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装死拯救不了世界 第九十二章(众所周知,男孩子在外面也...)

书名:装死拯救不了世界 作者:莫晨欢

  高嘉寻也不知道, 当王家大少爷出事后,他的第一反应会是向那个和自己只有一面之缘的年轻人寻求帮助。


  半年前,高嘉寻在咖啡厅里遇见了两个年轻人。这本来只是人生中再寻常不过的一次萍水相逢, 可是当王毓昀撞鬼后,他的脑海里竟然一下子就冒出了那两个年轻人的模样。


  不知原因,不问为何,就是觉得……


  这件事或许那两个年轻人可以解决。


  当时他给了其中一个年轻人自己的名片, 只可惜对方再也没联系过他。于是高嘉寻便都动用了一些手段,从监控录像里找到了这两人的照片。房产中介小刘是专门做这一片小区生意的, 高嘉寻便把照片给了小刘,想请她帮忙找人。没曾想事情就是这么巧, 小刘居然认识这两个年轻人, 几分钟便帮他把人找到了。


  高档别墅区中,萧瑟寒冷的夜风吹过宽阔的湖面, 将道路两侧的景观树吹得沙沙作响。


  月光澄澈,倒映在景独湖上, 泛着一层粼粼闪烁的波光。


  等了二十分钟, 一辆奔驰商务车从远处驶来。高嘉寻立刻走上前。


  先下车的是他的助理, 见他竟然在屋外等着,助理惊讶道:“高先生, 您怎么不进去, 外面多冷。”


  高嘉寻摆摆手:“没事, 连先生到了么。”


  司机下车开了门,连奚等人很快下车。


  见到这么多人,高嘉寻倏地愣住。他没想到, 助理居然会接这么多人过来。定睛一看,居然来了五个人!


  但高嘉寻纵横商场多年, 很快收敛讶异,他一眼便找到连奚和捩臣。神色沉稳地走到连奚面前,高嘉寻伸出手,语气稳重镇定:“连先生,电话里见过了,我是高嘉寻。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我,半年前,我们在一家咖啡厅见过。”


  “记得。”半年不见,高嘉寻没有一丝变化,连奚当然认出了他。“高先生,电话里说得不太清楚……所以现在的情况是,您的一个朋友,撞鬼了?”


  闻言,高嘉寻不由露出苦涩的笑,但不知怎的,他也悄悄地松了口气。目光再往旁边满脸写着“莫挨老子”的捩总身上瞧了眼,高嘉寻心里莫名充满了安全感。


  有这两个年轻人在,一定能解决了吧……


  定了定神,高嘉寻神情郑重起来,他一字一句地开始说起自己这一周来的遭遇:“是,确实算是我的一个朋友,他撞鬼了。”


  话说一周前,高嘉寻刚忙完一个饭局,听闻王家大少爷王毓昀回苏城的消息。自家公司和王家正有合作,那份合作对王家来说无关紧要,但对高嘉寻来说,却是今年最大的一笔生意。所以他拖着疲惫的身体,亲自来到某娱乐会所,想见王家大少王毓昀一面。


  在会所等了几个小时暂且不提,可王大少的助理明明说王毓昀已经来了,却迟迟没有露面。


  助理也觉得事情不对,连续打了王毓昀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


  至此,助理和高嘉寻都变了脸色,立刻打电话通知会所负责人,同时出门寻找王大少。


  听到这,连奚微微皱眉,问道:“人来晚了,可能是喝酒喝多了在哪睡着了。你们这么多人一起去找,是早就觉得他会出事?”


