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71章 末日方舟(五)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在一阵剧烈的摇晃后, 轮船很快恢复平静。

    盛钰在取货口已经待了半个小时了,四面八方都是人,这就很不方便找人。

    他感觉自己像是来到了粉丝接机现场,不过现在的情况怎么也比接机的时候好些。早期接机粉丝没有秩序, 看见他就疯狂的往上凑, 那段时间盛钰老被踩脚, 手臂上也都是刮痕。

    但现在还好, 至少大家都是互相挤,没有人过来专门往他身上凑。倒是有不少看过他电影的玩家, 都念着时间还算松,上前打招呼。

    盛钰寻思着他这边也算一个小型粉丝见面会, 要是熟人在场的话, 怎么地也应该能找到他。但是迄今为止,都没有熟人上前。

    那就只有两个可能了。

    一个是傅里邺、廖以玫, 左子橙三人没有来夜间取货地, 也许在忙其他事情。

    第二种可能性就是, 他们压根就不在这个副本里。这种情况也是有可能的,虽然是一起爬楼, 但他在论坛没有加廖以玫和傅里邺的好友。

    这就降低了同副本的概率。

    也没有什么后悔不后悔的,分分合合本来就是人生常态,在21层楼里倒是体现的淋漓尽致。

    午夜12点整, 阀门大开。

    人群纷涌上前, 却一直盘旋在出口, 止步不前。其中还有人奋力的往回挤, 看上去坚定不已, 一句话都没说就离开了取货区。

    前面人走的很慢, 盛钰身处后方, 他只能看见轮船临海的那一面放下了不少索桥。所有索桥直直通向海上,浪花汹涌声不绝如缕。

    等了有接近两个小时,前面人才走掉一小部分人。盛钰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他只能硬着头皮往前挤,过程中还挡着脸。

    形象还是要稍微顾及一点的。

    但是等来到了索桥边缘,他也就忘了顾及形象,愣愣的放下手。

    像是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倒退,离开取货区。又为什么老缠头说这项工作对于玩家来说十分困难,几乎是生死离别一瞬间。

    眼前是无数的礁石海浪,夜深看不清前方礁石,甚至只能隐隐约约的看见岛屿的雏形。像是一个海市蜃楼一般遥遥坠在远方。

    海雾将那座岛屿团团包裹住,使得近处的礁石也变得尤其不真实。

    左右都是玩家们倒吸凉气的声音。

    “我不去了,不去了。”

    近处有玩家腿肚子直打颤,喃喃道:“我还是去船上完成客人需求吧。没准升到了贵人区,就能直接取到我任务需要的货物。”

    说着,他跟逃一般往后钻。

    一开始盛钰还不明白这话的意思,可是很快他就注意到面前不仅仅只有礁石。

    粗略算去,这里离岛屿得有千米距离,平均每一米左右就会有礁石。各个礁石连成一条线,在海上铺出一条危险的‘道路’。而像这样的路,至少还有几百条,从船这头到船那头,这一侧的船体全都放下索桥,连接有取货通道。

    那就还有第三种可能,盛钰来的可能只是其中一个取货口。船这么大,其他地方一定还有取货口,也许那几个熟人走了其他索桥通道。

    抬眼一看,即便是盛钰,也有点打退堂鼓。

    礁石道路其实不恐怖,最恐怖的应该是游在礁石附近,正虎视眈眈盯着玩家的海怪。那些怪物比洋房孤儿怨走廊里的海怪看上去还要可怕,至少洋房孤儿怨是能看清海怪的,但是在这里,这些海怪都只有一处浮在水面上,其他部位像是被暗藏在海水之下,只能看清浅浅的黑影。

    未知让一切看起来艰险无比。

    船体左右两边有木板连接而成的安全道路,虽然看不清木板路上的情况,但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那边应该不是玩家可以走的地方。

    刚想到这里,就赶紧后方一名玩家推了他一下,力气不大,不像是催促他往前走,而是叫他回头。盛钰本身就有些抗拒走礁石,就回头看了一眼。

    是之前在酒馆遇见过的红毛。

    红毛神秘兮兮的说:“别看了。左边是普通货物的运送通道,那边有神明把手,入口根本无法靠近。右边是贵人区玩家的通道。不过你看看就知道了,现在还没有玩家升到贵人区,那边就是个空道,跟摆设没有什么区别。”

    盛钰说:“你怎么知道的?”

