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98章 伞下亡魂(十三)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神明们还没有什么反应, 大胡子男人首先皱眉:“你这是什么意思?”

    盛钰说:“字面上的意思。你们身后带有那么多遗灵,想来肯定也是想完成遗灵任务。而遗灵到现在还没有逃走,那他们的任务必定和驿站神明息息相关, 不信的话,可以试试。”

    他没有说具体试什么,却有不少人瞬间就反应了过来。当即有人上前几步,看那个架势, 应该已经憋很久了, 正好趁着盛钰提出这个解决方案,索性直接顺水推舟。

    那人目光炯炯的看着大厅内的一位神明,拉过身后遗灵说:“你还认不认识她?”

    神明神色大动,眼眶湿润。

    “认识、怎么可能不认识……”

    接下来又是一个娓娓道来的缠绵悱恻爱情故事,同样又是以悲剧结尾。有了这玩家打头,很多携带遗灵的玩家蠢蠢欲动,心一狠也就冲进了大厅,寻找心中的目标神明。

    一时之间驿站大厅宛如一个认亲茶话会,如果说的更具体一点,倒像是地震后流离失所的亲人们重新得以相认。哭声连绵不绝,还有神明悲愤的搂住遗灵, 以拳相击想要让遗灵醒过来,再同他们说一句话, 玩家们看不过去, 纷纷上前拉扯, 以防止遗灵真的被伤害到。

    乍一眼看过去, 根本就没有什么阵营之分, 神明哭, 玩家拉, 鬼怪在旁边喝茶围观。

    说一声鸡飞狗跳也不为过。

    盛钰放下手中茶杯,看向齐微雨的方向,笑着说:“现在可以放了她吗?”

    挟持齐微雨的神明早就已经按耐不住,跟抛却一个包裹一般毫不犹豫的抛却齐微雨,眼睛通红的闯入那将近一百个遗灵之中,寻找自己万年以来日思夜想的面孔。

    齐微雨被推的一愣。

    见没有人关注自己,她哆哆嗦嗦的走到盛钰那一桌,四方角正好缺一人。她直接坐下,又是崇拜又是兴奋的看向盛钰:“太厉害了!”

    盛钰笑了笑说:“你刚刚也很厉害。”

    齐微雨一愣,一下子想起自己方才被挟持时所说的话。那一瞬间脸色就涨的通红,害羞摆手说:“不不不,你别误会。其实我平时还是很温柔端庄的,一般不说脏话。”

    左子橙调侃说:“哦?记得上一次我们遇见的时候,你还脏话连篇,把那些玩家都给骂愣住了。要不是你嘴巴厉害,说不定咱俩都得死。”

    齐微雨这才注意到左子橙,惊讶说:“竟然是你!”

    盛钰困惑的看了他们一眼,说:“你们认识啊?”

    左子橙好笑说:“认识啊。严格说起来我们还算是出生入死过的好伙伴。”

    齐微雨点头,说:“你们也认识?”

    她口中的你们,指的是左子橙和盛钰两人。

    混乱的交流一通后,左子橙总算是反应过来,原来齐微雨就是盛钰在列车上遇见的女玩家。而他和齐微雨的相遇也颇为戏剧化。

    说起这个,齐微雨眉飞色舞,声音元气满满:“下了列车后,祝三十跑的飞快,我只能骂骂咧咧、咳咳,我的意思是温柔的呼唤他,一边追了上去。哪知道沿路竟然会遇见玩家的埋伏,要不是右北郭叔叔搭救,我说不定已经死了。”

    ……右北郭是谁?

    盛钰眼神迷茫了一瞬,一见到左子橙的尴尬笑容就反应了过来:这人害怕自己色沉的名头引来麻烦,竟然直接给自己取了一个假名。

    右北郭,你咋不直接叫又背锅呢?!