  正常来说在夜店酒吧这种娱乐场所,要是一个人突然找不到了,很有可能是喝醉了在哪晕了。肯定要去找,但就高嘉寻刚才语气的凝重,好像似乎太严肃了点。


  高嘉寻面色古怪,沉默了片刻,低声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主要是那个会所出过事。这里也没外人,我就和连先生直接说了。我们不是预知到王少撞鬼了,而是怕他……受到一些侵害。”


  这话一落地,在场所有人纷纷愣住。


  高嘉寻咳嗽了一声:“那个会所安保很严格,想进去不容易,但是也确实出过事。就去年,一个富二代喝醉酒不知道怎么跑到另一个房间的VIP通道里。按理说不同房间的走廊都是不连通的,但为了消防安全,肯定有相连接的地方。结果他在那个走廊里,和另一个喝醉的二世祖发生了关系。双方都喝醉了,另一方家里也更有权有势,所以事情被压了下去,也没闹大……”


  高嘉寻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所以当时我们是担心,王少喝醉了,被其他喝醉酒的客人不小心认错……”


  众人:“……”


  众所周知,男孩子在外面也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高嘉寻一直洁身自好,要不是为了见王大少,根本不会去那种声色场所。而在场的其他几人中,蒋鬼更是各种老手,身经百战,听了这事,连眉毛都没皱一下。更夫和崔判官当了多年鬼神,两人什么猎奇故事没见过,也没太大反应。


  连奚本来也没当回事,然而身旁,捩臣淡定平静的声音忽然传来:“哦,你们怕他被认错带上床。”


  刷的一下,所有人的视线齐齐扫向他。


  捩臣挑起一眉,略有鄙夷地看着这些望向自己的人:“哦?难道你们不知道,男人和男人也可以有夫妻之实,行夫妻之举?”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有人不知道吧?


  “……”


  你是怎么觉得,在场这几个人里,你是经验最丰富、最懂的那一个?


  正说着,几人已经走到王大少的私人别墅前。


  按响门铃,等待开门时,连奚沉思片刻,整理了思路:“所以高先生,您的意思是,等你和助理去找人后,没过多久,就在走廊找到了你的朋友。而且,他疑似撞鬼,一直在说胡话?”


  高嘉寻苦笑道:“是。我们立刻把他送到医院,打了一阵镇定剂,他睡了一觉后就好了。本来以为只是喝多了,醒来王少也记不得前一晚的事。谁知道,从那以后整整一周,每到晚上,王总就像发了疯似的,到处说有鬼,白天就又好好的。”


  话音落下,别墅的大门缓缓开启。


  众人转首看去。


  一个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男人站在门口,他先看了眼高嘉寻,接着看向连奚几人:“我是王总的助理,我姓林,你们叫我小林就好了。大概情况高总已经和你们说过了吧,接下来就由我带你们去见王总吧。”


  ……


  宽敞奢华的别墅中,助理小林领着连奚等人,乘电梯来到三楼。


  连奚也不是没去过别墅区,他的大学同学陈凯就住在这个小区,但是陈凯的别墅比这栋别墅小了不止一点。这栋豪华别墅如同一座小小的城堡,乘电梯来到三楼后,电梯门一开,便见到四个穿着西装的保镖和两个医生站在大厅里。


  见到林助理,一个保镖走上前点点头:“林助理。”


  林助理:“王总怎么样了。”


  “医生刚打了镇定,现在睡下了。”


  林助理点点头,望向一旁的医生。


  医生面色凝重:“镇定剂是让王先生的身体强行入睡,但是他的精神依旧很不稳定。而且,镇定剂的效果越来越差。”


  “好的,我知道了。”林助理:“这几位是高总请来的……医生,我先带他们进去看看王总。”


  闻言,医生保镖都望向连奚几人,没有说什么,只是点头。


  林助理嘴上说是医生,可他们都知道,这几个应该是所谓的高总找来的“大师”。


  哪有这么年轻的医生!


