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渣攻跪求复合可我只想发财 第176章 第一百七十六章

书名:渣攻跪求复合可我只想发财 作者:苏怀荒

    蔺家的事情蔺成聿也没什么不能说给姜宵听的, 几年前就已经尘埃落定,没有掀起什么波浪来。

    蔺峰早就没有了和他争的能力,他搬离老宅都很久了, 在咏江完全失势之后去了他老婆娘家。

    蔺容佳那时候还在上高中, 也一起搬出去了,爷爷也知道,他先前有些手段太绝,以至于老爷子也算对他死心了, 后来再也没有提过他。

    但蔺峰身上的波澜依旧没有停息。他老婆娘家那边的人原来就是吸着咏江的血,蔺峰被踢出核心管理层之后, 好歹手上还有股份,每年按规矩来,蔺成聿该给的股东分红不会少他的。

    但是那家人花钱大手大脚惯了, 咏江那段时间搞大规模扩张,花出去的钱不少,股东分红不多, 蔺峰那点钱养着三两个的公司, 全是他娘家那堆亲戚搞出来的赔钱货, 这一分那一分, 哪里够啊。

    就这么勉勉强强过了几年, 蔺成聿知道这个人大概掀不起什么风浪来了, 谨慎起见才偶尔关心一下。

    但即使他什么都不做, 有些事情就是注定的。原来为了好吸血搞猫腻, 蔺峰那些姻亲开的都是建材公司。

    蔺成聿之前也有好心的时候, 提醒过他, 建材这地方水深, 行业内不少公司都爱诓人捞钱, 但是得有底线,出了事没人兜的住。

    他不听,那群亲戚都是挣钱不要命的,果真就是出事了。

    “那家人因为这事进去两个,外面还欠了一大笔钱,蔺峰为了摆平这事,急需用钱,把手头上的股份卖给我了,”蔺成聿道,“他在那几家公司都任了职,想甩也甩不掉,他老婆带着那群亲戚又求他,他只能这么做。”

    蔺峰一直觉得蔺爷爷偏心老大,这是他恨意的来源。

    所以他老婆娘家那些穷亲戚巴结他,把他当神仙一样捧着,出于补偿心理,他对那些人也是真掏心掏肺,把他们当亲人看,满以为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但蔺成聿说句良心话,爷爷偏心是真的,但好歹还是把他当亲儿子看,前面也尽心尽力培养了十来年,该给的都给,该教的都教。

    他老婆家里那些人全是为了钱,没有几分真心,蔺峰股份卖了之后,那件事又没有完全摆平,该判刑的判刑,他什么也没剩下,以为自己还有亲情,结果一回头全部人都变脸了。

    “然后前几年气出病来了,现在还在医院住着,”蔺成聿和姜宵说,“我偶尔会去看,医药费一开始也是我缴的,毕竟他是爷爷剩下的儿子了。后来蔺容佳自己鼓捣着挣了点钱,搬了家,再不和那些亲戚来往了,医药费就是她自己主动去缴了,半年前我问过一回,说是身体好了点,就是看起来像老了二十岁。”

    蔺峰本来也不年轻了,他本来都五十了。

    姜宵听完,忍不住问了一声:“你不恨他了吗?”

    上辈子简直可算是切骨之恨,恨得蔺成聿连自己的性格都改变了,今天看蔺成聿提起,脸上没有任何波澜,甚至还有一丝怜悯。

    “该报的仇上辈子都报完了,这回他也没做成什么,他早不是什么重点了。”

    蔺成聿倒也不是多圣父的性格,和蔺峰修复亲情那是天方夜谭,他脑子又没问题,至多就做到这个程度了。

    赶尽杀绝真没必要,蔺成聿不至于那么自卑,觉得这样的蔺峰还能卷土重来。

    蔺容佳和他关系仍然不好,但她做什么,蔺成聿不会去干涉。

    她年纪小时候有点嚣张跋扈,不爱读书,被父母影响,也尝试给蔺成聿使过绊子,但都是幼稚且没有什么大影响的小事情,蔺成聿不至于为了这么点小事和小姑娘计较,往后什么造化,就看她自己了。

    “不过人的际遇也真是难说。”

    蔺成聿原来就是和姜宵说说,对方提起,他也畅所欲言,但讲到此处,他也有些感慨。

    “上辈子蔺容佳被娇惯久了,蔺峰败了的时候她一蹶不振,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现下倒是不一样,也算自己立的住身了。”

    所有人原来都是会变的。

    姜宵撑着脸看他,他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蔺成聿才听见他接了一句话。

    “确实人人都会变,”姜宵道,“也该有改正的机会。”

    重生并不是人人都能遇见上的机会,但改过自新从头再来,许多人都可以这么选。

    蔺成聿拿着勺子的手僵硬了好一会儿,他不知道姜宵这句话是否有深意,又是否是他想的那个样子。

    但很快姜宵话锋一转,没有对那句话再继续下去。

    “我这几天去看看蔺爷爷吧,”他道,“好久没有去看望他了。”