    鉴于他现在和左子橙算是一条船上的蚂蚱,没有平白无故戳破人家的道理。想了想也只能按下不表,装作没有听见这个称谓。

    他能想到的,傅里邺也能想到。

    不过这个人本来就不怎么爱掺和别人家的事情,只要左子橙没有说自己是‘傅里邺’,估计他都不会有什么反应,就像现在,依然散漫闲适的饮茶,目光朝着窗外远景看。

    齐微雨朝左子橙感激三联后,又继续说:“那群歹人太过分了,将我和右叔叔困在那里还不肯罢休,竟然想直接杀死我们俩。我都不明白他们脑子里哪根筋出了问题,大家都是玩家,有没有特别尖锐的利益冲突,至于一上来就下杀手嘛。到最后还是神明姐姐救了我们,贼他妈玄幻。”

    话音刚落,齐微雨一下子捂住嘴巴,暗骂自己怎么又在帅哥面前口吐脏字。她干咳两声尴尬掩饰说:“我的意思的‘这也太玄幻了’。杀我们的是玩家,救我们的是神明,这不是颠倒了立场,所有东西都乱了套么。”

    左子橙有点不高兴:“那神明比我大一万多岁,你叫她姐姐,却叫我叔叔?”

    齐微雨迷惑说:“那我应该叫你什么?”

    左子橙想了想,想不到,最后无奈跳过这个话题,说:“所以你当时带的男性遗灵就是我们现在要找的人——祝三十?”

    齐微雨愣说:“你们找他干嘛。”

    左子橙没有回答,只是说:“刚刚被挟持的时候,你不是说你带遗灵入驻驿站么,他人呢?”

    “他早跑了!”

    齐微雨愤愤说:“我们分开没有多久,祝三十趁我不注意直接跑了。我昨天就没有完成任务,今天起来个大早逮住一个遗灵,带他来驿站。刚交付完任务,我就莫名其妙被神明抓住,威胁前来讨伐的人类玩家们,倒霉死了。”

    盛钰说:“那应该不是他。”

    齐微雨懵逼说:“啊?什么不是他?”

    左子橙和傅里邺听懂了盛钰的意思,却久久没有开口说话。大约一分钟后,左子橙颓废的将额前碎发拢到脑后,说:“充梅可能期待了一个晚上,她白白期待了。我记得昨天白天遇险,她可是和祝三十直接照面了。她没有反应还属于正常,毕竟她也不记得人家长什么样子了。但祝三十也没有反应……也许我们真的弄错人了。”

    几人交谈之际,‘认亲大会’也在如火如荼进行着,又是哭又是安慰,好不热闹。

    已经有不少玩家完成了遗灵任务,前往小老头处交付遗灵,再获得驿站的入驻资格。那些并没有携带遗灵的玩家也没有闲着,他们商量再三,估摸着反正神明也没有心思杀他们,还一个个眼巴巴的期待他们带故人来相见。

    这也就是说白天市区内应该是安全的,众人便商量着分配地区到人头上面,按照小组模式去搜刮余下遗灵,小组成员中甚至还会有神明参与帮衬。找遗灵的过程中,顺便告知流落在外的人类同伴,不用想着避忌神明,现在人神合作了。

    对于这个颇为滑稽的局面,玩家们内心说不惊异,那自然是假的。

    他们不仅觉得惊讶,甚至还觉得有些惊悚。

    以往升楼过程中,除了副本剧情设置以外,神明几乎可以说是他们最大的阻力。谁曾想有朝一日他们竟然会和神明合作!

    想到这里,许多人忍不住看向盛钰。

    大多数人只在电视屏幕中,亦或者是大银幕上见过盛钰。当时只是觉得这人长的好看,角色魅力下对真人的性格不太了解。现如今见到了真人,只觉得这人比电视上的还要好看,而且盛钰早期经常演柔弱斯文的正面角色,这一眼看过去,言笑晏晏之间哪里有半点柔弱。

    说不清是哪里改变了,也许这才是这位大明星的真实性格才对……好像还更有魅力了!

