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怦然为你 第117章 第 117 章

书名:怦然为你 作者:闵然

    午夜的输液室里静悄悄、空荡荡的, 只有后排歪坐着两个输着液看起来同样困倦不堪的病人。风从走道灌入,寒气从地板升起,阴凉凉的。

    傅斯恬在第一排椅子上坐着输液, 时懿敞开了风衣外套, 把她搂在怀里, 让她靠着自己的肩头。

    “有舒服点吗?”她轻声问。

    傅斯恬也很轻地回:“嗯。”

    不知道是不是止痛药起效了,她脸色看起来似乎真的有比先前好些了。时懿哄她:“那睡一会儿, 好不好?”

    傅斯恬真的太疲乏了,在时懿肩头点了点头, 不再逞强,乖顺地阖上了眼。

    时懿微微调整了肩膀的高度, 整了整|风衣, 让衣服把傅斯恬裹得更严实。

    夜太静了。

    墙壁上挂着的时钟, 一秒一秒地走, 每一秒, 都清晰可闻。

    时懿视线落在白墙上,听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走, 心绪万千,心烦意乱。她好像想了很多,又无法确切明白自己都想了什么。但有一件事, 好像在她脑海里越来越清晰, 越来越深刻——钱, 真的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它关乎着安全感、关乎着你爱一个人的底气、关乎着你的生活、你人生的一切。

    可她直到今天好像才真的明白。

    太迟了。

    斯恬需要手术费。

    目前她们手头剩下的钱, 要支付手术费已经很勉强了, 再加上手术后斯恬必要的进补, 根本不可能够的。

    她……需要备好这笔钱。这不是一笔马上就能赚到的小数目。

    时懿放在风衣口袋里握着手机的手, 指尖用力得泛白。阖上眼,深吸一口气,她把手机从口袋里取出,解锁,进入短信界面。

    单手操作,联系人选择“鹿和”,指尖点到内容输入框上,开始输入“鹿和,你手头方便吗?可以借我一万块应急吗?半年内还不了你,应该要到明年下半年。”这是她第一次开口向别人借钱。

    不长的两句话,她删减了好几次才组织好语言。

    原来,借钱是一件这样难的事情;原来,有求于人,等待着别人的同情与帮助是这样的滋味。明明不是一件该羞耻的事,可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却也并不比做了一件羞耻的事情要强。

    她犹豫着要按下“发送”键了。

    手机忽然被人从手中抽走了。

    时懿下意识地跟着手机移动视线,猝不及防,撞入了傅斯恬甚至称得上是惊骇的双眸。

    “不需要,时懿。”她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攥着她的手机,像受惊过度的小兽,骤然坐直了身子。“我不做手术,时懿,你不要这样子。”

    她接受不了,接受不了她让她骄傲的恋人为她忍受了流离失所,还要为她低下从来昂扬的头颅。

    她受不了。

    时懿心口发堵。她看得到她眼里悬而未落的崩溃,也看得懂她无法掩饰的心疼。她若无其事地笑了笑,揉傅斯恬的发,轻嗔她:“说什么傻话。”

    她伸手要从傅斯恬手中抽回手机,傅斯恬却固执地攥着,一丁点儿都不放松,眼泪洇湿了她的双眸。

    时懿不可能对她使蛮力,奈何不了她,皱眉叹了口气,抬头与傅斯恬对视。她很想再说点什么哄她的,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时这一刻,她心里也乱七八糟的,语言功能好像突然间丧失了。

    她们沉默地对视着。

    傅斯恬巴掌大的小脸,一点血色都没有。她有一张清秀柔弱得过分的脸,任谁与她不熟悉时都会觉得她脆弱好拿捏,可时懿知道,她内里有多坚韧和固执。

    她说服不了傅斯恬的。

    果然,傅斯恬开口了,说:“手术毕竟是要切除一个身体器官,医生虽然说没有影响的,但是,如果真的只是一个没用的器官,那么进化的时候,为什么不直接退化消失掉。”

    她说出口,好像突然找到了什么突破口一样,越发坚定了起来:“既然留着,就说明可能还是有用的。手术不一定就是最好的选择,无创才是更好的不是吗?我先前也有查过一点胆囊结石的,不一定就真的要马上手术的。好多人注意饮食,注意休息,保守治疗一段时间后再复查就突然全好了的。时懿,你把它想得太严重了。”

    她看着时懿的眼睛,很温柔很诚恳地请求:“真的,宝宝,放轻松点。我们先试试保守治疗好吗?”

    时懿找不出拒绝的理由。她知道,傅斯恬说得也不全是错的。在身上开个口子,切掉身体的一部分,哪里是医生嘴巴上“手术”两个字这么简单的事。她也心疼、她也害怕啊。

    她动摇了。

    半晌,她答应道:“那你从现在开始,注意三餐、注意作息、注意休息。”

    傅斯恬睁大眼睛,刹那间绽放开笑颜,如释重负。她用没扎针的那只手一把搂住了时懿,埋在她颈窝里,颤着鼻息应:“嗯!”

