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67章 末日方舟(一)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盛冬离并没有退却。

    他执着的说:“但你在副本里救了我。”

    “换个人, 阿猫阿狗我也会救。”

    盛钰说着,回头看他一眼。

    街道上虽然空无一人,但周边商业区人声鼎沸, 雨连绵不绝, 不是一个交谈的好时机。

    本来盛钰就是在休息期, 预备下个月进组拍新戏。但是现在这个情况, 剧组根本没有办法开工, 一方面是许多工作人员身陷21层楼,请假的请假,奔丧的奔丧,还有已经去世了的。

    另一方面, 导演也是个不爱绕圈子的人。他前几天直接打电话和盛钰说,怕戏拍到一半,主演死在游戏里。索性无限期延长开机时间。

    明天就要进楼,盛钰想了想, 说:“你现在在第几层楼?”

    盛冬离似乎很高兴, 说:“我上个副本在第四层楼。这次一定可以升楼,哥, 如果我们到一个副本, 我是牧师特殊身份卡牌, 无论你受多严重的伤,我都可以治好你,我可以帮到你的!”

    盛钰抿唇, 一点儿也没感觉到开心。

    他问这话不是这个意思。

    原本想着如果盛冬离所在楼层低的话, 那魂阁的事情应该波及不到他。鬼知道他爬的也不慢, 就一周没见功夫也到了第四层楼。

    而且明天可能还要升楼。

    这样就有点危险了。

    想了想, 盛钰还是提醒说:“要是碰见了自称魂阁成员的神明, 你就跑。”

    盛冬离愣了一下,也没问为什么,重重点头,像是把他的话记在心底。

    见他这么乖,盛钰心里总算是感觉到一丝欣慰。他算是很平静的说:“下雨天不要到我家楼底站着,免得小妈隔三差五让爸打电话给我。”

    “她让爸打电话给你了?”

    盛冬离狠狠皱眉,眉眼掠过一丝沉郁。

    本身他和盛钰就是有一点点神似的,眉眼长的还有那么点像,外貌上来看很是赏心悦目。而且听经纪人说,盛冬离在他们学校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校草,作风很好,待人也很温和。

    但要是让校园里的小迷妹看见他这幅模样,估计吓得什么情啊爱的,全部抛飞到脑后。

    盛钰叹了口气:“你为什么每个下雨天到我家楼底站着……你妈有没有带你看心理医生?”

    “我没病,不想去看医生。”

    盛冬离从喉咙里咕嘟了一声,似乎自己也很抗拒看心理医生:“就是雷雨天气容易做噩梦,我怕哥也会做噩梦,就去你们家底下守着。”

    盛钰:“……”

    这个事情其实是有前因的。

    他每个雷雨天气都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偶尔太疲倦了,就算睡着也会做些恐怖的梦境。几年前就有一次这样的情况。当时在酒店里崩溃的逃出房间,大半夜敲经纪人的门,把整个剧组的人都给敲了出来,这件事还上了热搜。

    这么多年,这种情况也只出现了一次。没想到盛冬离居然会一直记得,还来守着他。

    想起今天是对方生日,盛钰看了眼天色,又问:“你都做什么噩梦?”

    “梦见冤魂来找我。”盛冬离脸色惨白,被冻得瑟瑟发抖,声音也颤的厉害:“他们对我说,长江水冷,你也该进去泡一泡……”

    “……”

    盛钰被他说的差点心肌梗塞。

    这人可能属胖子的,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功力比起胖子,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说这话,那铺天盖地被网暴的一年重新翻涌上来,最可怕的是已经被埋藏在心底的旧账重新被翻出来。导致他脸色也跟着微微泛白,这下子全然失去了交谈的心思。

    “你不要想这些,我不做噩梦,不需要人来守着我。你这个样子,我觉得你更像是在赎罪。不用跟我赎罪,多交点朋友,也别来找我。”

    说着,盛钰转身欲走,步子忽然顿了顿。

    他左手撑伞,右手扯下口罩露出整张脸,忽然勾唇浅笑:“对了啊,生日快乐。”

