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88章 伞下亡魂(三)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傅里邺果真是走路带风。

    一个星期不见, 盛钰感觉他好像又帅了不少,装束看起来格外适应21层楼。

    在齐微雨遭雷劈一般的表情中,傅里邺闷不做声的走到盛钰身边的位置, 坐下。他也没理齐微雨说他是‘傲娇王’的事情, 而是看向盛钰:“有人看见你在这辆地铁上,我绕圈到你前面,等你的车到。”

    盛钰笑着说:“难怪, 我说怎么这么巧。要是我中途下车了,那你岂不是白绕圈, 白等我啦。”

    傅里邺说:“再绕到你前面即可。”

    “诶诶诶……”齐微雨在两人对面懵逼。

    盛钰没有在意她, 低头从下至上看了一眼傅里邺身上的装束,这人穿的跟特种部队似的,一身黑, 就连手腕上也绑有防具手套。一眼看去, 竟然只有脸和手指头是露在外面的。

    个子高的人穿这一身就特别帅, 刚刚远远的走过来, 盛钰险些以为是男模在走秀台。

    他说:“你不热吗?”

    傅里邺说:“还行。”

    盛钰又说:“这一身能更好的保护自己?”

    傅里邺轻轻点头:“嗯。”

    车辆颠簸之间,盛钰就没有再说这件事。他看向跟随傅里邺上地铁的持伞人。

    那也是一个妙龄女子, 脸色惨白眼神呆滞,眼尾高高吊起,从面相上来看,生前也许是性子十分张扬随性的女人。然而现在却和所有遗灵一般,她看上去很是呆滞麻木。

    盛钰问:“你叫什么名字?”

    那遗灵愣愣答:“奴家祝十五。”

    齐微雨忽然‘嗯’了一声,惊道:“我带的遗灵叫祝三十。该不会你就是他的故人吧?”

    有了齐微雨这一声, 盛钰皱眉仔细看了眼, 这两个遗灵五官还真有点像。特别是眉眼那一部分, 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这种眉眼放在女人身上, 就是张扬艳丽,放在男人身上,就是英气逼人。再问‘死于何’时,两个遗灵的回答竟然出奇一致。

    皆是:死于万年前鬼王大战,九十六号房神明之手。

    “他们会不会是姐弟?一个叫十五,一个叫三十。那岂不是还有祝一二三、十六十七十八?”齐微雨打了个寒颤,看向隐娘:“你该不会也叫祝什么什么的吧,你死于什么?”

    隐娘呆滞答:“奴家隐娘,死于万年前鬼王大战。葬于此处,已在此徘徊万年有余。”

    齐微雨不解说:“为什么祝十五和祝三十都能准确的说出谁杀了自己。这只遗灵回答这么模糊……来的路上我见过其余的玩家,他们所携带的遗灵都是死于那场大战的。”

    盛钰说:“她是被她郎君杀死。遗愿也是想收回赠给她郎君的相思豆,从此桥归桥路归路,两不相欠。也许是这个原因,才不计较谁杀了她。”

    齐微雨茫然说:“相思豆是啥玩意?”

    “红豆。”说罢,盛钰又看向祝十五,问道:“你的遗愿是什么?”

    祝十五声音比隐娘还要难听,后者只是甜腻,她是甜腻中还带着一份嘶哑,宛如死前嘶吼过,将嗓子都给扯裂般那种嘶哑。

    她哑声说:“愿九十六号房神明接受奴家的致歉。自此了却前尘,重入轮回。”

    这一段说着,在场三人面色均有不同程度的变化。齐微雨更是捂住耳朵,直白道:“天啊,好难听的声音,听起来都不像是人在说话。”

    要是祝十五还活着,肯定得好好找齐微雨的麻烦。但她现在已经死了,留下来的不过是一缕残魂,因此也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

    缓了几秒钟,齐微雨放下手,满脸不解说:“九十六号房是神明的名字吗?这个神明也太牛逼了点,杀死祝十五和祝三十,完了人家祝十五的遗愿竟然还是亲口向这个刽子手道歉。”

    盛钰说:“也许是驿站的房间号。”

    齐微雨惊说:“怎么可能?驿站不是专门给遗灵入驻的吗,神明怎么会住在里面?!”

