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94章 伞下亡魂(九)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为了使得尴尬的气氛不再继续下去, 盛钰假装没有听见小老头的话,几步上前将自己扔到床铺中间,又霸道的将手脚铺开呈‘大’字型。

    “不许和我抢。”

    他侧过身来, 拿手掌拖着下巴, 转眸笑看着桌前那人, 又说:“今晚我要睡床!”

    傅里邺道:“你想睡,就睡。”

    说完, 他也没特意避开盛钰所霸占的地方。膝盖首先跪上床铺,手掌不偏不齐按在盛钰的腰侧, 身体略微前倾之际,看上去压迫意味十足。

    感觉到周身床铺隐约陷落几寸, 盛钰脸上的笑意猛的僵住, 就和背脊由下至上窜过一层强劲电流一般, 他不自觉就挺直了腰杆。

    “停, 停!”

    盛钰下意识提高音量:“你打住!我说我要睡床, 意思是我想一个人睡!你要是觉得不公平,大不了下次你睡床,我来打地铺就是了。”

    傅里邺动作依旧没停。

    他向前探身, 手掌伸向盛钰的耳侧。

    那股冷风带动的床架轻动,发出嘎吱嘎吱的轻响。盛钰耳侧一下子全麻了,他惊了一瞬, 下意识裹起被子猛的向旁边一翻。竟然连人带被子滚到了床下面, 回头看时, 傅里邺指尖攥着枕头, 略带疑问的偏头看他。

    原来只是想拿枕头啊。

    说不准心里头是松了一口气, 还是有些泄气。盛钰索性就着这个姿势, 用被子将自己包成蚕蛹形状, 闭上眼睛说:“我睡觉了。”

    傅里邺说:“你不是要睡床?”

    盛钰睁开一只眼,哼哼说:“我是要睡床,但你人不是在床上吗,要不咱俩换个位置?”

    傅里邺说:“不用。”

    盛钰好笑的看他一眼,故意激他说:“你今天白天还问我家里有没有其他位置。如果没有位置的话,你睡我房间地板也行。这才几个小时你就把自己说过的话忘得干干净净,隐娘说的没错,君有两意,君总是会有两意啊!”

    傅里邺说:“此一时彼一时。”

    盛钰笑了一声,也没介意。他将下巴往被子里缩了点,说:“我之前在娱乐圈经常拍戏,那个时候进深山老林,剧组都会给我最好的待遇。不过早期还是新人演员的时候,可就惨了。睡过桌子,睡过地板,等着上戏的间隙里,我就算是站着都能睡着。我还以为再也不用睡地板了呢,没想到进二十一层楼,我又体验了一把‘新人’的感觉,想想还真有那么一点怀念。”

    傅里邺声音平静:“你理解错我的意思。”

    盛钰困惑看过去:“嗯?”

    “我说此一时彼一时,”傅里邺起身,手臂一拦,就将盛钰连人带被子给抱了起来,不顾后者的大惊失色,他勾唇笑了笑,说:“意思是我现在不想睡地板了,我想和你睡。”

    “……??!”

    盛钰立即紧张起来。

    一瞬间心里过了好多乱七八糟的限制级景象,他费力的挣扎,半晌无果。都怪刚刚用被子将自己捆的太严实了,竟然挣脱不开。

    他立即惊说:“傅里邺,你,你别干坏事。在这里不合适啊。”

    等躺到了床上的时候,盛钰更加紧张。几乎是瞪大了双眼,眼睁睁的看着傅里邺一起来到床上,缓慢的靠近他,温热气息侵蚀颈间皮肤。

    傅里邺说:“什么不合适?”

    抬眸之间,他的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茫然,仿佛不知道盛钰在说什么。

    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将色气和纯情结合的这么好的!结合的再好,合起来还不是色/情啊!

    盛钰心中犹如一万头草泥马在狂奔,一时之间都找不到合适的话语来解释。他奋力的从被子里抽出手,说:“你说要和我睡?!”

    动作似乎有些大,导致床架动的厉害。

    这床少说也有几百年没有换了,整个就是一个古董,盛钰都担心自己动作再大一点儿,这床就直接散架了。他偏头,内心依然疯狂跑动草泥马,这种时候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经纪人。

    他心中悲愤的想:哥我对不起你,你一手带大的艺人马上就要不纯洁了。绝对不是我方太过随意,都怪对方太过猴急!

    这时候,墙壁忽然‘邦邦’两声敲击。

    傅里邺偏头看向墙壁,“什么声音?”