    时懿揉她的后脑勺,低垂眼脸,眼神里依旧是散不开的沉郁。

    挂第二袋水时,傅斯恬真的睡过去了。时懿把手机调成了静音,还是把那条短信发了出去,而后,随手删除了记录。

    身体的事她不能够允许傅斯恬逞能。她可以让她试试保守治疗,但她也必须为她做好另一个准备。她受不了再看傅斯恬这样疼一次了。

    她亲了亲傅斯恬的额头,心里还是满的,却好像哪里和从前都不一样了。

    身体里仿佛有一个地方被戳了个洞,黑洞洞的,有风依旧在肆虐。可她找不到、也填不上了。

    凌晨三点多,傅斯恬输完液,在护士拔针头的动作中醒来,时懿陪着她打车一起回到出租屋。将睡未睡前,时懿和傅斯恬商量,让她下学期正式实习前不要做兼职了。她们的钱节省一点可以支撑到她考研笔试结束的。

    傅斯恬不同意,讨价还价,最后两人各退一步,达成了傅斯恬留一份一周两次的家教兼职的决定。

    傅斯恬怎么也没想到,在时懿心里,她还有另一个决定。

    *

    傅斯恬辞了其他兼职后没两天,时懿便以出租房外面不远处在修地铁、有噪音,没办法专心复习为理由,开始晚上吃过饭后也去图书馆考研自习室学习。

    回来的时间太晚了,傅斯恬不放心,本要每天晚上电动车接送她来回的,可时懿觉得接下来天太冷了,而且也太耽误她时间了,表示刚好坐她自习室前桌的一个理学院女生和她是同路的,可以和她一起回来的,没关系的。

    傅斯恬见她固执得厉害,偷偷地开电动车去图书馆等了两次,看她每次确实都是和一个戴着黑镜框的女生一起同路走的,稍稍放下了心,便也没再坚持了。毕竟她有两天要兼职还是陪不了时懿的,长期有一个同路人,还是更让人放心的。

    兼职减少下来,时间就不再那么紧迫了,傅斯恬不敢因为省钱和赶时间而不吃晚饭了,三餐和作息好像都变得规规矩矩的。可她依旧睡不好,甚至,睡得更不好了。

    奶奶开始涨腹水了。随着腹水的增长,她越来越喜怒无常,对她相亲的执念也越来越深,催得越来越急了;天气越来越冷了,时懿的冬装还没有着落,她太想给时懿买几件像样的了。前几天,她在厕所隔间还听见有人洗手闲聊时在说起时懿,说时懿家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这学期怎么好像怪怪的,另一个人附和说她也有这种感觉,从衣着打扮上就看得出来。

    傅斯恬听得心都在颤抖,可脚却挪不动一步。她不知道,她这时候出去打断她们,是能够护住时懿的一点尊严,还是只会让时懿更难堪。她只是越发认识到,她真的太拖累时懿了。

    时懿自决定瞒着傅斯恬兼职后,不再埋头书本,除了在图书馆自习和在餐厅做兼职服务的时间,其余时间,她把心神都留在了傅斯恬身上。她发现,傅斯恬整个人比她先前以为得还要更紧绷。

    她担心她,觉得不能再这样放任她下去了。

    她不知道让傅斯恬紧绷成这样的根源是什么,于是只能先试图寻找。她开始尝试旁敲侧击,借着傅斯恬奶奶的病情问傅斯恬关于柠城家里的事。

    可无一例外,傅斯恬总是浅谈即止。她好像抗拒她知道更多,以至于时懿觉得自己残忍,像拿着一把尖撬在硬生生地撬傅斯恬的保护壳。

    她越这样抗拒,越这样表露出不希望她知道一切的态度,时懿便越难开口,越难告诉她真相,告诉她自己早已经知道了一切的。

    像一个无解的结,这个秘密横亘在她们之间。时懿进不能,退不得,无能为力,只能任由着这个秘密影响着她们的心情,甚至,影响着她们的距离。

    十二月初的某天晚上,时懿假装图书馆下自习回来,洗过澡后,傅斯恬在阳台洗衣服,时懿在书桌前翻阅傅斯恬帮她做的手工账套。

    桌面猛烈颤了两下,傅斯恬放置在书桌上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时懿下意识地瞥一眼,刚要随意地收回眼神,忽然,视线定住了。

    手机亮着的屏幕上,通知弹窗跳着一条短信,短信不完整显示着的内容是:

    你好,我是你奶奶给你介绍的相亲对象王则,那天的见面……

    有那么几秒,时懿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又或者,看不懂中文。

    这什么意思?

    她不想那么想的,可是一场海啸却依旧不容她抗拒地,在她心里摧枯拉朽、崩天裂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