    是生日快乐,也是再也不见。

    大家都很累了,以盛冬离那么通透的心,绝对可以听懂自己的潜台词。

    他果然没有再追上来。

    回到车上,戴上耳机,音量调到最大。

    雨声果然被隔绝,就连经纪人什么时候上车的,盛钰都不知道。

    他看见经纪人嘴巴一直在动,估计在骂骂咧咧,就准备摘下耳机虚心听教。刚有这个动作,就被经纪人一脸惊慌的制止。

    盛钰立即明白过来。

    打雷了。

    他紧紧闭上眼睛。

    盛冬离在赎罪,他又何尝不是。看来今天晚上是无论如何都无法睡着了。

    ※※※

    【姓名:盛钰】(可见)

    【至高楼层:第八层】(可见)

    【身份:贪婪王】(不可见)

    【技能:贪得无厌】(不可见)

    【武器:恶诅守护】(已使用)

    【武器:冰霜玫瑰】(可见)

    “……”

    周遭环境很嘈杂,盛钰睁开眼睛,坐起身。

    昨天晚上一宿没睡,白天又开了场直播安慰粉丝,到晚上才有机会补觉。所以这一觉几乎是睡觉前还在现实世界,睁开眼睛就到了21层楼。

    十分没有真实感。

    抬眼打量四周。

    他现在身处于一个幽暗的小房间当中,睡板是个类似于集中营的大通铺,层层向上叠加。一个不算大的房间挤了快五十张床。

    上铺床板微微晃动,看样子是上面的玩家已经醒转,正准备沿着扶梯下来。周身其他床铺也传来细细碎碎的动作声,但没有人交谈。

    已经有不少人跳到了木地板上。也许是有了前面几次经历,这一次盛钰见到的面孔居然都一脸沉静,看上去都不是很惊慌。

    【欢迎来到二十一层楼。】

    【玩家所在楼层:第八层楼】

    【副本:末日方舟。】

    “第八层楼?我们到了银领域?!”

    终于有一声不可置信的声音打破平静,那声音很奇怪,听到耳朵里明明是听不懂的文字。但是同时间却能翻译成联合国通用话。

    摸了摸耳朵,上面挂着一个翻译器。

    像是耳钉一样,不大,但很牢固。

    有了那一声开腔,终于有惯会自来熟的玩家开始相队友。想要在副本里合作共赢。

    盛钰有队友,队友还都是鬼王。

    他没必要在小房间里重新找不知根知底的人做队友,索性坐在床铺上检查玫瑰武器。看见上面还是染红了六瓣花瓣,他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可以靠玫瑰武器进行防御,要是遇见敌人,还可以用自己的血填补上玫瑰第六瓣最后一丝血线,到时候再转化成攻击性武器。

    比起之前穷困潦倒身无长物、全靠头铁和智商闯关,这个开局简直不要太棒!

    下方细碎交谈声被翻译器翻译出来。

    “我还以为银领域玩家很少呢。但光我们这个初始房间就有五十多人。而且听门外的响动,和我们一样的房间估计还有不少。第八层楼少说也有几千人,可笑我还以为碰不到人类玩家。”

    “区域合并啦。之前咱们玩的都是和自己国家的人一起闯关,甚至是一个城市的人。到了银领域之后,全世界各地的人都会被杂糅到一起。”

    “不不不,有些人和我们可不一样,我们靠实力升上来的。还有些人,是靠着大佬一拖几百,大佬通关,他们跟在后面捡漏爬楼。别以为第八层楼都是高端玩家,还是有不少废物的。”

    盛钰沿着扶梯往下爬。

    联合国在世界地位很高,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全世界都在盯着。而且国内拍的电影、电视剧,甚至是综艺节目很多都传到了国外。就算国外人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会认识他的脸。除非是那种一点也不看电影的人,这种人毕竟很少。

    所以他一下地面,就受到了不少关注。

    可想而知大众对他的印象差到了何等地步,又被那档密室逃脱综艺荼毒到何等地步。一见到盛钰也在,不少人都一惊。

    像是在说:你是怎么混上来的?!

