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在年代文里当极品 第101章 新片

书名:在年代文里当极品 作者:翟佰里

    敲定了江河的工作后, 江珊脸上的郁色少了些,也带上淡淡的笑。

    沈燕见事情这么顺利,立刻开口邀请:“正好今天留下来吃晚饭, 正好庆祝小河能得到表现自我的机会。”

    “这……”

    江珊顿时迟疑了一下,悄悄的看了宋清衍一眼。

    江河看看江珊, 又看看宋清衍,立刻忙不迭的点头:“好呀,我前几天还听我妈说, 沈奶奶做的糖糍粑特别好吃呢。”

    “有有, 糖糍粑早上就开始准备了,等会儿炸一炸就行了。”

    “小河。”

    江珊见江河同意了,立刻开口想要阻止。

    江河不理她,跟着沈燕后头就去了厨房,江珊有些尴尬,对着苏锦绣干笑一声:“别看他年纪这么大了, 其实还像个孩子似的。”

    “我能理解。”苏锦绣点点头。

    江家的独苗, 身体又不好,可不就得可劲儿的宠着嘛。

    江珊又悄悄的看了眼宋清衍,见他依旧没有注意到自己, 多少有点失落。

    她知道,宋清衍没看上她, 并不想娶她, 可是她还是想要争取一下。

    这里的流言蜚语仿佛一把把刀,不停的在凌迟着她的血肉, 每天天亮, 对别人来说是新的一天, 对她来说, 却仿佛又是一场酷刑的开始。

    可她不介意。

    她只想离开京城,想躲得远远的。

    所以哪怕明知道宋清衍心里只有儿子,甚至为了儿子做了结扎,她也无所谓,反正她也不能生不是么?而且宋清衍的前妻是因为任务去世的,她也是军人家庭出生,她自己做不到那么勇敢,对他的前妻却也是佩服的。

    宋清衍的部队远在滇省,那边距离京城够远,是一个极好的去处,在那里,没有人知道她的身体情况。

    他本身是师长,宋家和江家也是门当户对,这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对象了。

    当她听到这么一个好人选的时候,想都没想就点头了,可她没想到的是,宋清衍居然不同意。

    她甚至想好了,结婚后,她一定会对圆圆很好很好。

    圆圆年纪还小,正是需要母亲的时候,只要她真心对她,她相信那孩子早晚会被她打动,成全这一段母子情。

    可宋清衍不愿意啊……

    想到这里,江珊越发觉得自己站在这儿尴尬的厉害。

    苏锦绣也看出了她的拘谨:“我正好要出去刀块豆腐,江同志没事的话,咱们一起出去走一走?”

    “好。”

    江珊连忙点点头。

    苏锦绣带着江珊慢悠悠的往红叶山最外边的那户人家走去,按理说红叶山内部是不该做生意的,但这户人家当初在那十年也是受了罪的,被下放到了农村,儿子年纪大了,就在农村娶了个儿媳妇,那儿媳妇家里是祖传的豆腐手艺,后来平反了也没有抛弃糟糠之妻,而是把儿媳妇儿给带回了京城。

    儿子下放熬坏了身体,常年卧床,老夫妻两个年纪又大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没了,儿媳妇怕老两口走了后要离开红叶山,干脆在红叶山里支起了豆腐作坊,平时可以拿东西去换豆腐。

    “我很喜欢你的电影。”江珊背着手,慢悠悠的跟在苏锦绣身边走着。

    “谢谢。”

    苏锦绣转头对她笑了笑:“你是小学老师?”

    “嗯,当初在乡下我就是小学老师,后来高考恢复,我考上了师范,如今在机关小学教书。”

    机关小学?

    那不就是圆圆读的学校?

    苏锦绣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江珊也对着她勾了勾唇:“我是三班的班主任,宋元霆同学在一班。”

    “那你对他……了解么?”

