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92章 伞下亡魂(七)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罪魁祸首有三人。

    祝十五是绝对占一个坑的。他们的孩子占一个坑, 对于盛钰来说有些意外,但也不是太惊讶。而曲承自己也占一个坑,这就有些离奇了。

    说实在的,盛钰很想和傅里邺吐槽一些东西, 但顾忌到曲承本人就在这里。他总不能当人家的面说人家坏话吧, 便只能忍着无语心情看了一眼傅里邺, 耸了耸自己的肩膀。

    傅里邺看了一眼他, 默不作声的低头绑半指手套。在这次的副本里, 他似乎总是做这些小动作,要么就是将本就牢靠的战术手套绑的更紧,要么就是将袖子往下扯。

    等绑好后,曲承也整理好头绪。

    他神色哀恸, 眼神里宛如一滩漆黑的泥潭, 看不见任何光彩, 说话的声音也是不停颤抖。

    “我和祝十五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如果说我是小世界闻名的天之骄子, 那她就是非常有名的天之骄女。小世界的人总是把我们凑成一对, 说我们是强强搭配, 玉女金童。谣言传的多了,就连祝十五本人好像也是这样认为的。我自认为从来没有对祝十五做过任何越距行为, 也可能是我顾念儿时情谊没有强硬拒绝的缘故, 她就一直当我在欲拒还迎,心里从不认我的隐晦抗拒。”

    盛钰不自觉又靠上了椅子,说:“这事我可太有经验了, 你隐晦抗拒个什么东西, 越隐晦, 在喜欢你的眼中就越是可爱。说不定人家还当你是在害羞, 所以一定要直截了当说出来,直接说‘我不喜欢你’,或者‘离我远一点’。你不直接说,人家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她又怎么知道你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说完,盛钰敏锐的感觉到身旁有一股十分强烈的视线。他一愣,等再看傅里邺的时候,这人已经转眸,不再盯着他看了。

    这个时候他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刚刚那两句话,好像是他曾经用来拒绝傅里邺的话。

    盛钰略有心虚,赶忙轻咳两声转开话题:“你说你隐晦,具体是怎么个隐晦法?”

    曲承说:“她送的东西我收下,但事后会给她回一份更大的礼,作为回报。外出有不会看眼色的人调侃我和她之间的关系时,我会严肃的叫他们不要再提这些。她登门来玩的时候,我会闭门不见,但她要是来切磋的,那我愿意见,打一架之后就把她送走,不留她住……还要继续说吗?”

    “不需要了。”

    盛钰应了声,心里也很清楚。

    一个拒绝的不直接,顾及从小一起长大的情谊。还有一个是恋爱脑,将人情往来当做特殊对待,将隐晦抗拒当成对方体贴。误会是正常的,不误会也是正常的,性格左右事态发展罢了。

    “后来便遇见了我的妻子。”

    曲承提起祝十五的时候,眉间皆是厌恶。但很快这些厌恶消失的干干净净,转而轻轻勾起唇角,笑的很轻松,像是追忆起什么甜蜜的往事。在盛钰进房的这段时间里,曲承一直都是一张要死不活的脸,这还是他们两人第一次看见曲承笑,还笑的这么自然幸福。

    “她比我大三千岁,我出生的时候她还来满月宴上喝过酒,往后岁月一直用这件事来调侃我。”

    说着,曲承眼角也带上了笑意:“但我总会调侃回去,满月宴上她是半步金领域神明,我成年后遇见她时,她是半步金领域。最后我们结亲了,她竟然还是半步金领域。她说自我满月宴后实力一直不长进,是因为料到了以后我会成为她的夫君,有我的保护,她就不用急着增加实力了。但我知道,这就是她懒于历练的借口而已。就算知道,我也乐于保护她。”

    “如果不是后来战火蔓延过□□速,我本可以保护她一辈子的。”

    说到这里,曲承眼角的笑意消失,眼神重新归于一片死寂,抿唇久不开口。

    他省去了与妻子相识相交相爱的过程,也许是因为时过境迁,再提及那些甜蜜的往事,更像是一碗浓浓的毒/药。多说一句,毒/药越下肠中一寸,腐蚀到心脏都有些抽搐。

    所以他不愿多说,盛钰也不想多问。

    相爱的过程毕竟不是主要的事。更主要的事情是,“战火来临之后发生了什么?”

