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64章 洋房孤儿怨(三十)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看你这个反应, 我是不是猜对了。”盛钰冲珍妮笑笑,没有理会身后几人焦灼的视线,继续说:“你不要急, 听我继续猜。”

    顿了顿,他笑眯眯的改口:“哦对, 不是猜。接下来呢, 是听我给你还原事实。”

    珍妮面若金纸, 闭口不言。

    盛钰说:“为了夺取鬼王身份卡牌,你哥, 也就是邬桃桃。他假装色沉潜入我们内部,刚开始我也怀疑过他。在看见他和凯瑟琳不认识的时候, 我有那么一个瞬间打消了这个怀疑。现在想想, 应该是你们原型都发生了改变,互相认不出对方的人型, 闻到气息后, 就认出了。”

    “他没有想到凯瑟琳竟然会有胆子阻碍他的计划,并且你那个梦境本身对我们也没有多大效果。毕竟我们这边有个堪称bug的懒惰王,这条路行不通, 打又打不过我们一群人。他就想着吸收、或者说是替换鬼妈妈的蓝色血液,硬核上银领域。等实力得到提升, 再来掠夺身份也不迟。”

    虽然珍妮一直没有说话,但她的表情明显藏不住。

    随着盛钰越说越深, 她的脸色也越来越白。到盛钰提到那些就连她也不知道的事情之后,珍妮眸色几番动容,身子也跟着颤抖不停。

    怜香惜玉这个词语跟盛钰一点也不沾边, 敬老爱幼就更别提了。

    盛钰把珍妮看做一个比自己大了几百岁的老妖怪, 说话的语气一点也不友好, 十分冷硬:

    “游泳馆里,在吸食完鬼妈妈的蓝血以前,他一直跟着凯瑟琳。这一点你随便问问外面的玩家,都可以证明,因为这是凯瑟琳临死以前亲口说的。至于他为什么要跟着凯瑟琳,你的心里应该也有了猜测——他想杀死凯瑟琳。”

    珍妮猛的抬眼:“不!!!”

    接下来她又辱骂了几个几乎不能入耳的词汇,盛钰在她破口大骂的时候游神天外,想着好久没吃饭了,肚子有点饿。

    等面前愤怒的骂声停止,他把那些让人食指大动的菜肴从脑子里抛出,很是平静的继续开口。

    “不然常暮儿为什么会死?”

    这话不止问懵了珍妮,就连后面的几人神色也微微放沉。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左子橙,他一直都想不通为什么邬桃桃会杀死常暮儿。

    胖子立马围了过来,坐在旁边摆出上课的乖宝宝状:“为什么啊?”

    盛钰看他一眼,心想胖子真的是一点都不带动脑子的,有些事很简单,想想就能明白。

    他说:“他对常暮儿没有作案动机,常暮儿死了,也不会对他带来任何益处。所以打从一开始,他的目标就不是常暮儿,而是凯瑟琳。”

    众人沉默了几秒钟,左子橙在后方惊到打翻水杯,道:“我想起来了,凯瑟琳一直往返更衣室,她要换纱布,还得处理纱布上的蓝血。我一直跟着她,也没发现邬桃桃。但那个时候我是离开去了趟厕所,回来的时候常暮儿已经死在了更衣室外面,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盛钰点头,接话:“邬桃桃要杀凯瑟琳,本来趁着左子橙离开的这段时间,他打算在更衣室附近动手。谁知道被更衣室内的常暮儿撞破,他只能杀死常暮儿,来保住自己。顺便再将这件诬陷给本身行踪就有些诡异的左子橙,也不知道是有意无意,还是借刀杀人,反正最后的结果……”

    看了一眼珍妮,盛钰唇边的微笑带上了一点讽刺意味:“最后的结果,左子橙为了自证清白,当场诛杀凯瑟琳。邬桃桃的目的意外达成,或者说这是他的plan B,不管是他有没有事先设计,总之他的目的是达成了。”

    所以黑雾当时的翻滚,是在兴奋。

    这句话盛钰并没有说出口,但珍妮也明白。

    她不停的摇头:“不对,这些只是你的猜测,并没有证据。哥哥怎么会想害死姐姐呢。”

    嘴上这样说,但她的神情显然已经动容。盛钰趁热打铁般凑近了些,紧盯她碧蓝色的眼眸:“要是不信,你可以试试。”

    珍妮迟疑:“怎么试?”