    “他……其实在我们老师之间挺出名的,成绩好,画画好看,懂礼貌,是所有班主任最喜欢的好学生,要说缺点的话,大约就是太懂事了。”说到自己的教育事业,江珊脸上多了几分光彩:“这个年纪的孩子,尤其是咱们机关小学,小霸王很多,宋元霆这样乖巧的,反倒很少,好在他学习成绩好,对那群小萝卜头天然有种威慑,否则的话,恐怕要挨欺负了。”

    苏锦绣顿住脚。

    “看的出来,你很喜欢孩子。”

    江珊的笑容一僵,随即嘴角溢出苦涩:“可惜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拥有自己的孩子了。”

    “我觉得,孩子是不是自己亲生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孩子是否能感受你对他的爱,感情是相互的,人也不是草木,只要真心以待,总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江珊觉得苏锦绣这段话有些意有所指,可再仔细看,却又好像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两个人去刀了两块豆腐回家,到门口的时候,恰好碰到江家老两口手里端着菜到了宋家门口,他们看见苏锦绣和江珊:“你们俩怎么凑一块儿去了?”

    他们都是见过苏锦绣的,语气也很是熟稔。

    “去刀了两块豆腐。”

    苏锦绣扬了扬手里的碗:“我先进去把豆腐给奶奶,叔叔阿姨你们先进屋吧。”

    “欸欸。”江母一边点头,一边看着苏锦绣抬脚进了院子,往厨房的方向去,见她进了屋,才一把扯过闺女:“你和小苏说什么了?”

    “没什么,就是随便聊了两句。”

    “你要想再争取一下就得好好表现,我和你爸这会儿可真的是豁出去老脸了。”

    江母说着,忍不住叹了口气。

    闺女被人拒绝了,还得舔着脸上门,可不丢人咋的。

    可为了闺女的幸福,就算再丢人,她也豁得出去。

    “谢谢你,妈。”

    “你是我亲闺女,谢啥谢啊,我啊,就指望着你们姐弟好好的,对了,你弟那事儿咋说的?”

    “苏同志看了很满意,但是还给了一个考核项目,要是能过,就能进京美。”

    江母闻言,顿时大喜:“真的?”

    “嗯。”

    “哎哟,这碗你先端着,我锅里还炖了只鸡,我去端过来给小苏补补。”

    说着把碗往江珊手里一塞,转身风风火火的就走了。

    晚饭的时候,圆圆的情绪不高,虽说是个大孩子了,但因为江家人的缘故,赖在苏锦绣怀里不肯出来,八两九两两个早就自己吃习惯了,安安静静的坐在小椅子上端着饭碗吃饭。

    吃过饭,到了每天的画画时间。

    三个孩子进了画室,苏锦绣坐在他们的后面,时不时开口说一说色彩,江河也喜欢画画,见三个虎头虎脑的小包子拿着毛笔一脸认真的样子,也跟进去,铺开纸画了一幅大猫图。

    江河的工笔功力很深,这只猫画的十分灵动。

    三个孩子的视线很快被猫给吸引走了,就连腼腆的圆圆也忍不住的凑过去,江河是知道自己姐姐心思的,干脆揽过圆圆,将笔塞进他手里,一边攥着他的手,速度极快的再画纸上画了个老鼠。

    “猫……吃老鼠。”

    江河屈指成爪:“哇呜,我要吃了你这只大老鼠。”

    “不要不要,不要吃我的圆圆哥哥。”八两吓了一跳,立刻扑到圆圆身上,紧紧的抱着他:“那,那我是大狼狗,专门吃大猫咪,汪汪。”

    “哈哈,你要是大狼狗,那我就是打老虎,吼——”

    八两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比老虎更厉害的,顿时郁闷的直哼哼。

    圆圆被八两抱着,见妹妹为难了,顿时转过头看向江河:“那我就是大恐龙。”

    “哎哟,你还知道恐龙呢?”