    盛钰抱紧被子说:“你没有住过大学宿舍吗?哦对,你是富二代,我都忘记了。一般宿舍隔音效果不好,想要隔壁人不那么吵的时候,把墙壁敲两下,这样就能提醒对方:别吵了。你看,隔壁神明都在提出抗议了,你下去,快下去。”

    最后两句话说的都快破音了。

    傅里邺忽然翻身躺到床外侧,转眸深深注视着盛钰,叹息道:“从刚刚我就想问,你一直在紧张什么。我又不会逼你。”

    盛钰小声说:“你不是说要和我睡……”

    傅里邺眼角轻轻弯起,说:“睡一张床的意思。你看起来还有些期待,你在期待什么?”

    盛钰:“……”

    如果傅里邺不笑,那盛钰可能怀疑是自己想太多,理解错了这人话语的意思。但他笑了,这就说明对方在故意逗自己,绝对没有错。

    这局是他输了。

    但是没有关系,混娱乐圈的艺人,谁没有输的时候。输不是问题,重点是在哪里倒下,就要敢于再哪里重新爬起来。

    深知对方是个喜欢口嗨的,要是真到上本垒的时候,脸红的比谁都快。盛钰当机立断,立即翻身坐起来,长腿一跨坐到了对方腰间。

    傅里邺一僵,挑眉:“干什么?”

    盛钰眯起眼睛,笑的眼神一闪一闪,道:“能干什么,把你刚刚没做的事情做了呗。”

    傅里邺:“……”

    盛钰学着傅里邺方才的动作,缓慢靠近对方,手掌也若有若无的攀附上对方的胸膛。从上至下滑过,带起一阵挠骨般的痒意。

    傅里邺看着他,忽然开口。

    “你这招是从哪里学的?”

    盛钰直截了当说:“片子里。”

    傅里邺一愣,忍不住笑出了声音。盛钰说:“干正事呢,不许笑。”

    “好,我不笑。”

    傅里邺颔首,任由他动作。像是想要看看盛钰到底能做到哪一步。

    直到盛钰的手即将推起他的上衣时,傅里邺终于忍不住,抬手攥住那只作祟的手腕,嗓子干到发哑,听起来很是低沉,“你确定?”

    盛钰抬眸看他一眼,笑了笑。

    傅里邺开口:“你想做什么,我很清楚。”

    盛钰说:“嗯?那你倒是说说看,我现在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虽然脸上已经满是燥意,耳后根接近于全红,宛如天边火烧云一般。但傅里邺的眼神却格外冷静,沉声说:“你在怀疑我。”

    盛钰顿了顿,也没有否认。

    他想要抽出手腕,但对方握的太紧,尝试几次均无果后,他叹了一口气,说:“何必用这么伤人的词语,我不是在怀疑你。傅里邺,我在担心你,你明不明白,我这是在担心。”

    “……”

    这话换来的是一阵沉默,傅里邺眼神微动,不知道是什么缘故,他竟然不敢再与盛钰对视。只是轻飘飘的移开视线,看向墙壁。

    那墙还在锲而不舍的‘邦邦’响。

    之前敲击,只是善意的提醒。这一次隔壁的神明似乎都带上了一点情绪,敲击的声音越来越迅速,促使盛钰的心跳也越来越快。

    快到几乎喘不过气来。

    他小心翼翼问:“你身体的某些部分,是不是也钢铁化了。是因为技能的反噬吗?”

    “不是。”

    傅里邺否认的很快,似乎都不过脑子。

    顿了顿,他说:“你先下来。”

    不得不感叹这人的敏锐,盛钰寻思着自己的演技还算不错,不至于演不出来一个急于求色的人。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

    但这显然不是重点。

    重点是傅里邺的身体到底如何,如果真的是钢铁化,很有可能就是铁石心肠技能的缘故。那技能一开始就说,傲慢永不对人臣服,一但臣服,很有可能技能会反噬到主人自己身上。

    也许那技能与他的恶诅守护匕首相冲突了,一个是永不臣服,另一个是使人臣服。

    就像曲承担心自己害隐娘一世,又会害隐娘生生世世一般。盛钰也担心,他又担心又害怕,担心一柄匕首,让傅里邺惨遭反噬重伤。怕的是上辈子哄骗这人,这辈子又旧事重来。

    不管有意无意,不能再害眼前这人。

    沉默的对视了将近半分钟,盛钰心里很清楚,要是傅里邺不愿,他其实什么也做不了。

    想着,他只得先翻身起来。

    这个动作刚一做出,他的眉头忽然皱紧,愣愣看向傅里邺的手掌心。

    方才混乱的局面,与互相推搡之间,半指手套已经松松垮垮,最上的纽扣都有些开裂。手套已经褪下半寸,底下的卡牌也露出一个边角。

    这张卡牌……是不是变暗了许多?

    夜深,屋内仅桌前一盏油灯。

    昏黄的光晕并不能照亮整个房间,这就导致视线有所局限。盛钰不太能确定自己有没有看清,然而仅仅是这惊鸿一瞥,也足够让他心惊。

    反噬只是会受伤,事情也许还会有转机。

    但是卡牌一但出现问题,变黑变暗,到时候祸及的是鬼王的性命啊!