    盛钰没有正面回答,反倒说:“你想不想为凯瑟琳报仇。如果想,我可以帮你。”

    珍妮的第一反应当然是看向左子橙,不过很快,她就意识到盛钰所说报仇对象并不是左子橙,迅速的收回了视线。

    怎么说呢,他们三人虽然是亲兄妹,但神明在21层楼里居无定所,各个副本随意漂流。关系并不怎么深厚,她对邬桃桃更多的是无法反抗的恐惧,对凯瑟琳则是兔死狐悲的哀切。

    还没有想好怎么回答,就看见盛钰笑着,眼睛轻眨。只是生理性的眨眼,但距离近在咫尺,就连珍妮都不得不感叹上天厚待贪婪王这张脸——从上一代美到了这一代,颜值比遗传还稳。

    珍妮好不容易将视线挪开,侧过头,就听见耳畔传来盛钰极致蛊惑的语调:“不如想想你自己的目标,我现在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珍妮咬牙:“什么机会?”

    盛钰将声音压到最低,附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如果说之前的那些话只是让珍妮神情动摇,那么这句话,可以说是让她的心也跟着动摇了。

    她面上的神情几次变换,看上去是在做一个极度艰难的决定。良久后,她问:“你怎么知道我不会背叛你,我们可是不同阵营。”

    盛钰站起身,说:“阵营当然重要,但是比阵营更重要的,是利益。这件事对你来说,百利无一害,不是吗?”

    “……”

    这一次珍妮没有再犹豫,狠狠点头说:“可以。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你应该说,希望你哥不会让你失望。”

    盛钰打开房门,给想要阻拦的玩家们使了个眼色,珍妮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走了。关上房门之后,面对的是几双带不同程度疑惑的眼神。

    其中胖子最明显,他挠头问:“盛哥,你最后对小女孩说了什么啊,为什么她一听完,态度简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而且你还把她放走了……她真的不会去帮邬桃桃逃跑吗?”

    盛钰坐到了圆桌旁边,仔细观察几人。

    胖子的态度明显是不理解,但是本能的服从。傅里邺是绝对信任的态度,以至于连问都没问。而廖以玫是懒得管,一切都随波逐流。

    只有左子橙很奇怪,盛钰自问和左子橙之间没有什么风风雨雨的战友情,因此他不由分说的放走珍妮,而左子橙并未阻拦就很不寻常。

    有的时候不恰当的太过信任,也是一种问题。毕竟从左子橙毫不犹豫对凯瑟琳下杀手来看,他不像是一个会轻信‘陌生人’的存在。

    这件事暂时抛在脑后,盛钰勾唇说:“我有一个计划,你们要不要和我一起搞事?”

    “…………”

    几人面面相觑,胖子搓掉胳膊上的一层鸡皮疙瘩。他睁大眼睛数了数在场人数,五个,足足五个鬼王。这么多鬼王一起搞事……估计不出一天就会传遍整个21层楼鬼神圈。

    忽然有一种少年意气风发,一起创造辉煌历史的荣誉感。胖子第一个举手,兴奋喊:“我来,我来。暴食要当贪婪的头号小弟!!!”

    虽然是开玩笑的语气,但还是活跃了气氛。见几人都意动,盛钰笑道:“行,那我就来给你们说说我的计划,要搞事,大家就一起搞事。”

    ***

    在独自待了两三个小时以后,邬桃桃终于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周围很不对劲。

    从门上玻璃往外看,那些看守的玩家,以及偶尔会经过房间的玩家,他们的眼神都十分古怪。像是窃窃私语谈论着什么,还总是对他所在房间指指点点,眼神十成十的警惕与防备。

    这就是古怪的地方。

    从人缘方面来说,他绝对比左子橙更得人心,也更让人信任。

    至少在两个小时以前,玩家们还是相信他的,都一致认为杀人凶手是左子橙。认为左子橙才是神明伪装成玩家,打入了人类的内部。

    导致这些变化,除非是盛钰和这些人说了什么,引导了人们开始仇视自己。

    想到这里,邬桃桃心中暗恨,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再等只会等来一场围剿。

    他决定逃跑。

    这门根本就拦不住他,既然心里已经做出抉择,邬桃桃也就没有再迟疑下去。他火速破开门的禁锢,打伤看守玩家,一路逃脱。

    无人阻拦。

    邬桃桃一开始还怀疑有诈,等见到黑雾已经将鬼妈妈完全吸收完毕,他心里只剩下嘲讽。

    “都说贪婪王千伶百俐,运筹帷幄。看来也不过如此,都是鬼怪在瞎吹……”

