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装死拯救不了世界 第一百零一章(六道轮回。...)

书名:装死拯救不了世界 作者:莫晨欢

  松松垮垮的白衬衫罩住了少年单薄瘦弱的身体, 若隐若现的,露出手腕上触目惊心的深紫色伤痕。


  王越清十分瘦,但或许说他瘦并没有什么意义。


  因为, 他只是一具尸体。


  王越清抬起步子,走向卧室里唯一的那张大床。不由自主的,连奚、捩臣纷纷侧开身子,为他让开一条道路。当这具尸体从自己身旁走过时, 连奚转过头,视线顺着王越清的背影看去, 看着他一步步走向他的亲生大哥――


  王毓昀。


  “曾经我以为我是凤凰转世,所以从小到大每天都能见到各种各样的鸟, 围在我的身边。它们都对我非常友好。”这个只有十八岁的少年低着头, 静静地看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富二代,道:“现在你们告诉我, 原来我是什么白帝的转世。当然,这不重要。”


  那你觉得什么重要?


  连奚的心里快速地闪过这句话, 但他没有说出口。


  然而王越清却像是听到了一般, 说道:“重要的是, 我是王越清,不是白招拒。”


  回过头, 王越清看着连奚和捩臣。他先是看向了捩臣。同为神明, 甚至在他那每一日模糊的遥远回忆里, 他曾经看到过捩臣的身影,甚至刚才激动时他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了捩臣的名字。但是,看着这尊神明古井无波的眼神, 王越清还是缓缓转首,望向了连奚。


  苍白的少年微微笑道:“我们都是人。”


  连奚微怔。


  王越清:“怎么会有人类, 想着靠牺牲别人的命,换自己活下去?更何况……”


  “连先生,这个人,他是我的亲哥哥。”


  一言落地,不啻惊雷,顿时鸦雀无声。


  宽敞安静的房间里,听不到一点声响。连与此事最无关的旁观者高嘉寻,都愣愣地看着这个瘦弱的少年。


  当连奚等人发现王大少有个弟弟,而这个弟弟居然还是个神明后,连高嘉寻都猜到了,发生在王大少身上这一系列诡异撞鬼事件的真正源头,或许就是他这个本该已经死去的弟弟。


  已死之人,通过某种莫名的手段,吞噬亲哥哥的生命,让自己活下去。


  这个真相十分符合逻辑。


  但是他们却从没想过,王越清本人竟然从未有过伤害王毓昀的念头。那横亘在他手臂上一条条狰狞的疤痕,每一条都在无声地证明他干净坦荡的真心!


  莫名的,众人都有了些怔愣。


  是啊,一个正常的人怎么会有杀害他人,只为给自己续命这种恶毒的念头?


  连奚曾经见过太多凶残至极的恶鬼。不要说手足相残,就是母食子肉、夫剜妻心这样惨绝人寰的人间炼狱,他都亲眼目睹过。然而存在并不意味他们就是正确,这些更从来都不是对的。


  这世上有文颂帝君那样坑害二十五世无辜之人,只为让自己复生的神明;也有白招拒这样,哪怕身患绝症、年纪轻轻就早早死去,却仍旧没有一点害人之心,一个让人费解却又理所当然的,善良正直的普通人。


  下一秒,连奚便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他不是白招拒……


  连奚:“你是王越清。”


  闻言,少年不由笑了。


  王越清:“王家也是认识不少玄学大师的,但是他们每一个都无法解决我和大哥身上发生的怪事。现在既然连地府之主都来了,我想,这一次应该能解决了吧?再不解决,大哥恐怕真的活不过今晚了。”说着,他看向捩臣。


  仿佛有什么和自己的认知并不相同,过了半晌,捩臣才问:“你不怕死?”


  王越清反问:“我不是早就死了?”


  捩臣轻挑一眉:“白招拒是怕死的。”他问转轮王:“你还记不记得六百年前白招拒被打入地狱,经受折磨惩罚的时候,干了什么。”


  “啊?”老虎精一愣,转悠着虎目回忆起来。忽然,他脸色一变,尴尬地咳嗽两声:“大人,真要说?”