    再一想起盛钰落座时所说的话,初时听十分不可理喻,现在一想简直是石破天惊。

    “你住六十七号房,你,三百三十二号房,你是七百……还有你,四十三号房。”说完一大圈驿站客房分配以后,小老头忍不住嘟囔说:“我还以为要好多天才能等到玩家入驻,没想到昨天晚上就有人入驻。今个又被他带飞这么多人。”

    他只是不经意说出这些话,说完就离开了,徒留一群原地震惊的玩家。

    “小老头口中的‘他’说的该不会是盛钰吧。我记得刚刚就他一个人是从二楼下来的。”

    “不是盛钰还能有谁啊。”

    “昨天人神还没有合作,他胆子也太大了吧,就在这里睡了一宿?”

    “普通人做这种事叫胆子大。牛逼的人做这种事,那叫什么胆子大,人家叫艺高人胆大!”

    还有人一脸讳莫如深的摇头,说:“这你们就不懂了。之前网上传的那些事迹我还有点怀疑,说推翻神明基业异次元食堂,毁掉神明基业魂火……等等等等。听起来就不像是普通人能干出来的事情,而且单有武力能做到么,武力谁没有,混到这里的人,多多少少都有点保底的牌吧?”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满意的看见周边一圈人好奇的模样,这人才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说:“有武力不行,还得这里好。脑子好。眼前一幕还不明确吗?说不定啊,人家昨天晚上就料到了现在的局面,早早想好了合作事宜!”

    此话一出,所有人脑回路全都被带跑偏。闻言又是忌惮又是叹为观止的看向盛钰。

    桌上。

    左子橙疑惑的冲后方看一眼,又对盛钰说:“我怎么感觉他们看你的眼神好奇怪。”

    盛钰迷惑说:“我也觉得。”

    要是让他知道大家这个时候在想些什么,指不定笑的茶都要喷出来。哪里有什么未雨绸缪,哪里有什么提前预知,这些都是他人下到大厅以后,灵机一动才忽然想到的。

    只不过盛钰不知道大家在想什么,自然也不可能出声解释。于是这个美妙的‘误会’一传十十穿白,越来越多的人看向盛钰的眼神中带着一种奇异的惊异,叫盛钰一万个摸不着头脑。

    待玩家们组队出行,大厅喧闹声响小了不少,充梅也下楼了。

    她步伐摇摇晃晃,在齐微雨惊喜的‘神明姐姐’叫声中盈盈一拜,说:“奴家自知现在的情况已经帮不上你们的忙,但还是想再争取一下。”

    齐微雨一下子弹起来,说:“有话好好说,神明姐姐你比我大好多。被长辈拜是要折寿的。”

    左子橙好笑说:“你这哪里来的歪理?”

    齐微雨拉着充梅和她坐在同一张椅子上,说:“右叔你这就不知道了吧……”

    一通絮絮叨叨的歪理来源,桌上总共有五人,除她之外的四人皆各怀心思,压根就没有仔细听。等齐微雨说完,充梅疑惑道:“右叔……?”

    左子橙面色一紧:“我,我就是右叔。”

    说着他疯狂给充梅使眼色,也不知道充梅是看懂了他的着急,还是心思本就不在这里。没有过多计较称呼问题,她忐忑说:“奴家可以让出我的房间,只求诸位在外办事时,能多少帮奴家留意些。不用特意去做,只是顺带就好。”

    左子橙为难说:“不是我们不想帮你啊。原本我们以为你的良人就是祝三十,准备白天去找的。结果人丢了,也不知道去哪里找。现在线索全断,有点无从下手的感觉。”

    充梅一听,失望的勉强笑了笑。

    “既然如此,那奴家就不再麻烦诸位,平白惹人厌烦。房间你们还是可以随便住,反正驿站也只是我暂时歇脚的地方,并不是长久的家,奴家去哪儿,都只不过是一样漂泊。”

