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8章 鬼堡来信(八)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胖子竟然也是鬼王?!

    盛钰心里的惊讶已经不能用言语表述,回忆起短暂的相处,他现在只有一个感觉。

    他能装,面前这个小胖子比他还能装。

    鬼怪们拥护作为贪婪王的他,说不定暗处也帮过作为暴食王的胖子。但他这两天居然一点儿也没有察觉到不对劲。

    不过很快,盛钰想到一个新的问题。

    ——胖子的鬼王任务到底是什么?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那天胖子是第一个说出玩家任务的人,这也是盛钰至始至终没有怀疑胖子立场的重大原因。但仔细回想一下,貌似四角游戏规则之前,副本就有通报过玩家的任务。

    所以胖子很大可能性在赌。他猜测到玩家任务是拯救丹尼尔,想要借此打入玩家内部。

    贼啊,这小胖子也忒贼了点。

    就在盛钰头脑风暴的同时,胖子头顶的血红大字忽然颤动,又冒出来一行新的字。

    【目前伴生技能尚在初始阶段,您在一个副本可以掠夺一次。每一次掠夺,您将拥有玩家伴生技能五分钟,技能威力涨幅五倍。】

    只能一次?一次还只有五分钟?

    盛钰瞬间有点庆幸,还好刚刚没起歹念。不然当真的有危险的时候,那岂不是凉了。

    这边,胖子丝毫没有察觉自己已经暴露了。

    他背上扛着一块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大菜刀,抖抖身子将菜刀靠墙,他愤然道:“有的时候我感觉女娲真他娘的不公平。”

    盛钰一愣:“什么?”

    “她不是拿泥捏人嘛。我估摸着女娲捏你的时候太偏心了,铆足了劲也要捏一张人神共愤的帅脸。到我的时候,她就开始闭眼甩泥了。”

    这话说的人不知道怎么接。不过胖子压根就没想得到回应,他偏过头看了一眼盛钰背后,嗤笑道:“得嘞,又来两个甩泥的。”

    回头看,裴简和刘雁的房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屋内两人都有些惊慌,刘雁红着眼眶疯狂拍门,尝试着想将门关上。

    都是无用功,门锁已经坏了。

    她瞪着屋外两人,哭嚷道:“我房间门怎么坏掉了,是不是你们两个动了手脚?!”

    胖子骂了声‘靠’:“说你泥都抬举你了,我看你是屎做成的。”

    “你骂人干嘛。”刘雁见胖子凶神恶煞的,顿时就有点害怕了,小声说:“不是你们还能是谁,鬼怪又不能靠近玩家的房间。”

    胖子无语说:“大姐,你还真当恐怖游戏是度假村庄啊。玩家房间就相当于一个避难所,鬼怪的确不能随便接近,但是当游戏主线推进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这个避难所就会被强行破坏掉。毕竟老有胆子小又非要进21层楼的玩家,副本总不会纵容这些玩家一直待在避难所里。”

    说完,胖子忽然正色:“所以我们当中,必定有人任务进度条改变了。”

    盛钰觉得自己膝盖仿佛中了一箭。

    见大家脸上的表情一个比一个茫然,他索性装出更茫然的样子:“有人去推进主线吗?”

    “是你!”一直沉默的裴简忽然激动起来。

    这个指控让盛钰心头一震。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裴简手指的方向不是他,是胖子。

    胖子怒道:“怎么什么都能赖我头上?”

    “今天早上饭桌上只有我们俩,当时我问你第一轮四角游戏水晶哪里去了,你说是你拿的。”裴简不服气说:“门刚坏的时候我就看见你在走廊里了,你是不是又跑楼下拿水晶了。”

    胖子一挺胸膛,十分光棍的说:“对,就是我拿的。关你屁事啊?”

    “把水晶交出来!”裴简伸手,恨声说:“凭什么两天的水晶都归你?昨天你参加了四角游戏,我也不多说什么。但今天,你甚至连游戏都没有参加,凭什么这次的战利品又归你?”

    胖子被裴简的不要脸程度震惊了,他气愤说:“这块水晶是我主动涉险才拿到手的。本来这些东西就是先到先得,谁他妈跟你玩共同富裕这一套。水晶我已经用了,你想要自己去拿。”

    “不可能。游戏论坛早就有人研究出来,在同一个副本内最多只能使用一块水晶,再使用就有可能引来鬼怪。有点常识的人都应该知道,多余水晶应该留在游戏结束的那一刻使用。”

    裴简笃定说:“水晶肯定还在你身上。”

    他上前一步,十分强硬的搜胖子的身。胖子张开手臂,冷笑的看着他搜。

    找了足足几分钟也没找到,裴简猛的抬头:“你还没拿那块水晶,对不对?”

    胖子惊奇说:“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我说水晶被我用了,用了!”

    “你少拿人当傻子,明知道有可能吸引鬼怪,你怎么可能还会使用第二块水晶!”

    说着,裴简咬牙夺过那把靠墙的菜刀,拔腿就往楼梯道跑,看样子是要去抢水晶。

    胖子大骂:“操!你给老子回来!”

    他也要往楼下冲,盛钰刚刚一直没有插手两人的争端,这个时候实在忍不住了。胖子如果出事,那他这贪得无厌技能不也就成了摆设。

    想到这里,他迅速拽住胖子的后领:“他作死,你也要跟着他一起作死吗?”

