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62章 洋房孤儿怨(二十八)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如果是被神明杀死, 那常暮儿就是真的死亡,不会在现实世界里重新睁开眼睛。

    想到这个可能性,盛钰一阵心寒。

    同大多数人一样, 他扭头看向左子橙。

    “现场就你一个人?”

    “就连你也跟着他们一起怀疑我?”左子橙诧异的看了眼盛钰, 咬牙说:“还有她!”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 人群下意识避让开来, 空出一小片地界。

    要不是左子橙指认, 估计凯瑟琳就会完美的融入环境当中, 变成众多指责左子橙中的一员, 默默无闻并且独善其身。

    她先是苍白脸摇头, 见周围人看自己的眼神逐渐染上怀疑, 凯瑟琳惊恐道:“不止我, 还有邬桃桃, 他一直在我周围晃悠。”

    就像葫芦藤一样, 揪出一个,下面还连着两个。这么一下, 嫌疑人直接变成了三个。

    有人不满冲左子橙骂:“那还是你的嫌疑大, 他们两个人身上没血, 就你有。你那片染血的衣角还没干呢,而且你怎么解释进进出出更衣室十几次,难道不是杀人前提前踩点?”

    “我要是想杀,会做的这么明显?!”

    左子橙不再尝试与众人交谈, 他好像也知道自己嫌疑最大,索性直接抬起自己之前捡来防身的匕首,猛冲向人群之中。

    主动发动攻击。

    这下子就算没有嫌疑, 也已经坐实嫌疑。

    盛钰急忙后退。其余玩家也恐慌之至, 在他们心里, 左子橙俨然已经是一个神明。

    战斗在一瞬间打响,又在一瞬间停止。

    盛钰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他转身跑路以前明明看见不少人都举起武器,其中不乏远程攻击武器。但跑了好几米,后方却迟迟不传来兵戎相接之声,别说打斗声,连喊叫说话声都没有。

    只能听见大家急促的呼吸声,像是看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物,惊到连话都说不出来。

    盛钰立即停住脚步,手心卡牌阵阵发热。

    抬起手腕看了看,鬼王任务不知何时发生变化。在‘杀死珍妮的家人’之后,又多了一个‘1/2’的符号……这是什么意思?

    盛钰反应很快,努力拼凑一下现在散乱的线索,得出一个结论:珍妮的家人有两个,就在刚刚,其中一个死了。

    宛如福至心灵一般,他猛的回头。

    入眼景深纵横感极强,人群错落有致站立着,形成一个包围圈。而一开始被包围在其中的常暮儿已经在拐角,显然玩家们都有不同距离的移动,又将另外的事物包围起来。

    眼神穿过人群,能从夹缝里看见左子橙用锁喉姿势掐着凯瑟琳。等松开手,凯瑟琳宛如一个木偶一般直直躺倒,她在地上不断颤抖,喉咙的血线像是洪水开阀门般,潺潺不止。

    让众人惊呆的不是左子橙竟然突然发难,割喉凯瑟琳。而是凯瑟琳喉咙潺潺血液,那是一种明晃晃的蓝,比红色看上去还要刺目。

    “她是神明!是银领域的神明!”

    有玩家惊恐的捧住脸:“我之前还和她一起聊天,我的天啊。那我岂不是在死亡线旁边走了好几遭?”

    这个言论让众人陷入浓烈的后怕情绪之中。

    盛钰心中一滞。

    傅里邺就在旁边,他冲这人压低声音说:“我之前看过凯瑟琳的身份,是个普通人。”

    “她抢了玩家的身份卡牌。”傅里邺看了他一眼,肯定说:“不是你的问题。神明要是给自己穿‘衣服’,无法辨认。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盛钰心里莫名安了许多。

    就在刚刚某一个瞬间,他还有点担心是凯瑟琳杀死常暮儿。那也许正是因为他在副本里的疏忽,导致了常暮儿的死亡。

    幸好,不是他的原因。

    另一边。

    左子橙甩了甩匕首上的血液,僵着脸说:“我早就在怀疑她了。几小时以前沿着绳索爬上来的时候,我假装对她发火,怨她为什么要拦着人杀珍妮,推搡间再故意扯开她腰间纱布。当时她太快堵上纱布,我看着里面血液的颜色又像红又像蓝,回忆起来的时候也无法确定。”

    说着,他冷冷看向更衣室:“你们把干净的衣服和纱布全放在更衣室。我看她几次出入,就想着去更衣室里找她换下来的纱布。没想到纱布还没找到,就惹了一身腥味。”