    曲承说:“我和妻子成婚的时候并未邀请祝十五,她却不请自来。来了之后也没有搅乱酒局,只是进来敬了我一杯酒,祝我婚后日日争执,年年苦痛,岁岁无后。说完她就走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出现过。”

    盛钰:“…………”

    曲承说:“从成亲开始,一直到战火打响,这之间几百年的时间里,我和妻子的确无后。但这并不会影响我和她之间的感情,相反还加长了蜜月期,我们都很享受这种状态。战争开始前一年,她诞下一名男孩。那个时候小世界的战争规模庞大,男子几乎都要上战场,半步金领域的神明更是难辞其咎。我带着孩子去参战,神明就是要在历练中成长,孩子是男童,更要历练。妻子因实力长久无长进,上战场生还几率很小,便躲藏在未被战火侵蚀的地方。至此五十四年。”

    听到这里,盛钰一愣。

    五十四年这个数字有点耳熟,一时之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只要给他时间,他肯定能想起来,但曲承话语没有停。他也就停止想‘五十四’这个数字,继续侧耳听。

    “祝十五请愿参战,和我在一个战区。期间我顾念家室,一直不理会她。开始还好,后来她越发癫狂,几次都扮作我妻子的模样来引诱我,第一次差点着了她的道,要不是交谈过程中发现不对劲,我可能已经做出了对不起妻子的事情。后来每次她扮作我的妻子,我都将她赶走,次数多了,我便说,再有下一次我就杀了她。”

    盛钰说:“她是什么反应?”

    曲承摇头说:“她不相信。”

    盛钰:“……”

    曲承继续说:“这五十四年里,我的孩子一直在成长,兑换成你们人类的年龄,他应该是三四岁的年纪,但心智也应该有十二三岁。我是男子,不懂小孩子在想什么,战火当前也没有心思去开导小孩子。时间久了我才发现,他和祝十五竟然有私交,隐隐约约将祝十五当成了他的妈妈。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听到的谣言,一直认为我的妻子不要他了,生而不养。我抽空去劝导他,他怎么也不肯相信我,只肯信谣言,还质问我,既然他出生就是半步金领域,那我的妻子应该也是半步金领域,为何她不参战。只怕早就已经抛弃了我们父子,自己享乐去了。”

    傅里邺微动,眉头轻轻一皱。盛钰听到这里也是有些烦闷,说:“你妻子不是实力不行么,参战了生还几率不大,你跟小孩说这件事啊。”

    曲承忽然惨淡一笑:“你以为我没有说过?我解释过无数次了,但半步金领域神明实力不长进,这件事本身就很离奇。我活了这么长的时间,除了我自己以外,也就见过我妻子一人,血统明明已经半步金领域,实力却战不过任何银领域神明。有些强劲的铜领域神明都能轻轻松松打败她。这种离奇的事情,要不是我自己遇见了,不然我不会信,我的孩子自然也不会信,只认为我在安慰他。”

    盛钰奇怪说:“没有原因的不长进?”