    江河顿时眼睛都亮了:“那你知道恐龙长什么样子么?画给我瞧瞧。”

    “画就画。”

    苏锦绣看见江河和几个孩子打成一片,干脆起身出了房间,却不想在房门口看见了江珊,江珊神情尴尬了一下:“我就是想来看看小河……”

    “我知道。”

    苏锦绣拍拍她的肩膀,然后越过她去倒水。

    江珊顿时脸燥的厉害。

    她转头跟在苏锦绣身边:“我瞧圆圆画画挺好,是和你学的么?”

    吃饭前还是宋元霆同学,这会儿就改口叫圆圆了。

    “嗯,我教了他一点,但是他还有个画画老师,是美院的教授,周末的话,还要去音乐老师那边学小提琴,他身子骨弱,小周还教他打拳。”

    苏锦绣喝了口水:“我这个人比较重视孩子的学习,无论是文化知识,还是艺术熏陶,都很重视,以后要是到了滇省,也得找到靠谱的老师学才行。”

    说着,苏锦绣对着江珊笑了笑:“我继续进去给他们上课,大哥和清华都在会客厅那块儿,你直接过去找他们就行。”

    江珊呐呐的点点头,然后就这么看着苏锦绣重新回了绘画室。

    江珊看看画室,又看看不远处的会客厅,最后还是咬咬牙,进了会客厅。

    说啥还得再努力一次。

    江珊的努力苏锦绣看在眼里,但是大伯的感情问题她不好插手,所以她干脆只顾着圆圆的情绪了,况且,她现在正烦恼着自己的新电影呢,哪有空去管别人的事。

    也不知道宋青衍和江珊是怎么说的,总之宋清衍在家呆了十天左右就回了部队,江珊则是把宋家当成未来婆家,每天下班顺道将三个孩子带回来不说,还每天在宋家吃晚饭,给三个孩子辅导功课后才回家。

    就连江河也经常在宋家帮忙干活儿,带着三个孩子画画。

    似乎一定打定主意,要和圆圆长期磨合了。

    苏锦绣知道后也只是点点头,便不再关注了,她如今的心思都在新的动画上面,去八卦城采风的老画师们带了一叠画从八卦城回来了,人人都黑了三个色号,也瘦了不少,但是瞧着精神尚可,双目明亮,就知道这一次采风很有些收获。

    一回来,苏锦绣还没来得及召集起来开个会,就被告知,老画师们跑去暗房洗照片儿去了。

    苏锦绣正好没事,也对这个时期的八卦城有兴趣,于是就跟着那群临时工跑到暗房门口蹲着了。

    京美工人不多,而且多是艺术创作者,再加上苏锦绣提出的企业文化就是比较宽松的,所以在京美上班的员工没有别的厂子那样等级分明。

    毕竟搞艺术的,太按部就班,循规蹈矩了也不好。

    前些时候苏锦绣还亲自上门找了位身体有残疾的老画师,给人家挂了编制,还允许人家在家办公,每周编辑上门收一次画稿呢。

    也正因为此,这群临时工对苏锦绣也不害怕,看见她来了,甚至还打招呼。

    一群人蹲在暗房外面,洗完照片出来的老画师一开门直接吓了一跳,不过看见苏锦绣后就只剩下兴奋了。

    “别说,那八卦城虽说破旧了些,但日后根据你这画上面建设,搞不好真能复制出个一模一样的来呢。”老画师兴奋的指着自己拍的照片。

    随即又忍不住的叹了口气:“可惜咱们没办法搞到空中拍摄,不然的话,有个俯瞰图一定很漂亮。”

    这些照片里,唯一算得上俯瞰图的,是一张从很远的山上拍摄的。

    为了这张照片,他们爬了好几个小时的山,还找了个熟悉道路的老护林员带路,路上还差点遇见狼了,照片像素不高,有些模糊,可纵使如此,依旧能看出其中风貌来。

    苏锦绣看了好一会儿,只觉得风格十分独特,也十分抓人眼球。

    不由让她想到了海美接下来一个很重要的项目《阿凡提》,那里面的房屋风格就和照片里的很相似,不过,照片里的建筑都破旧了,远没有动画里的那么光鲜亮丽。

    “对了,咱们这次除了拍了八卦城,还拍了神女山,哎呀,那可真是……美啊……”

