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在年代文里当极品 第100章 江河

书名:在年代文里当极品 作者:翟佰里

    苏锦绣快步走进堂屋, 然后就看见宋清衍站在房门口,正满脸烦躁的抽着烟。

    她一边解开围巾一边问道:“圆圆呢?”

    “在里边呢,八两九两正陪着他。”宋清衍连忙掐灭了烟, 声音沙哑的答道,他眉头微微蹙着, 眉心有一道深深的印子, 可见平日里烦心时他就爱皱眉头。

    “你没去哄哄?”

    苏锦绣讶异的挑眉看了他一眼。

    宋清衍有点局促,轻咳一声:“我进去他哭的更厉害。”

    “我去看看去。”

    说着, 苏锦绣抬手敲了敲门,扬声喊道:“圆圆, 快给婶婶开门。”

    “妈妈——”

    屋子里传来八两的小奶音,紧接着,就听见一阵东西落地的声音。

    苏锦绣连忙喊道:“别着急, 妈妈就在门口站着,你们慢慢来开门。”

    过了好一会儿, 门突然从里面被拉开了, 九两拉着门把手, 眨巴着眼睛对着苏锦绣招了招手,苏锦绣蹲下来附耳过去:“妈妈, 圆圆哥哥眼睛都肿了。”

    “我知道了, 妈妈去看看圆圆?”

    “那我和八两先出来玩。”懂事的九两说着就转身进了屋子, 拉着八两就叮叮咚咚的跑了,八两想和苏锦绣说话都没来得及, 可谓是很有眼力见了。

    苏锦绣扶着门把手, 等八两他们走远了, 才小声说道:“圆圆, 婶婶可以进来么?”

    宋清衍诧异的看了眼苏锦绣。

    军区里是有家属院的, 他是师长,哪怕没有妻子,也有属于自己的院子,如今是警卫员陪他住着,在家属院,他见过很多不同的母亲,有暴躁的,也有温柔的,甚至还有懦弱的,可他满眼看去,那些母亲对孩子的态度,哪怕再懦弱的母亲,说话时都喜欢用命令式的口吻。

    这还是头一回听到有人询问孩子的意见呢。

    “进来吧,婶婶。”

    圆圆的声音紧跟着响起,显然,对这样的问话已经习以为常。

    苏锦绣推门走入房间,她没关门,而是直接走到圆圆的对面坐了下来。

    她伸手拉住圆圆的手:“圆圆,你不开心么?”

    圆圆低着头,不说话。

    “是因为爸爸去相亲的事么?”

    圆圆这才抬起头,小心翼翼的看向苏锦绣:“爸爸……不可以不结婚么?”

    “圆圆……”

    苏锦绣伸手,将圆圆抱进怀里:“你不觉得这样对爸爸特别不公平么?你在家,有太奶奶太爷爷,叔叔婶婶,还有弟弟妹妹陪着,可爸爸呢?他孤单一个人在军营,很可怜不是么?”

    “我可以去陪爸爸。”

    圆圆忙不迭的说道。

    “可是圆圆还是个小朋友呀。”

    苏锦绣摸了摸圆圆的脸:“我知道圆圆已经是个男子汉了,还能帮忙照顾弟弟妹妹,可是外面的人不知道呀,他们会觉得,爸爸一个人带圆圆太累了,不如给爸爸找个妻子,给圆圆找个新妈妈来照顾,而且,爸爸也会担心不是么?他出任务多危险呀,还得担心独自一个人在家的你。”

    圆圆抿起嘴,低头,手指相互抠着指甲。

    他本就早熟。

    这几年,虽说叔叔婶婶都很宠爱他,将他当成亲生儿子对待,可他心底依旧是不安定的。

    他很害怕,害怕爸爸不要他,也害怕叔叔婶婶有一天会厌烦他,

    “婶婶,我很害怕。”

    圆圆扑进苏锦绣的怀里,撒娇着憋着嘴:“我们班好几个同学都有后妈,他们都好可怜,后妈会打他们,还会掐他们。”

    仿佛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圆圆的身子忍不住的抖了一下。

    苏锦绣心疼的搂紧了他。

    “不会,别害怕,圆圆,婶婶疼你。”

    “陆,陆胖妈妈前几天,用开水把陆胖给烫伤了,我们班主任都哭了。”

    苏锦绣蹙眉:“开水烫伤了?”