    众人盯着左子橙,似乎在权衡他的话语。

    胖子大大咧咧走上前,蹲到凯瑟琳身边看了看,抬头看向众人:“不是我说你们一个个的,天天闲着没事,脑子也不好。都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混到第五层楼来的,凯瑟琳是神明,那谁杀人的不就已经很明确了吗?橙子和胖爷我风风雨雨闯关……额,也就两天吧,但他的人品还是可以的。我不是马后炮啊,别他娘的在后面窃窃私语嚼舌根,谁要是不信胖爷,出来当面讲。”

    玩家们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邬桃桃上前说:“就算凯瑟琳是神明,那也不能证明左子橙就一点儿嫌疑都没有。谁知道他是不是在杀队友保自己,说不定两个人是合起伙来杀常暮儿!”

    左子橙冷脸,不明意味的看着他。胖子在一旁白眼翻到天际:“桃子你这就有点不对。你要是无辜群众,那你随便说,但你现在自己就有嫌疑啊,你还不赶紧降低点存在感,非要出来逼逼。”

    邬桃桃嘴唇几次张开,又尴尬合上。

    最后只能用神情悲切:“好吧,可能一直组队的姑娘去世了,是我有点草木皆兵。反正现在人肯定是凯瑟琳杀的,咱们处理一下常暮儿尸体吧,多好的小姐姐啊,可别让她曝尸荒野。”

    话音刚落,胖子忽然‘啊’的惨叫一声。

    他往地上一跌,连爬带滚的往后退了一米之远,瞪大眼睛看向凯瑟琳:“她不是死绝了嘛!”

    人群彻底将中心包裹住,盛钰又硬着头皮沿着缝隙挤进去。好在他个子在普通人里算高的,不用挤到最前面也能看清楚里面的情况。

    就看见凯瑟琳吐出一团黑色方块型石头,那石头跟有灵魂一样,先是在周围飘荡一圈,像是在寻找新的宿主。等飘完之后,石头忽然一个急射,冲向胖子的菜刀。

    胖子被吓傻了,茫然抬起菜刀:“不是吧,死了还要害我一下??!”

    凯瑟琳痛苦的捂着喉咙,声音破碎:“我是神明,但我没有杀人,我也没有想着害你们。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害人。”

    盛钰终于挤到前方,他蹲下来看了眼凯瑟琳的伤势。廖以玫也靠近,说:“我想起来了,珍妮里梦境劝阻她的女声是你,难怪那个声音一直听着耳熟,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我相信你不想害人,但你在劝珍妮不要做什么?”

    胖子在旁边嘴唇蠕动,悲伤到无法言语。

    他其实很想插嘴——女神为什么要相信凯瑟琳啊,刚刚那个黑色晶体难道不是害他么,还是说在女神心里,他连‘人’都算不上。

    “是魂能,它选择了你主人。不用怕,这是个好东西。”安慰了一声胖子,盛钰紧接着看向凯瑟琳,问:“你为什么要跟着我们。”

    两人连环提问,凯瑟琳却无法再多说一句话。刚刚就像是在回光返照似的,她仰头看着那片黑雾,不停的摇头,眼泪肆意流淌。

    等她身体的痉挛颤抖停止,那片黑雾翻滚的越来越厉害,似乎被凯瑟琳的死亡惹恼了。

    众人盯着那片黑雾,显然被凯瑟琳临死之前的话语干扰了判断。他们恐慌的看向左子橙和邬桃桃,两人面色一个比一个难看。

    邬桃桃不敢置信说:“神明的话你们为什么要相信,她说不想害人,你们还真相信常暮儿不是她杀的?!”

    “你刚刚还怀疑凯瑟琳有同伙,现在又来主张人是她一个人杀的。”左子橙冷笑一声,咄咄逼人看向邬桃桃,喝道:“是不是现在你也有了很大的嫌疑,就开始想方设法的洗脱嫌疑。”

    玩家们窃窃私语,一会看左子橙,一会看邬桃桃,左右拿不定主意。

    “黑雾越来越浓郁,我这心里的危机感也越来越强,大难当前。你们确定要内讧吗?”

    左子橙似乎也厌烦了,他叹了口气将烟收起,看向盛钰道:“你重新看看我吧。”

    “……?”