  捩臣勾起唇角:“说。”


  转轮王嘿嘿笑道:“白帝大人和大多数在地狱火海里沉沦的神明一样,哭……”


  转轮王还在张嘴,突然却发现自己没声了。老虎精瞬间呆住,张大嘴巴嘶吼起来,可依旧没有声音,像极了上世纪的滑稽默片。


  转轮王惊慌极了,朝自己最熟悉的手下崔判官挤眉弄眼。


  本阎王的声音呢?


  哇唬哇唬,听得见吗?


  崔判官哪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他也不是傻的。神庭颠覆多年,世上最强的鬼神莫过于地府之主。捩臣就在这站着呢,谁能当着他的面,让堂堂十殿阎罗变成搞笑哑巴?


  连奚也迅速反应过来,他讶异地望着身旁的男人:“怎么不让他继续说了?”


  捩臣气定神闲道:“我是那样的人?”


  连奚用力点头。


  捩臣:“……”


  地府之主轻哼一声,淡淡道:“相识一场,就不揭他短了。”


  连奚笑了,懒得揭穿他。要不是王越清刚才用“你敢揭我短信不信我也想起来你的糗事”的眼神来威胁自家同事,捩臣能这么好心?


  不过他还真的有点好奇,捩臣真的有黑历史?王越清真的想起他的黑历史了?顺便……


  什么黑历史能让捩臣想都不想,直接封了转轮王的嘴?


  好奇心顿时汹涌澎湃起来,连奚不由心生遗憾。如果是白帝白招拒亲自在场,或许他能当面说出捩臣的黑历史。但王越清只是个凡人,他就是想说,捩臣也有一万种方式让他张不了口。


  无奈地摇摇头,回归正题。连奚看向在场最靠谱的崔判官,问道:“崔判官,按理说他已经死了,但是他又不去地府排队投胎……这种情况,你曾经见过么?”


  书生判官也颇为头疼,但他思索片刻,便道:“要说没见过,其实也算是见过。属下曾经见过那种以人为方式,将鬼魂留在阳间的,还能隐蔽鬼差们的探查。但是正常情况下,只要被鬼差发现,鬼差就能随随便便将他们送去地府。这样,蒋鬼罗钟,你们是江南道黑白无常,你们试试,能不能将这王越清送去地府。”


  更夫一听,翻手便取出自己的锣鼓:“是,大人请放心,小的这就试试。”


  蒋鬼轻哼一声,小声道:“有罗钟一人不就够了。”


  崔判官威严瞪目:“嗯?蒋鬼,送鬼转世本就是你等鬼差的任务,你还不愿?”


  被欺负惯了,蒋鬼也无可奈何。在场这些鬼神中他唯一打得过的就是罗钟这个狗东西、,可罗钟太会拍马屁了,他都不怀疑,他刚抬起手还没来得及对罗钟下手,下一秒罗钟就会死死抱住连奚和捩臣的大腿,大喊大人救命。


  江南道黑白无常各自取出自己的无常证,两人虽说面不和心更不和,但终归是同事。


  互视一眼,二人同时收回视线,哗啦啦翻开自己的无常证。


  “咚――”


  一道凄冷幽深的钟锣声突然响起。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无常探路,百鬼绕行!”


  蒋鬼一声呵斥,凌厉双目瞪向王越清:“不可留恋人间,速速前去地府。”话落,他一指点在自己的无常证上。同一时刻,更夫也以指代笔,在自己的鬼差证上画了一道符。


  两个无常证上同时闪烁出诡异黑光,光芒自书页上倏地射出,在空中融为一体,再射向王越清。


  王越清也不躲避,他早已做好准备,望着那射向自己的黑光。他纹丝不动,只在最后时刻忍不住看向身旁一直沉默不语的王老爷子。爷孙俩短暂的一眼中,包含着难以言明的复杂情绪。


  可是千言万语,终须一别。


  黑光照耀在王越清的身上,将他整个人笼罩其中。


  渐渐的,黑色光芒越加深邃,王越清整个身影都被黑色覆盖,无法瞧见。


  蒋鬼面色骤变,低声惊呼:“不好。”


  崔判官等人也变了脸色。


  连奚立即问道:“怎么?”