    “照片得塑封才行,不然容易走色。”

    苏锦绣捏起一张照片看了眼,然后放回袋子里:“行了,赶紧召集所有部门的主任过来,咱们得开会了。”

    小刘立刻就跑了。

    不多时,会议室里就坐满了人。

    苏锦绣一如往常一般的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

    “这一次我们要讨论的是下一部电影的题材,大家伙儿有没有什么好的想法,提出来咱们大家伙儿一起思维碰撞一下。”

    她也没说什么寒暄话,直接了当进入主题。

    “神话题材如何?我国神话体系十分完整,无论是五几年做的《大闹天宫》,还是前几年做的《哪吒闹海》献礼片,在口碑上以及票房上,都是极好的,西游记里面的小故事极多,咱们完全可以分开来细节化嘛。”

    “不成,这几年,神话题材还是敏感的很,《哪吒闹海》若不是献礼片,恐怕上映都难。”话音刚落,就被另一个老画师给否定了:“历史也不错,无论是红楼,还是三国、水浒,都是咱们的历史瑰宝,尤其是三国,里面的英雄人物何其多,足够做出一个大系列了。”

    “现在不是做历史的好时机啊,扫盲虽说做的不错,但是整体文化素养还没到那个位置,你突然说要做那么艰涩的内容,观众太小众了。”

    “要不咱们继续做武侠?我瞅着港城那边武侠电影做的如火如荼的,咱们小师叔效果也不错啊。”

    “这……倒是一个方向,如今全国公映速度慢,少林寺的余温最少还有一年。”

    讨论来讨论去,每个人心里都有个想法,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反倒是争的个脸红脖子粗的。

    苏锦绣倒是一直没发言,而是不停的记录着这群人的想法。

    这群人吵了半天,发现做决策的正主儿没开口,声音渐渐消失,所有人面无表情,瞪着一双死鱼眼看向苏锦绣,正在奋笔疾书的苏锦绣写着写着,怎么觉得没声了呢?

    抬头看了一眼。

    哦吼!

    这十几双大眼睛。

    吓死个人了!

    “继续说啊,我听着呢。”苏锦绣直起身子,一本正经的对着大家说道。

    “厂长,咱们各自都有自己的想法,谁也说服不了谁,您看,您是不是从中抉择一下啊。”老资格的刘金涛再一次发挥了代言人的身份,为其他人代言。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咳咳。”

    苏锦绣这才放下笔,轻咳一声:“那我也来说两句啊。”

    她手压了压本子:“刚才听大家各抒己见,我将大家的想法给记录了下来,笼统分成几个类别,分别是神话类,历史类,武侠类……”

    她双手合十,抵着下巴:“那大家伙儿有没有考虑整合整合,将他们整合成一部电影呢?”

    “既有神话因素,又有历史因素,又有武侠因素?”

    她话音落下,下面一群人的表情瞬间一致化为表情包,神情呆滞的看着她。

    “可,可这……这怎么写啊……”

    苏锦绣眉头跳了跳,脑海中一瞬间冒出无数未来经典的国漫,什么《秦时明月》、什么《画江湖》、什么《仙剑系列》……甚至还冒出类似于《剑三》、《天刀》之类的武侠类游戏。

    这些都是未来的国漫之光啊!

    只不过现在不适合做就是了,毕竟现在的制作手法,可做不出来那么好看的。

    所以她看了口气:“咱们做个《桃花源记》吧。”

    《桃花源记》?