  如果王少的病是医生能治好的,他早就痊愈了,根本不可能受这一周的罪。


  王毓昀出事后,王老爷子找了许多医生来看,连专家组的“国医”都请来了一位,没有一点作用。再说大师,王家也找来了几个,其中有几个都是真的有神通的。他们在这栋别墅里,亲眼见到了那些大师的神通,世界观被狠狠冲击。


  可就是那些神乎其神的大师,都没法找到王少身上出的毛病。


  要说王毓昀出事后,除了王家人外,谁最关心,那莫过于高嘉寻。


  高嘉寻万万没想到,自己是想套套近乎,去拜访一下王大少。谁知道居然让他撞上这档子事。王毓昀是在去见他的路上出事的,无论如何,只要王毓昀不好,高嘉寻在城郊的那块地就别想动了。


  所以高嘉寻愁了一个星期,好不容易才想到找连奚来帮忙。这已经是他最后的办法了,王家比他神通广大的多,连王家都找不到大师抓鬼,他又怎么可能找到更厉害的大师?他已经走投无路,只能孤注一掷。


  众人走到三楼最里侧的卧室门前。


  站在门口,停下脚步,高嘉寻转身望向连奚。自己辛苦打拼半辈子的事业都系在这扇门后,高嘉寻却十分镇定,他认真地望着连奚,诚恳道:“连先生,很感谢你能来这里,无论今天的事情能不能解决,我都会有重谢。”


  连奚顿了顿:“高先生,我们不是为钱来这的。”


  高嘉寻笑了:“这只是我的一点心意。”


  连奚没再多说。他和捩臣确实不是为了钱才来的这,他们是苏城的黑白无常,无论捩臣的真实身份是什么,现在苏城的黑白无常是他们,在苏城地界出了事,他们就得去管。其次……


  高嘉寻这个人,值得去帮。这个世界已经有很多事情让努力活着的好人寒心,不该再多一件。


  开门前,连奚望向身旁的男人:“刚才说了这么多,听起来很像陈凯老婆的情况。”


  陈凯的老婆之前也是遇见鬼,所以夜夜被鬼缠身,难以入睡。


  捩臣淡淡道:“开门吧。”他伸出手,削瘦修长的手掌按在门上,轻轻一推。


  是人是鬼,一见便有分晓。


  “吱呀――”


  房门慢慢开启,光线昏暗的房间里,一张大床首先映入眼帘。


  高嘉寻屏住呼吸,他已经做好准备,或许立刻就有一只青面獠牙的恶鬼冲出房子。然而,一切无比平静。


  许久后。


  连奚:“……你们看到鬼了么?”


  更夫愣了很久:“没,大人,小的没看见鬼。”


  蒋鬼:“有点意思啊,别说没鬼,阴气都没什么,干干净净。”


  崔判官:“这地方干净到不可思议了。”


  听了这些话,连奚不由沉了脸色。最后的希望,便是他身旁的这个男人。


  连奚转身,望向他:“捩臣,你找到鬼了么?”


  下一刻,便见俊美冷淡的黑衣男人轻轻啧了声,他抬起手指,打了个清脆的响指。


  嗖!


  冰冷的凉意从四面八方袭来,房间里无风自动。连奚双目一亮,只见四个白色光束从房间的四个角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进捩臣的掌心。他手指一掐,只听咔擦的玻璃断裂声。


  崔判官惊讶道:“哦,阴气有了!原来是有玄修用法术,驱散了这房间里的阴气。本官就说,这世上绝对不会有地方,干净到连一丝阴气都没有。阴阳相生,有阳气就注定有阴气。”


  高嘉寻根本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他也看不见那飞到捩臣掌心的白光。但是听着崔判官的话,他心中涌现出希望:“怎么了,是找到异常了吗?”


  连奚神色微凝,他抬步走进卧室内,四处张望。


  崔判官等人虽然觉得没必要,但连奚都进去了,他们也只好跟着进去,故作认真地检查起来。


  连奚回过头:“找到了吗?”


  更夫:“大人,真的没有,虽然阴气回来了点,可这里真的连一只小鬼都找不到。”


  连奚慢慢抿住嘴唇。


  沉默地望了他一眼,捩臣手掌一翻,取出金色册页。


  蒋鬼语气古怪:“这还用再找么,瞎子都知道这里没鬼。”


  更夫一巴掌拍上去:“用你多嘴!”


  捩臣懒得给他一眼,收回凝视在连奚身上的视线,他手指轻点,落在金色册页上。


  “北阴酆都敕令……阴阳轮转,乾坤现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