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装死拯救不了世界 第一百章(我叫王越清。...)

书名:装死拯救不了世界 作者:莫晨欢

  看到王越清的时候, 连奚等人都以为,这位前世神明已经恢复了记忆。


  一个身材瘦小,干瘪清癯的少年步履从容地走入大门, 他身上拥有的不仅是从小出生富贵的自信,更有一丝难以言喻的独属于神明的缥缈气息。


  然而……


  捩臣挑眉:“你恢复了多少记忆?”


  白帝没有恢复全部记忆,他要是记起上辈子的事,绝对不会说自己是那只花枝招展、最爱求小仙女撸毛的蠢鸟!


  王越清面色变了变, 最后还是闷哼一声,老实道:“只是一些片段而已。”


  说到这时, 脸色苍白的少年若有若无地望了自己的祖父一眼。


  这位曾经叱咤商场、如今却满头白发的老人,不知何时已经坐回圈椅上。他的目光没有往床上昏睡的长孙身上落去, 也没有看向本该早已死去的小孙子。他沉默地垂目, 神色肃穆平静。


  他仿佛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


  但是, 又好像已经做出了一个无声的决定。


  王越清静静地收回视线。


  连奚望着少年没有变化的神情,突然觉得他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


  “从我生病以后, 我就时不时会梦到一些精美绝伦的琼楼玉宇, 一些很模糊的人脸。梦里还有声音在对我呼唤。”


  王越清闭上眼, 耳边似乎又传来那千言万语的低声呢喃――


  “白招拒……”


  “白招拒。”


  “他们喊的就是这个。”


  连奚默了片刻,道:“虽然你猜错了你上辈子的身份, 但是你早就知道, 你或许是神明转世。”


  “是。”


  “你上个月死了?”


  王越清仰起头:“嗯, 心脏不再动算是死的话,那我已经死了。”


  连奚:“现在也没在动?”


  王越清笑了,他没有回答, 而是伸出自己的手,展开在连奚面前。连奚本以为他要让自己触碰他的胸膛、感受他的心跳, 谁料他刚刚抬起手,两人的手指倏地接触。冰冷刺骨的温度令连奚猛地一颤,他抬起头,立刻明白了少年的意思。


  眼前这个惨白而无血色的少年,不是鬼,更不是神明。


  他是一具尸体。


  收回手,连奚并没有太多触动。从小能看见鬼,令他见过太多悲欢离合的故事。刚去世的老奶奶,坐在自己的灵牌上想再看子孙最后一眼,看到的却是儿女们抢夺自己老嫁妆盒子的场景;凶狠暴戾的恶鬼,明知道眼前的人是自己的女儿,却止不住厉鬼的本性,依旧袭击女儿,令她重伤。


  人一旦成了恶鬼,就会有无尽的恶意从内心深处翻涌出来,最终滥杀无辜,危害一方。


  和死后杀尽全家的恶鬼比起来,王越清不过是吞食自己亲哥哥的生命而已,没什么特别的。硬是要说,他唯一特殊、能让连奚感到惊讶的地方,大概就是他现在竟然不是鬼魂,而是一具尸体。


  除此以外,不过是靠吞食兄弟的生命活下去而已,又有什么好稀奇的。


  连奚神色淡然:“按照生死簿所写,你已经死了。而你现在之所以活着,我想,可能是因为你前世是神明。但是还有一种可能……或许,你的存活,就是造成王毓昀现在这个样子的根本原因。”说着,他看向在场唯一靠谱点的鬼神:“崔判官,你觉得是哪个原因?”


  崔判官刚想翻开生死簿,可是还没动手,他便停住了动作。


  已经没必要翻生死簿了,无论是王毓昀还是王越清,他们两人的生平已经被众人阅读无数遍了。


  哪怕面对的是曾经的五帝之一,崔判官也只是犹豫半晌,便公正不阿道:“属下认为,是第二种原因。转世投胎的神明,咱们见过不止一个。不说那文颂帝君,当下就有一个。”五官扭曲起来,崔判官咬牙切齿道:“罗钟不也曾经是神明转世,可他转世就转世了,也没见得上辈子的神明身份对他下辈子有任何影响。”


  一旁,转轮王好奇地小声问更夫:“你居然还是个神明转世?嘿,和本阎王说说,你是什么神明转世?”


  更夫猥琐一笑,正要开口,崔判官突然恼羞成怒,呵斥道:“住口!您胆敢说出她的神名,本判官今日必要和你不死不休!”


  转轮王这下来了劲:“怕什么,难道你当神明的时候曾经揍过崔珏?说,本阎王给你撑腰!”


  更夫当然不在乎崔判官的心情,他张开厚厚的嘴唇,喉咙里发出音气:“回转轮王殿下的话,嘿嘿,据说小的曾经是……”


  崔判官目眦欲裂:“不……!”


  “广寒仙子!”


  转轮王哈哈大笑:“没想到你竟然是广寒仙子,哈哈哈,难怪崔珏如此动怒,原来因为你是广寒仙……子……”声音戛然而止,老虎精瞪圆虎眼:“你、你说你是谁的转世?!”


  更夫龇牙咧嘴,顺带挤眉弄眼:“广寒仙子。”


  转轮王:“……”


  下一刻,老虎精突然捋起袖子,火冒三丈:“小小鬼差,竟敢冒充我广寒仙子,你给我纳命来!”


  “……”


  更夫哪里能想到连转轮王都是广寒仙子的舔狗,他本来只想恶心下崔判官,这下真的是威胁到小命,他赶忙找连奚:“救命啊,大人救命啊!”