    “嗯,豆豆说陆胖给弟弟倒水洗屁股,没抓好,把热水瓶给摔了,烫到弟弟的脚,他妈妈很生气……”

    圆圆说着,眼泪又落了下来:“当初我推了弟弟,淑红婶婶也把我关起来……”他回忆以前没回京城时的日子,虽说已经模糊,可有些痛苦,却深入骨髓。

    他紧紧的抱着苏锦绣的腰,将自己埋入这温暖的怀抱里。

    “婶婶,你当我妈妈好不好?”

    圆圆期盼的仰着脑袋看向苏锦绣。

    苏锦绣看着孩子那紧张中带着期盼的视线,忍不住叹了口气,抬手揉了揉他后脑勺的头发:“你一直是我的儿子,不过……圆圆,你爸爸也是很想你的,你知道么?”

    圆圆头一低,又埋了进去。

    “他很想和你一起生活,又不想找个性格不好的后妈给你,所以才会去见江姑姑,江姑姑的性格很温柔不是么?她还是老师,若是江姑姑做了你的新妈妈,你就可以和爸爸一起生活了。”

    苏锦绣抱着他晃了晃:“而且爸爸已经和江姑姑说好了,以后不会给你生弟弟妹妹,就疼圆圆一个人,不好么?”

    “婶婶不要圆圆了么?”

    “当然不是,只是婶婶不能那么自私,从圆圆爸爸身边把圆圆抢走。”

    “放心吧,如果你真的不希望我再娶的话,我不会再娶的。”

    宋清衍的声音在苏锦绣身后响起,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宋清衍已经走了进来,显然,刚才的那段对话,他听得一清二楚。

    圆圆闻言,猛地坐直了身体,诧异的看向宋清衍。

    “你说真的?”

    宋清衍坚定点头:“真的。”

    他伸手揉了揉圆圆的脑袋:“不过,那样的话,你就还得在你叔叔婶婶家住两年了。”

    圆圆忙不迭的点头,眼底涌现出笑意。

    宋清衍无奈的又搓了搓他的头发,才转身大跨步的出去找沈燕去了。

    既然不打算结婚了,就别耽误人家姑娘了。

    苏锦绣也是无奈,她无法责怪圆圆,圆圆还是婴儿时就没了母亲,宋清衍又是个忙碌的,经常把他托付给部队里的军嫂,那些军嫂们,文化程度不一,对这个不是自己的孩子的态度也就不一样,有的对他还算可以,有的就格外刻薄,这也让圆圆变得内心敏感,小小年纪就学会看人脸色过活。

    这两年,虽说她极力的教养他,可幼时阴影,却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消除的。

    等苏锦绣把圆圆安抚好了,出门找双胞胎来陪他的时候,就看见沈燕神色有些僵硬的坐在沙发上,显然,宋清衍肯定已经和她说了,不打算再娶的事了。

    见到苏锦绣出来了,沈燕连忙对她招了招手:“过来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儿啊,好好的怎么说不要就不要了?”

    “大哥疼孩子。”

    苏锦绣对着门口探着小脑袋的双胞胎招招手:“去陪你们圆圆哥哥去。”

    “好耶。”

    八两兴奋的欢呼一声,拉着弟弟就往房间跑去。

    苏锦绣这才坐下来:“奶奶你也别愁了,他们父子的事啊,还得他们自己解决,咱们在旁边干着急也没用。”

    “哎哟,我哪里是为了这个愁喂,我是不知道明天怎么和江家说哦,他们家珊珊,被逼的瘦的都快成骨架了,一听说我想说给清衍,江家人都没看就点头了,就想赶紧离开京城呢。”

    沈燕蹙着眉,长长的叹了口气。

    “这人言如刀,刀刀往人心里戳,多好的孩子呀,就因为孩子的事,被说的那么难听,还有那个男人,竟然还有人说做的好的,你说说,这世道怎么就变得这么坏呢?”

    “他这么嚣张难道就不怕人举报么?”

