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9章 鬼堡来信(九)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吃俺老胖一刀!”

    眼见着那鬼火就要吞噬上来,危机时刻,一把半人高的菜刀在空中转了好几圈,最后‘砰’的一声巨响,牢牢扎根在神明刚刚所站的地方。

    鬼火眨眼间消散。

    胖子撸了一把本就没几根的头发,冲盛钰叫道:“我在追的同事小美是你粉丝,她过两天生日。刚刚那一刀能给她换十来个签名不?”

    ‘小美’这两个字听起来太像随口胡诌的名字。盛钰怀疑胖子这厮又满嘴巴跑火车,不由笑骂道:“这一刀岂止十个签名。干脆我直接当面送祝福,顺便替你求个婚得了。”

    “不得行不得行。见了你,小美眼睛里哪里还能装得下我。”胖子把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嘴上插科打诨,身体却诚实的很。

    他估计也有点发怵,眼睛几乎要眯成一条小缝隙,一直在一楼大厅来回扫射。

    不远处,裴简躺在地上哎哟哎哟的哀嚎。刘雁也蹲下身子,努力把自己存在感降到最低。除了这两人,其他地方都是一片静悄悄。

    看上去仿佛已经重新回到平静,但在场众人的神色却一个比一个难看。

    特别是裴简,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胖子:“你居然真的用掉了第二颗水晶?”

    胖子将大菜刀拔出,耸肩说:“你不做这种事不代表别人也不会做。这把能够限制鬼火的刀就是我用第二颗水晶换来的,没招来鬼怪。”

    “那只是因为你运气好。”

    裴简本来还想冷嘲热讽一句‘下次运气可就不一定这么好了’。但念及目前唯一可以克制鬼火的东西只有胖子的菜刀,他只得憋屈吞下这话。

    不仅嘴巴要憋屈,行动上也要更憋屈。

    在其余三人怪异注视下,他尴尬的跛脚,一瘸一拐扶着楼梯栏杆,想要走到胖子身后。

    谁知道这时,异变突生。

    裴简刚一动,还没走两步呢,就感觉身后热度忽然暴涨,眼角余光都能看见火星子熊熊蔓延而来。

    他惊悚的惨叫一声,速度拔高了几倍不止。

    这时候哪里还顾得上跛脚,他恐怕连哪只脚被烫伤都不记得了。连滚带爬的跑到胖子背后,他也没有回头看,就准备继续往二楼跑。

    事情哪里有那么轻松。

    要是二楼可以上去的话,刘雁早就一马当先冲了出去,哪里还会留给他发挥的余地。

    那边早就已经被鬼火围了起来。

    “原来刚刚消失,就是跑后头烧鬼火去了。看来这小娃娃想给我们来一个瓮中捉鳖。”胖子也没意识到这话骂到了自己头上,他几步跑到楼梯正中间,声音猛然拔高:“都到我后面去!”

    话音刚落,赤脚走在地砖上的声音响起。

    咕叽、咕叽——

    脚步声很轻,几乎要被噼里啪啦的鬼火燃烧声掩盖下去。但谁也不会忽视掉这微弱且细小的响动,它听起来实在是太有质感了。

    就好像四面八方都在无限循环着这个声音,无数赤脚鬼娃正嘻嘻笑着,在黑暗中眨巴着漆黑眼珠,一动不动的注视他们。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像是十分享受这个愚弄玩家的过程,一开始后方鬼火的温度还只是在‘有点热’的范畴,玩家们顶多出满背心汗。

    可是很快,他们就发现情况不对劲。

    岂止一个热可以说得清楚,吸到鼻腔里的空气都仿佛都带着骇人高温,一路烧到五脏六腑。

    “啊……”

    盛钰摸了下后脖颈,那里鼓起来一个又大又痒的泡,只是轻轻摸一下就破了满手的血。

    嗅到鬼王鲜血的味道,神明仿佛整个人都陷入癫狂的状态,鬼火气焰再度拔高。

    刘雁吓得崩溃大叫:“小胖子你把刀带到后边来,这边马上就要烧起来啦。”

    前方有虎视眈眈的神明,后面的热度席卷而来,烧的人大汗淋漓。两边夹击之下,胖子把刀往后方一甩,那菜刀勉强阻拦住鬼火。

    只不过这样一来,再也没有东西可以抵御神明前进的步伐。

    就在刘雁捂着嘴巴陷入绝望之时,胖子忽然极度中二的一声大吼:“饕餮盛宴!”

