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渣攻跪求复合可我只想发财 第139章 第一百三十九章

书名:渣攻跪求复合可我只想发财 作者:苏怀荒

    “要去哪里啊?”傅若言愣了一下, 第一反应就是接受不了,“大概要多长时间?”

    姜宵之前也忙,但是他是老板, 不需要事事经手,偌大一个市场部, 多的是人来工作, 之前除非来头特别大的合作方,也不要姜宵直接出面。

    在一起之后, 傅若言很少和姜宵分开。

    “这段时间大部分还是滨海市,也有其他地方, ”姜宵回答,“时间有多长,我也说不准。当然, 只是频率会比之前高一些,大概过了下半年就好了。

    而且就算出差, 我不会不着家的, 该回来一定会回家, 会想着你,也会经常记得给你打电话。”

    他凑过去亲了傅若言一口, 眼睛眨一眨, 看着他, 像是讨好。

    滨海市离荔市这边大约有一千多公里,可以算是遥远。

    蔺成聿上一辈好几年工作重点都在那里, 倒也不算巧合, 滨海作为开放口岸, 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发达城市, 许多生意聚集在那一块的城市群里。

    姜宵不想重蹈蔺成聿的覆辙, 但该做的工作还是要做。

    无限已经做到这个程度,不进则退,他扛着公司的责任、贷款和计划,许多时候也没有选择。

    那边也有许多成功的电商平台和生产厂商,以及在互联网行业有建树的企业。

    他们还不够了解无限这家公司,姜宵也不够了解他们,下半年的时候在那里有一些聚会和沙龙,他想去参加。

    说明白了,就还是林涛声的安排,带他过去见人,扩展交际圈层。

    像林涛声这样年过半百的生意人,也是有意在培养下一辈。除了姜宵,快递公司的老板姓秦,比姜宵大一些,今年二十九岁,在商圈已经算是非常年轻的,这回也一起过去。

    他们也是在这样的接触过程中寻找电商这一块正确的发展方向。

    无限现在确实是一家成功的公司,姜宵虽然占了重生的机遇,但他也不能闭门造车。

    特别是现在他感觉进入了一种半瓶颈期的状态。一方面,电商发展飞快,另一方面,姜宵也觉得自家公司在创新升级方面有些跟不上,还是需要不停融入一些新的东西。

    傅若言抱着姜宵,听他说这些,还是没点头,他们两个在如今都不是需要为钱奔波的状态了。

    “若言,”姜宵在他怀里蹭了蹭,像是在撒娇,“你支持我嘛。”

    不管怎么样,好一段时间要这么频繁的出差,还是要征求傅若言的同意。

    傅若言心想我自己自然支持你,可还是难受,他不想和姜宵分开,那种感觉抓耳挠心,很不舒服。

    可姜宵已经这么说话,他又没办法拒绝,最后还是点头同意,然后试图在床笫之间找补回来,但没成功。

    过了几天之后,姜宵就开始收拾离开的行李,准备出差了。

    离开之前他亲亲傅若言的脸,表示一定会想他,虽然很不舍得,但是上了飞机到了地方之后,他很快忙的也顾不上其他事情。

    来到一个新的地方,面对一些新的人,对姜宵来说是种很大挑战。

    他一来就是跟着林涛声去看了同行业的一些电商公司,这些企业有大有小,算是沟通交流。

    姜宵在别人公司时不时能看到让他耳目一新的设计和想法,且能够对他展示出来的就已经不是商业机密,背后不知道还有什么更多的计划。

    当然,姜宵的无限也有其优势和做的更好的地方,他看了同行,没到自卑的程度。

    众森帮他弥补了背景和人脉,公司的员工许多出身南联,也十分优秀,他在重生的基础上也做得出一些改进,但事业的进步永无止境,他反而有了更多的斗志以及启发。

    晚上,他靠在懒人沙发上,和傅若言打视频电话,和他说自己今天的经历。

    “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啊,”姜宵今天已经很累了,还迷迷糊糊的,“若言,我……”

    他后面的声音就听不清了,嘟嘟囔囔,都已经困到这个地步了。

    傅若言隔着屏幕看着他,他不忍心挂,心想就这么累怎么行呢?