    就算现在不兴集团那一套了,但搞破鞋依旧犯流·氓罪啊。

    “看他有恃无恐的,恐怕结婚前和那个女的真没钻一个被窝去,再说了,这事儿要是闹大了,最后受伤的还是珊珊。”沈燕又忍不住的叹了口气:“这两年江家和咱们家关系还不错,这要是不成,怕是要生分了。”

    “这……”

    苏锦绣抿了抿嘴,突然,眼珠子转了转,有了个主意。

    “奶奶,要不您先问问大哥对珊珊的印象怎么样,要是觉得可以,咱们就去江家那边,把圆圆的事儿跟他们家实话实说,那江珊要是愿意的话,可以和圆圆先培养感情,圆圆这孩子心思敏感,却也心软,只要真心待他,说不定半年后催着大哥娶江珊,也不是没可能的,要是她不愿意,那江家也没办法怪咱家不是?”

    沈燕听了,有些迟疑。

    “这,要是江家心里对圆圆……”

    “你也说了,江珊生不了,大哥又结扎了,只要她有这心,就不怕不对圆圆好。”

    沈燕还是有点不想去江家说圆圆的事。

    苏锦绣也不逼她,只问江家的情况。

    “老头子就生了一个儿子,儿子也就生了一个闺女一个儿子,也不知道哪里的问题,珊珊这不能生,那个小儿子,也是身子骨弱的很,虽说读书好,人也文静,就是干不了活,如今在家养着呢,不过他画画不错,前几天珊珊她妈还给我说,让我给你说说去看看小河的画,要是能行,看能不能去你们厂里上班呢。”

    画画好的?

    苏锦绣眼睛一亮。

    “行,让他送几幅画过来看看,要是能行,就先去厂里做学徒工。”

    她可就缺画画的呢。

    “这可好,有你这句话啊,明天我也有底气了点咯。”

    沈燕一听,顿时惊喜的不得了。

    不过:“你可别逞强啊,实在不行,我豁出老脸也无所谓,别耽误你工作。”

    “没事儿,我那真缺画画的,只要有点基础,我那还能教呢。”

    “还能教呢?”

    沈燕诧异的看向苏锦绣:“那不就跟学校似的了?”

    “就更学校一样的,只是没有毕业证。”

    沈燕之前只知道苏锦绣的工作做的好,却没想到能做的这么好,就算没有毕业证,也是真的教了人家手艺的,就跟旧社会的师父带徒弟似的,那是有传承的。

    “我明天就去江家。”

    “行,那明天晚上,我和清华还回来吃晚饭。”

    沈燕一听,顿时更高兴了。

    她年纪大了,最喜欢的就是家人都在身边,哪怕忙啊,也忙的高兴。

    因为答应了沈燕要早点回家,第二天苏锦绣忙的飞快,因为老画师们不在,她还去给学徒工们上了两堂课,让学徒工们练习远景角度后,苏锦绣回办公室里喝水。

    却不想秘书小刘领着个孩子进了办公室。

    “厂长,这孩子说是你家亲戚,在门卫办公室呆了两个多小时了,还是我正好回来被大爷拦住了才知道呢。”

    说着,小刘侧过身子,露出他身后的孩子。

    “小姨。”

    来的孩子是苏锦美的儿子邱强。

    “强子?”

    苏锦绣一愣,连忙站起来:“你咋来了?等两个小时,你吃午饭了么?”

    “小姨……”

    邱强看见苏锦绣满脸关心的模样,忍不住的撇撇嘴,眼圈就红了:“小姨,你这还收学徒工么?我不想上学了,我想赚钱。”

    苏锦绣:“……”

    “收啊,但是我这儿收学徒工,学历至少高中生,你现在初中还没毕业,不符合条件,不收。”说着,苏锦绣就对着小刘招招手:“去食堂让老赵炒个蛋炒饭。”

    “欸。”

    小刘十分有眼力见的转身出了办公室,还给带上了门。

    “说说吧,家里出什么事儿了。”苏锦绣起身给邱强倒了杯茶:“你如今也是个初中生了,怎么能懂不懂就说不上学呢,没学历以后连个好工作都找不到,只能卖苦力。”

    邱强接过茶杯,喝了一口,脸蛋子上才有了点血色。

    “我妈说我爸外头有人了,在家又哭又闹的。”

    邱强垂下眼睑,神情满是疲惫:“我哥前段时间走丢了一次,奶奶非说是我妈把我哥扔掉了,在家里也吵的厉害,我想着,我有个工作,要是我爸外头真有人了,我就带我妈出来住,也省的在家里一天到晚的吵架。”

    邱文彬外头有人了?

