她什么话都没说,第二个月就带我去换了。没用多久,我又不满意了,又要换。她还是依我。我爸爸劝我不要闹,说姐姐也不容易。我就是非要闹,我就是要榨干她最后一滴血,看她还能假仁假义到什么时候。”

    时懿的后槽牙咬得紧紧的,指甲已经在手心里扎出了深深的血痕。

    傅斯愉的声音也染上了沙哑:“她爸爸出狱没几个月,就查出肝癌晚期,没多久,就去世了。我有觉得她爸爸去世以后,她整个人更没有生气了,可我没想那么多。直到年末的某一天,我爸爸说公司打电话来问他,能不能联系到我姐,说我姐也没有请假,已经两天没去上班了,电话也打不通。我爸慌了神,我嘴上骂他瞎紧张,心里其实也慌了。”

    “我爸去到她租的地方,撞开门进去的。我姐就倒在快烧壶的旁边,奄奄一息,已经不知道昏迷多久了。送急救,马上推进去抢救了,医生说是胆管炎急性梗阻引起的休克,他们不明白,怎么有人这么能忍、怎么有人能把胆管炎拖到这种程度。我知道。我看着我爸爸拿回来交给我的那张我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写好,夹在钱包里的那张遗书时,就知道了。”

    傅斯愉哽咽了,把一直保存在自己那里的那张纸条,递给了时懿。

    时懿不敢眨眼睛,模糊着双眼,颤抖着手接过。

    纸条上,傅斯恬秀丽的字迹映入眼帘:

    对不起

    111437

    小鱼,好起来

    三行字,萧萧索索。

    111437……时懿,我永远爱你。六个数字,刻骨剜心。

    傅斯愉粗哑着声说:“她根本就是自己不想活了。她根本就是早就不知道想死多久了。她根本就是盼着,能够就那样死掉了的。”

    时懿再也维持不住虚假的体面,一直笔直的腰弯曲了下去,捏着纸条的手,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傅斯愉看得出,时懿好像想忍住,可泪水却还是顺着她的颊畔,完全不受控制般地汹涌坠落了。

    傅斯愉的眼泪也止不住了。

    她放心了。

    她从来没有想到,这个从第一次见面就一直得体端庄到近乎冷淡的女人会有这样失态的模样。

    她想,她姐爱对了,值得了。

    她吸了吸鼻子,艰涩地说:“那次她救回来了,做了胆囊切除手术。她做手术的那天,我也去了。我看着她躺在手术床上被推出来、身上插着管子、呼吸孱弱、好像随时都要不在了的模样,忽然觉得心里很痛、很没有意思。我不知道,这样折磨她、折磨我自己有什么意思了。我曾经以为不死不休的,可她要真的死了,我也没有真的会痛快。做人太苦了。我苦,她也苦。好在,横竖就这么一辈子。算了吧。我决定放过她,也放过我自己了。”

    “那次以后,我和她一起好起来了。我们一起来了海城,我接受了更适合我的康复训练、安装了新的假肢,甚至考了新的大学,我们的日子看起来重新走到了正轨上了。可是,心底里,我姐一直没有真正康复。我看得出来,她没有一天真的开心过。”

    她没有直说,第二年,傅斯恬就因为胃部出血拖到危急,再次送抢救了。她那时候才意识到,她姐从来没有真正好起来。她时时刻刻,都在盼着一场意外,送她一个解脱。急救车上,像遗言一样,她虚弱地和她说对不起,和她坦诚,说她一直很后悔当年车祸时,她没有喊出那一声提醒。那一刻,傅斯愉泪如雨下。在命运的湍流面前,喊不喊出那一声,又能改变得了什么。怎么会有傅斯恬这样的傻子啊。

    她攥着她的手,告诉她:“你好起来,你好起来我就不怪你了。我原谅你,只要你好好的。你要是死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好了。”

    她由此才好像真的解开了一点心结,找到了一口撑下去的气,看了心理医生,吃了两年药,好转了起来。

    “直到,重逢了你。”

    “这几天,我在她脸上见到的笑,是我在这六年里从来没有见过的那种。时姐,我姐真的很爱很爱你。她只是太傻、太不懂得表达了。可这不能怪她,她从小没有被人很好地爱过,最爱她的那个人,便是以离开、不拖累给她做了一个最差的示例,她不懂得,除了离开、除了为她好,爱一个人还有更多的方式。六年前,但凡她还有更好的选择,她绝不会离开你的。”

    “你可以不要怪她吗?“

    “她从小没有被人很好地爱过”这句话,又戳得时懿灵魂颤痛。

    “我早就不怪了。”她低哑着嗓子回。

    傅斯愉追问:“那我可以放心地把她交给你吗?你知道,她可能还是会犯傻、可能还是会让你生气难过、可能还是不知道怎么爱自己、怎么爱你。”

    时懿说:“我会有很多耐心的。”

    她哽了哽喉咙,用闪烁着泪水的双眼正视着傅斯愉,郑重而肃穆地说:“我会爱她一辈子的。”

    分开那些年里,她无数次想要逃离,无数次告诫过自己,要爱别人,更要自爱。可现在,她只想许诺:“只要她回头,我永远在她身后。”

    只要她需要。

    她愿意做她的船、她的路、她的药、她永远的光。

    怎么样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