    更中二的是他还一脸慷慨就义的举起右手。卡牌发出微微光亮,小兽凭空蹦出。

    传闻中的饕餮羊身人脸,眼在腋下,世间万物皆可入腹,威猛无比。然而胖子召唤出来的这只……看起来略有那么一点磕碜。

    小兽身量不足一米,看上去还是呜呜咽咽吃奶的年纪。它好奇蹦到鬼火旁边,张大嘴巴,嗷呜一口就吞下了前方所有鬼火。

    下一秒钟,腋下眼睛瞪至滚圆,它猛的趴在地面,不可置信的拿爪子盖住嘴。

    不一会,就有鲜血‘呲’的一下飚出。

    这还不是最让人无语的地方,在飙完那口血以后,饕餮屁颠着缩回鬼牌之中,无论胖子怎么喊,那小兽也不肯再出来。

    好在这一波也给予了神明不小的重击。不知道从哪儿传来孩童惨哭的声音,忽远忽近,声调中满是恨意和愤然,像是要活活撕了他们。

    胖子焦急扭头:“你是什么技能?”

    “……”盛钰心头一梗。

    这个问题叫他怎么回答,总不能直接说我的技能就是抢你技能吧?

    他索性睁着眼睛就开始现编:“我是增幅。可以让别人的技能变得更加强大。”

    妙!他娘的这是沙漠口渴天降甘露啊!

    胖子满脑子只剩下这一个念头,眼见着神明的笑声愈加放肆,愈加毫无章法。

    他也急了,大声说:“咱俩谁也别藏拙。和你交个底,我这技能一个副本最多用两次,刚刚已经用了一次,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所以你那边能给我增多少就增多少,明白吗?”

    盛钰混乱的点头。

    就在胖子再次喊出饕餮盛宴的下一秒钟,他张开嘴巴,低声默念:“贪得无厌。”

    【您已掠夺暴食王技能:饕餮盛宴。威力为原技能五倍,五分钟后掠夺失效。】

    五分钟,他们只有五分钟的时间!

    这五分钟说什么也要重创神明,想到这里,盛钰心里急得不得了。

    同一时间,饕餮抖擞精神,昂首挺胸的凭空浮现。比起上一只幼年体,这一直看上去起码已经成年了,看着还算有点排面。

    饕餮一爪拍向黑暗虚空。

    众人大眼瞪小眼的等着,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饕餮啥也没有拍到,纯粹拍了个寂寞。

    胖子怒吼:“拍左边的鬼火!”

    饕餮往右边抓去。胖子又大吼右边,饕餮蹦蹦跳跳的往回抓,险些一掌将胖子拍了一个稀巴烂。就这样来来回回好几次,胖子放弃了。

    他崩溃的回头:“为什么我的饕餮不听我指挥了?”

    盛钰心里也正急着呢。

    这么一耽搁,起码一分钟时间已经过去了。

    神明也是贼的很,他好像知道时限问题,说什么也躲着不出来。偏偏这还是一只十分有性格的饕餮,压根不把胖子的指令当回事。

    照这样下去五分钟一到,死神很可能只是稍稍来迟了些,到时候他们还是要悲惨共赴黄泉。

    算了,死马当活马医吧。

    盛钰咬紧牙关,尝试中心里想:吃掉左边鬼火!

    谢天谢地,这个念头刚闪过,饕餮就仿佛接到了什么讯息,迅速扭头乖乖去吃鬼火。

    好歹比刚刚强了五倍,这一次它总算没有吃完就萎了,而是好整以暇打了个惊天饱嗝,热浪直冲天花板。

    见胖子满脸震惊,盛钰忽悠说:“它太高了听不到你讲话。你爬到它背上,对着它耳朵大声喊出指令,信我,这次他肯定听你的。”

    胖子将信将疑。

    接下来的事情让他更加震惊,那只宛如失了智的饕餮竟然真的奔到附近,俯低身子将他叼到背上。紧接着一声怒吼,搜寻神明的痕迹。

    胖子指挥,盛钰转述,饕餮攻击。

    这一套组合拳打的滴水不漏,就连胖子本人都没有发觉不对劲。在一次有效指挥以后,饕餮猛然吊高锋利的爪子,重重锤下。

    轰隆一声巨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孩童凄惨的叫声响起,明明身为神明,却愣生生的叫出了一种鬼哭狼嚎的感觉。

    这一下绝对打中了,而且还打重了。

    见黑暗中有莹莹亮光闪动,一颗通体透彻的黑水晶滚到盛钰面前。刘雁惊喜道:“是神明的血液。太好了,它肯定受了重伤!”

