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87章 伞下亡魂(二)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临近21层楼开始的时间, 整个联合国一片愁云惨淡,很多人担心这一去就回不来了。网上都是一片宛如要上战场的发言,甚至还有人未雨绸缪, 提前准备了遗书放在家中。

    悲伤的气氛感染了经纪人, 他说什么也要在盛钰家中过夜,游戏临开始前还泪眼婆娑的握着盛钰的手:“你可千万别死啊……”

    盛钰好笑说:“你能不能想我点好。”

    经纪人眼泪汪汪说:“你也知道我这个人胆子不大, 要是醒过来看见你死在我旁边, 那我肯定动都不敢动你。”

    盛钰更好笑了:“那我进屋里,死也不要死在你眼前,好吧?”

    说着他还真就起身,往房间走。

    开门之际, 身后传来经纪人犹豫的呼声:“等等!”

    盛钰扒着门往外看, 说:“又怎么了。”

    经纪人满脸犹豫, 吞吐道:“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盛钰惊了一下, 还没有来得及回话,经纪人就继续说:“别编造谎话骗我。我带你十年了, 跟你在一起的时间比跟我女朋友在一起的时间都多, 你给我的感觉和之前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啊?”

    “就是感觉,男人的第六感。快, 说实话,你是不是瞒着我偷偷恋爱了!”

    盛钰笑了一声, 说:“事情还没个谱呢, 不过我觉得应该快了。放心,要是能结婚,我肯定邀请你做伴郎。你要是想当证婚人, 也行, 反正在我眼里你就是我爸了。”

    经纪人怒道:“我才三十多怎么就你爸了。”

    盛钰开玩笑说:“你都快四十了, 别给自己脸上贴金。等我结婚你肯定四十多了,怎么,给我当证婚人还委屈你了,要不当伴娘试试?”

    经纪人无语半晌,说:“什么叫事情没谱,不会是你倒追人家吧。”

    盛钰说:“你觉得呢?”

    经纪人说:“我觉得应该不会。”

    盛钰笑道:“那不就行了。他喜欢我,我也对他有感觉,就差互相确定心意了。等我这次进副本把人给拿下来,回头就带他来给你看看。”

    一听这话,经纪人面色突然一变,惶恐道:“你说的那个人是副本里认识的?你们是网恋?盛钰你可太牛逼了,从艺好多年闷声不响,一来就给我整个大的。网恋怎么行,网恋不靠谱啊,他人怎么样,不会到处乱说吧?”

    盛钰道:“我不让,他就不会。不过我也没打算藏着这个,等时机到了,我会主动公开的。”

    经纪人动了动嘴巴,最后还是没能劝阻,而是叹气说:“从公司的立场,我当然想你瞒这个事。但是从长辈的立场上来说,娱乐圈只是你漫长生命的一段经历,爱人才是能和你走一辈子的人。既然你喜欢,那就公开吧。”

    盛钰笑道:“行了,别煽情。等我出副本就能给你报好消息,到时候知道了我对象是谁,你可一定得收起你的下巴,不要太震惊。”

    ‘啪’的一声,门合上。

    经纪人在门外愣了一段时间,也不知道联想了多少稀奇古怪的东西,忽然如遭雷劈。

    等盛钰躺倒床上的时候,还能听见外面咆哮到破音的崩溃声音。

    “你说的那个人,该不会是左子橙吧?!”