    众人一脸茫然。

    就连胖子和廖以玫都有些不明所以,不懂他葫芦里在卖什么药。

    傅里邺给了盛钰一个眼神暗示,盛钰立即明白了,左子橙这是要让他看身份。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说的这么隐晦。

    他凝神,仔细看向左子橙的头顶。

    那里凝实出一行小字。这行字的内容他之前有怀疑过,但是一直都无法确定。

    盛钰抬眸,看向左子橙。

    两人面无表情的对视了足足十几秒钟,周围群众皆是一脸茫然。但盛钰在众人心中的地位是很高的,更何况傅里邺还在旁边站着,他们就是想开口打破平静,也不敢去开这个口。

    宛如雷达信号在空中对接成功,盛钰忽然收回视线,说:“两个人都关起来吧,他们都有很大嫌疑。其余玩家在门口守着。”

    这个提议很中肯,大家都能接受。

    分别押送两人进独立房间之时,左子橙还在后面骂骂咧咧:“你就是蠢!”

    盛钰不理会他的骂声,笑着看邬桃桃:“那个大叔一看就不正经。只是关起来就这样骂我,我看啊,他就是在做贼心虚。”

    邬桃桃:“……”

    两人身后还传来左子橙越来越大的辱骂声,似乎已经气愤到极致。

    几秒钟后,邬桃桃感恩戴德的冲盛钰笑,焦急说:“人真的不是我杀的。”

    盛钰点头:“嗯,我相信你。”

    闻言,邬桃桃总算是放心。跟着许多玩家走向另一侧的房间,转身的时候,他缓缓眨眼,唇边勾勒出一抹嘲讽笑意。

    像是在说——不过如此。

    ※※※

    一路将左子橙押送到小房间里,胖子也一路都在敲打左子橙,恶言恶语道:“我后悔之前维护你了。你他娘的骂盛哥干什么,你自己本身就有杀人嫌疑,再骂一句我就要打你啦!”

    门被合上。

    这里是一个空荡房间,屋外守着不少人,盛钰也不敢说话太大声,他拍了拍胖子的肩膀,好笑说:“行了,别吵了。”

    说着,他主动上前松开左子橙身上绑螃蟹一样的束缚绳,道:“其实你刚刚可以骂的更狠点。口下留情的太明显。”

    左子橙晃了一下被捆麻的手臂,神乎其神说:“那可不行。这种东西有个度,我怀疑那些玩家里有不少你的路人粉,要是骂的再狠点,他们估计都得提起武器上来砍我了。那我多冤。”

    说着,他小心翼翼看了眼傅里邺。

    后者抿唇,皱眉看向盛钰,不满说:“你还想被骂的多狠。我干脆一箭杀了邬桃桃。”

    “别别别。”盛钰举起双手求饶:“你要是杀了他,那左子橙刚刚扯着破锣嗓子白骂那么久了。来,喝口水,我听你嗓子都骂干了。”

    廖以玫本来趴在桌子上,闻声抬头说:“效果还不错。我看都信了。”

    “那就好。”左子橙松了口气。

    “………………”

    胖子在旁边呆若木鸡。

    眼前的一幕和谐到不可思议,跟在门外简直就是两个最极端的画风。他傻眼的看了下廖以玫,崩溃说:“咋回事?你们在说啥!”

    廖以玫瞥向他,无语的扭开视线。

    确是蠢,整个房间估计就胖子一人真情实感的在愤怒,脑子都不带转的。

    最后看胖子实在不明白,左子橙好笑说:“哟呵,骗到自己人了。胖爷平时怪聪明,这都没看出来呀,我和你盛哥演戏给人看呢。”

    胖子一惊,随即恍然大悟:“我靠,你们是演给邬桃桃看!演的都太真实了吧,你骂盛哥的时候我掐死你的心都有了!”

    “嘘,小点声。”

    左子橙笑眯眯的,也不对胖子恼火,反而环视面前的四人,从左到右挨个数着:“傲慢、贪婪、暴食、懒惰……”

    胖子还没震惊完,又被他的话给惊悚到了。

    像是在惊奇为什么左子橙能够准确无误的点出几人的身份。思索之间,他被自己的猜测几次震惊,表情变换的极其夸张,看上去很搞笑。

    其余人好笑的对视,眼神在空中交汇。

    只有胖子一人满脸纠结。

    他感觉自己被隐藏在一个巨大的谜团之中,并且还只有他一个人在局里,其他人都是知道真相的。不对啊,胖子心想自己一直和廖以玫在一起,面前的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时候对线成功的,他怎么好像活在梦里一样,完全搞不清状况。

    刚准备抬头问,就看见左子橙四指插入自己的发尖,将额前碎发往后一拢。

    “承蒙各位同僚关照,正式介绍一下。”

    他看向所有人,语气散漫又随意,却带着一股天生如此,不容置疑的气场:

    “我是色沉,如假包换的色沉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