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99章 伞下亡魂(十四)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几人都身处菜市场内, 门就在后面。一般来说有人进来,或者有人靠近门,怎么的也应该有人能发现,然而直到要走时, 众人才意识到。

    左子橙嗓音干涩:“门是什么时候关上的?”

    他蹲在干枯尸体前, 一只手还保持有前伸的姿势, 正对着门半天不动。盛钰从门那边收回视线, 回头的时候一愣:“又背锅。”

    左子橙没有反应。

    齐微雨颤声道:“右叔。”

    左子橙这才抬头,面色茫然的看着对面的三人。这三人都是齐齐盯着他,面色肃穆。

    愣了几秒钟, 左子橙又是浑身一寒。

    在他对面,傅里邺举起了审判日。箭已搭在弦上, 弓拉满,目标正对着他。左子橙不明白发生什么了, 神情仓促间刚要起身闪躲,又听见盛钰一声急喝:“你不要动!”

    左子橙便硬着头皮停在原地。

    他几乎是眼睁睁看着那箭‘突’的一声射出, 紧紧贴着他的头皮而过。与此同时, 身后的寒气猛的消失, 浑身上下好像轻松了不少。

    回头一看,箭将一人钉在墙上。

    齐微雨感叹道:“好厉害的默契!你们应该认识了很久吧,这种情况竟然忍得住不躲!”

    左子橙苦笑两声,没有搭话。

    恐怕天才会知道他刚刚的心思,哪里是‘能忍住不躲’啊,是心里知道就算起身闪躲,也不一定能躲过傅里邺的准头。既然如此, 还不如老老实实的待在原地, 总不至于好端端害他。

    起身后, 左子橙抹掉额头冷汗,看向那个被钉在墙上一动不动的玩家,“面相有点眼熟,应该就是昨天害我的那群人之一。”

    盛钰说:“不对。”

    左子橙一愣:“什么?”

    盛钰无奈看他一眼:“你觉得他眼熟,是因为在几十秒之前,你还在翻看他的尸体。”

    事实上不止左子橙觉得这人眼熟,在场每一个查看过尸体的人,应该都觉得他眼熟才对。这话一出,左子橙又是一声:“什么?!”

    两声同样的疑问句,话语内隐含的意思却完全不同。不等左子橙疑问,齐微雨从虚空中翻出一个罗盘形状的武器,事态紧急时,她就和换了一个人一般,脸上的表情十分沉静,看上去莫名可靠,她语速极快说:“这罗盘是我的伴生武器,可以检测方圆十米是否有危险。有危险就会标红,没有危险就是普通罗盘。”

    方圆十米——差不多就是菜市场的地界。

    左子橙问:“有哪里标红?”

    话语是冲着齐微雨说的,他的眼神却是看着钉在墙面上的玩家。

    更准确的说,那好像都不是正常玩家。因为它的身体正四肢扭曲的倒在地上,被钉在墙面的,是另一个完好无损的它。

    换言之,有两个它。

    齐微雨‘卧槽’了一声,触及到盛钰困惑的视线,她也顾不上操婉约温柔小意的人设了,面色苍白说:“方圆十米全部标红了!”

    “……”盛钰心头一梗。

    傅里邺二话不说,折身去拿箭射菜市场的门。不知道是什么原理,他的箭射到门上,竟然全部穿透了门,直接射到外边去。

    尝试着用手去触碰门,不仅无法和箭一样直接穿透,还没有办法将这门钢铁化。

    “是幻境。”他转眸说。

    盛钰说:“也许是神明的灵异技能。我们现在看见的东西不一定是真实的,大家小心点。”

    说着,他伸手攥住了胸前红玫瑰。

    有一句话盛钰隐藏了没有说:看见的东西不一定是真实的,看见的人也不一定是真实的。很有可能现在可以托付信任的同伴们,内里已经换了个芯子,随时可能反手一刀。

    不管怎么说,警惕为上。

    另一边。

    左子橙皱眉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又看了一眼钉在墙上面无表情的人。那人身上破了一个大洞,却没有鲜血流出,不仅如此,他好像连痛苦都感觉不到,也没有做出挣扎动作。

    就和一个人型布偶一般挂在墙上。

    想了想,他问:“你是谁?”

    原本没有指望那人开口说话,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在左子橙问出这句话以后,那人竟然毫无心理负担的张嘴:“我叫田群。”

    说完这句,就没有下文了。

    左子橙不得已又问道:“你好端端的干什么埋伏我们?地上这些尸体又是怎么回事,你和死者是双胞胎?还是尸体是假的烟雾/弹?”

    田群面无表情直视空气,没有说话。

    左子橙不耐烦说:“问你话呢,你不看我,看着空气干什么?”