    自然不会有人来找盛钰组队,他自己也乐的轻松,跑到小圆窗边往外看了一眼。

    一看就有些震惊。

    开始见到自己所在场所,盛钰还以为自己到了一个类似于集中营的地方。但是看圆窗,外面竟然是一片蔚蓝幽深的海洋。

    大群海鱼追逐嬉闹,从圆窗前几厘米处游过。不远处还有一个巨大的黑影,像是鲸鱼,缓慢的远离船舱,向着海底更深处畅游而去。

    想起副本的名字,盛钰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他现在应该在一艘巨大的游轮上。

    刚想到这里,房间内大灯猛的亮起。

    人群霎时间陷入片刻的混乱,不过很快就冷静了下来,或坐或站着面面相觑。也没有人讲话,都在互相打量着周围人。

    这个状态就很不寻常,和之前每一次玩游戏都不一样。以前总能碰见惊慌失措的玩家,甚至还有崩溃哭泣的,但这一次没有。

    所有人都很冷静,或者说就算是心里惊慌,也要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借着灯光,盛钰总算看清周围人的脸。

    有联合国人,也有外国人。大家身着不同的服饰,看上去都是进副本以前就穿着的衣服。盛钰低头看了眼自己,心中侥幸还好他不是穿睡衣睡觉的,不然这整个副本都要穿睡衣闯了。

    他身上穿的还是直播时的衣服,当时直播完太累,躺床上就睡了。白色的衬衫还算服帖,裤子也还好,总算是不影响形象。

    有一点他格外注意到。

    房间里每个人,无一例外脖子上被刻了一个小黑字,位置大概在男士喉结处。

    那个字是——奴。

    ……奴?

    还没有等盛钰细细咀嚼这个‘奴’字的含义,房间的门自动打开,外头的嘈杂一并涌入。顺着人流走出房间,回头看一眼,房间上刻着数字‘73’,寓意这是第73号房间。

    外面并不是走廊,而是一个空旷的地界。不少人都顺着房间走出来,脸上带着些许茫然。

    粗略算去,得有几千人。

    很快就有身着船员统一服饰的人步入,手上拿着厚厚一沓纸质单子,挨个发给玩家。

    那些船员肩膀上都带着一星徽章,他们神情麻木阴鸷,盯着玩家的视线就像是毒蛇一般。只要稍稍与其对视上,背上就不自觉浮现出一层薄薄的冷汗,心底也不由自主开始慌张。

    好在船员们没有为难玩家,只是将传单和炭笔交到玩家手上,就去别处继续发单子。

    “这些人应该是神明。”

    “也有可能是鬼怪。”

    两声细碎的交谈从后方传入耳中。

    这话等于没说,盛钰也没在意,他都没回头看,直直接过某个船员递给他的传单。

    那船员卷卷的长发,脸上带着不同寻常的兴奋,眼神也亮亮的。

    她小声说:“王!”

    周遭站着很多人,大家都忙着看单子,见到上面的内容,只顾着满心诧异了。根本没有人会去注意别人的动态,但是保险起见,盛钰还是将船员拉到比较僻静的地界,‘嘘’了一声。

    那船员一直捧着自己被盛钰碰过的手,激动到差点晕厥过去,说:“王,我是您的旧部,我和您其他属下一直在等待您来银领域!”

    之前邬桃桃曾经透露过,银领域有无数大大小小的神明组织,但是鬼王团结体只有七个。分别是七个鬼王的旧部鬼怪。

    不过有过神明反装忠来蒙骗自己的经历,盛钰没有直接相信女船员。他压下心中警惕,状似随意问:“你在副本工作?”