  崔判官急忙解释道:“大人,九道鬼差和你们这些兼职鬼差不同,他们送鬼魂去地府投胎,都是以法力束缚对方,再将其投入地府。可现在,这王越清是被束缚住了没错,但地府之门没有出现啊!而且您再看那王毓昀……”


  这下不用崔判官再说,当连奚的视线落在王毓昀身上时,无须鬼神,任何一个凡人都能看见,昏迷中的王毓昀脸色瞬间煞白下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他变得无比消瘦。


  蒋鬼:“蠢货,赶紧收回法力。”


  更夫被他这么一冲,这才回过神,收回自己的法力。


  黑白无常将法力收回后,王越清再次露出身形。他没有任何变化,但是在他身后床上躺着的王毓昀,却是奄奄一息。


  王越清急忙看向连奚:“就是这样,爷爷找来的那几个玄修大师也有想将我送去投胎的。可是他们的法术对我毫无作用,每次受伤的都是大哥。”


  连奚蹙起眉头。


  他从没见过不能送去投胎的鬼。难道说,因为王越清是白帝转世,所以才这么特殊?


  “也不是没有办法。”


  连奚转首,目光与身旁的男人对上。


  捩臣垂眸与他对视,片刻后,他转开视线,声音低沉:“白招……王越清,我亲自送你一程。”


  安静的房间内。


  捩臣右手一翻,一枚白玉印章凭空出现在掌中。他再左掌朝上,崔判官十分识趣地立刻将属于王越清的那一页生死簿取了下来,恭敬地送入他的手中。


  捩臣垂首,望着这一页薄薄的生死簿。


  王越清的这页生死簿和旁人的生死簿并无不同。不因他曾是神明,而携卷金光;也不因他离奇不死,而透露诡谲。它就是一页普普通通的生死簿,记载了一个凡人短暂的十八年人生。


  王越清……


  不是白招拒。


  捩臣在“王越清”三个字上注视片刻,接着,他手腕一动,白玉印章轰然落下,在这页生死簿上盖下金色大印。


  『北阴酆都大帝!』


  六个金光闪闪的大字落在王越清的生死簿上,刹那间,金光大盛。


  无数灿烂的金光蜂拥向王越清,将他包裹其中。与此同时,一道古朴厚重的青铜大门在他的面前,缓缓打开。


  崔判官惊喜道:“成了!”


  地狱之门已开,王越清也终于露出喜悦的神色。然而在这短暂的欣喜之后,他不由自主地又胆怯起来。


  他从没想过害人,可是这世上,谁又真的想死?


  然而只是短暂的迟疑和畏惧,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先是回首看了自己虚弱的大哥一眼,再望向身旁两眼含泪的爷爷。最后,王越清收回视线,他大步向前,迈进了这黑漆漆的大门。


  众人注视着他走进大门,可是不过一秒,连奚便发现不对。


  “他为什么不动了?”


  很快,王越清也发现了不对。他无论往哪儿走,都在那漆黑的门后原地踏步!最终,他选择转身回去,可是大门就在他的身后,他却永远触碰不到!


  连奚倏地看向身旁的男人:“捩臣?!”


  捩臣缓缓眯起双眸。


  “不应该……”


  连奚:“这是怎么回事?”


  捩臣嘴唇微抿,接着抬头问:“发生了何事?”


  被他询问的崔判官:“……”


  您是哪来的信心觉得我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啊!


  眼前的这一幕极其诡谲。一扇浩荡森严的青铜大门在房间里大敞而开,门后黑幽幽的空间里,一个单薄的少年不断想要逃离,可他永远在原地停留。


  王老爷子刷的起身,焦急不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场所有人都想知道,可所有人都没法给出答案。


  江南道黑白无常没法送走王越清就算了,现在连地府之主都亲自出手了,怎么可能还是没法送他去转世投胎?


  忽然,连奚望着王越清惊慌失措的脸庞,他灵光一闪:“他感觉好像是找不到路了。”


  捩臣:“找不到路?”