    苏锦绣诧异的瞪大眼睛,真的假的?

    邱强没看见苏锦绣的表情,只是瘪瘪嘴:“小姨,你这真的不收学徒工么?我能吃苦的,哪怕钱少点儿也无所谓。”

    “不收,你现在该做的是好好上学,你爸妈的事儿你别管。”

    苏锦绣抬手轻轻的拍了他脑袋一下:“好好上学,考个好大学,以后出来去个好单位,不为你自己也得为你妈想想,你也知道你妈和我不对付,一心想把我比下去,你这不上学到我这来上班,你妈该不高兴了。”

    邱强一听,顿时脸涨得通红。

    他现在年纪已经不小了,小时候听着觉得懵懵懂懂的事情,如今也有了自己的思量。

    他知道他妈以前做过对不起小姨的事情,就算到了现在,也经常听见他妈在家骂小姨白眼狼的,可见两个人是多不对付,他居然还来找小姨帮忙,这不是把小姨当冤大头了嘛。

    他立刻局促的站起来:“那,那我到别处看看去。”

    “别动,坐着,吃了饭再走,你给我好好读书,以后读出来了再到小姨这上班也可以,但是现在,你不许去上班。”说着话呢,小刘就带着饭盒来了。

    邱强也是真饿了,小刘不仅拿来了蛋炒饭,还有大师傅自己腌的小咸菜,抱着饭盒子就呼噜噜的把饭给吃掉了。

    “你回去好好读书,你爸的事,我帮你查,对了,明天你找个借口,让你爸妈在家等着,我明天过去。”

    邱强一听,顿时仿佛有了主心骨似的。

    “谢谢小姨。”

    “谢啥呀。”

    苏锦绣勾唇笑笑:“小姨也怕你妈犯傻。”

    这话是真的。

    苏锦美一犯傻,就杨桂花那宠爱大女儿的劲儿,肯定得作妖,到时候虽说不至于伤到她,但是就跟那鼻涕虫似的,看了都膈应。

    吩咐小刘将邱强送了回去,苏锦绣又继续回去工作,一直到傍晚,才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

    谁曾想一出门,小周已经开车在门口等着了。

    “怎么是你来了?”

    “首长正和宋同志说话呢,就让我来接您了。”

    小周初来乍到,和苏锦绣说话还有点拘谨。

    恰好谷莲出来了,她背着包,看着苏锦绣和一个不认识的小战士说话,而那小战士开的还是宋家的车,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连忙小跑过去:“苏姐。”

    “是小谷啊,怎么了?”

    “方,方同志……”

    “他三月份就要下部队了,这是老爷子新的警卫员小周。”

    谷莲一听,脸色顿时煞白,干笑着和小周点点头,然后转身,魂不守舍的走了。

    苏锦绣看着她的背影,叹了口气,倒是没开口说什么,这感情的事儿,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情之一字,最是害人啊。

    转头上了车,交代小周:“咱们从副食品店停一下。”

    “好的,嫂子。”

    从副食品店里买了点驴打滚和绿豆糕,然后就往红叶山去了,等开到干休所面前的那一条林荫大道上,苏锦绣打开窗子,吹着风,只觉得清净无比。

    她看着这条寂静且空荡的路,脑海中不由得想到了吉卜力的那部《千与千寻》,女主角的父母起初不就是因为开车开到树林里,然后误入那个奇幻的世界么?

    苏锦绣手指突然一颤,从《千与千寻》想到了华国的《桃花源记》。

    或许……她也可以画一部这样的奇幻动画。

    脑子里面迅速的开始构思起故事的大纲,一帧帧画面在脑海中迅速成型,脑速超负荷的下场就是脑袋瓜子疼,下车的时候脸色就有些不大好看。

    “绣儿回来啦,快进来。”

    沈燕站在厨房里看见苏锦绣的声音就喊开了。

    苏锦绣拎着驴打滚进了厨房:“刚刚从副食品店专门给您买的。”

    “哎哟,你们自己吃就好,给我买啥呀。”

    说着,沈燕摆好了果盘端起来:“正好,江家姐弟就在屋里呢,你和我一块儿进去。”

    “姐弟都来了?”