    “不是啊,我是为了您混进来的。这里是魂阁分部,一级船员——就是肩膀上有一颗星的,里面还有不少其他鬼王旧部。其中也会有神明。但是从二级船员开始,就都是神明高层了。”

    女船员说着,似乎不敢和盛钰交谈的太明显,很快就恋恋不舍的去其他地方,发放单子。

    盛钰抿唇,看了一眼船舱大门处。

    船员等级很好分辨,一级就是肩膀上有一颗星,二级的话就有两颗。这个根本不用想,因为他已经看见有一名二级船员走入了船舱内。

    那人肩膀上带着两颗星星。

    他似乎很骄傲,也很自得的说:“欢迎大家来到英格丽皇后号,一艘永不沉没的巨轮。现在请大家仔细观看手中的纸单,认真填写。”

    闻言,盛钰低眸看向单子。

    拿着炭笔的右手忽然有些下不了笔……他总算知道为什么刚刚玩家们看见传单都是那幅表情,像是疑惑,还有些啼笑皆非。

    没有什么认真不认真填写的,纸单上总共就三行字,准确来说是两个填空题。

    【姓名】

    【是否死亡】

    最上方是一个标题:方舟普查卷。

    盛钰听见一个联合国玩家在不远处发笑:“这是什么傻逼问卷。还问人是否死亡,我不填‘否’,难道还填‘是’啊。”

    不少玩家也跟着发笑。

    船员也笑了起来,于是玩家们就不笑了。

    从他们的视角看过去,那些船员都笑的很诡异,似乎在嘲讽他们不知道未来会有多悲惨,以至于话语才会这么幼稚。

    这些怪异的笑容致使玩家们不敢再随意轻视这份问卷,转而打起120分的精神去认真填写。

    盛钰也跟着动了炭笔。

    【姓名:盛钰】

    【是否死亡:否】

    等最后一笔落下,问卷忽然化为粉末状消失在空中,连带着炭笔也一并消失。

    不少玩家都开始惊慌,搅和是整体气氛都有些焦躁不安。很快那名二级船员就开口:“不用紧张,这是正常现象。等需要出现的时候,这份问卷就会再次出现在你们的眼前。希望到时候,你们还能这么轻轻松松的写下否字。”

    这话让不少人面色严肃起来。

    能混到第八层楼,就算中间有些捡漏的废物,但绝大多数都是聪明人。

    他们不再以调笑的心态看那份问卷,更不敢以随意的心态看待现在身处的副本。

    平静,只是暂时的平静。

    这很可能预示着未来会有更大的危机。

    在大家思考的时候,二级船员稍稍正色:“虽然巴不得你们死快一点,但我这个人就是心软。提醒一句,接下来的话你们最好认真听,要是遗漏了某些东西致使死亡,可别怪其他人。”

    闻言,盛钰也不急着找傅里邺和胖子等人了,他拿出高中听课的心态去听。

    和他一样的还有在场几千个人。

    大家都暂停交流,搁下手中的事情,目光齐齐看向船舱内唯一的二级船员。

    整个船舱一片寂静,一时之间只能听到二级船员喑哑诡异的声音:

    “英格丽皇后号甲板之上共有三层,从下到上分别为:劣民区、平民区、贵人区。”

    他的话只开了头,立即有场内玩家无语道:“我他娘的到21层楼,竟然成了劣民。”

    二级船员冷笑一声:“是看不见脖子上的社会等级标志吗?我以为‘奴’这个字已经很明显了。还想着当劣民,你们连劣民都算不上,是甲板下的奴隶。你们现在身处的,也是奴隶区。”

    “……”

    众人面色难看。

    二级船员根本不顾及玩家们的脸色,继续趾高气扬的说:“白天,英格丽皇后号会正常航行,你们可以自由出入自己所在区域,以及自己社会等级之上的一个区域。打个比方,你。”

    他伸手点了点面前一个外国玩家,似乎有些嫌弃:“你现在是奴隶,只能出入劣民区和奴隶区。但要是你的社会等级提升为劣民,那你可以通行的区域就会发生变化,分别是自己所在的劣民区,以及之上的平民区。”

    外国玩家一愣:“意思是我要是提升了社会等级,那就不能回下一层的区域?”