    “…………”

    ※※※

    【姓名:盛钰】(可见)

    【至高楼层:第十层】(可见)

    【身份:贪婪王】(不可见)

    【技能:贪得无厌】(不可见)

    【武器:恶诅守护】(已使用)

    【武器:冰霜玫瑰】(可见)

    翻身从破败街道上坐起,这一次盛钰清醒的很快,全拜经纪人的那一声喊话。

    “竟然怀疑是左子橙……”他头疼扶额,千百句吐槽话语最后汇聚成一声:“有毛病。”

    抬眼打量四周。

    这是一条空无一人的破败老街,周边两排房屋都是老平房,推开门就能看见房间里所有设施的那种。此时此刻所有的平房都大门紧闭,盛钰试着上前推动房门,宛如推上一堵墙般。

    【欢迎来到二十一层楼。】

    【玩家所在楼层:第十层楼】

    【副本:伞下亡魂。】

    天色明亮,只不过因为没出太阳的缘故,街道看起来上一片萧瑟,空空落落的。

    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只能听见鞋子踏在落叶上的稀碎声,所有房屋都紧紧闭着。就算推不开门,也是能勉强透过玻璃窗看见屋内的景象的。

    众多房屋都一样,里面摆放着一桌一椅,还有一个简简单单的床铺。衣柜里是男女老少的衣物,大多缝缝补补,残破不堪。有些桌上还摆放着一个破瓷碗,瓷碗里有热气腾腾的汤饭。看上去好像房屋的主人刚离去不久,就在附近。

    偏偏附近一个人都没有。

    盛钰感觉自己好像来到了什么**一般,走了许久连个人影都没看见。

    身边长时间没有人,他只能自行推测这次副本:“伞下亡魂,听起来又是一个灵异副本。”

    话音刚落,盛钰步子一顿。

    前方有一高耸瓦灯,灯下站有一身着长裙的女人,灯光由上及下,将女人身形拉出一条长长的歪斜影子,影子末端几乎要触盛钰的脚尖。

    再仔细看,这名女子长发及腰,露在空气里的皮肤是死一般的惨白,看上去毫无血色。

    最为恐怖的是,女人正撑着油纸伞。

    没有下雨,没有艳阳,气温阴冷,她就这么撑着伞,脸庞被伞面挡下。身上的红裙子破破烂烂,里衬也由白变黑,站在那一动不动。

    伞下亡魂,伞下亡魂。

    默念了两遍副本的名字,盛钰面色冷静,立即调转脚尖,想要往后走。

    那女人没有跟上来,还是站在原地。

    见状,盛钰心跳稍缓,不由加快脚步在空无一人的街道跑起来。大约跑了十几分钟后,那高瓦灯由远及近,又一次出现在眼前。

    红裙女人还是站在原地。

    这一次盛钰没有再调头跑,他深吸一口气,将手按在胸前的玫瑰上。沿着街道右边走,几乎要贴到墙上去,绕了一个大圈绕开那女人。

    过程中,他一直有意无意打量油纸伞下的女人,离得近方能看见,那女人身形窈窕,裙摆染血,胸前也染了大片蓝色血液。

    蓝中还隐隐约约透着不易察觉的浅金色。

    左子橙说过水镜内容,万年前神明鬼王以身殉剑,当时的神明就是被烧出了金色血液。这其实并不是很难联想,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金领域的神明血液应该就是金色。而眼前这只红裙子女人,应该就是离金领域只差一脚的神明。