    曲承轻轻摇头:“不是没有原因。”

    顿了顿,他继续说:“得到我孩子的支持,祝十五愈发疯魔。她竟然模仿我的笔迹,寄给我妻子决裂信件,我的孩子考虑再三,最后将我和妻子的定情信物赠给祝十五,附加在书信上,以增加书信的可信度。”

    “……”

    听到‘决裂书信’这个词,盛钰脸上的表情一僵,心道一声卧槽,下意识同傅里邺对视一眼。两人表情都是有些奇异,简直是一万个复杂。

    他们肯定想到了一起。

    见曲承表情哀痛,似乎已经沉寂在这些往事之中。盛钰也不确定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确,为了防止乌龙一场,他也就没有开口,而是选择安静倾听。

    这个时候曲承已经有些受不住了,腰背躬起,脸色惨白说:“妻子自然不能接受。她带着书信来找我,我当她是祝十五故技重施,扮作妻子来纠缠,心生不耐烦,便、便……”

    盛钰神色微动,不忍说:“便一刀杀了她?”

    曲承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祝十五没有想到我妻子会冒着生命危险来找我,她只当这是一场恶作剧,她更没有想到的是,我说杀了她,便会真的杀了她,没有虚言。我的孩子也没有想到,他想报复自己的母亲,报复她‘生而不养’。等大家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的妻子已经不在。”

    盛钰心道现实生活里永远比他拍的电视剧更加狗血,貌似……现在还有更狗血的后续。

    他有想法,但有些不忍说。

    这一个犹豫之间,曲承眼睛看不见,也没有注意到面前两人颇为复杂的神色,唇瓣颤抖说:“我的孩子意识到自己犯下严重错误,便带着我和妻子的定情信物远赴另一小世界的战场。至此千年我都没有见过他,一直到我寻求唤灵术,他才回来,自愿充当术法引子。”

    “那术法太痛苦,见我的眼睛被弄瞎,他就在一旁哭,一直哭着说对不起。我想,他真正对不起的不是我,而是他的亲生母亲。”

    盛钰说:“后来祝十五和祝三十填补了唤灵术阵法,你孩子就带着定情信物消失了?”

    曲承点头,说:“定情信物是我满月宴的时候,她赠的礼物。是两枚相思豆,赠给我父母的,但我父母感情不好,很快就合离了,那两枚相思豆在我成亲后重新被翻了出来。那不是普通的相思豆,只要将其携带在身上,远至千里都能感受到爱人的存在。我们约定过的,无论何时都不能收回这相思豆,要一直恩爱。战火来临时,我和儿子要上战场,她将她的那枚给我,叮嘱我将其放在儿子身上,以免儿子发生意外的时候,我不知道,也不能赶去相救。附在书信上的相思豆其实是儿子身上的那一枚,但我的妻子不知道,她以为是我将我的那一枚返还了回去。”

    盛钰叹了口气:“正常,毕竟谁也想不到自己的亲儿子,会这样坑害自己。”

    曲承沉默了一下,说:“我的实力不长进,是因为这万年我一直都龟缩于此,无心历练,如果我肯历练,一定能提升实力。但我的妻子不是这样,她就算历练,也不会进步。”

    盛钰说:“嗯?”

    曲承眼眶微红,说:“这件事,在妻子死去很久以后我才知晓,从我父母的口中得知。最开始她和我在一起,触怒了我的父母,不仅因为她比我大很多,还因为她天资不高,我父母觉得她在未来会变成我的软肋。他们瞒着我决一死战,如果我妻子胜了,父母将不会再干涉我们,如果她败了,就是死。”

    盛钰说:“她败了?”

    “不,她胜了。”曲承摇摇头,说:“但是也重伤难孕。但她终究还是胜了,我父母也不能说什么,只能由我们去。一开始她的实力不进,是因为她一直在疗伤,一历练就会暴露自己受了重伤,她不想我知道这些,也就不肯历练。后来实力不长进,则是因为她运用术法为我诞子,筹划几十年伤及根本,实力越发倒退,退到连银领域底层神明都无法斗过时,她才诞下子嗣。”

    说完了这些,三人一齐沉默。

    曲承像是难以忍受这种死寂的氛围,长长吐出一口浊气,说话的时候表情很平静:“听了这些,换位思考一下,你们会原谅祝十五吗?”

