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61章 洋房孤儿怨(二十七)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傅里邺又看了眼黑雾, 神色难得的正经:“它在吸收那个女人身上的血液。我能感觉到他越来越强大,没有办法打断,只能看着它成长。”

    盛钰愣了一下, 像是没有想到傅里邺会说这个。思考几秒钟, 他自己也有理解:“鬼妈妈的血是蓝色的, 之前我和她打斗的时候有瞥到。廖以玫说过蓝血的都是银领域神明, 也许这种蓝血对身处铜领域的黑雾神明来说是一种滋补?”

    这样就能解释通为什么之前黑雾神明要把鬼妈妈的尸体带走了, 原来是有利可图。

    知晓了这一点后, 再看面前的黑雾, 倒是真的感觉这些黑雾正在逐渐扩大范围, 颜色也变得愈加浓郁。就像傅里邺说的那样, 这些黑雾正在逐渐成长, 等到某一个时候, 它就会停止成长, 然后对玩家进行一场迟来的血腥屠杀。

    傅里邺说:“你来之前,我曾经强行突破进去, 简单的和黑雾过了招。”

    “……”胆子真大。

    盛钰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看傅里邺身上干干净净没有伤口, 他就知道这场战斗这人肯定没有吃亏,吃亏的只可能是黑雾神明。

    所以他也就没搭话。

    傅里邺停顿了几秒钟,说:“你都不问问我有没有受伤吗?”

    盛钰看他一眼:“我不问都知道你没有受伤。外表看没有伤口,靠近闻也没有血腥味, 除非你当时被打出内伤了,但根据你那个触碰就会把人变成钢铁的技能来看,内伤可能性很小。”

    “看来有时候太强也不好啊。”

    傅里邺笑了声, 说:“你说的不错, 我的确没有受伤。当时拿着弓破掉黑雾阻拦, 冲进去能勉强屏息一段时间。就是这段时间,我看见有一个黑影窜了上来,打斗间给他划了道口子。他的血液很奇怪,表面蓝血,流一段时间会变成红血。”

    一听这话,盛钰心里忍不住一惊。

    他立即说:“这只神明指不定在用什么稀奇古怪的办法换血!或者说吞噬了鬼妈妈以后,它就可以摒弃铜领域,一步迈入银领域。”

    这样说起来,黑雾的本体其实是一只即将升入银领域的神明,从状态上来看,他只会比鬼妈妈更加危险。因为鬼妈妈原本是受了重伤从银领域下来避难的,而上次副本又给她造成了二次伤害,所以盛钰当时杀死鬼妈妈,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捡了一个很大的漏,典型的趁她病要她命。

    但黑雾不一样啊,它可没有受过重伤。

    最悲催的是黑雾的实力还在不断提升,无法打断。这种等待跟等死没有什么区别。盛钰现在倒是有点理解常暮儿的想法了,看着黎明转瞬即逝,黑暗即将吞噬这片区域,绝望只会肆意滋生蔓延,不给人一分一秒的喘息机会。

    想着,盛钰挑眉说:“这就是你说会让我感觉兴奋的事?发觉敌人实力越来越强,根本没办法打,这种事会让你感觉兴奋?”

    一连两个长串疑问句,与几乎要窒息的语气,足以表示出他心中的不理解。

    “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反社会形象,你觉得敌人变得更强大会让我感觉兴奋吗?”

    傅里邺好笑的回了句,拽着盛钰的手腕向前走了两步,一直走到通道边沿。

    原本在黑暗中的时候,盛钰根本不知道自己走在哪里,他其实一直以为自己走在一个密闭环境中。直到傅里邺拉着他来到通道边沿,他才发现右手边毫无防护,也许稍微歪一下身子趔趄几步,就会重重跌入游泳池下方。

    然后被下面等待许久的神明蚕食殆尽。

    隐下登高的不稳定感,盛钰刚要抽回手腕,就瞧见傅里邺十分识趣的主动松手。指了指下方水面,他说:“中间那个比周围人小一半的是珍妮。我听说刚刚你们有人砍了她一刀,还没砍死绝,只是流了血。那你发现了珍妮的古怪吗?”

    “没,我当时转头就跑,周围还黑漆漆的。”

    虽然这样说,但盛钰的眼神正逐渐发亮放光,显然是猜到了傅里邺要说什么。他嗓音控制不住的拔高,惊喜道:“不是吧!”

    “是你想的那样。”傅里邺笑着接了句话,终于没有卖关子:“珍妮的血液也是蓝色的。准确一点说,一开始是红色,正在逐渐变蓝。你们进来以前,我看见她表皮下血液已经成为蓝色,只是再多流一点血,就会重新变成红色。”

    这个过程是循环渐进的,但既然珍妮也在逐步踏入银领域,那她肯定和黑雾脱不了关系。

    保险起见,盛钰问:“其他神明呢。他们的血液是红色还是蓝色。”

    “红色,并且一直没有改变。”说完,傅里邺挑眉说:“现在,是不是高兴到想抱我?”