    等拿了贪婪鬼王卡牌,他就能取代盛钰,成为众人口中‘智勇双全’的那一个。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多拿几张鬼王卡牌。

    未来的美好好像一幅徐徐展开的画卷,还没有来得及着墨,就已经在他心中五彩纷呈。

    黑雾在疯狂涌动,引得无数玩家注意。那些黑雾愈发壮大,张狂而嚣张。等鬼妈妈的尸体已经被吸食成一个小人,体积缩小了足足十倍之时,黑雾像是终于吃饱,停止涌动。

    邬桃桃指尖成利爪,割下自己一块肉。

    手臂伤口处,里面的血液已经完全是深蓝色,潺潺流动不止,不见一丝红。

    ——成功了!

    盛钰等人赶来黑雾附近之时,邬桃桃已经全然变成了蓝血的神明。他面色一凛,说:“你吸收了鬼妈妈。是不是这次副本结束以后,你就可以去银领域了?”

    邬桃桃似乎心情很好。

    他看着面前几个鬼王,说:“我还挺怀念昨天晚上和你们一起打牌的。我不在的时间里,你们下地狱去打牌吧哈哈哈……”

    胖子撇嘴,嘟囔说:“牌品真差。人家打牌输了生气,顶多翻桌子摔牌。你打输了生气,要把和你一起打牌的人给杀了。”

    邬桃桃冷笑连连,既然已经撕破了脸皮,他索性也不装了。他看向盛钰,说:“之前我和你说过不少愤怒王翁不顺的事,那些都是从人口中听说来的,不是胡编乱造。只不过不是从鬼怪口中,而是从神明的嘴巴里听到。你不是自诩很聪明么,如果鬼怪知道这些事,它们为什么不告诉你。承认吧,贪婪,你只是被人虚捧至高位。”

    说完,他不再看面色僵硬的盛钰,而是遥望远方围观的玩家群体。

    顿了顿,他放肆大笑出声:“看你们的样子,指不定在商量怎么对付我。怎么样,还没商量出一个所以然,我就提前吸食好那个愚蠢的女人。这种感觉是不是很挫败哈哈哈哈……”

    邬桃桃说话的时候,在场几人面色都很不好看,视线在空中对接的时候,都能从对方眼神里感觉出一丝无奈。似乎在说:他们也没想到邬桃桃速度会这么快,确实是失策了。

    见状,邬桃桃更加兴奋。

    作为一个铜领域的神明,他能将五个鬼王耍的团团转。直到最后才被看破神明的身份,但这个时候显然已经来不及了,他即将带着这几个人的人头,震撼整个神明鬼怪阵营。

    到时候,就连翁不顺也不得不承认他!

    想到这一点,他只觉得心潮澎湃,立即抬手控制黑雾,围上那几人。

    空气似乎都在被逐渐抽离,盛钰挣扎着,艰难张开嘴巴:“我有个事想问……”

    邬桃桃兴奋的上了头,挥手扫开黑雾,“给你这个机会,让你死的瞑目。问吧。”

    盛钰看了眼周围。

    傅里邺、胖子他们几人已经被黑雾团团围住,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他面露焦急,似乎是拖延时间般说:“鬼妈妈是银领域神明,虽然是受了伤才下来避难的。但她在银领域多年积攒下来的关系网一定很庞大,你就不担心一去银领域,就遭到她亲友们的抵触和追杀吗。到时候就算我到了地狱,你也会后脚跟我一起下来的!”

    邬桃桃似乎极其好笑的嗤笑一声,嘲讽说:“我都要叛离神明了,还管这个做什么。”

    话音刚落,盛钰紧接着说:“但那些神明无穷止境的围堵追杀,你就算有想做的事情,也多多少少会被那些神明阻碍住步伐吧。”

    “……”

    邬桃桃被他说的神情冷了一瞬。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不过没有思考太久,他就抱着手臂嬉笑说:“你是不是忘记了,我可以找你替罪。”

    盛钰:“……什么意思?”

