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57章 洋房孤儿怨(二十三)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都别过来!”

    那女人吸收血水和水晶后, 一直在恐惧的颤抖,抬头的瞬间眼神也布满恐惧。

    她脸上已经全部被血水浸湿,发丝跟海藻一样牢牢贴在头皮和脖颈, 脸侧也有。看上去极其恐怖, 像个刚从血水里捞出的水鬼一般。

    不用她说,盛钰也不可能贸然过去。

    僵持一会儿,左子橙悄悄叼上烟, 打火机在烟头附近环绕,没有点烟。

    “你是什么人?”

    女人迟钝了一会,见几人没有攻击她, 就放下手。只不过身体还在控制不住的不停颤抖:“我叫凯瑟琳, 是从另外一边宿舍群游过来的, 我的队友将我逼进红区, 他们想害死我。”

    几人听了,也没太惊讶。

    副本里稀奇古怪的事情层出不穷, 早两周之前,就有‘蓄意诱导神明杀死玩家是否算谋杀’上过热搜。总有心思不正的人,借着无规则的21层楼,去挑战现实世界的法则和秩序。

    见凯瑟琳的心情逐渐平复, 左子橙从过道尸体上撕下一块碎布, 很绅士的递过去:“美女,你要不然先把脸擦擦吧。”

    那么一张血污的脸,也不知道左子橙是怎么辨别出凯瑟琳是个‘美女’。

    她接过布, 也没按照左子橙说的去擦脸,而是将布牢牢抵在腹部。

    那里也许有伤口, 只不过因为血水已经渗透了她的衣物, 看不见有新血冒出。

    按住伤口以后, 邬桃桃仿佛看不过去,又扯了块布将凯瑟琳脸上的脏污擦干净。他闭目凝神,像是在判断什么,某一个瞬间,他忽然睁开眼睛,里面的防备悄无声息减少了不少,说话的语气也并不像左子橙一般咄咄逼人。

    “你刚刚是吸收了血水和水晶吗?”

    凯瑟琳一惊,说:“不是不是。我有储藏技能,刚刚见到你们太害怕,下意识就发动了技能。如果你们想要,我现在就把水晶还给你们。”

    说着也不等众人答复,她自己张开手,手掌中心出现一个类似于风洞一般的疮。

    血水顺着她的手掌涌出,就跟蚌吐泡泡一般,每隔个几秒钟就能吐出一小坨黑水晶。

    还没几分钟,血水和水晶就都已经吐完。

    盛钰和廖以玫蹲下身去捡水晶,两个人神色各异,像是都怀着什么心事一般。

    只有左子橙没有捡水晶,他靠近凯瑟琳,态度比之前好上了十倍不止。

    “小妹妹,你队友为什么要逼你进红区?”

    刚刚那声‘美女’只是顺口叫出来的,没想到凯瑟琳擦干净脸后,还真是个美女。

    怎么说呢,她的五官确实很精致,精致的就像洋娃娃一般,眉宇间都带着一丝没有人气的脆弱感,看上去就像柔弱的菟丝子妖精。

    就连开口说话的时候也透着一股虚弱无力:“他们觉得我很没用,会拖后腿。”

    左子橙笑眯眯的放柔声音:“你别怕,你队友都是垃圾。我看你就挺厉害的,那么多血水和水晶,说储藏就储藏了,带着你岂不是带上了一个移动仓库,这么好的事去哪找呀。”

    凯瑟琳看上去是真的恐惧左子橙,理智让她讨好般笑了两下,只不过这笑容实在勉强。

    也许是伤口被笑疼,她将腹部的伤口按压的更紧,甚至找了更多的碎布捆住伤势所在地。说什么也不露出一丝一毫的皮肤。

    左子橙和邬桃桃一左一右围着凯瑟琳,两个海王貌似都盯上了这条柔若无骨的‘美人鱼’,轻声细语的去同她说话,较劲一般的去安慰人。

    等盛钰终于辛辛苦苦捡完了水晶,就看见左子橙笑眯眯询问:“你这技能是只能吸纳死物吗?如果连活物都能储藏,那简直太逆天了。你根本用不着和别人打架,惹了你的直接储藏起来就行,听听,多省事啊。”