    盛钰面容更加严肃,说:“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已经失格于傲慢王座?”

    傅里邺:“……”

    盛钰后退一些距离,见他一幅打死不开口的模样,心中便又是一阵恼意。

    索性直接伸手,强行扒对方的衣服,傅里邺不敢大动作弄伤盛钰,便只是反手去拦。

    一时之间,床架响的更厉害了。

    ***

    时间往回倒退半小时。

    九十五号客房门内,貌美的女神明点上灯火,说:“你不去找遗灵,来找我做什么?”

    同样是昏黄灯光,房间内的气氛却与隔壁截然不同。女神明对面坐着一个英俊男人,脸上笑眯眯的,看上去宛如一个笑面虎一般。

    他说:“驿站外的平房全都住满了人,我敲门也没有人开,没有办法,只能沿着墙壁爬上来了。说来也奇怪,墙上不知道为何插了好多箭,一直延伸到第九十六号房。”

    女神明说:“那你应该进那间房。”

    男人笑着耸肩,说:“不了不了。我一到那个窗户口,就闻到一股扑鼻血腥味,从鼻腔一直贯到天灵盖,闻一下整个人差点直接升天了。再进去不是自找麻烦么。扭头时又闻这间房香风阵阵,想了想,还是进这间房吧。”

    女神明轻轻皱眉:“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好。你要是想留,那我就走。”

    男人一愣,说:“那倒不必。我就是进来闻闻香气的,你这间房可太香了。”

    女神明提高音量,怒斥说:“色沉王,我早已有心仪之人,你不要欺人太甚!”

    她口中的色沉王,自然是左子橙。

    左子橙也提高音量,佯装委屈说:“我就是来蹭一顿饭的啊。充梅,你白天救了我一命,怎么到了晚上,竟然连顿饭都不肯施舍一下。”

    “……”

    充梅无语半晌,说:“你讲的香气,是说我房间里的饭菜味道?”

    左子橙说:“要不然呢!你想到哪里去了啊,我还能闻到你身上的香气啊,那我不成狗鼻子了。不仅是狗鼻子,人岂不是也很龌龊。”

    充梅看他一眼,无奈说:“你还是和万年前一样,油嘴滑舌,并且自命不凡。”

    明明是在骂左子橙,但话语中的熟稔与亲近作不了假。要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左子橙就算再心系美人,也绝对不会夜间留宿于此。

    他嘿嘿的笑了声,自顾自走到饭桌边坐下,掀起饭菜上的白布,惊异说:“这饭菜还是热的,你该不会专门做了饭等我吧?”

    “饭菜是我做的,却不是为了等你。”

    充梅同样坐到了桌边,抬眸看向左子橙。

    昏黄灯火下的美人尤其好看,特别是身着旧时代女子衣裙,裙摆轻轻缓缓的飘起时,总是自带着一种岁月安好的氛围。

    左子橙的关注点却不在眼前的美人。

    他弯起眼角,笑着说:“夜深了,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我很好奇为什么这个驿站的神明与鬼怪,都是一幅复杂的表情,无论如何也避不见我。鬼怪我还能理解,毕竟我上个副本抛弃了他们,一周时间,也够这件事传遍整个二十一层楼了。但神明,我还就真的不能理解了。”

    充梅说:“你可以问别人。”

    左子橙说:“问别人也是问,问你也是问。那我不如挑一个长相合心意的,仔细盘问。而且你白天救了我,见到我的时候还愣了好一会。那什么,我就是问问啊,你和我之间该不会……”

    充梅立即说:“你想多了。”

    左子橙松了口气,说:“那就好。”

    充梅说:“你又放心早了。”

    左子橙迟疑说:“什么?”

    这一次充梅笑了,笑容中隐隐带着幸灾乐祸般的狡黠。也许是察觉自己有些逾越,她迅速收敛了笑容,说:“色沉王的旧情人那可是遍布大江南海北岸,你现在没有遇见那些歇斯底里的女人,仅仅只是因为万年前的你眼光太高。你只看得上金领域的神明与鬼怪,像我这种半步金领域的废人,以前可是入不了你的眼的。”

    这话也算是在自嘲。不等左子橙回应,充梅意味深长说:“等你到了金领域,你就懂了。”

    左子橙关注度再一次歪掉,他有些惊讶说:“你说我的旧情人里还有神明?!”

