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70章 末日方舟(四)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在此之前, 别的玩家都忙着赚金币,盛钰看上去一点儿也不着急,一直待在远地。坐在原位上观察悬梯之下的老缠头。

    这一个小时有无数人找老缠头, 其中有玩家,也有游轮上的客人。玩家找老缠头无非是给某项物品估价,一般能在轮船内拿到的物品价格都偏低, 很可能凑齐百来件都值不到一个金币。

    而客人找老缠头, 一般都是在询问某件物品的取货困难程度。要是困难的物品,那他们发布任务的时候, 所给出的奖励也会相对应的高。

    大概晚上十点多,老缠头身边总算没有再成群结队的围着人。

    临近零点,不少客人都喝的醉醺醺,玩家也都心系于夜间的运货取货,没有多余心思询问。

    他这边好不容易才清净下来。

    见机,盛钰连忙起身, 凑了上去。

    胖子紧随其后,一开始他还不明白盛钰想要做什么, 其后看到盛钰直奔老缠头而去,他这心里也就更加茫然了。但他盛哥做事, 胖子自觉自己问了也没什么作用, 索性跟着看热闹。

    “海格列夫先生。”盛钰走到旁边, 垫脚坐上高脚椅,笑道:“我能和你聊聊吗?”

    老缠头是个明显的生意人。

    他的装束和副本客人都不一样,看上去就是经典的旧世纪欧洲商人形象。皮肤黝黑,嘴唇上方两撇小胡子随着他说话, 还会翻扬起来。

    他先是看了一眼盛钰, 细细的眼缝中闪过精光, 笑眯眯说:“来做买卖的?”

    盛钰摇头:“不是。”

    这个词刚出来,老缠头脸上的笑意就消退了不少。态度也变得冷漠起来:“那你是来找我估价的。我看你也没带什么贵重东西。”

    潜台词是,那就别估价了,什么宝贝都没有,过来只会丢人现眼。

    他虽然不给盛钰什么好脸色看,但盛钰却依旧笑嘻嘻的,不受其干扰。

    “我也不是来估价的。”

    这次老缠头可就愣住了,他古怪的扫了两眼盛钰,说:“不来做买卖,也不是来估价。那你来找我做什么,我时间很紧,没有功夫陪人聊天。”

    胖子在旁边翻个白眼:“我怎么看不出你时间紧,你刚刚不就一直坐在这边等人找你聊天吗。怎么,别人能聊,我们就不可以啦。”

    老缠头说:“我不聊没有收获的天。”

    说完,他就不再看盛钰和胖子,而是端起手中的酒杯,口中有一搭没一搭的哼着小曲。眼神跟一条精光线一般,时不时扫向盛钰鼓起的裤子口袋,眼珠还会滴溜溜的转悠。

    胖子把盛钰往外拉了一点,凑到他耳边说:“盛哥,这老匹夫就是个惯会见钱眼开的。你看他那个贼兮兮的小眼睛,估计现在正在琢磨着怎么把我们的金币骗到手呢。”

    盛钰从兜里掏出一枚金币,正要送上前,就被胖子焦急的拦住:“盛哥?!”

    “诶,出手了怎么能收回去。”

    老缠头眼睛像是闻风而动,自打盛钰拿出那枚金币,他的眼神就没有离开过后者的手。不等胖子抗拒,他就迅速的伸手,抢一样抢过盛钰手上的金币,那种趾高气扬的表情终于褪去,换成了生意人的和煦笑容:“一个金币,一个问题。”

    胖子大惊,骂道:“你这也太黑心了一点。什么问题得值一个金币啊,死奸商!”

    “这就要看你们提问出什么问题了。你要是问我早上吃了什么饭,这个问题自然不值一枚金币。但你要是问我什么重要的问题,那我很可能就是冒着得罪高社会等级人群的危险,来赚取你这一枚金币,您说,这个值不值呢?”

