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59章 洋房孤儿怨(二十五)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门开的下一秒钟, 周围神明忽然暴动起来,眼白处赤红发亮,疯狂往上涌。

    血水被踩的劈头盖脸,像是从高处落下来的瀑布, 全面洗刷几人的头身。这些神明的反应无一不在说明一件事, 到午夜十二点了。

    盛钰优先从门缝里钻了进去, 后头的几人也不慢, 紧紧跟着往里游。所有人用胳膊抵住厚重的精铁大门,但外头有太多的神明, 那些神明拼死去撞击门, 导致门缝时不时会开一条线。

    左子橙迅速点开屏幕。

    【请设置问题。】

    他焦急冲其余几人说了一句话,但门缝里的吼叫声太刺耳,导致那句话变得迷糊不清。但此时此景, 众人都能猜出来他想说什么。

    那就是设置一个神明猜不出来的问题。

    无论如何也猜不出来的问题。

    身旁几人陷入难色, 盛钰都不知道他们在难什么, 这对他来说简直太简单了。

    他立即冲屏幕说:“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请设置答案。】

    邬桃桃一惊:“你为什么要设置一个选择题, 随便猜两下就能猜对啊。问题还不能改,完了完了, 我们白进来了, 快跑吧!”

    盛钰没理他。

    盯着屏幕迅速说:“先有狐狸猪猴子老鼠恐龙鳄鱼绵羊……还有小兔子!”

    咔哒一声响,门终于锁上。

    “……”一阵沉默后:“???”

    盛钰抹了把脸上的血污, 顺手舀了把地上的纯净水洗脸。等洗完脸看大家还在看着自己, 他茫然说:“又没说这个问题必须要答对, 那你随便说不就行了,反正神明死也猜不出来。”

    说实在的, 他刚刚起码说了十几种动物, 说完了自己都不记得顺序了。要是神明这都能猜出来, 那简直就太过于逆天了。

    大家的眼神都在诉说同一句话:你他娘的才是逆天的那一个,太苟了!

    左子橙滚入水中洗血污,叹为观止说:“盛钰,我现在是真心赞美你。觉得你就是个钻bug的小天王,混娱乐圈绝对委屈你的才能了。”

    看了下盛钰在清水下洗净的面庞。

    五官在暗色中似乎都好看到极其扎眼,眸子熠熠生辉,眼角眉梢染上笑意的时候,轻易就能勾着人一直看他,舍不得挪开视线。

    左子橙又摇头说:“不混娱乐圈又委屈了你的脸,我要是像你一样完美,我一天睡十个人。这不叫渣男,这他妈叫造福社会。”

    “滚蛋。”廖以玫替盛钰说出了他想说的话。

    左子橙一点都不恼怒,反倒促狭眨眼笑:“我还真有点好奇,刚刚那个匕首是什么意思。你和傅佬之间特殊的暗号?还是什么东西?”

    “就当是暗号吧。”

    盛钰抿唇,笑了一下。

    他其实也很意外,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傅里邺会设置这种问题。还用这种又鸡贼又浪漫的答案,不得不说,他还真有点被撩到。

    被撩到也是一瞬间,那一瞬间过后,他就勉强自己平复心跳,事业心极强的打量四周。

    方才从视频里看傅里邺,这边的环境应该是通亮透光,但几个小时过去,等盛钰来到这边的时候,电闸不知道怎么回事,这边全暗了下来。

    只能看清前方是一个走廊形状,就像现实世界里的游泳馆一样,一条长廊通游泳池。

    值得注意的是,空气总似乎一直萦绕着片缕黑雾。一开始大家还有些担心黑雾,只是走过一阵后,见这些黑雾仿佛没有意识的四散,众人也就放下心,小心翼翼的走过长廊。

    尽头是被水淹没的地面。

    已经找不到游泳池的方位,从长廊尽头看,面前是一片幽深而广大的水域。全方位的淹掉之后,这里就像是一个偌大的湖泊。

    水面上还漂浮着不少人类的尸体。

    “被困在游泳池里有五十多个人,听周围环境这么安静,估计人都死了。你们要找的人,很有可能也已经凶多吉少。”

    邬桃桃唏嘘了一声,马上就被同他看不顺眼的左子橙反驳:“你会不会数数,这水里起码飘了两三百个人。人头多了这么多,肯定有异样。”

    邬桃桃不满说:“可进来的只有五十多个人啊。”

    “说不定是外面的情报错误。”盛钰打断两人的争执,看了一眼那些‘尸体’,说:“也有可能这些人并不是‘人’,而是神明。”

