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77章 末日方舟(十一)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老缠头在末日游轮待了上千年, 每当有新人上船的时候,他总会说:熬着熬着,就习惯了。

    那些新人永远都是瞪着一双懵懂的大眼睛, 看轮船上的任何事物都会感觉新奇。

    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 这些新人逐渐变成老人, 缓慢的从奴隶升到劣民, 眼神里的光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死寂。再从劣民升到平民, 那份死寂也消失不见, 他们开始癫狂。

    癫狂的想要获取魂能,癫狂的想要变成‘伪神’, 癫狂的想要离开这个一开始让他们感觉无比新奇的地方, 癫狂是因为熬的时间太长了。

    眼前这一幕,老缠头一点也不惊讶。

    他缩在旋转阶梯旁边, 眼看着傅里邺将神明一一屠杀殆尽, 那些黑水晶顺着蓝色的血液流淌出来,最后被人类玩家纳入怀中。

    自此, 有新的‘伪神’诞生。

    看潮起潮落,看日暮更迭,再看眼下。

    盛钰从高脚桌上一跃而下, 踢开脚边堆积如山的金币,看向老缠头:“这些够不够?”

    老缠头点头:“够。”

    盛钰说:“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老缠头:“……”

    于是盛钰看向傅里邺,奇怪道:“不会是那些客人把蛋糕屑抹到我脸上了吧。”

    傅里邺仔细看了眼他:“没有。”

    胖子和廖以玫也赶来过来,红毛和盛冬离还在后处捡水晶,胖子显然很兴奋, 大声说:“他看你是因为害怕你啊!盛哥, 你有没有瞧见刚刚那些跑下去的玩家表情, 一个个的跟活活见了鬼似的,我打赌,这次出副本你肯定能洗白!”

    廖以玫横他一眼:“什么洗白,人家本来也就是白的。这叫澄清事实。”

    胖子一拍脑门,说:“哦哦对,我杀红了眼睛,都开始瞎讲话了。我是说盛哥这次绝对可以澄清,谁他娘的再在外面乱说你拖后腿智商滑铁卢,胖爷我第一个打到他服气!”

    盛钰笑了笑:“那可不一定,公司一直在帮我压热搜。我做的事情外界不一定能清楚。”

    闻言,胖子可惜的叹了一大口气。

    “你们那个破公司,你被疯狂黑的时候不作为,现在有了闪光点还疯狂遮。不知道脑子里是不是有泡,傅佬,你家里不是开公司的吗,要不你直接签了盛哥得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多好。”

    傅里邺一顿,好像还真的在考虑。

    盛钰连忙说:“胖子,你别害人!傅里邺家里不是搞娱乐圈的,而且我在东家待了十多年了,公司帮我压热搜有他的考量,大家都要死要活的在副本里挣扎,热搜上不是他死就是你死,这个时候给我堆智勇双全的人设,不是捣乱嘛。”

    说完,盛钰不放心的看傅里邺一眼,说:“你别搞我,真的别搞。”

    傅里邺眸色清浅,缓缓点头说:“放心。我不会干涉你的事业。”

    沉默片刻,盛钰老觉得傅里邺这话有什么不对劲,不干涉他的事业,那其他地方就要干涉了吗?或者说是参与进来?

    他觉得自己可能也被匕首屠戮了神智,竟然开始想这些有的没的。

    这边,胖子已经拎起老缠头的领子,“别废话了,那些金币绝对够了,快点给我们提升社会等级。要是金币不够,胖爷就把你杀了,你有魂能不?你的魂能能卖几个钱?”

    惯例威胁完,胖子忽然一顿,说了和盛钰方才一样的话:“你为什么这样看我?”

    老缠头的视线实在是太奇怪了。

    一开始盛钰还觉得可能是自己的错觉,毕竟他也知道自己后天的对这些比较敏/感。但胖子大大咧咧的,就连他都发现不对,那一定就是真的不对劲,不是自己的错觉。

    仔细看,老缠头的眼神像是跨越他们,又跨越漫长的历史长河,看着另外一群人。

    傅里邺问:“你活了多少年?”