    老缠头笑的无辜:“而且怎么能说我奸商。这个世界上本就没有什么完全等价换取的东西,都是一个愿打另一个愿挨,交易才可以顺利进行。不信的话,这位胖爷可以问问身边的小兄弟,看看我这个‘打’,他是否愿意挨。”

    盛钰看他一眼:“是你做生意还是我做生意。是你收钱还是我收钱。”

    这话说的轻飘飘,没有什么庞杂的感情加注,但盛钰多年演戏,台词功底还不错。一段简单的话,愣是被他说出威胁的口气。

    老缠头面色一紧,笑着举掌拍了一下自己的头:“瞧,我都老糊涂了,竟然怠慢客人。您是有什么问题,既然拿了钱,我保证知无不言。”

    见老缠头态度微微服软,盛钰也没逼得太紧,说:“刚刚我坐在那边一直听大家伙讲话,也听到了不少消息。例如劣民区的客人普遍爱喝酒,所有人都想尝一尝‘人鱼姬的眼泪’,但这种酒取货极难,也只有贵人区的人才能取到。其他几个社会等级的玩家是想也不要想。”

    “对,您要是打这种酒的主意啊。”老缠头看了一眼盛钰喉结上的奴字,眼睛在笑,语气却十分不以为然:“那我劝你趁早还是收掉心。”

    不等盛钰说话,他继续说:“你们现在还没有去取货,不知道这项工作有多么困难,又有多么的危险。我就直说了,我在游轮上生存这么长的时间,期间见过神明取货,也见过鬼怪取货。无论是谁,都会在岛屿前方败下阵来。他们根本就取不到自己真正想要的货物,看你这么大方,我可以和你说,上岛屿之后不要想着拿什么什么货,直接拿离你最近的货,来回几次也能值。”

    “至于人鱼姬的眼泪,这些酒估价很高,单杯就得卖上千金币。而且有价无市。一般只有贵人区才会有人取到,并且大家自持身份,根本不会将人鱼姬的眼泪向下面的楼层运。毕竟这是贵人酒,只有身份足够尊贵的人才够资格喝它。”

    这话说的,胖子撇过脸小声吐槽:“讲的神乎其神的,还贵人酒。胖爷我还贵人鸟呢。”

    “……”

    老缠头眼神往胖子裆部扫视一眼,看的胖子一个哆嗦,下意识捂裆,气道:“我说鸟你就往下看,你们神明思想怎么都这么龌龊!”

    老缠头揪了揪自己的小胡子,没有反驳胖子说他是神明,而是继续道:“如果你是自己想尝尝酒的味道,那努力提升社会等级吧。等到了贵人区,取货就会方便很多,不用再冒着生命危险。”

    说完,他道:“一个问题已经回答完了。”

    盛钰佯装吃惊状:“我还没有问你问题啊。”

    “……?”老缠头面上迷茫。

    就看见盛钰貌似痛彻心扉,表情极度丰富:“我就开口说了一句人鱼姬的眼泪,就被你打断说话了。你平时都是这样做生意的吗?”

    砸什么都不能砸生意的招牌。

    老缠头呼吸一滞,咬牙挤出笑意:“那就当我刚刚说的是附赠给你的消息吧。你到底要问什么,这次亲耳听到你的问题以后我再回答。”

    盛钰笑了笑,说:“谁说我这个金币是用来买你回答我一个问题。”

    “那你买什……”

    老缠头的话还没有说完,盛钰就直开口:“我这个金币,是用来买你,去回答别人的问题。”

    老缠头愣了好几秒钟,才理清楚盛钰话语中的逻辑,但就算弄明白了,他还是茫然。

    这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

    人家来买,都是自己有问题,想要从他的口中得到答案。盛钰算是奇葩中的战斗机,明明他自己有一箩筐的问题,却还心大的要顾及别人。

    老缠头笑了一声:“您做慈善呢?”