    说着她就起身,不顾齐微雨阻拦,又是深深一拜,看上去是不作伪的感激。等拜完了以后,就要抬脚往驿站外面走。左子橙连忙拉住了他,说:“你这个耳朵跑出去不是自找苦吃么。别跑了,外面的遗灵这么多,我们也不缺你一间房。赶紧上楼,别瞎折腾了,又没说不帮你找。”

    充梅正想婉拒,齐微雨终于是按耐不住,小心翼翼说:“虽然不知道你们找祝三十干什么,但……其实我有办法。”

    闻言,左子橙和充梅齐齐愣住。

    盛钰抬眸,状似不经意扫了一眼齐微雨的头顶,那里有一行小字。

    【学者(侦查兵)】

    【伴生技能:千里侦查】

    【只要是见过的生物,无论对方身处何处,都能顺着气息找到对方。已升级:见过该生物的随身物品,也可追寻踪迹。】

    “是个辅助技能。”盛钰心想。

    他明知故问:“你可以找到祝三十?”

    齐微雨全然不知自己已经被人看穿了,她有一个坏毛病,那就是欣赏神造工艺品般的花痴。

    见到帅气的小哥哥的迈不动腿了。

    因此见到盛钰的时候,好几次她都是强行逼着自己咽下已经到了嘴边的脏话,努力营造出一副知书达理的温柔形象。

    且旁边还有个一言不发,又十分赏心悦目的傅里邺。这不是一个帅气的小哥哥,而是两个,两个!双重夹击双重绝杀!

    那就要好好的露一手了。

    齐微雨神秘一笑:“你们信我的话,不如跟我来。我保证带你们找到祝三十。”

    本来也是要出门寻找遗灵的,见齐微雨兴致盎然,几个大男人自然不会去破坏人家小姑娘的兴致。将充梅好生哄回驿站客房后,几人点了一下随身武器等,很快便出发了。

    一路齐微雨都在冲左子橙搭话,询问为何要寻找祝三十,听完了充梅的故事,她郁闷的叹了口气,好久没有回复过心情。

    这也让左子橙犹如逃脱生天,见齐微雨不注意,他挤到盛钰和傅里邺中间,吐槽说:“她为什么只找我,不找你们两个人说话。”

    盛钰说:“有女孩子找你,你不高兴?”

    左子橙更加无语了:“我又不是什么女孩子都喜欢的。她——她要是再迟出生个三四年,都能当我女儿了,我疯了才对她有想法。”

    盛钰好笑说:“那你喜欢哪种的?”

    左子橙笑眯眯说:“像你这种的。”

    傅里邺忽然眉头一皱,转头看了他一眼。

    这一眼在盛钰看来是平静无波,在左子橙看来,那就犹如天上劈下来一道粗雷,将人劈的外焦里嫩,只剩下一个透心凉。

    左子橙哪里还敢胡乱开玩笑,忙补救说:“但我只喜欢女人。真要说起来,我就偏爱那种胸大,脑子也不太好的漂亮废物。原本在底下楼层还能碰见几个,现在人越往上爬,就越遇不到那种女人了,可惜啊,可惜。”

    这话给盛钰听笑了。

    胸大漂亮就算了,为什么还必须是脑子不好的废物。他下意识说:“充梅的姐姐应该就是你说的类型,漂亮并且脑子不好。”

    “你别提她。”

    左子橙厌恶的皱了下眉头,说:“人人都有讨厌的事情,我最烦有人替我规划未来。她不仅自己规划了我的未来,还妄想参与进我的未来。世界那么大,女人千千万,为啥要被一个女人阻住脚步,大家都是你情我愿,认真的才傻。”

    顿了顿,他说:“那个女人也没认真,她就是一个利益熏心的,想起来就恶心。”

    盛钰哑然一会儿,正想要说话,前方传来齐微雨的喊叫声:“已经找到地方了,快点来呀!”

