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76章 末日方舟(十)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老缠头也没耽搁, 帮人提升社会等级本来就是他分内之事,因此招手:“你们过来。”

    几人互相对视,最后还是胖子上前,恶声说:“你最好别给我耍什么花招。”

    老缠头语气卑微:“我不敢。”

    在众人的凝视之下, 他将手握成拳, 食指伸出, 绕着胖子脖子上的奴, 描绘那黑色的字体。食指指尖散发出莹莹光亮,接触的黑色字体缓慢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肉色皮肤。

    那荧光一闪,又转化为黑光。

    老缠头慎重又严肃的在上面写下:平。

    相同的手法又用了四次, 胖子早跑到一边收剩下来的金币。老缠头做完这些, 似乎也有些泄力, 撑着膝盖在一旁修养心神。

    盛钰摸了摸脖子上的痕迹, 又看了眼傅里邺, 低声说:“像不像猪肉被印上了标签?”

    傅里邺说:“不像。”

    盛钰说:“可我看胖子的印记就很像。你可别被匕首滤镜影响, 老实说像不像。”

    傅里邺又说:“……不像。”

    盛钰说:“你不老实。”

    傅里邺看他一眼,眸中闪过一丝无奈:“你非要我说你脖子印记像猪肉标记,你才开心?”

    盛钰笑说:“不是啊。关键我像了,那你也得像, 咱们两个是要被捆绑上桌卖的。不过猪肉这个词不太好听, 那我换一种说法吧, 你是兔子肉, 我是老虎肉, 都论斤卖。”

    傅里邺迷惑:“为什么我是兔子。”

    盛钰煞有其事说:“兔子好啊, 兔子多可爱。光吃不叫, 踹人的时候可疼了。”

    傅里邺问:“你养过?”

    盛钰顿了下, 忽然看向傅里邺,又盯了眼他的脖颈,方才道:“养了只会特别揍人的‘兔子’。”

    说完他就笑了,还笑的停不下来。

    傅里邺不明白他的笑点在哪里,养了只兔子有什么好笑的。不过看见盛钰脸上开怀的笑容,他愣了愣,不自觉的跟着勾起唇角。

    老缠头歇息够了,没注意到两人相视而笑的氛围,就算注意到他也不会管。上前两步,这一次他将腰弯的更厉害,向后伸展手臂。

    “请各位跟我来吧。”

    既然几人都升到了平民社会等级,那么逗留在劣民区就是一件极其不现实的事情。盛钰也没想着和副本规则作对,他收敛笑容,优先向前走一步,弯着眼角说:“带路。”

    老缠头被他语气一梗,闭嘴带路。

    在月季舞厅众玩家羡慕的视线中,神明们自觉是在押送犯人。但是看在旁观者的视角里,五人被神明簇拥着前行,步伐虎虎生风,衣摆被风贯的猎猎作响,看上去好不威风凛凛。

    特别是走到上二楼的旋转阶梯前之时,这边的玩家更多,几人吸引到的视线也就更多。

    他们看着盛钰一行人脖颈上的‘平’字,皆是有些不可置信,揉了揉眼眶忍不住一看再看。直到有知情人说出盛钰沉桥倒货的壮举,这些人才敢相信自己所看见的一切:副本内出现升到平民区的人了,而且还不止一个,是整整五个。

    有人唉声叹气说:“和酒保玩游戏,十局最多赢一局。帮餐厅阿妹吃甜点,十盘就只能换一个金币,升到平民?我的天啊,我得玩一万多局游戏,吃一万多盘甜点!”

    立即有人接话:“别想了。咱们努力赚够一百金币,先升到劣民社会等级再说吧。”

    面面相觑间,都能从对方表情感觉出无力。

    “我可真的是好心提醒你们。苦艾酒在劣民区是备受欢迎的酒,但是在平民区,就无人问津。大家自持身份地位,不会去喝那种酒的。所以要是还想倒卖苦艾酒赚取金币,那我还是劝您趁早打消这个念头,想想别的出路吧。”

    身处旋转阶梯前,老缠头喋喋不休。

    要是左子橙在场,那么和老缠头语言交锋的必定是左子橙,但他现在不在。

    胖子说话冲,三言两语就能挑起神明的愤怒,傅里邺和廖以玫又都不爱搭理人,一个是不屑与其周旋,另外一个是纯粹懒得开口。

    这份‘重任’就落到了盛钰肩上。

    他看向老缠头,笑容不变:“你把我们赶上平民区的目的就是这个?断绝收获金币的渠道?”