    田群:“…………”

    盛钰下意识皱眉,仔细观察了一下田群的神情,竟然还有些眼熟。这种眼熟并不是面相五官的眼熟,而是眼神与表情有些似曾相识。

    宛如福至心灵般,他问:“你死于何?”

    这四个字一出,左子橙和齐微雨都是一愣,猛的扭头看向盛钰。还不等出声询问,更让他们两人震惊的还在后头。

    田群听到问话一改呆滞表情,立即回话:“我死于此地,死于神明之手。”

    齐微雨惊讶道:“他已经死了??!”

    “尸体就在地上,已经死了。”盛钰答了一句后,眼神肉眼可见的变得冷然。在二十一层楼里,死人已经屡见不鲜,然而死而复生,这还是头一次见到的新鲜事。只是现在复生了的,是原本的那个人么?还是说,他已经变成了遗灵?

    难道玩家也可以成为遗灵?

    盛钰又问:“你愿为何。”

    田群麻木说:“杀死同僚。”

    “……”

    室内一片沉默。

    见齐微雨面色难看至极,左子橙开口安慰说:“这肯定不是他一开始的愿望。应该是杀了他的神明从中动了手脚。别太担心了。”

    “我不是担心这个。”齐微雨眼神死死盯着手中的罗盘,说:“罗盘能检测方圆十米的危机。上十米,前后左右十米,这些地方标红我全都见到过,这还是第一次看见……地下十米也标红了。”

    左子橙骂了句脏话,手掌不自觉的摸向烟盒,“这他妈到底怎么回事。我以为亡魂驿站的神明有所求之事靠我们做,早就歇掉了攻击意味。谁知道他们居然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内有神明反间反水,外有玩家埋伏内讧,还有死去玩家遗灵虎视眈眈,这局不难,就是太恶心了。”

    盛钰说:“没那么复杂。”

    左子橙疑惑:“啊?”

    看向左子橙和齐微雨两人,盛钰沉吟说:“昨天白天攻击你们的人,你们确定是玩家吗?”

    左子橙:“……不确定。”

    齐微雨也是哑然,冥思苦想了好一会,方才惊醒:“对哦。他们埋伏我们的时候衣着说话什么的都很正常,对于副本规则也很了解,我就没有想太多,直接将他们当成玩家了。现在想想有点不对劲,那群人受伤的时候都是第一时间将伤口包起来,看上去好像在隐瞒什么。”

    左子橙接话:“如果是蓝血,自然要隐瞒。”

    盛钰没有开口回话。

    他心里还是觉得有点奇怪,往日见到的神明,都巴不得告知天下自己的身份。好让他这个鬼王知道自己是死在神明的手上。昨天左子橙也在场,神明没有道理会将左子橙与他区分对待。

    这样看来,也许神明不是在隐藏蓝血,而是在隐藏别的什么。

    想到这里,盛钰说:“如果这样想的话,一切就合理了。玩家阵营内的神明有求于人,利益纠缠下,他们傻才会搞什么反间计。昨天害你们的很有可能是外来神明。你们难道没有发现吗?神明在玩家未参与游戏的那周里可以自由穿梭各个副本,但我们直到现在,都没有看见外来神明。”

    左子橙摇头说:“没发现。”

    齐微雨尴尬的张了张嘴,说:“我也没发现。难怪我总感觉这个副本里好像少了什么东西。”

    几人交谈之间,一直安静不动的田群忽然剧烈挣扎了起来,宛如受到了什么召唤一般。他向前走了好几步,竟然让箭身直接穿过了自己整个身子,踉跄间往前一扑。

    傅里邺立即举弓,就要再补一箭。

    盛钰急忙说:“等等。”

    傅里邺顿住手中动作,看了他一眼,说:“还有问题没有问完?”

    盛钰摇头说:“不是。”

    遗灵只能回答三个问题,再多的就只有回答是和否。且后续的问题还只能和遗灵本身的遗愿有关,田群已经没有了拷问价值。

    他叫停傅里邺,自然不是这个原因。

    盛钰后退两步,说:“左、又背锅,还有齐微雨,你俩别杵在尸体旁边。到门边来,田群的目标不是我们,是地上的尸体。”

    搭配久的反应速度也要快一点,在齐微雨愣神的时候,左子橙已经飞快的跑到傅里邺身后。他凑到盛钰身边,压低声音说:“哥哥喂,你讲话注意点,别一个不小心把我马甲掀了。那个小妹妹脑子被网上水军荼毒了,一路都在骂‘左子橙’。要是让她知道我就是她破口大骂的人……”

    话还没说完,齐微雨已经过来了。

    盛钰看了左子橙一眼,“事多。”

    左子橙无辜说:“你丫的被网暴试试看。再怎么牛逼的人也要夹着尾巴做人。”

    盛钰笑说:“巧了,我还真被网暴过。”

    这个时候齐微雨已经靠近了,左子橙自然不会再多说什么暴露自己的话。触及到盛钰脸上随意的笑容,他很明显的一愣,小声补充说:“咱们几个啊,就没有一个是正常人。胖子私底下和我聊天的时候说过你,我觉得他形容的还蛮对。他说你是一个敢于跟狗抢食,并且狗还抢不过你的人。这是私底下聊天说的啊,你别当面和他对账,不然他肯定要找我麻烦。”

    盛钰耸肩说:“没事,他当面也和我说过这话。”

    齐微雨在一旁茫然:“什么话?”