    如果正面对上,盛钰绝对讨不了好。

    他不再看,抿唇加快脚步,心中有一丝猜测:没有人能确定21层楼是否有单人副本,也许他这一次遇见的就是单人副本。

    不然怎么解释鬼打墙一般的街道,且只有他一个人在这里面鬼打墙,连个活人都没碰见。

    又走了十几分钟,抬头一看,路灯就在不远处,撑着油纸伞的女人也还在原地。

    说实话,盛钰都有点走累了。

    将玫瑰抽出紧握在手心,他心中提高警惕,方才靠近那红裙女人。

    直到走到她面前,她才微微动弹了一下。

    似乎是在伞下抬起了头。

    油纸伞也跟着微微抬起,向后方微倒。街道无端起了一阵阴风,将房屋门窗刮的呼啦啦响,落叶纷飞,盘旋在半空之中。

    这股凉风让盛钰后脖子发麻。

    他在心里做足了心里建设。

    也许会看见一张满是鲜血的惨白脸蛋,又也许会直直看进两个被挖空了眼球的血窟窿里,又或者是嘴角裂到耳后跟,女人盯着自己嗤嗤发笑,反正怎么也不会是一张正常的脸。

    这个心里建设显然白做了,出乎预料的是,油纸伞下是一个年轻女子的面庞。

    细眉圆眼,鹅蛋脸。看上去像极了联合国旧时代的婉约美貌女子,如果脸色不是这么的惨白,她看起来就和一个正常活人一般。

    卡牌微微发热,电子音响起。

    【玩家可问遗灵三个问题。待问完后,根据问题的答案,替遗灵完成未了心愿。届时可带遗灵前往地铁底站,入驻亡魂驿站。】

    【问题为:是何人、死于何、愿为何。】

    【每名玩家每天至少完成一名遗灵未了心愿,否则神明可代规则,抹杀玩家。】

    这电子音出现的突然,整个萧瑟街道就只能听见电子音,将盛钰惊了一瞬。

    不过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规则说每名玩家每天至少完成一名遗灵未了心愿,现在天色已经隐隐昏暗,也就是还有大约六小时的时间,很可能还不到六小时,他必须完成面前红裙女子的心愿。

    盛钰也没耽搁,问道:“你是谁?”

    红裙女子目光呆滞说:“奴家隐娘。”

    声音又细又小,仔细听还很甜腻。

    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中听见这种声音,绝对不是太好的体验。盛钰忍住头皮发麻,继续问:“你死于什么?”

    隐娘眉间微动,这一次沉默了足足几秒钟,方才继续开口:“奴家死于万年前鬼王大战,身葬于此,已在此徘徊万年有余。”

    万年前鬼王大战,盛钰能想到的就是暴食和懒惰的那场大战。看来当时那场战争确实死了不少神明与鬼怪,末日方舟里有,伞下亡魂也有。

    他继续问:“那你的愿望是什么?”

    隐娘面容呆滞,道:“万年前战火燃起前,我曾赠与郎君相思子,亲手埋入郎君腕间。战火纷飞中,相隔大小三千世界,他去参战,我在家中等他归来。至此五十四年,我最终等到了他予人赠我的决裂书信。我不解,我不愿,我难依,便千里迢迢赶去见郎君,最终被郎君斩于刀下。”

    说到这里,她的眼眶中忽然留下两行血泪,泣道:“既然君有两意,不如放他离去。我愿亲手收回所埋相思子,祝君前路坦荡,从此桥归桥路归路,我与他永不相见,两不相欠。”

    盛钰不解问:“你郎君为什么要杀你?”

    这一次隐娘没有再回答。

    她只是摇头,再摇头。紧接着就撑着油纸伞,愣愣的朝街道另一端走。

    盛钰赶忙跟了上去,道:“你得告诉我你郎君在哪里吧,不然我问谁挖红豆啊。”

    “……”

    “好吧,那你现在要去哪里?”

    “……”

    “你是不是只会回答那三个问题。那我再问一遍,你是何人,家居何方。”

    “奴家隐娘。葬于此地。”

    盛钰弯腰从油纸伞下看了一眼隐娘,确定这遗灵已经没有了自主思想。他叹息了一声,心道:“问题里挖坑都不上钩,只会回答那三个问题,又不肯说郎君在哪里。想帮你了愿都难,难怪徘徊了万年,这样下去就算是转转悠悠千万年,都不一定能找不到那负心汉。”

    跟随隐娘一路走,总算是没有再鬼打墙。

    也就是走了十分钟左右,面前就出现一个荒无人烟的地铁站台。

    名唤地铁,但这和盛钰认知的有很大不同。

    轨道是直接悬浮在空中的,地面上还撒了很多黄色的纸钱,还有给死人烧的房子,地契等物。没有等几分钟,远处就掠来一长约十米的铁皮车,那车黑气环绕,诡异森森。

    稳稳当当的停在了面前,车门上方断裂,整个门往下一摔,发出巨大的震响。

    纸钱,地契全被吹飞到半空中。混乱中只能看见隐娘沿着门的斜面轻飘飘一踏,就进了地铁。末了还站在门口,撑着油纸伞回头看他。

    盛钰说:“你的意思要我上车?”