    他很少会开口,主动问一些问题。因此这句话一出,其余人也就纷纷静默下来,随着傅里邺的眼神,好奇的看向老缠头。

    后者微笑着摇头:“我自己也记不清了。如果你们想提升社会等级,那就来我的面前。如果你们想盘问有关鬼王的事情,无可奉告。”

    胖子白眼一翻,冲廖以玫吐槽:“他要是不这样说,谁能想到问他鬼王。不是说自己在轮船上待了很多年吗,我怀疑这人脑子也跟着平民区客人一起变疯了,整个脱离了21层楼的信息渠道。”

    廖以玫抿唇,没有回应。

    老缠头从鼻子里哼笑了一声,“我是脱离了21层楼的信息渠道。我不知道现在鬼王和神明阵营的具体实力怎样,我也不想知道这个。”

    盛钰上前:“先提升社会等级。”

    这一层玩家几乎跑的干干净净,余下的全是正焦急吸纳魂能的客人。

    他随手抽了张椅子,坐在上头,看老缠头并指在自己脖颈上写写画画。目光却不停的往廖以玫的方向扫过去,眼带奇异之色。

    更改社会等级的工作繁重,且无聊。胖子和廖以玫挤到一旁捡水晶,盛冬离一直不敢靠近,红毛正设法拉他靠近。

    这样一来,盛钰身边就只剩下傅里邺。

    他压低声音,看向老缠头说:“你见过上任鬼王。”

    老缠头手一抖,盛钰脖颈就跟着一痛,他无奈说:“紧张就紧张,别手抖啊。我是觉得你刚刚说的话挺明显的,在轮船上待了很长的时间,长到快要脱离现在二十一层楼的各种消息。但你又好像知道鬼王的一些事,联系起来,只能是知道上任鬼王了,你见过我们当中的谁?”

    老缠头:“我说过了,无可奉告。”

    盛钰又扭头,拿脚勾了一张椅子过来。拍了拍椅子坐垫,冲傅里邺说:“坐。”

    等这人坐下来,盛钰说:“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说过。上次爬楼咱俩不是一起走的吗?”

    傅里邺说:“你当时没走。”

    这话不带一丝一毫的控诉之意,但对上这人黑压压的平静眼眸,盛钰就不自觉有点微妙的愧疚。他干咳一声:“我当时看左子橙也上来了,就想拿武器逼着他打听一些事。”

    傅里邺果然被他所说的话吸引,问:“打听到了什么?”

    盛钰也没藏着,直接说:“左子橙说七个鬼王全是男人,没有女人……别看廖以玫。”

    傅里邺压根没有扭头的意思,听了盛钰的话,他沉吟:“你相信谁?”

    这话问的不明不白,但盛钰就是听懂了。

    是在问他相信左子橙还是廖以玫。

    相信前者,那廖以玫鬼王身份必定有疑问。相信后者,那左子橙动机绝对不纯。

    盛钰沉默,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老实说,这个选择题太难了。廖以玫在他看来,没有一丝一毫的可疑。而左子橙又没必要挑拨离间,除非他疯了,不然根本就没有动机。

    纠结之际,身边传来老缠头的声音:“改完了。换下一个。”

    盛钰从桌子上抄起一个酒瓶,借着陶瓷反光面看自己的脖颈。喉结处有一团黑色字体,看上去是一个‘贵’字。

    傅里邺说:“换我。”

    于是老缠头调转方向,又去给傅里邺更改社会等级刻印。手上动着,脸上的笑意却僵硬无比,他的额头都浮现出一丝虚汗:“两位鬼王大人,你们这样毫不顾忌的在我面前谈论这些……该不会是想利用完我以后,就把我杀了吧?”

    两人对视一眼,盛钰笑着说:“怎么会。”

    傅里邺也说:“不至于。”

    他俩要是直接开口承认,老缠头可能还会镇定一些,但就是这样‘和颜悦色’,才更让人感觉忐忑。想着,他说:“二位也不用这样一唱一和的拿语言激我,我就算说出什么,你们又怎么能保证我说的是真的呢。并且我要是现在站起来冲懒惰王说出二位刚刚的话,您猜她会怎么想?”