    红毛扬眉说:“副本里有信息买卖渠道,这个你不知道吗?比如什么酒最贵啊,玩家所需要的货物在岛屿上哪个方位,这些都可以问客人买。”

    说罢,红毛急道:“你走不走,不走让我先走。后面还等着许多人呢。”

    盛钰迅速让开位置:“请吧。”

    红毛呼吸一滞,像是没想到他真的让自己先走。不过也只是迟疑了一瞬间,他就踏上了礁石。后方玩家已经怨声载道,催促前面的人走快一点,盛钰也没耽搁,紧紧跟在红毛身后,一步踏上面前的礁石。

    这一步,险些就让他翻到海里去。

    附近海怪像是一群大张嘴巴接食物的食客,见他身体摇晃,都兴奋的游动。时而掠出海面,时而潜游海底,将浪花拍打的翻起。

    盛钰被溅了一身水,衣服湿哒哒的贴在身体上,白衬衫都有点透色了。

    因为心中讶异,他也顾及不了身上。

    ——怎么会这么滑!

    明明脚底下踩的是礁石,是石头。但是从触觉上来讲,闭上眼睛,就算说脚底下踩得是冰块都不为过。只是稍微动弹一下,人就跟着向前一歪,差点直接滑到海怪嘴里。

    盛钰好歹还能站起来。前方红毛整个人都趴在礁石上,身体姿态呈现出一种猥琐的蹲姿。

    “你往前走啊。”

    盛钰喊了一声。

    红毛欲哭无泪的回头看:“操,你要不自己试试看,这他妈/的叫人怎么走?!”

    他骂了一连串的脏话,翻译器事无巨细,将这些脏话全给翻译到耳朵里。还是用的电子音,没有一丝丝情感起伏,听的盛钰有点想笑。

    他无奈笑道:“好,那你慢慢走。”

    “……”红毛泪奔的没有再看他。

    他就是想慢,也慢不了。

    不远处掠过来几道黑影,那些黑影脚踩悬浮器,底盘气流冲击着海面,使得他们高高悬在海面上一米处。从肩膀上的星星看,这些都是二级守卫,也都是神明。

    他们一来,就挥舞着手中的鞭子,直直打向红毛身边的海面。鞭子将海面击打的水花四溅,扑了红毛满头满脸,差点将他冲到海里。

    神明恶声恶气:“快走,后面还有许多人,你不要逗留在礁石上!”

    红毛像是被奶奶追着喂饭的孩子,吓得六魂无主,又慌乱的向前跳了一下。

    运气也真好,跳到了礁石附近,连滚带爬的爬上礁石,他哭喊道:“苍天啊!让我回去!”

    盛钰视线被旁边的礁石通道吸引。

    那边也有一连串的人在走礁石,神明的鞭子打上海面,海水像是卷积起巨浪,将附近七八个玩家卷到海里。其中有人速度很快,立即就爬回了礁石,还有人水性不好,在礁石附近浮浮沉沉,呛了不少水,还被海怪咬了。