    “没什么。”

    盛钰和左子橙异口同声答。

    三人都挤在傅里邺身后,四双眼睛齐齐盯着田群,眼瞅着他从墙角一直爬到了七八具尸体中。又爬到他自己尸体身边,指尖一触碰到那苍白的皮肤,他就好像被大海里的螺旋浪吸入海底一般,整个人瞬间揉到尸身当中。

    左子橙说:“复活了?”

    齐微雨应该是想要回答他的,但嘴巴一张,就弯腰对旁边‘呕’了一声。缓过神来刚要再开口说话,看见田群那边的景象,她又是埋头干呕了好几声,这下子说什么也不朝那边看了。

    盛钰替她回答:“不是复活。”

    其实这个时候也不用回答了,左子橙自己长了眼睛,也能看见。他皱眉将视线挪到一边,只拿余光看着田群,视线正对着盛钰与傅里邺。

    这两人表情出奇一致,皆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田群,像是在思索什么。

    左子橙无语说:“你们不恶心吗?”

    傅里邺:“……”

    盛钰说:“还好。”

    忍住反胃,一直盯着田群遗灵整个融入尸体当中。过程中的恶心不便赘述,总结起来就是遗灵仿佛带走了田群体内一半的血,它一回到尸体内,脉搏内的经络像是承受不住忽然出现的血,整个肿大隆起,在皮肤上鼓起一座座‘小山脉’。

    伤势处鲜血喷涌而出,要不是几人站的远,说不定早就已经被溅是满头满脸。即使如此,这个位置也能闻到扑鼻而来的血腥气味。

    很快鲜血就蔓延到脚下。

    盛钰刚要再后退,见前面的傅里邺一动不动盯着血,他也就强忍住没有动。后头左子橙和齐微雨已经退到门边了,看他们俩的视线仿佛像是看着勇士一般,满是复杂与钦佩。

    观察一番,盛钰说:“这也不是神明的灵异技能,应该是术法之类的东西。”

    左子橙说:“术法?”

    盛钰‘嗯’了一声。

    到目前为止,从神明口中听说过的术法已经有好几个。类似唐曲承为找到隐娘转世所用‘唤灵术’,还有充梅长姐构陷左子橙所使用的换血术法。后者在铜领域就见识过,当时邬桃桃使用的也是换血术,只不过这人了解的估计也不深,缺了半步金领域神明血液为引。

    也就是说就算当时盛钰胖子等人不做出那一出戏,邬桃桃的换血术十有八/九还是会失败。

    眼下,应该就是一种没有听说过的术法。

    话都说到了这个地步,左子橙和齐微雨要是再顾及血液脏污不愿靠近,那他们俩也混不到银领域来。只是停顿了几秒钟,两人毫不犹豫的踏入鲜血中,上前几步仔细查看。

    血液下面,有一道道红纹。

    方才还未显露出来,一碰到血,那些古怪复杂的纹路一点点展现,左右交织成一个诡秘的图案。疯狂吸收着暗红的血液。

    左子橙说:“这术法在以玩家鲜血为引,用处应该就是要困住误入的玩家。到现在已经有好几批玩家被困住,困死。他们后来应该还遇见了其他危机,只是困住的话,不至于全死掉。”

    盛钰说:“危机就是玩家的遗灵。”

    左子橙一听,无语说:“神明脑子越来越好了,真想念他们以前傻憨憨的时候。他们这个算计也太歹毒了,利用玩家的血做术法,又利用玩家的遗灵去谋害其他玩家。其他人大意之下,说不定就被遗灵给害死了,又变成新的遗灵去害下一批玩家。你害我,我害他,害来害去,神明们面都不要出,玩家们自己就内部残杀完了。”

    顿了顿,他又说:“数量上消耗‘完了’,处境上基本上也要‘完了’。我们得赶紧想办法出去,不然下一个被困死的就是我们。”

    齐微雨瑟缩了一下,“你有办法出去?”

    左子橙说:“你这个问题问的真好。我要是有办法出去,现在还在这里踩血?”

    齐微雨白眼说:“那你分析的头头是道。感情是一通分析猛如虎,一看操作二百五。”

    左子橙气笑了:“你有办法?”