    似乎是很欣赏盛钰此时茫然中带着一丝不可置信的表情,邬桃桃足足盯了他十几秒钟,方才开口说:“她根本没有亲友。小孩也不知道是和谁生的,估计她自己也不清楚。唯一的关系网,就是她所在的神明组织——魂阁。”

    见盛钰神色迷茫,也许是觉得反正对方就要死了,邬桃桃愿意让他临死前真正绝望。

    “银领域有无数神明组织,与之相对应的就是鬼王残党。鬼王残党只有七个,分别是拥护上任鬼王的残余鬼怪们,他们正忠心等待你们升上银领域,不过我看……现在都要由我来接手,你是想也不用想。至于神明组织,有大有小,魂阁算其中比较大的,里面的成员全是万里挑一拿到魂能的神明,基本上都很难对付。”

    不等盛钰发出质疑,邬桃桃就继续说:“但那又怎样,人是你杀的,魂能也是被你夺取的。我就废物利用了一下,等杀死你们我就把整个副本的鬼怪神明,还有玩家全都干掉。这样出了副本,谁还能知道真正的事实!魂阁的人说不定还以为我为他们的成员成功报仇,不仅不对付我,还会想着报答我呢哈哈哈哈……”

    他越笑,盛钰的脸色就越难看,说:“我死了,他们的怒火没有办法宣泄,也会找你!”

    “呵。”

    邬桃桃像是在感慨他的天真,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冷哼。眼神里也都是残忍笑意:“他们就算是想要找人发泄怒火,这个无辜的家伙也不会是我。而是你——想要去守护的那些人。”

    盛钰脑子里闪过很多人的脸,最后这些脸都一一定格:经纪人、盛冬离……还有数不尽眼熟的粉丝,以及工作室的助理,娱乐圈的好友。

    太多了,这些人很多都被扯入21层楼。

    只是一想到这些无辜的人会被自己害死,他就控制不住心底的愤怒。脸上的神情也愈发狠厉,等再多黑雾覆盖上来之时,玫瑰武器防护罩自动弹开,庇佑在他的周围。

    邬桃桃嗤笑一声:“蝼蚁。”

    只是抬手轻挥间,黑雾就凝成一根根利刺,沿着防护罩的外围一击敲碎。盛钰看上去已经不顾性命,随手从地上抄起胖子遗落在地的菜刀,冲上去就要拼命。

    还真让他砍中了邬桃桃。

    蓝色鲜血撒在胸前的红玫瑰,从量来说,这些鲜血对比红区所得简直就是九牛一毛。然而从质来说,恐怕一百吨红区鲜血也比不上这么一根小拇指头长短的蓝色血液。

    红玫瑰发出偌大的光亮。

    像是高空星河坠地,一瞬间全部都凝聚到盛钰眼前。玫瑰武器漂浮到半空之中,逐渐幻化成一支长剑的形状。剑芒冷厉而耀眼,剑身还能映照出邬桃桃愣滞的眼神。

    玫瑰武器幻化成剑,不一定是这个样子——百忙之中,盛钰还有空心思跑远。

    他迅速回神,举起手中的长剑,手臂一震就要不管不顾的刺向邬桃桃。

    黑雾像是鬼魅一般,不由分说的将邬桃桃包裹住,带着他极速退远。不用提,那一剑当然是刺空了,不仅刺空,黑雾还狠狠捆住盛钰的手腕,迫使他的手拧成一个难挨的弧度。

    从外人视角看,他的手腕像是整个反转,像是断了一般。

    盛钰惨呼一声,五指再也抓不紧那剑。

    啪嗒——一声脆响。

    剑掉落在地面,除了剑芒寒光,它看上去平平无奇,与胖子的菜刀交叉而立。

    身后传来一阵又一阵的风波,像是无形中有什么东西扩散开来,包裹住盛钰。他跌倒在地,艰难的捂着手腕回头看了一眼。

    傅里邺和左子橙看上去已经人事不知,也不晓得到底怎么样。胖子在地上不停的哀嚎,翻滚起来趴在地面,差点直接把胃酸一起咳出来。

    长久的窒息以后,只有廖以玫还维持短暂的清醒,并且她的状态其实也很不好。

    她张开自己只能使用一次的懒惰王防御伴生技能,用这几乎涵盖前后50米的防护罩,阻拦住铺天盖地的黑雾,以及邬桃桃的窥视。

    败局已定,只剩下防御。

    并且这防护罩还在不断的被黑雾侵蚀,发出宛如化学试剂碰撞的滋滋啦啦声响。不停有黑色的黏液被腐蚀掉落,又将地面烫出一个大洞。

    廖以玫大喊:“我坚持不了多久!”