    即便是黑夜,都能看清那礁石道附近的海水有红色蔓延开来,同一时间鲜血的铁锈味冲到刺鼻,直直灌入呼吸道,让眼睛也跟着生理发涨。

    盛钰注意的当然不是这个。

    21层楼里死亡常有,一般被淹死都不是真正的死亡,还是可以回归现实世界的。但从玩家们的表情来看,他们太害怕入水了。

    因为一旦入水被海怪咬到,就无论如何也无法挣扎上礁石。徘徊在死亡边缘的时候,他们的面前会出现一张纯白纸张,在黑夜里尤其明显。

    那纸张像是散发着微弱的白光,周围都有一层弱光圈包围。使得海水溅到纸张上,也只是无力的滑落,顺着白光砸回海面。

    有人艰难的拿起凭空出现的炭笔,在纸张上写字。几秒后,伤处全然消失。他们回复精神,像是逃脱大难般滚回礁石,粗/喘不止。

    还有人被海怪拖延,只能在海里无力的看着白光痛苦挣扎。等垂死濒危之际,总会有一股神秘的力量牵引着他们,在纸上写下一字。

    是否死亡——是。

    于是这部分玩家像是忽然被抽掉所有的力气,连带着生命力也一同抽去。

    凭借自己力量写下‘否’的玩家,面前的纸张是化为微小的粉尘消失。而被迫写下‘是’的玩家们,纸上的消失是残暴且突然的。

    就好像凭空出现一只大手,暴躁的将纸张撕成碎片,再碾压成粉末,像是撒骨灰一样撒到海里。这部分的玩家失去生命体征,尸体就像是海面的航标,为后路玩家指引方向。

    太残酷了,盛钰感觉自己浑身冰凉。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部分玩家应该是真的死亡,无论是在21层楼里,还是在现实世界。

    啪——

    盛钰一下子滚到海里。

    身体上的痛楚无比真实,防护罩还没有来得及弹出,那鞭子就已经落在了他的身上。

    背上和肩膀上火辣辣的疼,浸泡在冰凉的海水里,跟伤口撒盐没什么区别。盛钰水性其实还不错,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但是架不住周身有无数蓄势已久的海怪。

    一见他落到海里,海怪跟疯了一般上涌,追逐着,撕咬着他的身体。

    眼前宛如遁入长久的黑暗。

    等视线重新清晰起来,就看见一条类似于食人鱼的小家伙,恶劣的张开嘴巴。那里面的牙齿就跟一排刀锋般,在月光下甚至还泛着冷冽的微光,穷凶极恶的咬伤他的手臂。

    大力带着他往前一冲,手臂上的肉好像都被扯下一大块,血水瞬间就蔓延周身。

    痛,太痛了!

    盛钰痛到脸庞发白,牙齿都不停的打哆嗦。他感觉自己意识都在逐渐脱离身体,仿佛能跳脱这个视野,从上空看见自己无力挣扎的模样。

    好在食人鱼的那一下,将他冲到前方的礁石边。他扛着痛划了几下,趴在礁石边缘。

    面前出现一张答卷。

    【姓名:】

    【是否死亡:】

    盛钰咬牙提笔,在问卷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见到‘是否死亡’这四个字,他的脑海里忽然泛出很长时间以前,经纪人说过的话。

    当时刚被私生粉追车,撞进了医院。

    腿还打着石膏,痛起来的时候简直是求生不得、求死无门,有时候甚至需要打止痛剂来平复。联系当时网络上的情况,经纪人想让他停工一段时间,好好修养身体,顺便修养心神。

    但娱乐圈这个环境,前浪不走止步不前,就会被后浪拍打在沙滩上。他当时愣是拒绝了经纪人,在打着石膏的情况下疯狂拍广告,走商演,开直播,极尽所能让自己出现在公众视野里。

    再痛再难受,也要让别人知道他很好。

    这样敌人就会以为,他好像不痛,这些冲击对他来说不值一提,自己的迫害是白用功。

    所以当时经纪人摇头叹息,像是在开玩笑,也像是借着开玩笑的口气说真心话:“如果你明天就会死,今天也会让敌人以为你没事。”