    话音刚落,盛钰立即看了过去。

    这个问题同样也是他心里所好奇的,他其实有个想法,这个想法要借助凯瑟琳的技能。

    廖以玫的视线也不自觉盯了过去,在众人的无声注视下,凯瑟琳额头分泌出点点冷汗,队伍里仿佛有她很惧怕的人。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她颤抖着说:“如果我能帮到你们,那你们可以带着我一起走副本吗?我的技能是辅助技能,不能保住我自己的性命。”

    见左子橙马上要大大咧咧点头的样子,盛钰赶紧赶在他前面开口:“你先说你的技能可不可以储藏活物。”

    凯瑟琳顿了一下,迷茫说:“什么叫活物?如果您说的是副本玩家,那大概是不行的。”

    左子橙和邬桃桃两人立即要打圆场,盛钰没有给他们两人机会,继续问:“副本里的洋娃娃可以储藏么,我看你身上没有洋娃娃。”

    直到他说这话,其他人才注意到这个异常。

    不是他们不细心,实在是副本都待了两天,这两天做事的密度比现实世界一周还要多。很多细节也就下意识忽略了,就连洋娃娃要随身携带这一点,他们都忘得干干净净。

    他们瞬间就反应过来,扭头看向凯瑟琳的视线带着一种淡淡的质疑:“你的洋娃娃呢?”

    凯瑟琳又开始冒汗。

    她似乎很恐惧面前这群人,明明盛钰几人什么都没有做,就连说话都是客客气气的。但她好像就是本能的害怕,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

    “我的洋娃娃……有啊,它在储藏空间里,你们别急,我找找看,肯定能找到的。”

    说着她闭上眼睛,右手按在左手的风洞上,看样子是在找东西。好一会后,她摊开手掌,却有一个洋娃娃蹦出,刚出来就疯狂的往走廊尽头奔逃,两条小辫子甩的一欢一欢。

    凯瑟琳慌忙的将洋娃娃抱在怀里,又硬生生的给塞回了储藏空间。做完这些,她说:“洋娃娃能动,但是它却不是活物。这些应该是副本里的特有产物,又或许是神明操控的人偶,所以我可以将它们储藏进来。我可以帮你们储藏洋娃娃,你们可以收留我进队伍吗?”

    廖以玫原本一直站着旁边看着,沉思着什么。听见这句话她忽然回神,极其缓慢的挑了下眉头:“你说你要帮我们带着洋娃娃?”

    凯瑟琳没有听出她语气的古怪,很是热情说:“只要你们愿意带着我,我什么都愿意做!”

    “我的意思不是这个。”

    廖以玫皱眉,叹气说:“要是将洋娃娃给你保管,你跑了……咳,我是说,要是遇见了什么危机,我们被迫分开。那没有洋娃娃的我,在副本里不就直接等于砧板上的肉。”

    “我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凯瑟琳面色惊慌,连忙摆手:“我不是想要害你们,我只是很害怕。”

    说着,她下意识往邬桃桃身边缩了些。

    一旁的左子橙满脸郁闷,冲盛钰耸肩。

    明明刚刚他的语气比邬桃桃更加温柔,脸上的笑容也更多,安慰的话更逗趣,怎么妹子就是不乐意看他,老是上赶着找邬桃桃呢。

    难道是脸的原因?

    左子橙摸了摸自己胡子拉碴的下巴,心情变得更加郁闷了,“没有人觉得你要害我们。小妹妹,你这小胳膊小腿,我一只手就能掐死。呸呸呸,你别紧张啊,我开玩笑的。你要是想跟着我们就跟着好了,我反正是没什么意见。不过我们这边脑子最好的是另外一个人,我们所有人赞同都没有用。那边那个颜值逆天的大帅哥,对,就是他,他有个一票否决权。”

    “……”

    凯瑟琳顺着他手指看向盛钰,接触到盛钰的眼神,她怕到整个人都在发抖。

    艰难开口:“我可以跟着您的队伍吗?”