    “奴隶就是奴隶,思想也很奴性。”

    二级船员冷漠道:“既然已经提升了社会等级,何必还要回那些贱地方,还是说你觉得自己只配待在贱地方,不能上升?”

    “不……”

    那外国玩家脸色涨红,似乎有些气愤。到底是被身边的玩家拉下,才忍住没有动手。

    论武力,他不一定干不过这只神明。但是有社会等级压制,他不敢动手,生怕出现变故。

    这导致二级船员更加趾高气扬:“等你们升到了贵人区,才算社会等级到我们之上。就连平民区也只是和我们齐平而已。贱就是贱,有些不该妄想的事情,在贱的时候千万不要随意妄想。”

    众人沉默。

    一场冲突起的不算平静,落尾却很平静。

    有人问:“我怎样才能提升我的社会等级?”

    “我正要说这一点,急什么。”

    二级船员扫了那人一眼,将那人的脖颈扫的一缩,方才满意的开口:

    “每个区域都会有很多客人,你们只需要完成游轮客人的需求,他们会给你们相对应的金币。让我想想……劣民区的客人社会地位低,眼界也低,他们的需求最多是要一杯酒、一个小物什。至于再上领域客人的需求,你们暂时不用知道。”

    “凑齐一百金币之后,去二楼入口吧台处找老缠头,也就是海格列夫先生。老缠头会更改你们脖颈上的社会等级刻印,不要想着假造社会等级,相信我们,这种东西一眼就可以分辨出来。”

    一百金币。

    盛钰将这个数字牢牢记在心中。

    要是劣民区只是需要酒、小物件,那任务还是蛮轻松的,看来提升到平民区只是时间问题。

    刚想到这里,就瞧见不少一级船员盯着他们怪笑,像是遥遥看到了众人的悲惨结局一般。

    这个发现让盛钰心中一凛,他迅速反应过来:就算是劣民区的任务应该都很难完成。

    就是不知道会难在哪里了。

    这个时候,也许是介绍完一些普通事件,二级船员转身向外走了几步。还没等玩家松口气,他脚步一顿,忽然回头。

    “差点忘记说副本抹杀规则。”

    众人神情立即紧张,盯着他不动。

    二级船员嘲笑的看他们一眼,开口说:“晚上十二点到第二天白天八点,这期间游轮会停靠在岛屿边。个别客人需求的东西在游轮上缺货,这就需要你们夜间去岛屿取货。怎么说呢,取货对于你们来说应该是很危险的,所以要不要为了金币去涉险,这个得看你们自己。”

    “也许你们会取到别人需要的货物。又或者是取到所有人都不需要的货物。这个时候可以去找老缠头估价,兑换金币进行合理买卖。他会帮你们注意买卖需求的。我要说的副本抹杀规则就是……”

    讲到这里,二级船员似乎自己也很害怕,脸色白了一瞬才继续讲话。

    “一,副本抹杀直接馈赠者,无论是馈赠金币还是货物,一切都必须靠你们自己。二,副本抹杀漫天要价者,一切交易都必须通过老缠头。这第三点,就是副本抹杀自相残杀者。”

    听到这话,大家面色都有些不好看。

    这个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合作也显得很不必要。这次的副本更多的是靠自己。

    想到这里的时候,船员们都跟随二级船员迈出船舱,那人的声音老远的传进来:“距离夜间十二时还有整整四个小时。现在,快去劣民区享受你们的英格丽皇后之行吧!”

    话音刚落的下一秒钟,所有玩家不约而同的开始行动。闯了这么多次副本,他们很清楚一个道理,那就是只要是设定了时间限制的副本,那么无论当下的情况是否紧急,未来必定会有某一刻明确彰显着——时间就是生命。

    众人不敢耽搁,鱼贯而出。

    盛钰被挤得脚不着地,哪里还顾得上找人,混乱中飘飘荡荡。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劣民区的闹市盛景就像是浓墨重彩的一笔,不由分说的在他面前铺陈开来,占据他整个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