    几人不再闲聊,立即加快脚步。

    等到了齐微雨所说地方,左子橙一愣:“小妹妹,你那寻人办法稳妥吗?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太对劲啊。”

    盛钰:“……”

    其实他也觉得不对劲。

    理智在说:齐微雨技能应该不会出现问题,这个地方就是祝三十所在之地。但情感这个小妖精又在一旁吹耳旁风:你是不是傻,技能也不一定就万无一失,绝对是找错了地方!

    齐微雨拍着胸脯说:“稳妥,绝对稳妥!这里就是祝三十最后出现的地方,我嗅一路嗅着他的气息过来的,绝对不可能出错!”

    闻言,盛钰迟疑打量眼前的……菜市场。

    面前的菜市场不是敞开式的大棚菜市场,这里更像是一个装潢精美的酒楼。牌匾上写的字龙飞凤舞,也看不太清具体写了什么,只能看清一个‘菜’字。往里面迈进一步,布局宛如现代社会的零食铺子,每一格放的都是各式各样的菜。

    素食有青菜萝卜菠菜豆皮,肉食有鱼肉虾蟹牛羊等,能想到,这里都有。

    盛钰尝试着拎了一把菠菜起来,那处空位立即填补上新的菠菜。他将菠菜放回原位,又听见左子橙在身后说:“这里有点眼熟。”

    少顷,他大惊:“你这妹妹好搞笑,这里不就是我们遇险的地方吗?昨天白天害我们的玩家只是被充梅打跑了,说不定那些人还在附近埋伏。当时运气好遇见了出门买菜的充梅,这一次运气不一定能那么好,你带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齐微雨大感委屈:“不是我带你们来的,是祝三十的气味指引我带你们过来的啊。昨天祝三十和我就是在附近走散的,我也确实闻到了他的气息最后停在了这里,不会出错。”

    左子橙和齐微雨还在那边掰扯,盛钰也懒得听这两人斗嘴。扭头看见傅里邺盯着一处不动,他快步靠近,问:“怎么……?”

    ‘了’字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盛钰便愣在了原地,盯着那处一样发呆。

    方才有柜台挡着,还看不见具体情况。现在绕过了柜台,一眼就能看的清清楚楚。那边躺了少说也有七八具尸体,各个形容恐怖,四肢枯槁。

    齐微雨靠近,立即捂住嘴巴‘啊’了一声。左子橙也不和她斗嘴了,小心翼翼的靠近尸体,观察了半晌,脸色难看抬头说:“不是昨天埋伏我们的玩家,这些人应该也是被那群玩家给害的。尸体上破开了好几道大口子,却没有鲜血流出来,应该是被吸干了。难怪刚刚没有闻到血腥味。”

    说完,齐微雨也知道事态的严重性,几步上前翻看尸体,“有些已经尸僵,死亡时间在十二个小时到二十四个小时以内。有些还没有尸僵,这些玩家不是结伴而行,而是被分批谋害。”

    说罢,她脸色难看道:“那些玩家到底想干什么,没有利益纠缠还这么残害同类,一群变态!”

    盛钰看了一会,忽然说:“糟了。”

    见几人都看向自己,他说:“那些出驿站寻找遗灵的玩家,都以为神明不为难自己就不会有事。大意之下,恐怕这些人都会出事。”

    闻声,左子橙与齐微雨都是皱眉。

    自相残杀绝对是有能力者最不希望看见的局面,更何况现在是毫无缘由的单方面欲行不轨。

    傅里邺说:“先走。”

    几人一点儿也没耽搁,下意识就要随他的话,转身向外走。不管怎么说,得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免得和那些有备而来的玩家迎面撞上。

    哪知道刚转身,大家一僵,齐齐顿在原地。

    不知道何时,身后的门已悄悄关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