    胖子艰难的拽紧饕餮脑袋上的毛,被颠到有点想吐。慌乱中他大喊:“这鬼娃在神明阵营里应该属于实力垫底的,他鲜血里的神力很微弱,只有伤及性命才勉强吐出一颗黑水晶。”

    换言之,这很可能是唯一的一颗黑水晶。

    来的正好,使用这颗水晶,说不定还可以延长贪得无厌技能时间。

    盛钰下意识弯腰,谁知道刚把那颗水晶攥到掌心里,左边忽然横空出来一只手,牢牢攥住他的手腕。

    抬眸一看,裴简眼中的恶意几乎毫不掩饰。

    “把水晶给我。”

    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裴简就又迫不及待的开口:“胖子拿了两颗水晶。你既然可以使用技能,肯定也拿了一颗。这次轮也应该轮到我这个前辈了吧?别想着自己独吞战利品!”

    盛钰抿唇,心里的火气直冲大脑。

    三分钟,只剩下三分钟了!

    本来时间就已经不够,还得跟这些人扯皮浪费。

    而且这不仅仅是一块水晶的事。

    他仿佛看见了过去十年被疯狂拉踩,被疯狂蹭热度的日子。就是仗着他不会闹事,所以才会蹬鼻子上脸。

    凭什么?

    在娱乐圈,他比裴简强大。偏偏还忍了莫名诋毁数十年,就是怕被人传耍大牌。在21层楼,他还是比裴简强大,这里没有了镜头的束缚。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忍?!

    盛钰一把甩开裴简的手,笑弯眼角说:“我有点好奇,前辈刚刚都做了什么,是打了怪还是扛了血。这颗水晶为什么要给你?”

    裴简先是一愣,很快怒斥道:“这就是我看不起你们这些小年轻的原因。凡事不会站在大局上想,这颗水晶的确是到我手上,可他真正的意义是为我所用吗?不是,这是用来救大家的!”

    盛钰笑的更加灿烂:“你的意思是,我还要谢谢你?”

    “当然。”裴简理所应当的点头。

    两人对视,谁都没有先挪动。

    “大家都是同伴,至于闹翻脸么。盛钰你不要那么小气好不好。”

    刘雁看他们有吵起来的趋势,靠近说:“我作为理中客说一句啊,盛钰已经用了一次水晶,第二次使用很有可能会招来鬼怪。到那个时候境况岂不是更难以收场,反正你拿了也不能用,不如把他奉献出来,给我、咳,或者给裴简也行。”

    见盛钰依然不为所动,胖子那边又随时可能过来抢水晶。裴简急了:“你要是不想交出水晶也行,那就不要站在保护圈里。大家都是受到别人保护,凭什么你就高人一等?”

    话音刚落,盛钰忽然古怪笑了。

    “好啊。”

    他同意交出黑水晶了?

    面前的两人似乎都没有反应过来。

    他们几乎已经做好了辩驳一大段的准备,甚至还准备协力逼迫人交出水晶,结果对方跟棉花一样,弹一下就直接软掉了,根本毫不费力。

    喜色刚蔓延眼底,他们就瞧见盛钰唇角的笑意再度扩大,左手右掌一拍,黑水晶融进去了。

    “……!”

    两人都傻眼了。

    这还不止,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们更加傻眼。

    只见盛钰毫不留恋的转身,走向大厅另一侧。

    同一时间,胖子整个人一晃,吓的大喝一声。□□饕餮整个翻转,紧随盛钰而动。所谓的保护圈瞬间消失,安全地带转移到盛钰现在所在的方位。

    而还在原地的两人则带着一脸痴傻表情,惶恐的暴露在神明兴奋的视线中。

    ——完了!他们完了!

    两人脑海中同时出现这个念头,脸色一下子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