    “那倒没有。”盛钰笑的眼角弯弯,“就是觉得这个发现简直帮了大忙。你可别以为就你在游泳馆里查副本背景啊,我在外面也获得一些讯息。”

    见傅里邺不回答,凝神倾听的模样,盛钰压低声音说:“我和廖以玫,还有其他几个人。总共进过珍妮的梦境好几次,过程就不跟你说了,直接说结果。廖以玫发现珍妮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哥哥在催促珍妮,姐姐在劝阻珍妮。催什么劝什么我们当然不知道,但这不妨碍这个——”

    说着,他摇了摇右手。

    上面的鬼王卡牌牢牢镶嵌在手掌心当中,鬼王的任务:【杀死珍妮的家人】。

    所有的不对劲必定是从蛛丝马迹开始,由小小的细节延伸,就可以得出最终的结论:

    ——黑雾就是珍妮的家人之一。

    盛钰问:“黑雾神明是男的还是女的?”

    或者说是雄性雌性,公的还是母的。无所谓词藻,反正傅里邺能理解他的意思就行。

    “男的。”傅里邺抿唇说:“副本里应该还有个女神明,是珍妮的‘姐姐’。杀死这两个大家伙,我们的任务就可以完成,根据之前闯关经验……”

    盛钰立即接下他的话:“副本就会结束啦!”

    两人对视,眼尾眉梢都染上笑意。

    和与自己气场相合的人对话简直太幸福了,有些话只用说一个开头,对方就能明白自己还没说出口的长篇大论。就跟高中学霸之间的交流一样,许多事两人都可以想到,对话的时候格外省事,能够节省下不少的时间。

    只不过就知道了珍妮家人之一,还有两个大问题摆在鬼王的面前。

    一则,如何杀死黑雾神明。

    二则,剩下来的女神明到底在哪里。

    盛钰说:“总不至于那个女神明是鬼妈妈吧,我看着不像。之前在副校长办公室,鬼妈妈说漏嘴过,她和黑雾神明是利益上的合作关系。”

    “躲的这么严实,说不定是个弱鸡。”傅里邺开了个玩笑:“我们还是先谈谈怎么搞死黑雾。”

    盛钰回头看了一眼后方黑雾,心里直想笑。

    他们两个人简直太绝了,当着人家的面商量怎么要人家的命,这特么的苟到一块去了。

    正想回话,来路忽然爆发一阵喧闹声。

    那些声音又杂又乱,好像听见有不少人在悲愤的哭泣,还有怒吼声,像是有人在咄咄逼人的质问着什么。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让这片黑雾翻涌的更厉害,破除黑雾看了一眼,鬼妈妈被吸收的速度明显加快,黑雾神明急了。

    ……他在急什么?

    容不得思考,傅里邺说:“走,出事了。”

    两人一路加快脚步,几乎是前脚跟着后脚来到喧闹地点,也就是更衣室。

    人群全都围在一起,粗略看上去有30几个人,就连那些重伤的玩家也出了房间。脸上苍白且愤恨,齐齐看向同一个方位。

    “就是你杀的!之前我就看见你一直徘徊在附近,时不时还会进去。来来回回进去了得有十几次,心思太明显了。而且事发现场就你一个人,你的手上甚至还染着她的血!”

    “老实说,你是不是神明!你混到我们之间到底想做什么,是不是想害死我们所有人!”

    “你要杀要剐冲着我们来啊,冲一个已经活不了多长时间的女孩去,她到底哪里招惹你了。”

    各种指责言论,直冲左子橙。

    左子橙被众人包围,时不时还会被愤怒到极点的玩家推搡。他眼中闪过一丝血腥红芒,似乎也气到了,冷漠的掏出烟盒,叼了根烟。

    众人还不明白他这个动作的意义,就听见人群外包围圈传来一声焦急的提醒,那是邬桃桃的声音:“别让他用烟,那是他的武器。那烟会迷惑人的神智,他想要让我们自相残杀!”

    听了这话,周遭玩家变得更加恐慌。

    他们掏出自己的武器,直对向左子橙。后者也分毫不示弱,气的脸庞都僵住。

    一群与一人对峙,却营造出了两个敌对军队长久对峙的气势,好像哪一边优先控制不住打出第一发‘子弹’,这场混乱的战斗就会被瞬间打响。

    形势一时之间格外焦灼,所有人面容肃穆,空气都仿佛陷入了让人能够窒息的死寂之中。

    糟了,盛钰心道。

    脑子里下意识浮现起过往一幕。

    当时在珍妮的梦境里,有人言语恶劣的攻击他,羞辱他,甚至还污蔑他。

    当时他自己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现在回忆起来,左子橙的语气在记忆里格外凶恶狠辣:“要是有人这样骂我,老子分分钟拧下他的头。”

    抛却这个念想,人群包围中有一具尸体,正被白布严严实实的盖着。看见露在白布外面的鞋子,盛钰第一反应是有点眼熟。

    他走上前,周围人都在声讨左子橙,压根就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或者说注意到了,但悲伤当头没有想到去阻拦。

    就这样,盛钰毫不费力的走到了尸体身边,蹲下/身,迟疑的掀开白布一角。

    女孩的脸庞定格在最为惊恐的表情,其中还包含着一丝不可置信。她的脸色惨白失真,眼睛还大大睁着,瞳孔却早已丧失往常活跃的神采。

    这一刻,盛钰心底也控制不住,由心底最深处陡然冒出一丝无名火。

    更浓的还是打从心底的挫败感。

    好不容易才让女孩重燃对生命的渴望,好不容易才让她放弃死志,乖乖等在原地。他曾经甚至还变相承诺过,只要等到副本结束回归现实,就能了却她心底那份执念,重新拥抱生活。

    等副本结束。

    只需要,等到副本结束。

    然而一切对未来的美好展望都戛然而止——常暮儿死了,死于一场谋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