    联合国的敬称一般很少用,都是下级对上级用。年龄差在20岁以内的基本上也不会用敬称,不过盛钰在娱乐圈也遇见很多新人,上来就是‘您’,听多了也就习惯了。

    “凯瑟琳是吧?”

    盛钰熟练的放柔声音,拿出对粉丝的耐心劲开口,说:“我有一个想法,要是你可以帮我做到,那带着你一起过副本也没什么。要是做不到也没有关系,我们会将你送到安全的地方,入夜后不许夜游,你躲着就行了。”

    凯瑟琳听了,虽然还是满脸恐惧,但还是急说:“您说条件,我可以试试看。”

    虽然嘴上说的是‘试试看’,但凯瑟琳的眼神很明确,就好像无论盛钰接下来让她上刀山还是下火海,她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做。只要能跟上这个队伍,那付出一切都是值得的。

    掩盖掉心头的怪异感,盛钰直起身看了眼血海,说:“这些变异的海洋生物,你试试看能不能储藏起来。连带着血水一起。”

    凯瑟琳一惊:“您要做什么?”

    其余人也迷茫的看向盛钰,他没有解释,只是目光牢牢看向红区:“你先试试。”

    另一边。

    部分觉得自己很精明的玩家守在宿舍群边上,等了又等,等了还是等。半天过去,红区血色变淡,结果水晶也跟着一起消失了。

    宛如等了一个寂寞。

    玩家们纷纷懵逼,不敢相信。

    他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好奇心的驱使下,成群结队的来到刚刚大家分散的地方。

    啥情况?怎么又多了一个女人?

    在他们的视角里,女人抖着腿,哆哆嗦嗦的走到红区前,伸手进红区。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就有足足几听水被她吸纳进手掌中。

    反应快的玩家立即说:“她肯定是在吸收黑水晶……”

    话还没来得及说完,那玩家就嗓子眼一卡,从喉咙以及心底发出困惑声:“咦???”

    “卧槽。”

    另一名玩家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见红区里的变异海洋生物一起被吸纳进手掌,他恍惚说:“是我看错了么,为什么连怪都一起吸收了啊啊啊啊啊!”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走廊前端的几人,等吸收了足足上百只怪物,女人终于停下了动作。

    几个人都没逗留太久,与这些看墙角的玩家们擦肩而过,匆忙的往另一个地方赶。

    “那是游泳馆的方向。”

    有玩家先是茫然,随即恐惧道:“他们胆子怎么那么大,现在那边全都是护工哇。”

    入夜以后,禁止夜游。

    现在去游泳馆,那不就直接等于给护工送菜嘛。等夜深,大家违反了副本规则,到时候护工就可以不用顾忌其他,直接对玩家出手。

    宿舍里肯定进不去了,除非能在哪里摸到带氧气罐的潜水设备。但这肯定是不现实的,上策还是得找个安全隐蔽的地方躲上一晚。

    左子橙为他们提供了上策,好言劝阻他们找个地方苟着,自己却选择了另一条不同的路。

    这件事情怎么看,都好像有猫腻。

    盛钰现在在他们的心中,那就基本是一个**黑水晶制造机。本着对制造机的信任,不少胆子大的玩家盘算了一下自己的保命手段,没有犹豫太久,直接跟了上去。

    沿路不断有人好奇,也都大胆跟上,这个队伍又重新壮大。

    不过与上一次的队伍不一样,上次大家就跟超市大减价抢购菜品的市民一般,不见恐惧,神情皆是兴奋。这一次仿佛情绪被颠倒了一般,兴奋是一点儿也没有,入目所及是一片忐忑。

    富贵险中求,但盛钰走的这一步,在他们看起来确实是太险了。

    立即有人悄悄对话:

    “要是他们上去送死,那咱们也别看热闹。早早离开,不要和护工打起来,我们又不是傅里邺,我们肯定打不过护工的。”

    “我有防护技能,就算神明即将踏着我的尸体走过去,我也要把男神捆在身上一起跑!”