    “我是不是做慈善,这一点你不需要管。”盛钰笑着开口,音量微微压低,导致他的语气也紧跟着神秘兮兮:“全劣民区的客人最爱喝什么酒,这个我之前就已经注意到了——苦艾酒。”

    酒这个东西,喝多了有瘾。

    但是总是花钱买酒,那经济上肯定是负担不起的。所以劣民区大多数人平时喝的就是价格偏低,而适口性又高的苦艾酒。

    可以说这种酒就是劣民区不可或缺的灵魂酒品,就算客人们愁眉不展等待玩家帮他们做什么事情,他们的手中往往也会捧着一杯苦艾酒。

    盛钰继续道:“这枚金币给你,要是明天有客人来问你苦艾酒的取货难度,你要按照我说的,去对他们说。”

    老缠头惊的都忘记掩饰表情,眼睛珠子瞪得老大,良久反应过来,连忙将怀中的金币掏出,跟塞一样向盛钰的手中塞去。

    他这种见钱眼开的商人,听了盛钰的话连钱都不要了,吓得直摇头:“不不不,你可别害我。虽然经常会有客人问取货难度,来估量他们发布任务的赏金,但我不能说谎的,否则副本规则会直接将我抹杀。”

    像是怕盛钰多说,他吓得抄起桌子上的帽子,逃似的就要走。

    胖子一看就急眼了。

    他小腿一蹬从椅子上跳下,整个人往老缠头面前一挡,凶神恶煞的摸出了菜刀。

    “盛哥话还没说完,你走一个试试?”

    茶餐厅可不像月季舞厅,那边的音乐声震天动地,声如洪钟,吵的人根本听不清讲话声。但茶餐厅没有音乐,稍微喧闹一些的可能就是盘子的碰撞声,以及众位玩家的咀嚼声音。

    因此,这边一起冲突,就有无数双视线随之看了过来,目光皆是满满的探究意味。

    老缠头想要绕过胖子跑走,盛钰在后面好整以暇的抱臂:“十个金币,买你对别人说实话。”

    话音刚落,老缠头也顿住了脚步。

    他缓缓回头,迟疑道:“什么意思?”

    盛钰说:“字面上的意思。”

    他掏出兜里剩余的五枚金币,又从胖子身上搜刮了四枚,凑齐十枚,将其摆放到桌子上。老缠头眼神发亮的盯着硬币,忍不住坐了回去。

    外人只能看见盛钰的动作,并不能听见他可以压低了的声音:“夜间取货时间是十二点到第二天早上八点。你从明天早上八点开始,一但有人问你苦艾酒的取货难度,你就说,取不到。不用急着质疑,明天这句话将变成事实,副本不会把你怎么样的。而我这十枚金币,就是买你在取不到货之后多加几个字。”

    想了想,他轻轻勾起唇角,说:“就月季舞厅吧。你对所有人说,舞厅门边的座椅上,有个胸前别着红玫瑰的男人,他有苦艾酒。”

    老缠头满脸懵逼,他晃神说:“你疯了吗?苦艾酒是每天游轮都会自动供应的货物,因为需求量庞大的原因,根本用不着玩家去取。又因为价格低廉的原因,也根本没有玩家愿意去取。到现在仓库还囤积了不少苦艾酒,大家要是愿意的话,可以自己去买,低价就可以买到许多。”

    “这个不是你该管的事情。”

    盛钰面色不动,平静说:“在你看来,这是一项划算到不能再划算的买卖。十枚金币买你说实话,算是赚个外快,这个交易做不做?”

    “……”

    老缠头没有犹豫太久,立即点头:“做!当然得做。不过丑话我可说在前头啊,要是明天取货难度依然很低,我不可能骗劣民区的客人。到时候你就只能自认倒霉了。”

    “成交。”

    盛钰眼眸发亮,视线里倒映着茶餐厅内的昏黄灯光,像是倒映进一炳摇曳烛火。使得他脸上的笑容跟个小狐狸似的,怎么看怎么狡黠。

    ※※※

    等走离了茶餐厅,胖子忍住肉疼说:“盛哥,那可是我吃了四十盘甜点换来的金币啊!”

    盛钰说:“啊,真辛苦。”

    胖子欲哭无泪:“老缠头看咱们的眼神像是在看着冤大头,他肯定想着,明天还会有苦艾酒供应,这十枚金币算是他白得的。”

    盛钰笑了笑,没讲话。

    其实胖子说的话并不完全,老缠头看他的表情像是在看着一个冤大头,他看老缠头的表情同样也是宛如看着一个廉价劳动力。

    刚刚坐在那边盯了一个小时左右,期间无数客人去询问各种酒品、食物的取货难度。数量多到根本数不过来,老缠头就跟一个大喇叭一样,一个小时就见了无数人,散播了无数消息。

    而这,也正是盛钰缺的。

    换算一下,他等于花了十个金币,就买下了副本里唯一的‘信息公告栏’。这笔买卖在老缠头看来是很划算,但在他看来,只会更加划算。

    这些事情没必要对胖子说。

    向走廊前方走了几步,盛钰凭借着记忆,来到一开始获得六枚金币的酒吧门口。

    在门边等待的时间里,他问胖子:“你在副本里见到熟人了吗?”