    盛钰没有回答。

    这些事他也不清楚,也没办法回答。

    列车又向前行驶了一段距离,见天色已经隐隐昏暗,齐微雨思考再三,她得找到祝三十口中的‘故人’,让祝三十吃一顿饱饭。

    想了又想,最终她还是决定提前下车。

    临分别前,齐微雨恋恋不舍的看着盛钰,说:“我还是第一次和明星近距离接触啊,你比电视上还要好看,好想再待一会呀呜呜呜……”

    还没呜呜几声呢,齐微雨眼神触及到盛钰身后,立即停止假哭。她拽着祝三十就跑,一连跑出了好远的距离,愣是连头都没有回一次。

    盛钰反身一看,就瞧见傅里邺坐在原位,冷冰冰的看着齐微雨的背影。

    他好笑说:“你是不是吓她了。好端端一个小姑娘,被吓一跳,跑起来跟丧尸一样。”

    傅里邺收回视线,说:“是她太吵。”

    盛钰沉吟说:“吵归吵,大事上还是挺有主见的。祝十五和祝三十应该是姐弟,再不然也是亲戚关系,现在天都快黑了,换别的女孩,估计想跟着我们走,说什么也不分开。齐微雨倒是拎的清,就算这两个遗灵是亲戚,他们的遗愿看上去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关联,走一起说不定是浪费时间。至于她为什么没有怀疑九十六号房神明是祝三十的故人……她应该还隐藏了一些东西。”

    其实这也算正常,二十一层楼里很难分清玩家好歹,对于第一次见面的人就抖干净底子,这种做法才是十分愚蠢。因此盛钰也没介意。

    他继续说:“你现在是要去驿站找九十六号房的神明吗?让那神明接受祝十五的致歉,万一对方要是不接受怎么办?”

    傅里邺抬眸:“能怎么办。打到他接受。”

    盛钰顿时笑了:“英雄所见略同!我也是这么想的,反正也找不到隐娘的郎君,我不如跟着你去驿站看看,也许会有新的消息。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没有消息,没法完成隐娘的遗愿,那也是神明代替副本规则来惩戒。”

    傅里邺说:“你想打到神明没法惩戒?”

    盛钰坐下,说:“那不然呢。通过前阵子副本,我算是明白一个道理,只要紧紧跟着你,那就什么事都没有,傅佬记得要保护我呀。”

    傅里邺眸中染上一丝笑意,说:“小脑子精还需要让人保护,你自己就能坑害一驿站的神明。”

    盛钰说:“商业互吹开始了是吗?”

    不等傅里邺回应,他憋着笑说:“你家网线修好啦?”

    提起这件事,傅里邺就有些郁闷。

    他将半指战术手套重新绑了下,说:“等风头过去我就悄悄搬走,懒得叫人修。”

    “反正修了还是会被人剪断。你打算搬到哪里去。”刚问完这句话,盛钰自觉接了下句:“哦,我差点忘了,你个富二代怎么可能就一处房产。”

    傅里邺说:“我不是富二代,我是创一代。没钱没房,欠债无数,活了二十多年全靠亲朋好友接济。也没地方住,你家还有空房吗?”

    盛钰惊异的挑了下眉,这些话也亏傅里邺说得出口。他还没钱没房,他还欠债无数,他还全靠亲朋好友接济,只怕前面那些全都是瞎话,最重要的是最后那句——你家还有空房吗。

    顿了几秒钟,盛钰好笑说:“现在都是这么玩的么,你能不能再苟一点?”