    胖子推开盛钰的手,急说:“谁他妈管他死不死。那把菜刀,刀是我用第二颗水晶换来的伴生武器!”

    “……”盛钰在心里骂了句脏话。

    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胖子就挣脱开来,焦急的飞速往下跑。

    反正现在二楼房间已经失去了避难功效,要是胖子歇菜,他就算躲在二楼也没有用。盛钰没纠结几秒,提起脚步就要跟着胖子跑。

    刘雁不敢一个人待在二楼,她也跟了上去。

    眨眼间,二楼一个人都不剩。

    壁画七零八落的掉落在地上,画框里所有鬼脸都扯高了嘴角,嗤嗤嗤的怪笑不止。

    **

    一楼还是四角游戏结束时的那样。

    整个大厅黑洞洞的,除了角落的黑水晶还捎带着微弱的光芒,其他地方都像极了泥沼。只是简简单单的看上一眼,魂魄都仿佛要被吸进去。

    胖子和盛钰来到楼梯口的时候,裴简已经到黑水晶旁边了,正杵在那里一动不动。

    胖子猛的拍了下楼梯栏杆:“我说水晶已经被我用了,你非得跑楼下看一眼才肯相信。”

    他气到翻白眼,就要摸黑下楼。

    盛钰低声提醒:“等等,好像有点不对劲。”

    这个时候胖子竟然还能听得进去话,他一下子停下脚步,仔细端详起裴简的背影。

    末了茫然问:“他怎么不动?”

    盛钰摇头说:“他在动。你仔细看。”

    闻言,胖子打起精神,眯眼细看。

    这一看可是不得了,愣是把他吓出了一身冷汗。下意识脚步后挪,差点一屁股摔在楼梯。

    刚刚他居然看岔眼了。

    微弱亮光不是黑水晶发出来的,是鬼火!

    裴简被整整五六团鬼火包围住,整个人都在蓝火光中疯狂颤抖。要不是腿弯处也有一团炽热高温,他估计已经腿软的摔倒在地了。

    这个画面未免也太恐怖了。

    就好像你被困在了一个失火的房间里,高温不断攻克着你的心理防线。那些熊熊燃烧的火苗随时都有可能扑面而来,将人吞的连灰也不剩。

    求生不得,求死无门,说的就是这样。

    胖子也有点打起退堂鼓。他拽了一把盛钰,小声说:“要不我们先回二楼算了。”

    盛钰挑眉,同样压低声音:“刀你不要啦?”

    提起这个胖子就来气,他咬紧牙关说:“就让鬼娃把那傻逼烧死,等明早我再来拿刀。”

    两人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的转身。

    巧了,刚一转身,就瞧见刘雁惊恐的表情。胖子慌忙做了个噤声手势,然而并没有什么作用,女人的声调猛然拔高。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尖叫声几欲刺穿人的耳膜。

    在两人瞠目结舌之时,刘雁一边尖叫一边往后跑,想要逃离这个恐怖的地方。

    然而已经迟了。

    不远处,裴简忽然一声惨叫。

    那些鬼火完全忽视掉他的身形,以直线掠了过去。有不少火光都蹭到了他的皮肤,眨眼之间他身上就有不少地方焦黑一片。

    胖子三步并两步往楼梯底下蹦,费力的从他手中夺过菜刀。眼见着裴简挣扎的就要爬起来,胖子佯装不注意的又狠狠踹了他一脚。

    这一脚又把他给踹趴下去了。

    讲实在的,即便盛钰和裴简争斗了快十年,那也都是没有硝烟的战争。他几时见过裴简凄惨成这样,身前放个碗分分钟变要饭的。

    盛钰一点儿也没关注裴简。

    此时此刻,他的目光正牢牢盯紧大厅正中央,那里是鬼火停滞住的地方。

    有一个小小的、漆黑身影从黑暗中漫步出来,鬼火摇曳在他的周围,拉扯着变换成那些已死玩家的脸庞,诡秘森然的气氛油然而生。

    神明踏着轻快的步伐,笑容天真灿漫。

    “让我想想先吃谁。”

    这话看上去像是对所有人说的,只不过他的视线从头至尾只在胖子和盛钰之间打转。几秒钟之后,他忽然消失在原地。

    “哪、哪去了?!”

    刘雁已经吓傻了。她整个人蜷缩成一团,简单的几个字都讲到末尾都破音。

    其他人也好不了多少。

    他们左看右看,想要透过黑暗看清一点什么,然而那里头一片雾蒙蒙,什么也看不到。

    死寂之中,胖子突然大吼:

    “盛钰,看你左边!”

    几乎是他话音落下来的下一秒钟,盛钰就猛的转头,咬牙看向自己的左侧。

    “……!”怎么会这么快?!

    那玩意几乎是在眨眼补帧,上一秒还在五米开外,眼皮一划拉,黑影就到了三米处。再眨眼,距离竟然已经不足一米。

    眼前出现一张乌青发紫的脸,冰到彻骨的寒风刮在他的背上,带起一片鸡皮疙瘩。

    “就从你先吃起吧~”

    说着,神明嬉笑着张开嘴巴。

    他的口齿幻化为幽蓝鬼火,就像一只凶恶而又残暴的野兽,那些鬼火张牙舞爪的扑了上来,不留一丝生存空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