    老缠头笑的小胡子一飞一飞:“您看您又瞎说。我是在做我份内的事情,绝不是有意针对你们的。且平民区也有客人需求,您要是对自己有信心,完全可以乖乖完成那些任务。金币也是一样赚,等级也是一样升,只不过会慢一点而已。”

    说这话的时候,就算言语语气极其谦卑,但他脸上还是控制不住露出奸滑笑意。

    想想看,盛钰带所有人升到平民区,的确是反将一军。但这个做法和断绝了自己的后路又有什么区别呢,要是留那么一两个人继续卖酒,就算遇到神明阻拦,多多少少也能赚一些金币。

    现在所有人都到了平民区,那些剩下的那些苦艾酒,可就都要白费掉咯。

    想到这里,老缠头笑容更加得意。

    他喜欢唱白脸,自然会有神明跟着唱/红脸:

    “刚刚不是还很兴奋吗?我看你们这次到了平民区,拿什么去赚金币。”

    “还要我们数钱,我们数的哪里是钱,是你们剩下来活命的日期哈哈哈哈哈哈……”

    神明们也不敢真上来打,只在旁边不断嘲讽。胖子举菜刀,他们缩缩脖子,又不敢多话。

    “一群欺软怕硬的家伙。”

    胖子哼了声,冲着神明漫天白眼。

    沿着旋转阶梯拾级而上,这旋转楼梯建造的极其辉煌壮观,左右两边难以看到边界。一路迈着步往上爬,盛钰绕了好几个弯,才真正绕到轮船的上一层,也就是平民区。

    盛钰歪着脑袋问傅里邺:“你上来过吗?”

    傅里邺点头:“来过。”

    “感觉怎么样。”

    “不怎么样。”

    盛钰沉默了下,说:“什么叫不怎么样?”

    傅里邺皱了皱眉,似乎是想起来某些事情,眼神露出一丝嫌恶之意。

    这就让盛钰看奇了。

    据他所知,这位傲慢王虽然原罪傲慢,但从不会见了一个不喜爱的事物,就露出嫌恶表情。能让傅里邺感觉恶心,说明平民区很可能有大文章,很有可能还是那种让人心生烦躁的表象。

    他们一行人走悬梯的时候,也有不少人升到了劣民社会等级。这些人是可以到平民区域活动的,盛钰说话的时候也没有故意压低音量,因此很快就有知情者小声说:“你上去就知道了。”

    盛钰看说话的人一眼。

    同傅里邺一样,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惨无人道,让人目不忍睹的事情。满脸青紫菜色,同同伴不停的吐糟:“要不是上面发布任务的赏金高许多,我才不会跑上去。”

    同伴好奇:“上面到底有什么。”

    那人还是摇头:“我描述不出来。你上去的时候就知道了,我打赌,你看到平民区的景象,就会控制不住的往回跑,想从梯子上跳下去。”

    这话让所有人都心生怪意。

    胖子在一旁嘟囔道:“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一个两个全都神神秘秘的。难不成有什么鬼魅邪神,看一眼就吓得让人尿裤子不成。”

    话音刚落,啪嗒一声脆响。

    一个酒瓶形状的东西砸到了胖子脚前。他连忙大退几步,把后头的盛钰挤得也是一阵后退。

    下面就是悬梯,往回退的时候难免踩空,盛钰反应很快的一把拽住傅里邺,心道要滚就一起滚下去,谁知道傅里邺跟个人桩似的,就跟牢牢定在原地一般一动不动,他好像早就料到了会有这样的景象,面不改色的将盛钰搂回来。

    其余人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红毛一下子踩空,往回滚了足足七八个阶梯才堪堪停下来。胖子踩在盛冬离脚上,拉着盛冬离一起摔在其余玩家身上。还有廖以玫,她也不轻松,几步崴下,差点沿着栏杆摔下去。

    一瞬间就人仰马翻,怨声连天。

    神明们见了这样的景象,顿时哈哈大笑。

    胖子迅速爬起来,气冲冲说:“谁他娘的攻击我?!”