    那必定是感觉自己被怀疑了。

    盛钰也没慌,直接说:“那你对她说吧。”

    老缠头手又是一抖,傅里邺可能也被刮痛了,眸色一沉:“不要手抖。”

    老缠头:“……等我刻完这一个印记,其余鬼王就会围上来,到时候谈话可就没有这么方便了。大家都是聪明人,不如做个交易。”

    盛钰问:“什么交易。”

    老缠头说:“我刻完,你们就放我走。不要为难我。你们想知道的事情,我也会告诉你们,信不信得由二位自己判断了。我们所说的内容,我也不会向其余鬼王透露。”

    盛钰皱眉:“你有话就说。”

    老缠头:“我就算有话要说,也得把命保下来啊。杀死了我,副本其余玩家可就没法提升社会等级了。所以你先答应,我再说。”

    盛钰沉思几秒钟,看向傅里邺。

    后者也正看着他,两人对视一眼,一齐转头:“好,答应你。”

    “真有默契。”

    老缠头笑了一声,有意放缓刻印的速度,说:“我活的时间太长啦,有些事情记得也不太清楚。但如何来到末日游轮的,这件事我死也不会忘记。”

    “万年以前我还是众多弱小神明之中的一员,当时神明可没有现在这么强盛。活的久什么都能见到,在那个时候,鬼怪阵营滔天之势,神明只能在鬼怪们之下苟延残喘。且当时鬼怪与神明阵营也没有这么针锋相对,一切都起源于一场鬼王之间的内讧,也正是这场内讧,使得我离开原本所待小世界,远赴末日游轮。”

    听见‘内讧’这两个字,盛钰本能的就感觉头疼。他立即想起了上任贪婪王蒙骗傲慢王,从翁不顺手里盗取一物的事情。

    “和上任贪婪王有关么?”

    老缠头想了想,摇头:“没有大关系。”

    盛钰看了一眼傅里邺,又问:“那和上任傲慢王有关么?”

    老缠头说:“貌似也无关。”

    刚要松一口气,就听见老缠头说:“是懒惰王和暴食王起了冲突,双方杀得昏天黑地。”

    “…………”

    盛钰沉默了一瞬,下意识转头看向胖子和廖以玫。后者正弯腰捡水晶,胖子一直绕在她旁边,挤眉弄眼的说些逗趣的话。不知道说到了什么,廖以玫弯起眼角,笑骂了句‘滚’。

    老缠头继续说:“起冲突的原因我自然是不知道的,当时我只是万千颠沛流离远离家园的神明之中一员。只记得那场鬼王之间的战争波及了许多大小世界,我就连忙逃了好多世界,一直到末日游轮方才定居,这里是后来才发展成魂阁分部的。一开始,只是逃难神明的集结地。”

    “游轮上消息闭塞,很多年后才逐渐有新人进入。且这些人不是神明,也不是鬼怪,充其量只是战争残魂留下来的亡者意识。很多年后才有新神来临,他们带来了消息,许久之前的那场战争,懒惰王败的彻底,被暴食王直接摧毁了王座,损坏了灵魂印记。”

    盛钰说:“灵魂印记是什么东西?”

    老缠头忽然笑了,看向盛钰的目光透露出一丝怜悯:“差点忘了,贪婪王也被损坏过灵魂印记。”

    盛钰:“……”

    傅里邺似乎是忍无可忍,手中凝实出审判日,目光也黑压压的迫人。

    一句话没说,但气势很吓人。

    就连盛钰也被他吓到了,更何况直面这股杀意的老缠头,他抖了一下,索性不卖关子:“灵魂印记是鬼王才会有的东西。有了这个东西,世世代代的王座只会承认一人,唯有一人。就算后天的被夺取鬼王身份,待这位鬼王再次出世时,身份也会自然而然的回归,而夺取身份的那人最多持有身份几年,就会无端暴毙。但被损坏了灵魂印记,可就不一样了。这代表着,鬼牌承认你,但是也承认别人,你出生与否存活与否,不影响鬼王由谁来当。”

    盛钰说:“什么意思?”