    泛黄的记忆很快远去,取而代之的是面前的问题。

    盛钰深吸一口气,万分郑重写下‘否’。

    【是否死亡:否】

    伤处痊愈一新,就连衣物破损也好像被倒带重来,回归到一开始完好的模样。

    盛钰重新爬上了礁石。

    玫瑰武器的防护罩张开,隔着光圈,神明恶意的冷笑好似凝结成实质性的武器,争先恐后的洋溢在面前,恶意几乎穿膛而过。

    打别人的时候,鞭子落在水面。

    打他的时候,鞭子落在身上。

    这个区别对待,盛钰心中一股火气。

    他忍下火气,脸上反倒露出一丝轻松笑意,说:“听说鞭子湿的时候打在身上更痛,这种痛楚是成倍往上翻的。但我怎么感觉还行。”

    顿了顿,他作出恍然大悟状:“噢,一就算乘十倍,也就只是十。基数太低,就算翻倍了也还是在给人挠痒痒。”

    二级守卫:“……”

    他冷笑的看一眼盛钰,说:“你也就能动动嘴皮子了。不要以为有副本规则限制,我们就不能拿你怎么样,总会有阴暗面可以钻漏。”

    说完这话,他就踩着悬浮器离去。

    在盛钰又踏了五六个礁石的空档中,他又带回了足足六七个神明。这些神明将他围成一个圈,鞭子铺天盖地的往他身上抽。

    左一下,右一下。

    皆被防护罩挡下。

    但这些冲击还是不停的将他打入海面,防护罩可以拦住鞭子,拦住海怪,但不能拦住海水。盛钰被海水呛到眼尾通红,几次三番的重新爬回礁石之上,连喘息的空闲都没有,就又被抽了下去,在海水中浮浮沉沉,浑噩不清。

    一千米的礁石路,走了足足三个多小时。

    神明明知道鞭子打不到盛钰,也明知道海怪也咬不到盛钰,却依然如此动作。

    他们绕成一圈,看盛钰不停爬回礁石,纷纷大笑不止,好像在以此取乐。

    这些神明在羞辱他!

    盛钰记仇的厉害。

    他将几个神明的脸牢牢记在心中,默不作声的一次又一次爬回礁石。前后方都有迷雾,距离稍微远一点,玩家们就看不清礁石上的情况,因此也都没有注意到他所遭受的一切。

    只有附近的十几个玩家能看清所有。

    进21层楼又不会瞬间将人变成没有同理心的怪物,到后来就连附近的玩家也有些不忍心,纷纷怒视四周的神明,怨气冲天。

    “看什么看,还不快走!”

    神明一鞭子砸向水面,驱赶着玩家。

    玩家们无奈,只得继续前行。

    他们的目标很明确,是去岛屿上取货,过程中和神明起冲突是极度不理智的行为。这也是盛钰现在所考虑的,能忍则忍。

    某一时,神明的鞭子打在防护罩上,忽然像没有着点的脆皮一样寸寸断裂。他们惊惧的互相看一眼,最后质问盛钰:“你做了什么?!”

    盛钰没讲话。

    眼见着离岛屿越来越近,那座岛终于不像海市蜃楼,而是真真切切的出现在眼前。

    神明可能担心到岛屿上被报复,也就没有继续缠着他,而是踩着悬浮器迅速离去,换取新的鞭子为难后面的玩家。

    这下子速度快多了。

    盛钰往前跳了几个礁石,追上红毛。

    “你做的?”

    红毛脸一僵,回头:“不是我。”

    刚刚上石下水多次,期间无数次见到了那张泛着白光的答卷。次次都是差点被淹死,不过也正多亏了答卷,他现在全身完好如初。

    就是衣物有些湿。

    盛钰缓了口气说:“谢谢啊。”

    红毛脸一红,扭头不看他:“我妹妹一直喜欢看你的电影,她是你的粉丝。”

    “来现实世界联合国玩,我带你妹妹吃大餐。”盛钰抹掉脸上的水,苍白着脸说:“算是报答你对神明鞭子动了手脚。”

    红毛立即说:“不用,不用了。”

    其实一开始盛钰就有注意到。

    神明第一鞭打到红毛附近,将红毛抽到海里,但之后几鞭子都跟柔弱无骨似的,轻飘飘的击打在水面上,翻不起一点浪花。

    他下意识的对红毛头顶看了一眼。

    【学者(药理方向)】

    【伴生技能:海妖。】

    【可以控制触及水的物品坚硬程度,每日可使用二十次。】

    算起来,红毛技能应该也没多少使用次数了,但还是不计前嫌的帮了他。

    盛钰说:“要是嫌路途远机票贵,我可以报销。你是来自哪个国家的啊?”