    “没有人攻击你。”老缠头笑眯眯:“平民区就是这样,一群疯子的大本营。就算神明到了上面,也得格外注意些,免得无辜被打。”

    胖子怒道:“你们既然知道,为什么不说。”

    老缠头道:“我们为什么要说?”

    胖子一下子不说话了。

    也对,他差点都忘记了。神明们巴不得玩家倒大霉,更巴不得鬼王出大丑,不要说好心出声提醒了,估计这些神明早就等着看他们的笑话。

    盛钰正身,这一次走的更加小心。

    越临近上方,平民区的喧闹声响也就更大。这种喧闹不同于月季舞厅巨大的音乐声,后者是一直在响,主观意识上可以屏蔽。而前者,与其说是喧闹声,不如说更像是噪音。

    像是有无数只手在玻璃上划拉,指甲用力往玻璃上蹭,发出滋啦啦的刺耳声响。地板被踩得咚咚咚响,一点儿节奏也没,听上去仿佛是有几万只猫在地板上来来回回的乱窜。

    盛钰捂着耳朵,就跟那名玩家说的一样,刚上平民区,他就有点想要调头离开。

    迎面跑来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姑娘,高高的颧骨映照的眼窝幽深,她快步飞奔而来,带着歇斯底里的大笑:“给我,给我!哈哈哈哈!”

    “给给给……给你什么?!”

    胖子被她抓的一个哆嗦,手臂上的肉被指甲一拧,他痛的脸上五官都有些挪位。当即抽出食为天菜刀,高高举起就要砍下。

    当然了,他就是做一个假把式。

    用菜刀来吓唬人,这种事情胖子做过无数遍了,每一次敌方都是能跑多远就跑多远。但这一次明显不一样,双马尾女孩一手提起大大的裙摆,另一手拉着胖子疯狂转圈圈。

    她嘴巴里还咿咿呀呀的哼着不成调的曲子,一会儿高音尖利,一会儿低音沉顿。听起来非常不像样子,很是折磨耳朵。

    胖子收起菜刀,惊慌问:“你谁啊?我认识你吗?”

    那女孩龇牙咧嘴大笑:“玛丽特要见到光,玛丽特要见到水,玛丽特就可以去贵人区啦!”

    胖子被她拉的晕乎乎,两眼冒金星。等看到有男客人要去拉廖以玫,他整个人忽然惊醒,一把推开女孩,提起菜刀‘啊’了一声。

    就冲向了廖以玫……身边的男客人。

    不止他们俩,其余人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骚扰,迎面冲来一群身着厚重服饰的年轻男女,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抓住玩家。

    他们均神色癫狂,口齿不清,一下子说见到了海,一下子说看见了草木拔地而起。一个个的都像是念诗一般,诗句貌似还很有意象,反正盛钰是一句都没有听懂。

    眼看着越来越多的客人像是饿狼见到了肉食,凶神恶煞疯疯癫癫的扑上来。盛钰立即想要后退,但很快他就发现,这些客人有意绕着他这边,不过几秒钟他就反应过来,客人们不是在避让他,而是在避让他身边的傅里邺。

    盛钰愣道:“他们为什么怕你?”

    傅里邺说:“我来过这里。”

    盛钰刚想问来过这里跟客人害怕有什么关联,很快就明白:“你教训过他们?”

    傅里邺缓慢点头:“嗯。”

    一个‘嗯’字,涵盖了千言万语。只是用想象的,就可以想到傅里邺是如何不厌其烦的掏箭搭弦,一次又一次的射杀之后,才导致现在就连疯子见到了他,都能本能的抗拒。

    大树下头好乘凉,盛钰立即不动了,紧紧贴着傅里邺,跟贴着一个瘟神一样。

    没有客人敢靠近。

    但其余人就没有这个好待遇了,他们被客人拉走,晕乎乎的转圈,被甩的完全无法思考。

    身边人一下子就散了个干干净净。

    神明们就站在不远处,其中有神明牢牢记得方才数钱数到腰酸背痛的仇怨,见到这种情况,迫不及待的就要加上一把火。

    他们指向盛钰:“他有光,他有火!”