    盛钰嘴唇轻抿,心中叹息。

    世事最爱捉弄人,原本曲承和他的妻子可以恩恩爱爱一直走下去,要不是战火来临,要不是祝十五心生妒意,事情又怎么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难以收场,又让人不住扼腕。

    曲承垂下眼帘,说:“既然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你们走吧。天明前找个地方躲起来,说不定白天神明就找不到你们,可逃死劫。”

    盛钰连忙说:“等等,你有件事没有说清楚。这个事对你可能不重要,但对我和我身边这位,那可就重要的紧,非常、特别的重要。”

    曲承疑惑说:“什么?”

    盛钰说:“你用剑身换了唤灵术的法子。那柄能伤害鬼王灵魂印记的剑,神明是否用他来做了什么……比如毁掉了谁的灵魂印记。”

    曲承微顿,说:“被毁去灵魂印记的鬼王不过只有两名,一个是懒惰,一个是贪婪。你们问这种事做什么,和遗灵有关么?”

    “和遗灵无关。”

    盛钰看了一眼傅里邺,后者也正看着他,眼神十分专注,眸色也极深沉。

    他转头,略带无奈的说:“十分不巧,你说的贪婪以及懒惰。一个是我,一个是我弟弟。往前延伸的话,上一任懒惰王还是我的好友,所以那把剑最后用在什么地方,这可太重要了。”

    “……”

    曲承似乎被他的话惊到了,半晌都不知道作何回复,沉默了好长时间才后知后觉的惊讶说:“你是鬼王吗?!”

    盛钰说:“对。想打架的话也是待会打,你先把我的问题给回复了,想打多久我就陪你打多久。还是二打一,或者车轮战,你选一个。”

    曲承质疑说:“有区别吗?”

    盛钰挑眉说:“当然有区别啦。二打一是两个人合起伙来打你一个,车轮战是我和我身边这位轮流上,打你一个神明。你可以选。”

    如果不是盛钰提及傅里邺,曲承甚至都感知不到这个房间里除他两人之外,还有一个人一直存在,连呼吸声都感知不到。

    这让他感觉很恐慌,对于未知的恐慌。

    想了想,曲承摇头说:“我不和你们打。你问的问题对我来说无关紧要,回答你也没什么。唤灵术失败后,我也曾尝试寻找过那个骗了我的神明,一直都找不到人。但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们一声,懒惰和暴食的争端在战发以前,那个时候懒惰的灵魂印记已经被毁掉了。我是战后才将剑身送出去,懒惰的灵魂印记必定和那神明无关。”

    盛钰说:“贪婪呢?”

    曲承摇头说:“不知道。如果你是贪婪,那我可以告诉你,你的灵魂印记是战后毁掉的。接近于七鬼王覆灭之际被毁,中间的时间极其短暂,所以你的王位也就没有旁落。因为在大家刚意识到可以争抢你的王座之前,你就已经死了。”

    盛钰自嘲说:“那我还挺幸运。”

    傅里邺动弹了一下,却没有看盛钰,也没有说话。

    曲承疲倦说:“你们走吧。”

    这是他不知道多少次送客了,之前几次又是坚决又是烦躁,这一次却不同于以前。也许是讲述了这些早已被尘封的过往,他从来都没有这样疲倦过,强撑着精神重申:“我不想与你们为敌,我对鬼王的位置也没有想法,我只想在驿站里浑噩度日,什么也不去想。”

    盛钰说:“你放弃找你的妻子了?”

    曲承好像已经不抱希望,惨淡的笑了声,说:“放弃能怎样,不放弃又能怎样。事情会因为我的意愿而改变吗?”