    “你自己都不相信‘国民初恋’这波能稳,为啥不直接上去劝他别去了。”

    “你不懂,好的粉丝要懂得让男神自己去开阔天地,孩子已经长大了呜呜呜……”

    “……好吧,祝你待会能保住我们的‘初恋’。”

    ***

    众人来到窗户边上久久站着。

    游泳馆的结构布局已经不能用奇葩来形容了,三楼窗边有个儿童透明圆筒滑滑梯,上边画着很多可爱的卡通人物。

    滑梯横跨三层楼的高度,从三楼直通洋楼外面的地面。那里有个百米左右的通道,通道上方的顶是一个吊桥模样,下方是用十字路铺设而成的羊肠小道,窄又长。

    最让人惊悚的通道两边。

    之前听玩家说这边有很多护工,盛钰其实还有点儿不相信,因为洋房总共就没看见多少护工。然而看见通道两边的景象,他结结实实的被惊吓了一下,队伍其余人也是满脸震惊。

    太多了,多到数不清。

    那些护工全部站在原地,黑夜将护工团体边缘线模糊,只能看见很远很远的地方依然有护工的白衣服在动。前后左右,一个比寻常要大上六七倍的游泳馆被围的水泄不通。

    就好像有两个偌大的白色椭圆,将游泳馆周围的地面全部染上了白色一般。

    不时还有高年级学生木愣愣的上前,似乎想从通道前往游泳馆。只不过往往都会卡在了大门边上,等纠结到一定是时间,周围护工就会好不犹豫的撕烂他,将其吞吃入腹。

    “诶,神明为什么要杀神明?”

    见状,左子橙奇怪的说了一句。

    盛钰看了一眼,说:“那门上有机关,护工进不去。上次副本傅里邺被鬼怪簇拥,一直有人怀疑他是鬼王,我就直说了。现在上去的高年级学生应该都是鬼怪,估计是想救自己的王。只不过他们也打不开门,护工神明见鬼怪没有利用价值,索性杀了了事。”

    “鬼怪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傻。”

    说完,见众人齐刷刷扭头看着自己,邬桃桃耸肩说:“我就随便吐槽一句,别当真。要是护工不计较鬼怪上去开门,那我们还怕什么,直接打劫鬼怪的衣服,装成鬼怪上去开门不就可以了。”

    这个方法肯定是不可行的。

    还有半小时就到午夜子时,先不提抢夺鬼怪衣服再回来,这个时间够不够用。

    就说盛钰在鬼怪神明之间的知名度,他就不相信不会有神明将他认出来。万一被困在通道中间,前后路都走不了,那岂不是只能等死啦。

    廖以玫说:“我们先来说说游泳馆的门。”

    她看向盛钰,“那不是机关门。我以前去虚拟游乐园玩,见到过这种造型的门。这种门一般是上个进去的人在门内设置问题,只要外面的人能回答出问题,门就会开。如果我们能进去的话,关门的方法只有一种,那就是顶替上一个人,去设置新的问题。”

    听了这话,凯瑟琳打起了退堂鼓:“我们真的要过去么。这么多神明都被问题难住了,我们说不定也答不出问题,然后被堵在门边。”

    话音刚落,众人神色一滞。

    其实凯瑟琳说的也就是他们所有人都在担心的,怕的不是护工攻击,午夜之前他们在外面游荡不算违反规则,护工就算是想要攻击都没办法攻击。怕的其实是护工围堵。

    去的路途可能会被围堵,开不了门的下场也是会被围堵,堵到子时,所有人都会死。

    这一趟比想象中要更加困难。

    “你可以不用过去。”盛钰看向凯瑟琳,说了一声后又看向左子橙等人:“你们也可以不用去,没必要所有人一起涉险。”

    “……”

    听到盛钰都提到‘涉险’两个字,众人面色均有不同的变化。

    虽说认识的时间不长,但一起并肩作战的次数其实很多。大家多多少少也能了解盛钰,一般他要是觉得没什么危险,就二话不说冲上去了。就像上次踢翻珍妮的黑水晶箱子一样,那次压根就没和任何人商量——至少在他们眼中是这样。