    邬桃桃说:“神明死了后会恢复成原型,你这话根本就说不通。”

    盛钰看他一眼,说:“如果没有死,只是沉睡呢。这样就不会恢复原型。”

    这话一出,所有人沉默。

    仔细看水中漂浮的人,有些确实已经死的不能再死,还有些,肚皮正在轻轻起伏。面上还一片恬静,看上去正处于睡眠状态。

    他们好像瞬间就明白了,为什么一个偌大的游泳馆,安静的像根本没有人在。

    因为神明在睡觉,玩家不敢出声。

    仿佛只能有这个解释可以说通了。

    众人下意识压低声线,凯瑟琳胆怯蜷缩起来,说:“那他们人呢。地面已经被水淹满,就算有房间,他们肯定也无法待在房间。”

    地面被水淹,那就只能在上方了。

    盛钰抬头看,漆黑一片。

    游泳馆占地面积大到不可思议,从外面看还不明显,进来后像是游在大海里一般。上方也十分广阔,目力根本看不到顶端。

    只能看见一小片一小片的黑雾,依然在毫无目的的原地打转。

    这些黑雾,就是傅里邺逗留此处的原因吗?

    虽然所有人都说他们是被‘困’在了游泳馆,但盛钰本能的不相信。依照这些天的相处,他早就知道傅里邺是个不服就干的个性,根本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困住他,他完全就是个21层楼bug。

    能让他逗留,那肯定是自己主动留下。

    现在得找到上去的路。

    想着,盛钰正准备凝神看周围,就听见左子橙有些惊讶的‘啧’了声:“那边水面有个小孩。”

    副本里的孩童屈指可数,玩家里几乎不会有,鬼怪中也很少,反正盛钰至今没有见过。倒是神明见到了两个,一个是第一个副本的莱安,还有一个就是这次的副本,珍妮。

    抬眼看去。

    水面无风而动,黑雾团团围绕住稚童惨白的脸,将她轻飘飘的带到附近。

    这个场景看上去太吓人了,要是21层楼当真是一个数据游戏,那众人现在的san值肯定疯狂掉落,直接跌倒死线附近。

    女孩的脸宛如附上一层白霜,在暗处格外显眼。金色的头发像海藻一样蜷曲,覆盖了她半张脸,还有半张脸埋藏在阴影当中,高眉骨导致她那半个眼眶像黑窟窿一般,十分恐怖。

    她就这么荡啊荡,荡到了众人一米前。

    左子橙恍然大悟,掐着嗓子压低声线:“难怪看了眼熟,这小孩不就是珍妮嘛。”

    他左看右看,干脆从地上捡了一把别人遗落的钝刀,狠着脸就欲上前。

    21层楼里,无法使用其他玩家武器的附带效果,就算抢到了手上,那也只是抢了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冷兵器。这也是盛钰白天使用了玫瑰,却一直没有人动歪脑筋来抢玫瑰的原因。

    “你做什么?”凯瑟琳不等左子橙上前,忽然一改恐惧的表情,十分紧张的拽住左子橙。后者茫然回视:“能干什么,趁她病要她命啊。”

    凯瑟琳头顶又开始冒汗。

    她嘴唇蠕动好几下,最后憋出来一句话:“你要是把她砍醒,其余神明也会被吵醒的。”

    左子橙不被这话劝服,他摇头说:“我一刀把她脖子砍下来,她没机会叫。”

    凯瑟琳还是拉着他,说什么也不让他上前。

    两人僵持的时候虽然没有说话,但许是动静有些大,附近漂浮的‘尸体’们都不声不响被黑雾送了过来,将几人团团围绕住。

    盛钰感觉不对劲,预备跳脱这个包围圈,随便找个神明少的地方站着。

    刚准备实施动作,头顶忽然打下一束直光,像是剧组拍摄用的大灯一般。瓦数极高,抬眼看的时候像是有个小太阳挂在游泳馆上方。

    众人一惊,僵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那些‘尸体’触及光亮,像是十分抗拒这些光,都自觉飘散。没一会,就有一条攀登梯从上方垂下,一道担忧的女音传下:“上来!”