    傅里邺点头说:“要是没有空房也没关系。我可能睡你房间的地板上。”

    盛钰说:“我家是瓷砖,不是地板。”

    傅里邺说:“多铺两层被子就行。”

    “你差不多行了啊!”

    盛钰握拳狠狠敲了一下傅里邺的手臂,本来脸上还带着笑意,这笑意却忽然一顿。

    那一下敲的痛到骨髓里去,好像不是敲在人的身上,而是敲到了坚硬钢铁上。

    傅里邺脸上的笑意也消失的干干净净,他急忙握住盛钰的手,那双手上的手指关节都敲出了青红的印记。盛钰冷不丁遭这一下,脸色都有些微微转白,半晌才缓过来,说:“明明是我打你,怎么感觉我自己被打了,痛死了。”

    “你打在骨头上了。”

    傅里邺抿唇,低头帮盛钰揉手。

    盛钰怀疑说:“是吗?”

    从这个视角看,只能看见傅里邺低下去的眼睫,脸色似乎也不太好看。

    对于不熟悉的人,盛钰其实不太爱管闲事,对方就算是病入膏肓,那也不管他的事。但傅里邺不是‘不熟悉的人’,因此盛钰正色,翻手抓住傅里邺的手腕,指尖按在那双冰凉的半指手套上。

    “我还没问,你为什么穿的这么严实?”

    傅里邺说:“……防护。”

    盛钰狠狠抿唇,气急说:“你是不是当我傻?你傅里邺什么时候需要防护了,远程攻击靠审判日,百发百中。近程攻击,那我请问,能有人近的了你的身吗?就算有人能靠近,那还不是分分钟被你钢铁化了,我再问一遍,到底怎么回事?”

    傅里邺:“……”

    这时候,地铁忽然一个急转弯,整个车厢都不受控制的向□□斜。座椅上的白布纷纷跟着向左边歪倒,窗外呼呼啦啦吹进许多淡黄色纸钱,甚至还有从盛钰眼前几寸处掠过去的。

    祝十五和隐娘的裙子皆向左扬起,一片大红和一片纯白交织,十分刺眼。

    两个遗灵也不知道是借助了什么,都跟桩子一样牢牢定在原地。但傅里邺和盛钰不可能坐的动都不动,惯性作用,两人一齐向左边歪去。

    盛钰下巴直接磕在傅里邺的胸膛上。

    虽然还是很痛,但这一次他多多少少放下心。这个触觉总算不是像刚才一样,虽然依旧感觉很硬,但不至于跟磕在铁上似的。

    两人齐齐转头,向车外看去。

    列车到底站了。

    远远看去,有一座城堡一般的驿站凌驾于乱平房之中。夜色深时,周围似乎起了沼气,迷迷瞪瞪的将驿站笼罩其中,即便是只能看见驿站的正门,也能感觉出驿站隐藏在沼气中的庞大。

    “咳咳咳……咳咳……”

    盛钰捂住口鼻,开始咳嗽。

    傅里邺也被呛了几口,他立即扯下座椅后方的白布,两手一扯将盛钰下半张脸包起来。随即又扯了一块,将自己的脸也包起来。

    他起身,说:“先下站。”

    盛钰撑着座椅起身,他一动,隐娘也跟随他移动。两人两遗灵快速下列车,刚站稳脚步,就感觉沼气像是一张巨大的网,从天而降将整个人都笼罩在其中,不仅开口说话困难,眼睛也像是进了什么异物一般,格外酸涩。

    紧紧捂住口鼻,盛钰心道这个时候算账,只怕账算完前他和傅里邺就给闷死了。想到这里,他无奈开口,声音像是被闷在被子里一般。

    “得找干净水源浸湿白布。”

    傅里邺点头:“嗯。”