    但这一次,是商量的口气,犹豫的动作,以及不太确定的神情。

    证明这一次其实真的很凶险。

    沉默了一会,最先开口的是廖以玫,她摇头说:“我和你一起吧,老胡也在里面。而且要是门上的问题答不上来,我可以开大招,至少能保住我们俩个人性命。”

    左子橙紧跟着说:“那我也一起,你都要开大了我还怕什么,反正死不了。”

    其余几人纷纷应声,竟然都要一起进去。

    盛钰在心里感叹了一声,看不出来啊,胖子和傅里邺的人缘居然会这么好。他还以为就自己愿意辛辛苦苦跑过去捞他们呢。

    队内原有的人愿意涉险,盛钰还愿意相信,毕竟大家一起走过很多危险。但凯瑟琳这个胆小的女人也愿意一起去,这件事就有点古怪了。

    只不过盛钰的计划还要接住凯瑟琳的力量,他也就憋下心中的古怪,先静待其观。

    预备好了,所有人都往后退。

    见到这几个人动作统一的往后退,玩家们纷纷道了声‘果然如此’,还以为盛钰放弃救人了。

    有人回头看了看三楼教室里的钟,说:“还有二十分钟到十二点,咱们赶紧去避难吧。”

    人群刚要后退,却忽然顿住。

    在他们的视野里,盛钰等人也就退了不到十米的距离,紧接着就停留在原地,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一般。而队伍中新出现的女人连动都没有动,一直站在通道口附近。

    她张开手掌,铺天盖地的血水倾斜而下。

    就像瀑布倒流入天际,山体崩塌灰尘奋起般,血水瞬间从窗口涌下,不由分说的冲撞开护工神明。湍急的水流将这些守关人冲的飘飘荡荡,眨眼间就远离通道。

    神明像是反应过来,迫切的想要回到通道附近。然而血水中却冒出了许多变异凶兽,他们张嘴间撕咬下神明的头颅,恶劣的在血水中神出鬼没,迫使没有神明能够靠近通道。

    就是现在!

    几人迅速迈动步伐,提起自己的武器,没有武器的人也拿了椅子腿防身。顺着圆筒滑梯一路滑下,入了血海,看上去就和几片小蒲苇入了凶猛的大江大河一般,一下子就消失不见。

    人群全部都看傻了。

    不少人下意识的上前几步,争先恐后的扒着窗户口往下看。

    明明是开阔的平地,那些血水却像是被积攒在一个容器中,久久无法散开。更多的护工神明凶残的杀死变异生物,两方互相折磨,相互残杀,本浅淡的血色仿佛被这些新涌现出来的血液重新染红,血腥味沿着鼻腔直冲天灵盖。

    回头看看钟表,还有十分钟到十二点。

    这一百米如果跑步,甚至是走路,那都是绰绰有余。但是这可是游泳啊,虽说护工与变异海洋生物一直在互相拉扯消磨,给足了充裕的空间,但还是会有漏网之鱼,上来撕咬住人,或者是拖住人不要人离开的护工。

    这么一耽误,十分钟很难到游泳馆门前。

    最重要的,并不是游到了游泳馆门口就是结束,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还有更大的难题拦在盛钰的面前——那扇紧闭、并且拦住了无数神明与鬼怪的大门,他们能顺利打开吗?

    不是人们不愿意相信盛钰。

    只是用嘴巴说,都觉得这一连串的动作足够玩家死上千百次。做起来只会更加危险,更加紧张与紧急,真的太难了,寻常人不可能做到。

    人群面面相觑。

    有人眯着眼睛在水里寻到了几人的身影,见到果然有护工上前不要命的阻拦,那人立即回头冲其余玩家说:“惨了,被拖住就完蛋了。”

    刚说完,他就发现大家表情都有些震惊。

    连忙推开人群凑到窗户边看,那人也跟着震惊了十几秒钟,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操,神明、不对,是鬼怪在给他们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