    老缠头笑道:“您已经听懂了,何必再问。”

    盛钰:“……”

    老缠头说:“这件事已经很少有鬼怪和神明知道,因为当年强盛的鬼神都死的差不多了,现在都是后生鬼神。直白一点说,没有被损坏灵魂印记的鬼王,无论多少年过去,只要他活着,那么鬼王必定是由那个人当。而那些被损坏了灵魂印记的鬼王呢,他保不住自己的位置的。”

    顿了一下,他说:“就像懒惰王和你。”

    盛钰:“……”

    这一瞬间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不知道应该去想廖以玫的事,还是来想他自己的事。

    如果灵魂印记这个东西真的存在,那么结合左子橙的话来推断,极有可能千万年前的贪婪鬼王就是他。而那个蒙骗了傲慢王,盗取物件的人也极有可能就是他的上一世。

    盛钰有点不敢看傅里邺,他能想到这些,相信傅里邺一定也可以。

    他只能转移话题:“你的意思是懒惰王座当年被摧毁过,懒惰王的灵魂印记也被损坏过。所以现在的懒惰王谁来做都有可能?”

    老缠头点头:“是这个意思。”

    这就完美解决了盛钰一直以来的困惑,也许不是左子橙撒谎,也许廖以玫也没有问题。这两个人都没有隐藏什么,只不过是因为懒惰的灵魂印记被毁,才导致懒惰王的性别与千万年前不同。很可能现在这个王座就是在换人坐。

    那真正的懒惰王到底在哪里呢?

    这件事不是盛钰应该考虑的,他有一个问题埋在心中,又迟疑的不敢问。

    傅里邺和他想到了一起,直接问:“贪婪王的灵魂印记是被谁损坏的?”

    盛钰:“……”

    他想着,如果老缠头回答‘傲慢王’,那自己和傅里邺之间就真的是扯不清了。谁亏欠了谁,谁又损害了谁,简直是千万年积攒下来的孽缘。

    看着老缠头嘴巴微微张开,他的心跳也越来越快,盛钰自己也不知道他在紧张什么。

    两人齐齐沉默,死死瞪着老缠头。

    只见这人手臂微颤,说:“改好了印记。”

    同一时刻,胖子飞奔而来,紧张兮兮说:“盛哥,我感觉那些客人有点不对劲。”

    他一来,三人就没有再提刚刚的事。

    盛钰松了一口气,顺着胖子的话说:“怎么不对?”

    “那些客人吸食完魂能后,都看着我们。”胖子打了个寒颤,有些后怕的环顾四周。

    在老缠头为其余人更改社会等级刻印之时,盛钰重点观察了一下平民区客人。

    确实如同胖子所说,客人们虽然还是癫狂,但之前这种癫狂是须臾缥缈的,而现在,这种癫狂像是有了发泄对象,直冲他们而来。

    准确来说,是冲着鬼王而来。

    等老缠头为最后一人改完刻印,他优先跑到了楼梯口边,说:“友情提醒一声,不如你们上去看看贵人区的客人需求。”

    原本盛钰答应他,放他走。

    其实他准备不认账的,大不了骗到想要知道的内容后再把老缠头给杀了。但是到了这种时候,他发现自己根本无暇顾及老缠头。

    客人们齐齐起身,盯着他们怪笑。

    几人下意识围拢在一起,胖子焦急说:“现在怎么办?”

    廖以玫说:“上去看一眼。”

    这个提议很好,其余人也没有什么意见。步伐微微挪动,客人们的眼神也就随着他们的动态而动,这种感觉就好像是被无数精神病人盯上了一般,也不是害怕,就是本能的感觉不舒服。

    越往上走,喧闹声也就逐渐远离。

    “贵人区好安静,估计没什么人。”

    红毛说完,看向盛钰:“我刚刚看见你和老缠头聊了好久的天,你们在聊什么啊?”