    隐娘撑着油纸伞,目光呆滞。

    盛钰也不同她讲话了,双手扒着地铁门,几乎是完全靠手臂力量爬了上去。刚翻身进到车厢里,身后的门就兹啦啦的重新翻上来,合好。

    虽然门合好了,但是两边车玻璃实在让人无言以对,那玻璃全是漏的。车辆高速在轨道上滑行之时,两边一直往里钻寒风,时不时还会有纸钱糊到脸上。偶尔拐弯的时候,人就会不受控制的往一旁倾斜,不注意就会被甩到车外。

    盛钰在座位上东倒西歪,有时明明拽稳了把手,车辆一个摇晃,那把手就被他拽开了。

    倒来倒去,见隐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跟个**柱子一样。盛钰实在无法,心道一声抱歉,就一把抓住了隐娘的手臂。

    后者撑着伞,呆滞的看着窗外荒凉的风景,似乎都没有觉察到自己被人给抓住。

    不管怎么说,反正盛钰现在稳当多了。

    车厢里除了他空无一人,他一直揪着人家姑娘的袖子,得了空闲,也跟着往车窗外面看。

    地铁外是一个又一个的街道,看上去几乎没有什么差别,要不是平房破败程度有细微区别,盛钰险些以为这地铁一直在绕圈。

    不过隔着车窗,倒也让他看见了零星几个活人。车辆一下子掠过去,看不清那些玩家的脸,只能勉强看到他们之中有些人,同样携带有撑着油纸伞的遗灵,应该也是在想办法完成任务。

    一直坐了六七站,每每地铁停下来的时候,盛钰总会看向隐娘:“这站下吗?”

    隐娘总是呆滞的看着他。

    等快到第八站的时候,盛钰终于忍不住问:“你是不是纯粹喜欢坐地铁。”

    隐娘:“……”

    盛钰说:“你郎君在这个副本里么?”

    隐娘:“……”

    车辆忽而疾停,盛钰紧紧抓住身边的人形桩子,还没稳住身形就听见暴躁的骂声。

    “你丫直接飞上去了,我呢?你给我下来,姑奶奶我上不去,还想不想完成遗愿了?!”

    在盛钰的视角里,只能看见一个撑着油纸伞的长袍男人立在铁门前,面容呆滞的看着地铁外面。无论外面的人怎么骂,他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身形看上去还有一分倔强。

    那玩家不上来,车就不开。

    盛钰无奈起身,快步靠近车门。

    刚和车外的女孩对视上,那女孩就震惊的瞪大眼睛,结结巴巴说:“盛、盛盛盛……”

    盛钰伸出手,说:“我拉你一把。你拿脚踩在铁门的凹陷里,这样好爬。”

    那女孩整个人快要魂归西天了,压根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爬上来的。等车子重新启程时,她不停搓手,涨红脸干咳两声:“我平时,咳、我平时不怎么骂人的,刚刚纯属被遗灵给气到了。我、我叫微雨,你叫我齐微雨就好……不对!我是说我要齐微雨,你叫我微雨就好!”

    盛钰笑道:“什么叫被遗灵气到?”

    齐微雨狠狠瞪撑伞遗灵一眼,说:“我都怀疑他是故意整我。遗愿是想吃一顿故人做的饭,然后带着我在各个地铁站点窜,我好不容易把他从地铁上拉下来,叫他带我去他故人那里,谁晓得他又把我往地铁上领,也不知道下站。”

    说罢,齐微雨看了一眼隐娘,说:“这些遗灵估计都急着去地铁底站,那边是亡魂驿站。但又没有了却他们的遗愿,光把他们往驿站带根本就没意义,无法入驻,也没办法完成任务。”