    可想而知,这句话就像是捅了马蜂窝一般。

    无数嚷嚷着要光要火的客人霎时间抛弃手中拉着的玩家,齐齐看向盛钰。像是毒蛇盯上了猎物,瞬息间就包围了上来。

    盛钰当即喊:“傅里邺。”

    傅里邺一言不发挡在盛钰身前,提起审判日,眉眼凝聚出冷冽的气息。

    那些客人就都止步不前。

    神明们再次高声:“只有他有光,只有他有火。抢了他,你们就能去贵人区了!”

    他们的声音极其具有煽动性,数道催促声响合并到一起,就连盛钰也听到心中火热。要不是神明们口中说的‘他’,就是他自己,估计盛钰心里也得打起小算盘,如神明所愿去打劫。

    但天杀的,神明说的就是他。

    盛钰立即又喊:“傅里邺!”

    傅里邺顿了下:“别怕,不会伤到你。”

    盛钰一愣,方才反应过来,连忙说:“不是,唉,我不是让你保护我。我是让你走远一些。”

    前方人一顿,背影都有些僵硬。似乎有些迟疑,傅里邺回头看他一眼:“你说什么?”

    盛钰说:“守着楼梯,不要让神明下去。”

    说完,他绕开傅里邺,向前冲了好几大步。直直冲过愣神的神明和未曾反应过来的客人,寻了一个高脚桌爬上去,高声喊道:“光火草木,海天云阔,我全都有,想要就来找我。”

    “你……你有个屁啊!”

    神明们被他这个操作齐齐一震,都愣在原地出声唾骂。老缠头优先发现不对劲,当即转过身,顺着旋转楼梯就要跑。

    铮——

    一支箭插在了老缠头的面前。

    箭尾还在不停摆动,震的地面裂开一条小小的缝隙,似乎彰显这箭的力道有多大。

    老缠头被吓得六魂无主,抬眼一看,就瞧见傅里邺下一箭直直对准他,好像他再上前一步,那箭就要离弦而出,狠狠贯穿他的头颅。

    “别急着走啊。”

    身后传来盛钰的笑声。

    老缠头回头看,本能的感觉一丝不妙。

    客人们听了盛钰所说的话,疯狂的围堵上前,趴在桌子边缘,跟丧尸一样要往上爬。

    “光,光在哪里?”

    “草木有灵,我要灵。”

    “你不是说你有的吗?好孩子不可以撒谎,骗人是要遭报应的!”

    盛钰垂眸看着眼前的客人。

    他也没慌,这种大场面见了不知道有多少次了。眼前的一切就像是一个精神病人脑海里所呈现出来的世界,缤纷又怪异。

    那不如就跟着疯癫一把。

    想着,盛钰看向胖子,“放饕餮!”

    胖子好不容易逃脱女客人的魔掌,顺手赶走了想要拉廖以玫的男客人。此时正贤者时间,听闻盛钰的话有些反应不过来:“干什么?”

    廖以玫举起椅子摔烂,从地上捡起一个椅子腿,冷声说:“还不明白吗?客人想要的东西就是魂能,想要光的想要水的,就是想要特性为光水的魂能,我们杀了神明,取魂能!”

    说着,她优先冲了上去。

    仗着有自愈能力,廖以玫眼睛也不眨,直直冲进了神明内部,将其冲散。紧接着就是胖子的饕餮,大口一张,虽然打不过神明,但是可以吞下神明们的魂能攻击。

    最后就是死神般收割性命的箭支。

    红毛在中间充当搬运工,将胖子廖以玫,以及傅里邺三人打下的魂能结晶捡起,交给盛钰。盛冬离则一直跟在胖子身后,默不作声的给胖子疗伤,以方便饕餮拦下神明攻击。

    “谁要火!”