    声音压的很低,宛如怕触醒沉睡的深渊巨兽一般。但在这种静谧的环境下,她的音色很好分辨,几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松气。

    是常暮儿。

    刚准备沿着攀登梯上去,邬桃桃忽然夺过左子橙的钝刀,冲着珍妮的头颅高举手臂。他砍下去的动作顿了好几秒钟,这个时间差给凯瑟琳机会,不管不顾的冲上前推他。

    这个反应简直太奇怪了。

    就算是胆子小,也不至于小成这样吧。

    盛钰面对非灵异事件的时候胆子很大,他的主张其实和左子橙差不多,在一击毙命的情况下,要是能杀死珍妮自然是皆大欢喜。所以面对格外抗拒的凯瑟琳,他非常不能理解。

    就算不能理解,也来不及去深想。

    凯瑟琳虽然推开了邬桃桃,但是那钝刀还是落在了珍妮的身体上。她吃痛转醒,猛的从水中睁眼,痛苦的翻腾咆哮。

    响动声很快就惊醒了酣睡的神明。

    无数双黝黑眼珠在水中浮浮沉沉,视线都牢牢盯紧水域中的四人,让人头皮发麻。

    之前的路盛钰都有点昏昏欲睡,奔逃辛苦了整整一个白天,他感觉自己都快累瘫了。来这边的时候也还是又累又困,但是见到这些神明于黑夜中发红光的瞳孔,那一瞬间就好像凭空下来一直大手,将他的脑袋用力一提。

    简单来说,整个人瞬间清醒。

    他立即转身,朝着爬梯跑,几步就已经搭上爬梯末端。逃命的时候大家丝毫不啰嗦,各个勇往直前,左子橙和邬桃桃还互相踩,到最后就差踩互相去踹对方的头了。

    两个人自己跑不掉,还挡在梯子上。

    盛钰和凯瑟琳坠在后面,他感觉自己的脚腕被一只冰凉的手一扯,紧接着就看见凯瑟琳惊恐的表情:“有个人在拉你!”

    废话,他当然知道啊。

    盛钰低头往下看,努力去踹那个拉自己的神明,踹走了一只,更多的神明围堵上来。有些神明甚至爬的比他还要快,跑到了上头。

    一步慢,步步慢。

    盛钰在心里直翻白眼。

    一下子无语左子橙和邬桃桃两个人小学鸡行为,又一下子无语凯瑟琳宛如尖叫鸡一样的叫声。只感觉脑子就要炸了。

    周身都是一片混乱,恍惚的看到上面掠过一道黑影,伴随着不少玩家的惊呼声。

    眼前一花,盛钰被整个调转方向。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那人调整成树袋熊一样的姿势,双手搂着他的脖颈,双腿还紧紧捆住那人的腰,紧紧挂在他的身上。

    这个姿势……盛钰在心里痛骂傅里邺。

    谁知道傅里邺比他还生气,十分不高兴的往上爬,得了空重重拍了下他的腰。

    腰间别着的黑箭一颤,就听见这人气到脸色发白,说:“给你箭不知道用,我要是不在附近,你是不是就会死在我不知道的地方?”

    盛钰把头埋在傅里邺的脖颈间,鼻尖嗅到的是沐浴露的香气。

    心道这人在游泳馆上面过得还挺舒服,甚至有空跑去洗了一个澡。

    他心里不内疚没有使用黑箭,毕竟就算被拖下去,那也有玫瑰武器防护罩,一般来说死不了。但是看见傅里邺白白净净的衣服上又沾上自己身上的血污,这一点更让他不舒服。

    就好像,白色的东西被染黑,明明那么一个傲慢的人,却始终为他颠覆自己的本能。

    想着,盛钰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些。

    他想的很简单,靠太近指不定待会是两个血人一起滚上去。离的稍微远点,既不妨碍动作,还能让傅里邺身上稍微干净点。

    但这个动作显然让对方误会。

    “你还跟我委屈上了。”

    傅里邺从鼻子里冷哼一声,空出一只手按住盛钰的肩膀,将他用力按进怀中。

    这一次的怀抱比之前更紧密,那些衣物的湿漉漉感都能切切实实感觉出来。似乎盛钰衣物上的血水被挤压出,又重新润湿了傅里邺的衣服。

    盛钰好笑说:“我没委屈……”

    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抱着的这人在爬梯上一顿,微微侧头。

    神情带着一股不易察觉的松气,就好像他刚刚不是被神明拽住脚,而是千钧一发的掉到了神明的嘴巴里,嚼吧嚼吧就能把他吞到肚子里。

    明明不是那么紧急,却被傅里邺的表现营造出一种危难当头,死里逃生的感觉。

    也许正是这个原因,盛钰心跳忽然加快。

    燥热的温度打在他的耳畔,低低的嗓音染的耳廓跟着发烫。

    傅里邺声音放的很轻。

    像是怕戳碎泡沫一般,小心翼翼的带着点试探,又像是高高吊在云端,带着点耍赖般的笑意:“那你抱紧点,不然我现在就委屈给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