    “可不嘛,说是姐姐不放心弟弟,不过我瞅着,像是冲着青衍来的。”沈燕说这话的时候,眉飞色舞的,孙子魅力大,让沈燕心情贼好。

    苏锦绣伸手接过果盘:“我来端。”

    沈燕也不和她抢,就带着她进了屋子。

    客厅里,宋清华正坐在靠在窗口的沙发上,手里抓着一本画册,正认真地一张一张的翻看着,旁边一个清瘦的,长得眉清目秀的男孩子,正有些紧张的看着宋清华,他们对面的单人沙发上,宋清衍正襟危坐,双手微微攥拳放在膝盖上,眉头微蹙,仿佛在参加什么重要会议,而坐在长条沙发上的女人,长长的头发用丝巾扎了个矮马尾,长得和那个男孩子很像,只是皮肤有些蜡黄,神情中带着疲惫和麻木。

    “清华呀,绣儿回来了。”

    沈燕一进去就喊着张罗道:“赶紧把小河的画给绣儿看,你又没学过画,你懂啥呀。”

    “我这是‘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来也会凑’,看多了,自然有了鉴赏能力咯。”宋清华一边贫嘴一边把画递给苏锦绣,还站起来让开位置,将这个单人沙发给让给自家老婆。

    苏锦绣笑着坐过去,先自我介绍:“你就是江河吧,我是京美的厂长苏锦绣。”

    “您,您好,苏厂长。”

    江河顿时紧张的不知如何是好,站起来结结巴巴的自我介绍,然后将画递给苏锦绣:“这是我的画,请您指正。”

    苏锦绣接过来一看,画风算不上好看,但是却是正儿八经的工笔画。

    再看故事,说真的,叙述方式是有点仿防灾指南的,但是故事却挺有意思,虽然节奏上有点问题,但是这都是可以克服的。

    “这是你自己想的故事?”

    江河红着脸蛋点点头:“我特别喜欢您的防灾系列电影,还有林小可,我就想着,我能不能也画一个自己的故事,所以我就画了,没想到……我没想到还有见到您的一天。”

    这口气,还是个小迷弟啊。

    苏锦绣看故事,故事很简短,是一则寓言故事。

    讲的是一对兄弟,一个身体不好却聪明,一个身体健康却愚笨,父亲临死前,交代兄弟俩,一定要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可偏偏,兄弟俩的妻子却不大对付,父亲一去世就分了家,结果聪明的哥哥有了想法却没人实施,愚笨的弟弟只会卖苦力干活,两户人家隔着一条河,一直没来往,直到有一天,村里通知要造桥了,谁能拿出个好办法,就把桥造到家门口。

    为了有一条方便过河的桥,兄弟俩第一次合作。

    聪明的哥哥画图纸,愚笨的弟弟努力干活,于是,这座桥就建在了两户人家中间,被称为兄弟桥。

    这则寓言是告知世人,只有齐心协力,才能创造奇迹。

    怎么说呢,最后的寓言部分还有点不成熟,但是却依旧让苏锦绣有些激动。

    这可是个能创作的画手!

    “你对成语了解多少?”苏锦绣合上画册问道。

    “我……我虽然只是个高中生,但是平时我很喜欢看书的。”

    “那我给你个题目,算是考试。”苏锦绣对着江河安抚的笑笑:“别怕,不是什么难题,‘刻舟求剑’这个成语背景你知道么?你回去,用这个成语画一段小故事出来,我想看看你的叙事节奏。”

    “好!”

    江河的眼睛瞬间亮晶晶:“保证完成任务。”

    说完,就转过头对着坐在沙发上的瘦弱女人傻乎乎的笑:“姐,苏厂长给我机会呢。”

    “好好好。”

    江珊激动的眼圈都红了。

    她站起来,走到苏锦绣面前,攥住苏锦绣的手:“谢谢,太谢谢了。”

    江河身体不好,去哪里找工作都被人嫌弃,都快成他们一家的心病了。

    “不用谢,也是他自己有本事。”

    苏锦绣安抚的拍拍她的手臂:“只要他能画的好,我们厂子就收,不过,咱们京美工作强度不小,你可得好好保重身体,多运动运动,别到时候累病了。”

    “我一定多吃饭,多动弹,不生病。”江河一听这话,连忙涨红着脸表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