    “你去睡吧,”傅若言道,“宵宵,别这么累。”

    姜宵也知道自己这个状态不适合聊下去,他打了哈欠,和傅若言说了再见。然后上床睡觉,沾枕头就着了。

    他挂了电话之后,傅若言盯着手机黑下来的屏幕,突然有点头痛。

    他还是不喜欢姜宵出差。

    但姜宵就是这样子的人,只要是有意义的事情,他不会觉得累的。

    见过同行公司,姜宵又去过几次科技展示,看过几个团队。

    电商需要强大的技术支撑,无限倒是也招了一些进来,但是后续的需求量越来越大。往后大数据云储存之类的都是全新的东西,如果有好苗子,可以整个团队吸纳进来。

    招人本来也是姜宵今年的计划之一。

    他和傅若言都一一说过这些事情,虽然每天都有联络,但是傅若言越等,心里的焦躁就有点压不住了。

    傅若言最近几天管着傅氏和自家工作室,有部电影要开机,两个项目还等着开,四五个电视台还等着签合同,一时离不开,但过了一个礼拜,姜宵还没有回来。

    傅若言忍不住了,把手头的事情一推,跑到滨海去找姜宵去了。

    姜宵在酒店门口看见他,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他愣在那里,仔细辨认了一会儿,才敢去牵傅若言的手。

    “……你来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

    “想你了,”傅若言道,“太想你了。”

    他忍不住抱了姜宵一下,直到怀里有实感,整个人才算放下心来。

    那些乱七八糟的工作,在姜宵身边做也是一样的。

    酒店大堂人太多,姜宵拉着人往楼上走,电梯都来不及走。

    两个人跑的楼梯跑到酒店三楼,在房间里面,两个人才好亲密拥吻,做点情侣应该做的事情。

    “怎么想到突然要来看我?”

    姜宵问他。

    “恋人之间哪有不想念的?”傅若言咬一口他的鼻尖,“倒是你,就真的忍心不回来看我?”

    姜宵笑嘻嘻的,又和他闹。

    他看到傅若言也特别高兴,形容不出来的高兴。

    两个人在一起,因为工作或是其他事情,暂时分开是常态,但是到滨海这个地方,叫姜宵完全不想起一些之前的事情也很难。

    他经历过一段很失败的感情,有的时候面对着这种状态,也会犹豫该怎么处理比较好。

    但傅若言来找他了,既有没想到的不打招呼的惊喜,他站在那里,也光明正大。

    那一刻姜宵是十分惊喜的。

    他好像体会到一个正常的情侣状态应该是什么样子。

    傅若言来了这里就没有走的意思了,他在酒店里也开了一间房,在姜宵隔壁,不过大多数时候两个人还是在一间房子里面的。

    后面几天白天姜宵出去,傅若言就留在宾馆做自己的事情,晚上的时候姜宵回来,两个人也能有些时间,去滨海各个地方走一走。

    本来是要工作的,但是和对方在一起,倒像是短途旅行了。

    没过几天,姜宵下午时候回来,拉着傅若言要出去。

    “我带你见个人,”他道,语气挺高兴,“走吧,是我朋友。”

    姜宵看起来很兴奋的样子,傅若言也奇怪在滨海这个地方还有什么他可以见的,到了地方之后,是个年轻男人,寸头,穿件棒球衫,见了姜宵就站起来挥了挥手,一笑露出一口白牙。

    “我高中时候最好的朋友,叶影影,”姜宵给他介绍,“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

    然后姜宵给叶影影介绍:“我男朋友,傅若言。”

    叶影影看起来和高中时候没什么区别,咧嘴一笑,还是有几分年少的活泼。

    他大学考上首都美院,大学和姜宵离了十万八千里,姜宵又举家搬去荔市,虽然时不时的还有联系,但真的很久没见了。

    没想到能在滨海市碰上面,今天姜宵见他的时候,可算是十分惊喜。

    当时姜宵和林鹤元的事情他就知道,叶影影这个铁直男震惊了好几天,还是接受了,没想到两个人还是分了。现如今姜宵有个新男朋友,他也没有多惊讶。

    老同学见面,选了间热闹的串串店,相互之间也不需要多拘谨。

    叶影影也和上辈子看起来大不一样了,他名校毕业,意气风发,上大学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画插画,后来又开始连载漫画,现在和几个朋友搞了个小工作室,除了在经营自己的社交网络,还接单子挣钱。

    除了寒暄,他找姜宵也不是仅仅为了叙旧。都是创业,说来说去,又转回到工作上去了。

    “生意啊!”叶影影灌了一口啤酒,“姜宵,你来着是来对了。我有自知之明,我那个小工作室,和你合作还够不上格,但是滨海一带的文创产品圈已经渐渐开始成熟了,要是能搭上电商平台,这个市场会更大,我觉得这里面有门!”

    之前倒也有几家公司已经把产品带上网了,但是没有规模的整合和宣传过,叶影影也钻了一段时间了,他觉得现在就是机会。

    他边说,姜宵也起了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