    盛钰高高举起一团红色的晶体,那晶体拿在手中炽热不已,上头还有新鲜血液顺着手臂流下,砸到蜂蛹的客人之间,眨眼便消失不见。

    “我要,我要!”

    “给我吧,我在平民区待了两百年了,让我去贵人区看看,让我离开这艘游轮啊。”

    “求求你,给我,给我吧!”

    男男女女都要疯了,也许他们本来就是疯子,此时此刻恨不得吃下身边人的头,然后高高举起手去抢夺盛钰手中的魂能。

    盛钰连忙喊:“拍卖,价高者得。”

    平民区的客人根本就不差钱,他们差的一直都是魂能。拿到了魂能,他们就可以成为伪神,脱离这让他们万劫不复的末日游轮。

    当即就有客人疯癫开口报价:

    “一千金币!我出一千!”

    “一千五,给我吧,把它给我。”

    “我出三千!谁都不要和我抢!”

    留在平民区入口的玩家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他们呆滞的看着眼前的一幕,那些在他们眼中强大到神圣不可侵犯的神明一个接着一个死于审判日之下,魂能被拍卖,尸体被饕餮所吞,每一寸骨肉都得到了充分的利用。

    忽然有人想起老缠头上来时说的话。

    他曾经提醒盛钰,平民区的客人不屑喝苦艾酒,所以如果想要用卖酒来赚取金币,那还是赶紧打消这个念头吧。盛钰也的确打消了这个念头,这一次他总算没有利用中间差价赚取金币,而是直接夺取了魂能,进行拍卖。

    暴利啊,这压根就是没有成本的暴利!

    只怕这群人刚升到平民区,就会再度原地飙升,直接又到贵人社会等级。

    坐火箭也不会升这么快吧!

    玩家们几乎已经看傻了眼。

    位于旋转楼梯之下的大厅,不断有鲜血从上方阶梯淌下,流入劣民区。

    副本里死死灭灭本来就是经常看见的事情,不少玩家也都看过血流成河的景象。关键是这些鲜血要是红色的,他们只怕会唉声叹气的摇摇头,感叹上方又有人在经历生死劫。

    但这些血液是蓝色的,这些是神明的血液!

    比起身处平民区的玩家,劣民区的玩家们惊异之余,心里头还是满满的茫然感觉。

    他们不知道上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愣愣的在原地猜测,猜测是不是玩家与神明起了冲突。但这也不对啊,要单单只是起了冲突,怎么可能流下来的只有蓝血。

    最奇怪的是没有神明逃下来。

    “上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有人呆滞的看向身旁人,身旁人也只是懵逼的摇头,同那人一起呆呆的向上看。

    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听到了这件事,赶忙赶向旋转楼梯。一开始他们还有些不相信,直到看见溢满整片楼梯的蓝色血液,他们才恍然相信。

    劣民区玩家越聚越多,到后来整个大厅人满为患,全都呆若木鸡向上看。

    不知道多久之后,喧闹声终于停止。

    有三三两两成群结队的玩家跑下来,一个个都惨白着脸,看上去惊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些人一下来就被玩家们团团围住,又是好奇又是茫然的询问:“上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终于有玩家缓神,满是惊悚说:“是盛钰,他带人包抄了神明,抢夺魂能。又将魂能拍卖,逼迫老缠头给他们所有人升贵人!”

    一话出,全场陷入死一般的沉默。

    良久,终于有人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那人茫然又不敢相信:“盛钰,哪个盛钰?”

    “还能有哪个盛钰啊,副本里不就一个盛钰嘛。”那回答的玩家看众人还是一幅痴痴傻傻半天回不了神的模样,遂着急开口:

    “就是那个密室逃脱老拖后腿的明星啊!”

    说完他老脸一红。

    ……天啊,密室逃脱老拖后腿?

    这话他是怎么说出来的,从盛钰进副本的行为来看,沉桥、垄断货物倒卖货物、截杀神明抢夺魂能、绑架老缠头,刚升了平民又要升贵人,这些事常人别说做到了,就连想都想不到。

    这还是那个全网人口中的智商盆地吗?

    整个大厅的人面面相觑,恍然之间忽然觉得:靠!他们自己才更像是盆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