    两人齐步向前方走去。

    附近是市内最常见的低矮平房,几小时前盛钰经历了鬼打墙,可没少见这种房子。当时又推又拉也没能将这些房门拉开,现在这些平房依旧是大门紧闭,街上一片萧条。

    走过这条街,前方就是亡魂驿站。

    两人走到街道中段的时候,某处平房门前躺倒一人,看身上的装束,应该是玩家。

    那人面容青紫,身上落满了纸钱,直到这个时候还是会有风将纸钱带起,飘扬间落到他的身上。看样子这个人在这里应该躺了许久。

    再靠近一看,盛钰蹲下身,检查一番后抬头说:“死了。窒息而死。”

    傅里邺点头,没有接话。

    盛钰也没顾及他,盯着死亡玩家面前的平房门看了一会,说:“之前我也试图打开这些门,光凭借蛮力无法打开。当然,也可能是我没有武器的原因,不过这人身边有短刃,门上也全是被短刃划出来的划痕,他死前一定是疯狂的想进这扇门,只不过还没有来得及找到进去的办法,就已经被附近的沼气憋死。”

    说了这么一大段,盛钰也吸入了不少沼气。

    倒也没有感觉窒息,就是嗓子痒痒的,老是想咳嗽。也许待久了,才能感觉窒息。

    又看了一眼街道。

    这街道上空无一人,实在是有点奇怪。

    毕竟大多数人都不会在地铁外瞎晃悠,既然任务与亡魂驿站有关,那说什么也要来看一眼。有人来有人走,总有人留在这边查看情况。

    但现在一个人也没有。

    莫非这次的副本只有十几人,亦或是几十人?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之前盛钰的担心就是多余的。根本不用担心副本人数过多,后期遗灵数量不够引得玩家们为夺资源自相残杀。

    刚想到这里,身旁的平房门忽然传来‘扣扣’两声闷响,扭头一看,门边空无一人。

    …………闹鬼了?

    盛钰起身说:“你有没有听见那边的门响。”

    “听见了。”

    傅里邺也正看着隔壁平房,原地站了几秒钟,那门又‘扣扣’的两声响。声音好像比之前要急促许多,似乎是在催促他们过去。

    这一次盛钰听清了,那声音不是从门外传来,而是从门内——屋子里面有人在敲门。

    两人对视一眼,一齐迈动脚步,十分警惕的靠近房门。尝试着用手推了一下,眼前明明是一堵破破烂烂的木门,却格外结实。

    盛钰这么一个大男人,即便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无法撼动木门半分。

    正这时,门内传来细细的声音。

    这声音宛如被罩在锅炉里一般,就连纸钱飞舞的声音都比门内的说话声大。盛钰将耳朵贴在木门之上,皱着眉头凝神去听。

    门内人说:“遗灵……推……用……”

    虽然听不清一整句话,不过听见‘遗灵’这个关键词就已经足够。盛钰直起身子,略有些迟疑的看向隐娘:“你推的开这门吗?”

    隐娘呆滞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僵持了几秒钟,傅里邺抬腕,几乎是将祝十五拎到门前,冷声说:“推门。”

    命令的口气下,祝十五立即动了。

    苍白失色的小小手掌附在木门上,看上去根本没有用什么力,轻轻一推就推开了。

    那门仅仅只是开了一条缝隙,门内的声音立即大了起来。还不止一个声音,高音调低音色全部混杂在一起,听起来足足有十几个人在讲话,说的话还全都不一样,乱糟糟一片。

    “快进来,你们快进来!”

    “呕咳咳咳、咳咳关门……我们在屋子里喊了好久,这该死的门跟结界一样,声音都传不出去。好在敲门声能被你们听见。”

    “别都堵在门口啊,你们让人家怎么进来。”

    门缝又开大了些,傅里邺优先踏入平方内,打头阵。见里面十几人确实都是普通玩家,他才让开身子,让盛钰进到屋子里面。

    两个遗灵紧随其后,她们一踏入房门,屋子里顿时起了不少惊呼声:“竟然有两个遗灵!”