    胖子肚子吃的圆滚滚,倒在门边打饱嗝。闻声一喜:“你看见了小美?!”

    “没看见。我要是看见了干嘛还问你。”盛钰说着,问:“你看见了傅里邺吗?”

    胖子嘟囔说:“没看见……”

    过了一会儿,两人又同时开口。

    “那你听见傅里邺相关消息没?”

    “盛哥,小美一点消息也没有吗?”

    “……”

    对视,沉默。

    在胖子酱紫的脸色下,盛钰没忍住笑出了声音,他感觉胖子真像一个望妻石,进了副本就两眼一抹黑的小美小美瞎叫唤,人廖以玫说不定都不在这个副本里,自己去别处逍遥了。

    缓了一会,他发现自己好像没什么资格吐槽胖子,因为他也一直在找傅里邺。

    不过他和胖子不一样。

    胖子找小美,那纯属拳拳爱意在作祟,而他寻傅里邺,是想快点结束那个赌约。

    要是这个副本不在一起,说不定下次见面傅里邺就要说这个副本不算数。一拖两拖,三拖四拖,这得拖到猴年马月才能断干净。

    嗯,他肯定是因为这个原因。

    也没有其他原因了,盛钰心中肯定的想。

    和一级守卫约定十一点半见面,但鬼怪似乎急着想和他见面,提前来了。

    大概十一点十分左右,他就鬼鬼祟祟的上前,说:“王,人都在包厢里。”

    指了指身后劣民齐聚的一家饭馆,鬼怪这才注意到盛钰身后还有一个人,他先是皱着眉打量了一下,似乎在质疑这人为什么会和伟大、至高无上、尊贵无比的贪婪大人走在一起。

    随后忽然被胖子用力一打,打的头上的帽子差点掉落。胖子气呼呼说:“嘿,我就奇了怪。你认得出盛哥,却认不出我?”

    鬼怪惊的快要裂开了。

    他结结巴巴说:“暴暴、暴……”

    简简单单的‘暴食大人’四个字,差点被他说成rap。盛钰好笑说:“别抱了,进包厢你们可以抱个够。”

    胖子不依:“我要和小美抱!”

    盛钰一边朝着鬼怪所指方位走,一边保持只有三人才能听见的音量,笑着说:“那正好,这位鬼怪是懒惰旧部。据我所知上任王之间很多情谊都会延续到这一代,跟诅咒或者命中注定似的。”

    他不知道胖子到底是怎么看廖以玫的,也就没说上一任七个鬼王全是男人的事。而是说:“遇见了小美的旧部,你刚刚好可以问问,看上一任的暴食和懒惰有没有什么传言。”

    胖子一听,果然被诱惑住了。

    他没有再走在盛钰身边,而是光速贴近一级守卫,阴着脸吓唬鬼怪:“我以暴食王的名义警告你,把上一任懒惰王和暴食王的交集说出来。”

    那鬼怪被他吓得腿肚子发抖,走路都是歪歪扭扭的:“我不知道啊。”

    胖子眉毛一竖:“你不知道?你不是上任懒惰王的旧部吗,别想着唬我!”

    鬼怪苦着脸。

    面对着盛钰的时候,他的情感似乎是极度崇拜以及喜爱的,但面对胖子的时候,别提喜爱了。他的表情几乎写着四个大字:敬而远之。

    这应该是受上任王的秉性,以及这一代王在众鬼神之间的名声而影响。

    他小心翼翼的说:“万年前那几位就已经……我才出生500多年。据小人听说哈,好像是没有什么联系的,两位大人没什么特殊交集。”

    胖子眼神中划过一丝失落,很快就重振旗鼓:上任鬼王没有交集没关系,他反正说什么也要和小美攀上关系。如果说盛哥和傅佬叫命中注定,那他和小美就是后天结缘!