    盛钰肯定说:“可以改变。”

    曲承一愣,浑浊的眼球盯紧盛钰,这一次他总算是看对了地方。表情几度变化,最后也只是轻轻叹息一声:“虽然阵营不同,但我到底是万年前存活下来的神明,那个时候鬼怪与神明的争执还没有这么强烈,大家都和平共处。我对鬼王也没有多大的仇恨,所以谢谢你的安慰,至少能让我心里好受一些。”

    盛钰无言半晌,有些迟疑。与傅里邺对视一眼,他作出口型:“要不要说?”

    傅里邺点头:“说。”

    这个字是直接说出口的,因此曲承也能听见。他茫然了一会儿,道:“说什么?”

    盛钰心道曲承是真的惨,盲目找寻了千年万年,从来都没有考虑过灯下黑这个道理。

    他开口说:“你有没有想过,也许那个神明没有骗你。他教给你的唤灵术其实是真的,只是因为某种原因,你没有办法找到妻子的转世。”

    话音刚落,曲承已经是浑身僵硬。

    愣了足足好几秒,他面色发紧,声音也颤抖的厉害:“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盛钰说:“字面上的意思。假设唤灵术是真的,你却没有找到你妻子的转世。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性了:你的妻子,她压根就没有转世。”

    这下子曲承也不僵硬了,他一下子起身,却由于腿软摔回了床铺上。挣扎着重新站起来,他的手探向虚空之中,好不容易摸到盛钰的手臂,声音中已经隐隐带上了哭腔:“你们是不是知道一些什么,告诉我,说句话啊!”

    盛钰对上他浑浊的眼睛,心中略感复杂。他低眸拉开曲承的手,又将他的两只袖子拢起。

    曲承仿佛心完全乱掉,连盛钰在做什么都感知不到。等袖子被拢起来,他的左手手腕有一处很深的伤疤,像是被刀剜过皮肉一般。

    盛钰抬手点了点他的手腕:“你这处伤疤底下,是否埋过一枚相思豆?”

    “……”

    窗外的风轻刮窗扉,屋子里皆是窗扉打在墙侧的‘砰砰’声。这个声音一下比一下打,像是重捶敲击在耳侧,将曲承捶落在地,几乎直不起身子来。他几度张口,唇瓣也跟着颤抖。

    这些话他几乎是剜着自己的心脏说出口的:“当初我去参战,临别前念到我和妻子的约定,永远不送还信物,更不会主动要回。为了让她安心,我让她亲手将相思豆埋在我的手腕间,以后要是背弃了这个诺言,我就要承受剜肉之苦。这件事只有我和她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曲承可能已经猜到了什么,但过去无数次希望换来的都是失望。他竟然都不敢张嘴去问,以免换来更大的失望。

    他不敢,但盛钰和傅里邺敢。

    两人一起起身,傅里邺前去屏风后面,领人到床前。盛钰低眸搀扶曲承,几次用力都没能将其搀起来,最后只能无奈说:“我知道这些,自然是我见过你的妻子。你的妻子叫什么名字?”

    曲承脸上的表情一片空白,凄然的坐在地上,混乱的摸索着地面。待摸到盛钰的鞋,他紧紧攥住盛钰,低着头哽咽开口。

    “隐娘,她叫隐娘!”

    果然如此,世事无常。

    盛钰在心中长叹一声,扭头看向傅里邺,或者说是看向傅里邺身边的红裙遗灵。

    副本限定的那三个问题,想不到会以这种方式问出口。

    顿了顿,盛钰说:“你是何人?”

    红裙女子目光呆滞,神情麻木。只是撑伞站在原地,不看曲承,也没有看任何人。她就只是站在原地,窗外的风带起了她的裙摆,轻轻柔柔的扫到曲承的脸上,又滑落。

    曲承若有所感,忽然侧头追寻裙摆落下去的方向,却什么也看不见。

    一片死寂之中,有一个声音似乎跨越了千年万年的浑噩时光,恰如两人初见一般。当时那甜甜的笑容仿佛还在眼前,现在这声音却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声音,陌生的是语气。

    她冷漠说:“奴家隐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