    盛钰:“……”

    明明傅里邺也在,为什么不问傅里邺。

    胖子也在一旁困惑:“和他有什么好聊的,他该不会说一些挑拨离间的话吧。盛哥你可千万别听老缠头的话,就当他放了一个屁。”

    盛钰含糊说:“也没聊什么。”

    他看了一眼傅里邺,后者抿唇回视,说:“都是过去的事情,不需要在意。”

    有时候盛钰还真的挺佩服傅里邺这种洒脱和坦荡,他故意放慢脚步,将傅里邺拉到队伍最后方,说:“如果万年前,我是说如果。要是当年我们真的结下什么深仇旧怨,你会怎么办?”

    傅里邺说:“你可能想漏了一件事。”

    盛钰愣了下,说:“什么?”

    傅里邺看着胖子和廖以玫的背影,“也许一开始的懒惰王就是廖以玫。暴食王和懒惰王结下仇怨,这一世的暴食依然爱上了懒惰。”

    “……”

    盛钰问:“你想说什么?”

    傅里邺收回视线,转头凝视着他的眼睛:“不论过去发生过什么事。喜欢就是喜欢,这一世的傲慢依然爱上了贪婪,不会因为任何事物改变。选择权也一直在你,不在我。”

    盛钰张了张嘴,久久未曾出声。

    有那么一个瞬间,他确实被傅里邺眼神里的坚定所震动。过了许久,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我只是不想与你为敌,无论过去将来。”

    傅里邺走了两步,忽然笑了一声。

    盛钰所有的忧心都被他这一声笑轰到千里之外,不满说:“这么严肃的事情你怎么还笑。”

    “要是以前听了这些,你根本不会放在心上,偷了就偷了,抢了就抢了,做这些事情的都是上任贪婪王,与你盛钰有什么关系?但你现在肯想这些,肯思考我们之间到底是谁亏欠了谁。”

    傅里邺面上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但眸子里却洋溢着喜色:“这是不是说明,现在的我,对于你来说是一个不一样的存在?”

    盛钰:“……”

    傅里邺又靠近,声音放的很轻,呼吸的热意全部扑到他的耳畔。这声音跟猫爪挠痒痒似的,挠的盛钰下意识缩了下脖子,紧接着就听见这人说:“看你纠结这些就开心,忍不住笑,怎么办。”

    这下子盛钰哪里还有闲心思去愁那些万年前的老黄历,他连忙缩脖子:“安全距离,保持安全距离,我不纠结了,你也别笑了!”

    傅里邺退了回去,唇边还是挂着浅淡笑意。

    沿着楼梯一路登上贵人区,很快众人就发觉红毛一开始说的话十分错误。贵人区的确很安静,但绝对不是人少的缘故。

    刚踏上来,就瞧见大厅坐着几千名客人,齐齐扭头盯着他们一行人。

    这些都是伪神,都是拥有魂能的客人。

    胖子硬着头皮,拽过离得最近的一名客人,问:“你们贵人区的需求都是什么?”

    “当然是走到更高的位置。”

    那客人阴鸷怪笑,眼神下瞄至胖子手心的鬼王卡牌,忽然劈手斩向胖子的手掌。

    “啊!”

    胖子连连后退,惊道:“搞什么?!”

    在那名客人动手的下一瞬,整个大厅的客人全部起身,眼睛珠子一转不转的盯着他们。

    足足几千人的大厅,愣是安静到落针可闻。

    廖以玫一愣,忽然反应过来:“他们拿到了魂能变成伪神,就想要夺取我们的卡牌!”

    ‘更高的位置’是什么,不言而喻。

    ——鬼王。

    只不过盛钰想的要比廖以玫更长远,在廖以玫刚喊‘快退’之时,他脸色难看的回头看一眼。就像料想中的一样,方才拍卖拿到魂能,变成伪神的那一批客人齐齐上来,围堵了后方。

    前后夹击,恶意满满。

    这一刻,盛钰恍然间明白。

    方才白给魂能的那些神明,都是其余神明的弃子。目的就是引导他们上贵人区,面对这一群如狼似虎的伪神……神明们想要不费一兵一卒,坐看鬼王与伪神相争,最后再坐收渔翁之利。

    很显然,他们全都中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