    另一边,盛钰完全没想到胖子在想什么。

    一走到包厢附近,他就开始皱眉。

    和他料想的有点不同。

    原本想的是一个大通铺密闭包厢,但显然他高看了劣民区的空间利用度。这边都不能称之为一个包厢,顶多说它是一个稍微大一点的桌子。

    所有被聚集起来的鬼怪守卫全都跟幼儿园的乖宝宝一样,激动的浑身打颤,时不时还会往门口看。那些被他们揪过来的客人自然不能坐,全都蜷缩在桌子旁边,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胖子,我可能不能过去。”

    盛钰有些内疚,不知道这话怎么开口:“虽然很多鬼神都知道我的身份,但玩家不知道。”

    早在等待的时候,胖子就知道这些人到底是干什么的了。无非就是借用鬼怪来集齐金币。这个行为虽然让集齐金币变得简单,但难保其余玩家看见了不会多想……守卫这么乖,太奇怪了。

    说不定怀疑着怀疑着,就会怀疑他是鬼王。

    看盛钰的表情,胖子拍拍胸脯,万分义气的说:“盛哥,我知道你一开始进游戏是洗刷那些难听的名声。但现在情况改变了,大家都是被无辜扯进游戏的人,要是让人知道联合国大明星有这么一个身份,在21层楼里如鱼得水,绝对会把那些受罪的怨气撒到你身上。但我不一样啊,老早就有人怀疑我是鬼王了,他们会攻击公众人物,但是不会攻击一个素人,我去吧。”

    “行。”

    盛钰也没推脱,而是将胖子这个人情记在心里,说:“你拿了金币以后,去仓库。今天还剩多少苦艾酒就买多少,务必全部截断,最好一滴不留。”

    说完,他感受到时间紧急,就要转身走。

    胖子在后面愣问:“你去哪里啊?”

    “去取货区,停岛取货。”

    盛钰摆了摆手,加快速度离开。

    胖子摸不着头脑,只能按照盛钰所说的去做。一开始他以为应该没有多少金币,谁知道从守卫身上拿东西,这种任务奖励根本不是吃甜点可以比拟的,轻轻松松就拿到手两百金币。

    怀揣两百金币,胖子还是发愣。

    他实在搞不懂,这两百金币都足够两人升上劣民区了,而盛钰之前找老缠头,又是要老缠头散布苦艾酒的消息,又是花费这能提升两人社会地位的金币去买一大堆低劣的酒……

    桌上就摆着一杯苦艾酒。

    他举起酒杯,喝了一口。那口酒还在口腔里盘旋,味蕾还没来得及尝到味道,他就在一群鬼怪目瞪口呆的眼神中,将那口酒喷了出去。

    呛到鼻腔辛辣。

    但他完全不在意这酒的味道,脑海中浮现出来的皆是盛钰临走前的坏笑。

    他明白了!

    刚刚还在困惑盛钰去取什么货物,胖子忽然回神,差点要喊出声来。

    盛钰哪里是去取货啊,他分明是去截断苦艾酒的供货渠道。

    物以稀为贵,只要明天供不了货,急着喝酒的人就会找老缠头问货物取货难度,到时候老缠头就会按照盛钰所说的那样,如实告知明日苦艾酒断货,并且告知这酒的唯一供货渠道。

    就是盛钰,也只能是盛钰有这种酒。

    在所有人都忙着根据客人喜好以及奖励金币数量,确定今晚要取什么货物的时候。盛钰已经提前规划好一切,从一开始他就没想着要跟着客人的需求走,而是从市场上,改变物品供需。

    而苦艾酒这种人人都喜爱、劣民区最为普遍低价的酒,明天将会摇身一变,变成众人上瘾却难求一杯,供不应求的第二‘人鱼姬的眼泪’!

    胖子已经完全呆了,他又一次洗刷自己对盛钰的认知。以前只是觉得盛钰脑子转的快,擅长绝地逢生,但现在,岂止绝地逢生。

    “这他娘的智商碾压……神一般的搅局能力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