    盛钰挑眉,心道套话的时候来了。

    他长长叹息一口气,佯装可惜说:“是啊,得先把他们的遗愿了去,才能入驻亡魂驿站。我其实觉得这次任务有些难。”

    齐微雨大大咧咧的,一看见盛钰皱眉,就立即迎合说:“我也觉得难。想想看,完成一个遗灵的遗愿已经很困难了,还要我们每天都完成一个,不然就是死。最后还得将全市的遗灵全送到驿站里去,那可是有一千所房间啊,全部送进去,这个副本得耗我们多久啊。”

    “……”

    齐微雨想到的是这个副本耗时颇久,难度又很高。盛钰看见的却是副本里隐含杀机。

    根据她的话推测一下,玩家任务必定是纠集全市遗灵,使他们入驻亡魂驿站。但驿站只有一千所房间,那么遗灵也只有一千位。

    要是这次副本人少,那还要好一些。要还是和末日方舟差不多的人数,可想而知,到了副本后期,玩家们必定要为了抢夺遗灵相互残杀。

    到时候就不是能不能完成遗灵遗愿的问题了,而是众人能不能抢到遗灵,以达成每日一次完成遗愿的硬性指标,否则就是死。

    现在能做的,也只有祈祷副本人数不多。

    齐微雨是个小话痨,压根没有注意到身旁正微笑的大明星已经开始游神天外。她兴奋说:“我是鼓点桥副本升上来的,你是从末日方舟副本来的吧?我早就在网上看过你的事啦,真的好厉害,我想着如果我到那个副本,没准要当一辈子奴隶,死都升不到贵人社会等级。”

    这话盛钰全当放屁了。

    都已经第十层楼了,能爬到这一层楼的,也许有心机不深天真灿漫者,但绝对不会有实力低微毫无能力的人。就算真有这种人,那也是运气逆天的好,有的时候好运气也算是一种真实力。

    盛钰没有深聊末日方舟的事,这四个字提起来,他都觉得心里闷闷的,堵得慌。

    想了想,他问道:“你见到翁不顺了?”

    齐微雨点头,说:“见到了!超酷!我就远远的看他从天而降,落在桥梁另一边,紧接着我们所有人都被他翘起来了,好歹是幸免于难。网上一直争论鬼王阵营是正是邪,但我觉得吧,这种事情就不能以偏概全,翁不顺在我心里就是好鬼王,比那什么恶臭的色沉王好多了!”

    盛钰笑着点头,心道左子橙真惨。

    常暮儿死的时候,是左子橙背锅。鼓点桥副本,也是左子橙背锅。与其说他是色沉王,还不如说他是不折不扣的背锅大王呢。

    刚想到这里,地铁缓慢停下。

    之前已经有很多次停站的情况,一般四五分钟,最多十分钟就得停一次。中间几乎不会有玩家上车,所以齐微雨还是保持扭着半个身子,人冲着后方,面朝向盛钰的高难度姿势。

    她眉飞色舞说:“我听说二十一层楼第一人,那个杀神也是鬼王。光听他的事迹,我感觉他可太会埋汰人了。我不是骂他啊,我是在夸,就是没找到好词。毕竟他之前横扫一整层楼的玩家,一战成名,现在想想就是在变相的保护玩家呀,那他在我心里也是好鬼王,就是不知道他是哪一个鬼王了。”

    盛钰眼神越过齐微雨头顶,看向地铁口处。他整个人一愣,原本松垮的笑容终于多了几分实意,比之前的营业微笑真诚不少。

    眼看着那人迈步走来,他笑的眼角弯起,冲齐微雨说:“你可以猜猜他是哪个鬼王。”

    “一声不吭的横扫一整层楼,救下所有的玩家,还表现出我本意不是救你们的模样。”齐微雨毫不犹豫,目光坚定道:“那必然是傲娇王啊!!!”

    盛钰抬眸,笑到呼吸不畅,“哟,我还以为是谁走路带风酷炫帅气,这不是大名鼎鼎的傲娇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