  连奚眉头蹙起,当下这么正经的时候,这几个鬼差却如此不靠谱!他正要呵斥,余光里突然瞄见王越清。


  连奚:“???”


  只见本就病白脸色的矮个少年,此刻忽然更是形销骨立。他的身体以微小的幅度不断战栗,良久,他嘎吱嘎吱般的转过头,看着连奚。想了想,最后还是看向捩臣。


  “你是地府之主,你一定什么都知道。快告诉我……他不是广寒仙子!”


  捩臣似乎也没想到得知更夫是广寒仙子后,王越清会有这样的反应。旋即,他勾起嘴角,一字一句,郑重道:“他就是,广、寒、仙、子。”


  王越清:“……”


  刷的,王越清愤恨的目光也射向了更夫。


  一时间,在场曾经当过神明、见过广寒仙子的四人中,除了捩臣,其余三个纷纷对更夫怒目相向,齿关战战,似要饮其血,食其肉!


  更夫:“……”


  “大人救命啊!!!”


  王越清记不清自己是谁,也记不清自己为何会转世投胎。但是广寒仙子是脸那是绝对忘不了的!这是他模糊梦境中,唯一一个哪怕高斯模糊一百倍,也能看出铺天盖地仙气的绝世女神!


  你以为每天晚上做梦都会听到一万个人在你耳边喊“白招拒白招拒”很有意思吗?要不是为了看一眼广寒仙子那模糊的脸,听广寒仙子喊一声“白招拒”,他早就找玄学界的大师,压住这个莫名其妙的前世梦境了!


  “行了!”


  连奚一声令下。


  捩臣淡定抬手。


  一道金光如同屏障,将怒发冲冠为红颜的三人,以及瑟瑟发抖、直喊饶命的更夫分开。


  懒得看张牙舞爪的转轮王和书生一怒的崔判官一眼,连奚径直走到王越清面前。


  “无论是什么原因,人死了,就该进入轮回。”


  闻言,王越清身体一震,他缓慢地抬起头,望着面前的青年。


  “你说得对,然后呢?”


  心里隐约觉得有哪里不大对,但是连奚还是继续说道:“我是苏城鬼差,不管你上辈子是谁……王越清,你这辈子已经死了,你应该去地府报道了。”


  俊秀漂亮的青年微微垂首,以坚定平静的目光,无声地注视眼前的少年。


  曾经,连奚从不插手鬼神之事。一旦牵扯进鬼魂的事件,就必然会获得红光、金光。然而,做好事未必得金光,办坏事也未必是红光。


  连奚从不觉得自己是个舍身喂鹰的大善人。他愿意救一个濒死的人,前提是,不影响自己。


  谁愿意每天外卖吃虫子,谁愿意24小时走路摔跤踩狗屎?


  他很自私,他当然不愿意。


  今天他如果帮了某个鬼,下一秒见到的可能就是漫山遍野的红光。更何况……


  连奚眸色微暗。


  那些红光,真的不会影响到他最重要的人吗。


  “嗯,白招拒,你该下地狱了。”


  一道淡漠深沉的男声突然响起,连奚微微一怔,心中乱七八糟的思绪和数年前的记忆画面也随之蓦然消散。他抬首看向说话的男人,谁料不知为何,捩臣也转眸望了他一眼。


  四目相对,两人皆是一愣。


  很快,连奚转过头,先冷冷道:“王越清,每个人都想活,但是你已经死了。曾经也有个神明像你一样,他让他转世后的每一世都受尽万般折磨,只为让自己复活。但是……他已经死了。所以……”


  “所以,”捩臣接着连奚的话,他低下头,看着眼前的小个子:“白招拒,该去地府了。”


  “先等一下。”


  连奚皱起眉:“嗯?”


  安静宽敞的房间内,听到这道清脆年轻的声音,所有人都看向王越清。唯有王老爷子,他身体一震,却迟迟没有抬头,依旧低首望向地面。良久,老爷子闭上双眼,手指微微颤抖。


  王越清的视线在连奚和捩臣的身上扫过,他被金色屏障挡着不能移动,但是他并不生气,而是双手插进口袋,先是嘀咕了一句“插口袋手也是冷”,接着扬起嘴角,笑着问连奚:“你刚才说,每个人都想活?”


  连奚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只能顺着他的话:“……是这样。”


  “你说的是人。人,当然想活。但是我已经不是人了。苏城鬼差,我有说过,我想活吗?”


  连奚瞳孔微缩:“你的意思是?”


  王越清笑了,他拉起白衬衫袖口,下一刻,一道道深紫色的伤口出现在那只干瘦白皙的手臂上。


  在活人的身上下刀,自然是血流成注。但是在一具尸体的身上下刀,只会出现这一条条深刻刺眼的黑紫色伤痕!


  一直以来的怪异感和格格不入感突然有了答案,连奚讶异地看向王越清。


  “你这是?”


  王越清:“我从未想过继续活下去,更没想过,要靠杀了自己的哥哥,才能活下去。哦对,还有你。”


  一米六的未成年仰起头,看向身后的黑衣男人。


  “呵,地府之主是吧。神明就了不起么,你也说过,白招拒已经死了。他是你们说的神明五帝之一,很厉害的神明,他都死了。神明也没这么了不起吧。”


  捩臣望着眼前这张并不熟悉的脸庞,眼眸微微眯起:“哦?你想说什么。”


  王越清:“白招拒已经死了……”


  “捩臣,我叫王越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