  连奚:“对。那片黑漆漆的空间里,好像没有路吧。甚至连一点方向都没有。按照之前我们送鬼投胎的情况,这扇门开启后,他应该会顺着路走下去。但是现在,那条路没了。或许跟发生在他身上的异常有关。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给他指引出一条路。”


  这个说法虽说有些奇怪,没有合理的缘由,但是捩臣却没有反驳连奚的话。


  捩臣:“怎么找那条路?”


  连奚望着他,慢慢的,他抿起了嘴唇。


  有件事他一直没说。其实,在看到那扇青铜大门后一片漆黑的世界后,他的心中就莫名多了个念头:他觉得,青铜铃铛能为王越清指引方向。


  这个念头没有任何理由。


  但就像过去每一次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现状,就拨动铃铛一样。


  有困难无法解决吗?快问问神奇铃铛吧。


  仿佛在回应连奚的话,手腕上,小巧精致的青铜铃铛微微晃动。连奚低头看它,半晌后,他两指摸着铃铛,倏地,拨弄!


  “嗡――”


  悠扬祥和的钟声穿破空间,向四周蔓延开去。


  一道青铜大门将王越清和身处阳间的众人隔开。他无法离开这里,他不断说话,也和转轮王一样像在表演默片,声音没法被连奚等人听见。但是他看见连奚拨弄了手腕上的那颗铃铛,接着,他就听到了那道钟声。


  忐忑彷徨的心瞬间宁静下来。


  心中有所感应,王越清转首看向身后。只见在那无边无际的黑暗中,随着钟声的远扬,一道闪烁金光的小路缓缓展开。王越清终于放下心来,吐出一口气,露出笑容。


  他正要转首再与身后的人道别,但还未回头,他停住了动作。


  道别再多,终究是要分开的。


  背对着众人,这个刚刚成年的少年释怀地笑了笑,大步向前,走向由钟声指引的金色道路。


  随着他一步步的远去,青铜大门也缓缓消散在空气中。门后的世界里,地上的金光小路渐渐模糊,但一片光华五匹的绚烂天空,却从遥远的天边铺来,很快,蔓延了整片黑色空间。


  这是一幅极其奇异的画面。


  连奚的整个视野里,金色小路、王越清、青铜大门,所有的一切都在黯淡。唯有这一片天空,越加璀璨。


  然而当青铜大门彻底消散后,五彩斑斓的天空也戛然而止,倏地不见。


  那是什么?


  巨大的疑惑瞬间涌上心头,连奚转首望向捩臣,视线突然与对方对上。他还没说话,捩臣便缓缓开口,一个字一个字,平静镇定地说道:“神庭有天道为矩,地府也自有规则。”顿了顿,他道:“那便是六道轮回。”


  凡人是看不见那片天空的。


  在场的鬼神中,转轮王和崔判官都曾经有幸在拜见捩臣的时候见过k,而蒋鬼、更夫、云南道黑无常,都在看见那片绚丽苍穹的一刹那,身心皆入其中,不受控制地沉醉。


  良久,更夫终于回神。他沙哑着嗓子,喃喃道:“这便是六道轮回吗……”


  捩臣冷笑一声:“不重要。”


  众人:“……”


  连奚看着转轮王等鬼神的脸色,道:“……这个应该还蛮重要的?”


  捩臣哼道:“这个可以不重要。”


  众鬼神在心中无能狂怒:这个必须重要!


  连奚上下打量自家同事。看来,捩臣不是很喜欢六道轮回?不过想想也是,如果说六道轮回是地府的规则,而他家同事是地府之主……那这个六道轮回,就像是束缚捩臣的法律?那他能喜欢才不正常。


  事情终于解决,众人也都松了口气。


  这次连连奚都觉得可以回去打游戏了,谁料捩臣竟然道:“王越清投胎了,那现在可以说查查为什么白招拒的转世,会不能投胎。”话落,他看向崔判官,淡淡道:“凡人生死由你督查,生死簿也归你掌管。所以……”


  “缘由为何?”


  崔判官:“……”


  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