    老爷子这辈子也是亲情坎坷,一个儿子早死一个儿子不听话,他帮过姜宵很多,是个像亲人一样的长辈,姜宵去的那天,日子还特殊。

    蔺成聿的生日。其实他们两个人生日没有差很远,蔺成聿在年前,姜宵在年后。

    姜宵记得这个日子,但是重生之后,他再没有和对方一起庆祝过,这还是这么些年来的头一回。

    当天他去看蔺爷爷,在蔺家老宅里,蔺成聿的生日自然也一起过了。其实这十来年蔺成聿也没有好好过生日,他一直都挺忙,许多时候没有那个人,过生日也没有什么意义。

    但今天就特别有意义了。

    姜宵去蔺家,没有让他做饭的道理,蔺成聿在厨房里忙活,老爷子拉了姜宵,在小客厅那边喝茶。

    用的那个紫砂壶还是姜宵前几年送的,蔺爷爷看起来很喜欢,经常使用的样子,壶养的很好,就是桌子上的茶宠,姜宵看了几眼,觉得好像有点不太对。

    因为是中秋买的,那兔子应该是一对,但现在就剩下一个了。

    姜宵还想着给老爷子换个新的茶宠,既然丢了一个,看着也不完整,反正都是小东西,换个新的也不麻烦,但是老爷子摆了摆手,说不用了。

    “没丢,”他道,“在小聿那里。他问我要去了,现在放在公司办公桌上。”

    姜宵一愣,随即有点明白了。

    只是两个赠品而已。

    他低头笑笑,没说什么,不过等了一会儿之后,打了个电话。今天蔺成聿过生日,他自然要带礼物来,姜宵的礼物是挺常规的,刚好天气冷了,他挑了件大衣。

    刚进门就给了,已经拿给蔺成聿试过了。姜宵挑的,自然很适合他,蔺成聿看着也很喜欢,小心收好了。

    姜宵看他那个样子,觉得他以后都不一定会舍得穿。只是寻常礼物而已,算不得什么金贵东西。

    晚饭做的不错,姜宵近来每次吃蔺成聿做的菜都挺惊讶的,他是用了心的,论菜式没有姜宵会的多,但是每一样都做的挺好吃。

    饭后蔺爷爷说自己人老了容易困,上去房间里睡觉去了,留他们两个。

    姜宵心里知道老爷子什么意思,但他也没有说出口,今天是蔺成聿生日,便随他。

    蔺成聿给姜宵做了热可可,带他在花园散步消食。蔺家老宅里的鱼还是很胖,撒点鱼粮下去,全都乖乖的聚在一起。

    蔺成聿希望两个人呆在一起的时间越长越好,不过姜宵今天也确实一直没有提回去的事情,两个人在家里走了一圈,又回了房子里,蔺成聿找了一部老电影,今天他生日,姜宵就陪着他看。

    老宅里的小影院效果不错,姜宵看的很认真,蔺成聿心不在焉,一直在偷偷看对方。

    再好的电影也没有姜宵好看。

    他这几天都在想姜宵之前的那句话,还有几天前在无限办公室那里发生的事情,虽然确实什么都没有发生,但姜宵表现的也不像排斥他的意思。

    今天也是,看着一直挺开心的。

    蔺成聿想着自己是否可以再进一步,但是他又怕打破了现在的平衡,他们两个的关系一直由姜宵主导,不由得蔺成聿决定。

    一部电影看完了,蔺成聿心里憋着事情,都没敢说出口。

    时间很晚了,姜宵也要离开了。今天是蔺成聿去公司把他接过来的,当然也要负责把姜宵送回家。

    车停在姜宵房子前面,姜宵的车被司机开回来,就放在一边。

    蔺成聿走之前被姜宵叫住了。

    “帮我开后备箱拿个东西吧,”姜宵把车钥匙给他,“有点多,我一个儿不好拿,麻烦你了。”

    其实若是有点经验的,生日当天让开后备箱基本能猜到是什么意思。但蔺成聿又怎么敢想,再绕几回弯他也想不到有什么。

    他就觉得单纯帮姜宵拿东西而已,他当然很愿意,但真打开后备箱的时候人就傻了。

    是礼物。

    老实说,这形式其实没什么创意,太多人这么做了。姜宵临时起意,也来不及亲自去做。

    就是席间打了个电话,让人临时去准备的。

    买给男人的礼物还有什么呢,总共就那几样,他想了想,发了尺码叫人买了几件衣服领带,几间能用的上的小装饰譬如领带夹,还有钱包什么的,挑了几瓶还不错的红酒,把后备箱塞的很满。

    他手下的人搞了几个灯带显得后备箱里面亮一点,有些送礼物的氛围,但在姜宵看来,实在是很常规的手段了,只是应该有的包装,而且匆匆忙忙的,算得上简陋。

    “生日快乐,”他走到蔺成聿身边,“希望你往后不用过的那样……嗯、小心,以后都高兴一点吧。”

    姜宵觉得蛮普通的,好歹是这么久以后第一次祝他生日快乐,但他没想到蔺成聿的心情有些激动过头了。

    “你……”姜宵凑过去看他,“怎么还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