    “愿闻其详。”刘金涛搓搓脸。

    “《桃花源记》,晋太元中,咱们把时间放在东晋太元年,话说有个武陵人,他遇到一座山,山上有个小口,他穿过去了,眼前豁然开朗,来到了宋时开封,《三侠五义》大家伙儿都看过的吧,清代石玉昆原与俞樾修的书,咱们让这武陵人碰上乌盆案,帮助乌盆案去找包拯报案,结案后,武陵人留在开封府中做一小小衙役,随包公代天子出巡,途中偶遇大雨,进一破庙躲避,夜晚,睡得迷迷糊糊间,突降大雾,恍惚间,只见这间破庙突然间变得金碧辉煌,人声鼎沸……美貌女鬼聂小倩突然出现,言道此处乃是兰若寺,白天是破庙,夜晚变鬼蜮……”

    苏锦绣越说,下面的人神情越呆滞。

    “你看,历史有《桃花源记》,武侠有《三侠五义》,神话有蒲松龄的《聊斋》……多好。”

    苏锦绣两手一摊。

    如今是八三年,再过一年多一点,真人版《聊斋》也该开启拍摄了,到时候还能蹭一波热度。

    虽说那一版聊斋实在是吓人的很。

    下面的人一阵沉默。

    好半晌,刘金涛才突然‘啧’了一声:“这……有点儿意思啊。”

    “是啊,这么一想,似乎也没什么不可以。”

    毕竟连林小可都能从未来穿越到八十年代了,东晋太元年的人穿越到宋朝,好像也没什么不可以。

    “不过,东晋人士没必要用个打渔的,倒是可以用个真风流名士,到了开封,倒是可以顶替公孙策的身份,那公孙策有一手好医术,智多近妖,用个东晋名士,也是可以,而且这公孙策面若冠玉,相貌堂堂,也是一副主角相。”

    “哈哈,这话可太对了,最重要的是,女鬼爱书生,这公孙策恰是一个文弱书生来着。”

    苏锦绣:“……”

    她就提了个意见,这群人的脑洞就越开越大了。

    不过她乐观其成。

    低头看看手中笔记本,想到了吉卜力工作室第一部电影明年就要开始制作,那部电影,画面精美,色彩也是柔和无比,音乐更是很有特色。

    想到这里,苏锦绣抿了抿嘴:“这部奇幻电影,我的想法是……往精细里面做。”

    苏锦绣抬手捏了捏眉心:“怎么细致怎么画,若是国内的仪器不足以支持制作,国外的仪器又运不进来,我会向上面打报告,咱们带着画稿去国外做也行,只要你们能画的出,咱们就能做得出。”

    说啥那画质都得比的上明年要出的《风之谷》才行。

    华国动漫绝对不能输给国外!

    “对了,关于咱们电影的配乐,将故事大纲写出来后,咱们要开始寻找作曲家了,无论如何,咱们得做一些具有中国特色的配乐,洞箫,二胡,柳琴,琵琶,古琴之类的具有特色音质的乐器,要充分利用……关于作曲方面,业务部那边可以去音乐学院,或者各大剧团里面多走走,联系一批演奏大师。”

    “好的,厂长。”业务部部长点点头。

    “配音组和配乐组那边,也要开始熟读剧本。”

    “至于电影主画风,我会亲自设计。”

    苏锦绣合上本子:“关于剧情方面,我是更倾向于找北大或者清华文学系的老教授们亲自操刀,但是我想要的那种剧情,又不能太过于保守,要有勇于创新的精神,如果你们有这方面的人选,可以推荐推荐。”

    “还有,编辑部那边,之前收集来的家庭故事,你们汇总成一本册子,让我们厂里的专业编剧整合一下,变出一套家庭剧场式喜剧来,咱们做一部家庭类喜剧动画,争取边做边播……”

    总结了整场会议,苏锦绣发现没有什么遗漏了,才合上本子:“散会吧。”

    苏锦绣一口气交代了这么多事,原本还有些优哉游哉的京美人肩膀上瞬间扛上了重担。

    做动画累么?

    当然累,但是累并快乐着。

    于此同时,在国内发酵了快一个月的《少林小师叔》,终于在禾青的操作下,登录了东南亚及樱花国地区,开始跨出了海外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