    齐微雨说:“没有。”

    说罢,两人一致扭头看向盛钰。

    “……”盛钰扶额说:“你们别看我。上下左右攻击无效,人又出不去。我有什么办法。”

    说着,他四处张望,直接找了一处高起的柜台,坐了上去。末了还晃晃腿,说:“提高警惕就不会中玩家遗灵的招。神明见困不死我们,估计还会搞骚操作,见招拆招吧。”

    盛钰表情淡定,动作也很淡定。莫名就让其他几人跟着他一起淡定了。

    傅里邺走近,靠在他所坐柜台边,说:“你有出去的办法?”

    盛钰说:“没有。”

    傅里邺说:“什么办法?”

    盛钰:“……”

    前方,左子橙和齐微雨两个人凑在一起,蹲下/身研究地上的诡异图腾。一会说像剪窗花,一会说像联合国素质教育课本上的纹路。

    盛钰看向傅里邺,好笑说:“你怎么这么肯定我有办法?”

    傅里邺说:“表情。”

    “你真的是越来越了解我。”

    顿了顿,盛钰笑着说:“我是有一个想法,但这个办法不可行。要是我一个人困在菜市场里面,我管他三七二十一,肯定先试试。但现在不止我,还有你,还有左子橙,甚至还有一个普通玩家,那个法子不确定的因素太大。”

    没有等傅里邺开口,盛钰继续说:“你想想,图腾术法是用来困住人的。那要是毁掉了图腾呢?这个术法岂不是不攻自破?”

    傅里邺问:“不确定因素在哪里。”

    盛钰很享受这样的高效率谈话,他说:“一来在于齐微雨的安危。要是她不在这里,我肯定试一下。我们可以自保,她不一定能行。二来,谁知道毁掉图腾后,是什么样的场景。别忘了地上还有几具尸体的遗灵没有出现,要是遇见了什么危机,遗灵阴损的在后面插刀,那咱们哭都没地方去哭。”

    傅里邺单手提弓,说:“那就等吧。”

    盛钰叹气说:“其实我担心的不是现在的困局,我怕神明把副本里的遗灵、或者客房里的神明杀了。到时候驿站客房住不满,玩家任务没有办法完成就算了,鬼王任务也没有办法完成。退一步来说,就算他们不杀遗灵,单单抓住遗灵也很麻烦。”

    傅里邺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勾唇笑了一声。盛钰古怪问:“你笑什么?”

    “笑你成长了,以前都是为自己的生死存亡担忧。现在还有功夫担心神明杀神明。”

    “承让,我摸爬滚打到十几层楼,好不容易摸到银领域,不至于整天担心自己莫名其妙死掉了。可是转念一想,我现在的状态不就是铜领域的你嘛,所以还是傅佬的境界更高大牛逼。”

    “不敢,比不上小脑子精。”

    “……”

    憋了两秒钟,盛钰想不出来话怼回去,最后扬眉笑了声,“你就会说这些话来哄我。”

    傅里邺忽然扭头看他,说:“我第一次哄人。看在这一点的份上,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盛钰一愣:“嗯?你说什么?”

    傅里邺妥协般,嗓音有些低落:“昨天晚上,床上。”

    只是简单是点出时间与地点,换一个人来听指不定能听出多少层暧昧的意思来。盛钰却一下子就懂了,这是在说昨晚他强硬扒傅里邺手套查看卡牌,后者却强硬拒绝的事情。

    昨晚后半夜,盛钰还担心傅里邺生气。结果天一亮,傅里邺倒反过来担心他生气。

    绕是盛钰,都有那么一瞬间的迷惑。

    ——于情于理,昨晚都是他错了才对。怎么现在是傅里邺来跟他道歉??

    盛钰感觉再这样下去,他就要被傅里邺养成三观不正蛮横不讲理的个性了。因此汗颜一瞬,斟酌说:“昨天是我做的不对,我不该去干涉你的私人问题。我以为我们的关系可以、唉,总之我以后不会这样做了。你要是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我肯定会倾尽全力帮你。”

    这话一出,傅里邺不仅没有被安慰到,反而脸色变得更差,抿唇不说话。

    盛钰也不知道哪句话又触了这位大佬的逆鳞,因此心下惴惴不安。僵持两三秒钟,正要开口,前方忽然传出两声变了调的惊呼声。

    是左子橙和齐微雨。

    两人就和提线木偶一般,动作简直是复制粘贴出来的。他们也不知道看见了什么,竟然头都没回,立即起身后退了好几大步,一直退到了盛钰跟前几米处。

    盛钰下意识跳下柜台,刚站定身子,就看见左子橙身形猛的往下一坠,消失不见。

    临掉下前左子橙还下意识的喊叫,那声音仿佛被地面忽然截断,导致喊声只有一个短促的音节,听起来十分急迫。

    盛钰面色一紧,反手抓住齐微雨的手臂,扬声问:“你们动了地上的图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