    说着,两人又往前跳了几个礁石。

    总算是跳到了岛屿之上。

    就好像蹦极之后再落回实地,脚明明踏在地面上,却好像踏的不是泥土,而是一团软软的棉花糖,连带着整个身体都轻飘飘的。

    “我是塞尔维亚的。”说着,红毛脸色有些黯淡:“我妹妹已经死了。上上周死在铜领域。”

    盛钰‘啊’了声,说:“节哀顺变。”

    不知道翻译器翻译过去是什么意思,红毛耸肩笑笑,说:“不用安慰。你可能没有亲近的人死在21层楼里,不是诅咒啊,只是举个例子。如果真的有那种情况,你就会知道我是什么感受了。”

    “什么感受?”

    一边说着,盛钰还在打量前方。

    已经有不少玩家登上了岛屿,他们背上都背着一个半人高的箱子。

    箱子盖拖在下面,四角都有类似于锁的东西拷着。这样一来,一但将盖子盖上,无论待回归途如何颠簸,箱子里的东西都不会被晃出箱子,当然直接碎在箱子里也是可能的。

    二级守卫把手在各个通道口,挨个给人发木箱子。再往前看,是堆积如山,庞杂且纷乱的货物,一眼看去好像有无数小山横在眼前。

    难怪老缠头说几乎没有人能取到自己想要的货物。

    因为这些货物根本没有标名字。

    酒也许和椅子、花瓶摆放在一起,导致整个岛屿像一个超大型杂物间。还是那种主人懒惰,疲于打理的杂物间。

    红毛哭丧着脸说:“能有什么感受。反正不管怎么说,都不会是节哀顺变。这个变故我不能接受。我的妹妹才刚成年不久,明明还有大把时间去玩乐,她还说以后要攒钱去看你。没想到还没有来得及看你就……倒是我这个对明星没什么感觉的哥哥,和她的偶像有了交集。”

    两人上前,靠近神明。

    盛钰也不知道安慰这人什么好。

    就像红毛说的,也许只有亲人、朋友在21层楼里不幸丧命,他才能体会到红毛的感受。

    红毛从神明手中接过箱子,那箱子半人高,但出奇的沉。刚把箱子背到背上,他的腿弯就往下一折,猝不及防下险些直接跪到地上。

    附近的玩家差不多也是这个情况。

    费力的背着箱子,里面容量有限,他们又不知道自己的任务物品具体长什么样,也只能在一堆乱七八糟的货物里挑挑捡捡,尽量拿看起来精贵小巧的事物往箱子里塞。

    神明踢了红毛的箱子一脚,“赶紧走,去取货。别在这里拦着路!”

    红毛被踢的往前一趴。

    那箱子直接飞跃了他的头,导致他在原地打了个滚,被箱子上的麻绳捆住整个翻转。

    盛钰立即想上前扶。

    面前忽然横过一条鞭子,如电闪般迅速甩在地面之上,激的他防护罩都自动弹了出来。

    扭头看向神明,是一个脸生的面孔。

    但脸上的恶意冷笑却与礁石拦路神明如出一辙,银领域的神明似乎比铜领域的神明更加戾气横生,也更加聪明,惯会在细节处刁难人。

    指了指身旁单独摆放的一个箱子,神明嘲讽的笑出声:“急什么急,你的箱子还没有拿。”

    盛钰看向箱子,心道一声果然。

    难怪神明放任他过礁石道路,原来是打了这个算盘。他们想让他经历了千万种艰难险阻之后,才迟来的发现自己无法装货。

    神明们特意,为他准备了一个坏的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