    这屋子里一片漆黑,所有人都拿布蒙着脸,看着就和贼窝据点一般。脸都蒙上了,自然相互看不清五官,但能看见屋里有一个撑伞的男人。

    这一屋子十几个人,竟然都是靠着那唯一一个遗灵进来的。

    有人双掌附有两个水球,徐徐靠近,说:“把脸上的布湿一下,免得沼气被吸到鼻子里去。这些水是技能产物,要是不介意就用吧。而且你们不用担心,那些沼气好像进不来屋子。”

    盛钰将脸凑过去:“谢谢啊。”

    “谢什么,都是遭二十一层楼罪的人。”笑答了一声后,那人开口说:“你们来的也是巧,其实这边沼气之前没有这么浓,我进屋后就一直开着门,见有人在外窒息,就唤那些人进来。一来二去竟然也聚集了不少人。看沼气越来越浓,而且我们的遗灵遗愿都没完成,怕神明过来打击报复就把门给关上了,你说巧不巧,还没五分钟呢,就从门缝里看见你们过来,还在外面瞎晃。”

    盛钰笑着点头:“是巧了。”

    屋内十几人在副本里走走停停一整天,也都累了,上来说了几句话就跑到拐角歇息。只不过盯着盛钰和傅里邺的眼神还有些惊异。

    似乎他们两人带着两个遗灵这件事,给他们的打击很大。见盛钰不解,携带水球的男人笑笑,说:“别看整个屋子就一个遗灵坐镇,我们之间有不少人之前都带着遗灵。还没带几个小时呢,没看住,那些遗灵自己跑了。”

    盛钰说:“跑了?”

    男人点头,唏嘘说:“可能觉得我们没办法帮他们完成遗愿吧。不过也奇怪,遗灵根本没有思想,他们怎么知道我们无法帮他们完成遗愿。”

    这个问题盛钰自然也无法解答。

    反正隐娘和祝十五都乖的很,这一路都寸步不离紧紧跟着,一点要跑的意思也没有。

    傅里邺将布润湿,冷冰冰的道了声谢。礼貌是有的,只不过这个道谢的口气听起来太冷漠了,好像不是在道谢,而是在讨债。

    搭配他一身黑的装束,还有露在白布外一双冷冽的眼眸,那男人都不敢长久盯着傅里邺看。见盛钰一直笑眯眯,看上去很好说话的样子,他又说:“兄弟,你们是打算去亡魂驿站吗?”

    走过这条街就是亡魂驿站,祝十五的遗愿完成在即,自然是要去的。不过看见男人充满不赞同意味的眼神,盛钰还是留了个心眼,斟酌着开口:“怎么,难道你之前去过那里啊?”

    还不等男人开口说话,角落里歇息的人群就愤然开口:“当然,在这里的人谁没有去过!”

    他们的愤怒不是冲着盛钰而来,而是冲着亡魂驿站。

    言辞间,有些人还控制不住朝亡魂驿站所在方向看去,虽然能看见的只是厚厚的一堵破败墙砖,但他们眼神里还是浮现出淡淡的恐惧。

    男人叹息开口:“别看这边家家户户大门紧闭,实际上这一溜平房都挤了不少像我们一样的人。就算去掉遗灵,这里面少说也有几百个玩家。来都来了,怎么能不去亡魂驿站看一眼。”

    说到这儿,同其余玩家一样,男人脸上也浮现出浓浓的恐惧之色。他手指颤抖,指尖的水球竟然都无法凝聚,‘哗啦’一声全部撒到地面上。

    按照常理来说,这都已经是第十层楼了,大大小小的场面都已经看过不少。大家也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不至于会因为一些小事惊惧。

    想到这里,就连盛钰也对百米开外的亡灵驿站起了一丝疑惑,“那里面到底有什么?”

    “你们没有去过,自然不了解。”男人甩了甩手上的水渍,又是一声长叹:

    “你可以在一屋子里随便挑人,问问他们进去遇见了什么。我敢说就算是随便挑一个,听了他们的描述,你就不会想要去看看了。不是不想去,是没那个胆子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