    充梅似乎不解他的惊讶。

    想了想,也就明白过来,说:“七位鬼王高高在上,鬼怪都敬你们,怕你们。威严长久堆积,怎可能心生爱慕。你的旧情人更多的是神明。”

    左子橙僵了一会,很快自己跨过了心理上这一关。而他跨过这一关的理由也十分奇怪,“神明就神明吧,我不能和同类谈恋爱,其他鬼王也不能。我就不相信这么长时间,其他人没有和神明在一起过……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真的只有我一个人和神明好过。”

    充梅笑而不语。

    左子橙提起筷子,夹菜吃。

    填饱了肚子后,他笑着说:“我劝你不要卖关子,我现在不是在和你聊天,是在威胁你。”

    充梅点头说:“我知道,我没有打算卖关子。你要是一个不开心,杀了我也是有可能的。”

    左子橙一愣,说:“那就有点夸张了吧。”

    “不,一点也不夸张。”

    充梅道:“刚刚我就说过,你的性格和万年前一点也没变。油嘴滑舌和自命不凡既然延续了下来,那么整个三千大小世界用来描述你的另一句话,必定也会延续下来。”

    左子橙疑惑说:“鬼神真的是闲的慌,竟然还专门用一句话来描述我……什么话啊?”

    充梅忽然抬眸,眼神直直的看进了左子橙的视线里,说:“沉溺美色,却不耽于美色。”

    左子橙是真的没有听懂,他说:“这两个词有区别么,都沉溺于美色了,还不耽于美色?”

    充梅摇头,说起了另一个话题:“方才你问的问题,据我了解,鬼王们有内部消耗者,有一心原罪者,也有自始至终都不与旁人亲近者。仔细算起来,只有你和神明有牵扯。”

    左子橙提着筷子的手微僵,面如菜色。

    他说:“一心原罪者是在说谁?”

    充梅回:“愤怒王。他的灵魂印记没有被毁掉,很快就会重新执掌王权。现在这个愤怒,他当不了多久的,在真正的愤怒王重回之时,说不定他生生世世都要被扼杀于襁褓之中。”

    左子橙又问:“内部消耗又是在说谁?”

    充梅正要回答,却忽然扭头看向墙壁,眉头轻轻皱起,像是头痛欲裂。

    “好吵。”

    她抬起手掌扶眉,额头隐约可见细汗。

    左子橙起身,敲了敲墙。待隔壁声响稍微弱下,他说:“咱们继续说。”

    充梅还是扶住头,这一次脸上的血色都消失的干干净净,只是摇头:“太吵了。”

    左子橙皱眉说:“你听不了相似频率的响动声?那你做饭炒菜是怎么炒的?用技能?”

    “……”

    充梅头痛欲裂,难以搭话。

    眼见着隔壁声响越来越剧烈,左子橙留了句‘等着’,就怒气冲冲的推开了房门。迈着脚步直接往九十六号房走去。

    步子迈的很大,脸上的表情很凶。

    左子橙甚至都拿出了烟盒,点了根烟叼在嘴上。血腥味就血腥味吧,他堂堂色沉王,还怕什么。大不了待会推开房门,也不管里面是什么厄难地狱一般的景象,先上武器烟打掩护就行。

    迷惑了对方的神智后,再狠命的去打。

    这个计划很简陋,但也很完美。至少左子橙自己是这样认为的,这也就让他变得更有信心,步子迈的又大又重,仿若气势滔天。

    待来到了九十六号房门前。

    刚刚还隔了一层墙,只是隐隐约约听见像是什么木架子在摇动的声音。这一次只是隔了道房门,听的也就更加清晰了。

    不是木架子在摇,是床架在摇。

    身处二十一层楼中,时刻危机四伏。因此左子橙第一想到的是,必定是有玩家潜入了神明的房间,同神明厮杀一番后,将其在床上分/尸。

    如此残忍行径,必定是个狠角色。

    左子橙心里暗暗警惕起来,重重的吸了一口唇上的烟,就一脚踢开了九十六号房门。

    “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他怒斥一声,脸上故意堆积出来的凶狠表情还未来得及褪去,就猛的和床上之人对视上。

    傅里邺半靠在床架之前,半只手臂‘抚摸’着身前人的背脊,衣衫不整,面色还诡异的潮红。而他身上那人半趴着,气喘吁吁坐起身子。

    视线跨越身前人的头顶,傅里邺冷冷扫向门口的左子橙。这个眼神宛如一把锋利的剑,‘刺啦’一声将后者直接穿了一个透心凉。

    “…………”

    沉默了足足有几秒钟,左子橙呆若木鸡的张嘴,包含着嘴里的那股烟柔柔弱弱的消散在空气里。像是一缕亡魂也跟着那烟一起从他口中逃窜了出来,他整个人都快傻在了原地。

    ‘啪嗒’一声轻响。

    唇上的烟也掉在了木地板之上。

    之前还想着拿烟打掩护,先迷惑对方的神智,再冲上去狠命的打。

    现在想想,刚刚可能计划了一个狗屁,全他/妈的瞎放屁。

    左子橙跟一尊石像一般,就差原地裂开。他恍惚的后退一步,又后退一步,满面惊悚的出声:“傅、傅傅里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