    闻声,盛钰脸色灰败,躺倒在地。

    他看着邬桃桃身后,那里早被黑雾腐蚀开来,露出几乎要露天的一个大洞。来时通道上方是一个破破烂烂的吊桥,此时吊桥的锁链正连接在地面上,看上去很快也会随之断裂。

    那里,是唯一的逃生之路。

    邬桃桃像是也明白这点,好整以暇的待在原地说:“你们离不开防御罩,这个防御也坚持不了多久。要是想从吊桥逃离,那得先过我的黑雾,盛钰啊盛钰,贪婪王,你好好想想,你在踏上吊桥之前,就会被我的黑雾腐蚀的千疮百孔,容颜不再,枯骨成堆……你想死的那么难看吗?”

    盛钰:“……”

    邬桃桃继续笑:“所以主动出来吧。刚刚是拿暴食的武器砍我一刀,那你现在拿着这把刀,再去砍暴食,我可以考虑给你留一个全尸。”

    盛钰从喉咙里冷笑一声,手腕的扭曲让他的脸庞也浮现一丝痛楚。最后只能从牙缝里挤出字来:“你做梦。”

    “那就死的难看点吧。”

    邬桃桃兴奋的看着盛钰,又看了一眼在原地不住翻滚的胖子。他从来没有感觉自己这么强大过,就好像所有事情都可以办到,就连翁不顺也要承认他的能力,他如今是多么的厉害啊!

    黑雾遮天蔽日,正如他的心智一般。

    某个地界空出一片干净的场地,邬桃桃面色一顿,扭头看去。最先开始有些愣神,随即唇角掀起一丝嗜血笑意:“你还没死,来的正好!”

    那片场地所立之人,正是凯瑟琳。

    她面容惨白,眼神里全是悲痛:“哥,你现在回头,回头还来得及。”

    邬桃桃被她的话刺激的脸庞涨红:“我回不了头,我要进银领域,我要成为神明和鬼怪共同的王,我即将变成第二个翁不顺。再说了,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把你和珍妮一起换血?!”

    凯瑟琳眼眶通红,愣愣问:“为什么?”

    邬桃桃怜悯看向她:“如果你没有自作主张跟上来,阻碍我的计划,那我还能让你活久一点。将你和珍妮换血,当然是你们两个好控制。待我吸食了那个跌落银领域的蠢神,再来吸食你和珍妮,我就会变得更加强大!”

    他已经杀红了眼睛,这个时候已经完全考虑不到为什么凯瑟琳会死而复生。只知道用黑雾将凯瑟琳层层包裹住,步步蚕食。

    待吸收完这些‘新鲜’的蓝血,凯瑟琳就像是一只破败的布偶娃娃,颓唐的载倒在地。身上的血液早已被抽的干干净净,精致的宛如洋娃娃的容颜也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干枯僵硬的皮肤。

    邬桃桃看向盛钰,大笑道:“我要最后一个杀你。你来亲眼看看,看看你的同伴是怎么死的。”

    吸食凯瑟琳以后,他的黑雾变得比之前要更加壮大。像是排山倒海一般压向防护罩,摧枯拉朽一般,防护罩寸寸瓦解,化为光点消失。

    最先开始受到攻击的是胖子。

    邬桃桃实在是太记仇了,一直牢牢记得盛钰用胖子武器砍他的那一刀。他如法炮制,用黑雾卷起菜刀,轻易就将胖子喉咙割断一半。

    胖子在地上抽搐好几下,眼睛瞪大老大,嘴巴也微微张着。脸上逗趣的神情再也消失不见,只剩下一片麻木与临死前的绝望。

    “不!你该死!!!”

    盛钰哀痛喊着,他想要撑着身体站起来,扭曲的手腕让他重新摔回原地,愣愣的睁着眼睛。

    那些黑雾像山雨欲来前铺天盖地的黑云。

    它们卷起地上的无数钢筋铁柱,以及无数死亡玩家遗留下来的武器,在远方众多玩家几乎要绝望死寂的视线中,互相拉扯着,追逐着。

    不断有武器相接的脆响声入耳。

    这些声音络绎不绝,听的人心脏碰碰直跳。抬眼看去,盛钰几乎是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武器调转刀锋,围成圆弧状,尖端皆直指傅里邺。

    ‘唰’的一声,卷积着狂风。

    所有武器一致,向着傅里邺狠狠刺下去,不给人一丝一毫的挣扎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