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56章 洋房孤儿怨(二十二)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玫瑰插入血海当中, 那些水中的红色像是疯了一般往玫瑰中渗透。原本插在胸口衣服里还不是很明显,现在将它拿到外边,浪水周围形成一个小小的螺旋圈, 挑拨的周边水域整个发颤。

    也就大概三十秒钟左右, 房间门周边的血色就淡了不少。而珍妮的梦境也在渐渐消失。

    “快走。”

    盛钰回头, 冲呆立着的人群喊道。

    这个时候人们才反应过来,争先恐后的游出房门, 在玫瑰周围徘徊不前。

    因为他们发现一个更加操蛋的事情。

    也许是水色变浅的缘故,那些一直隐藏在血水中的海洋生物终于露出真面目。小的有海星章鱼水母, 大的有鲨鱼海豹海蛇, 这些生物无一例外的发生变异, 表皮变成了一种类似于蛤/蟆皮的痤疮表面, 视觉上就有不小的杀伤力。

    这些生物纷纷躲避玫瑰所形成的螺旋圈,像是生怕被连着血水一起卷进去似的。

    既然有这么好的一个避难‘符’, 玩家们当然不会傻乎乎的往前游, 同变异怪物们搏斗。

    他们一个紧贴着一个,像是小鸡仔一样跟在盛钰的背后,几乎是寸步不离。

    中年人咬牙, 看样子也想跟上来。左子橙长腿一蹬, 横在门框上:“你最好别跟上来。”

    脚尖一用力, 他这才跟上大部队。

    慢了不止一步的中年人团队别提跟上盛钰了,他们出来的最晚, 也是活生生的靶子。海洋生物伤害不了玫瑰周围的人, 但是可以伤害他们呀,各个卯足了劲去攻击中年人以及他的队友。

    一来二去, 他们的速度变得更慢。

    这些在红区内部看上去不直观, 人们只觉得这一趟走的很轻松。然而红区外面的人可就不这么觉得了, 上一波红区来临的时候,他们逃离了红区,伤亡惨重无法挪动。

    感觉自己还没休息一会儿,红区忽然又有了异动,当即有人慌忙大喊:“是不是第三波红区来了?谁来帮帮我,我脚受伤跑不了!”

    他喊完以后,不下于十几个人都发现了红区的异动,刚准备逃跑,他们忽然顿住脚步。

    有人面色惊疑不定:“我怎么感觉红区的水在逐渐变浅。不是说红区不会重新变回蓝区么。”

    他们努力的让视线对焦,这下子终于看清了红区内部的情况。血水的颜色变浅,只能勉强看见里面上十个人簇拥着一人,周身像是飙风一样形成螺旋形状,正疯狂的吸纳血水中的红色。

    等人离得近了,血水也被吸纳的差不多。

    “是盛钰!”

    有人看清了盛钰的脸,紧接着声音变得更加惊讶:“之前阻拦我们的高年级学生都淹死了。”

    根本用不着他提醒,大部分人都注意到在水中飘荡的怪物尸体。死亡之后,这些神明维持不了最基本的人型,纷纷回归了最原始的模样。

    最紧要的,他们爆出了黑水晶。

    如果说在现实世界中交易凭借是金钱的话,那么在21层楼里面,代替金钱的就是黑水晶。并且金钱在现实世界中不一定可以买到一切,但是在21层楼中,黑水晶什么都能买的到。

    游戏进展到现在,足足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在很多人眼中,21层楼已经不是一款游戏,而是能够轻易剥夺人性命的死亡大逃杀。

    黑暗的产业链早已经不知不觉的形成,可以这样说,就算人们在现实世界钱财万贯,在21层楼也不一定能活的安稳。但是反过来想,若是在21层楼里表现出色,那么现实世界一定有许多富豪抛出橄榄枝,出天价数字请求强者庇佑自己。

    对于更多的人,这是他们人生的第二次机会。提升实力,直接等于飞黄腾达。

    这个道理浅显易懂,在场很多人都忍不住看向黑水晶,眼热,心也跟着热。

    众多视线的注视之下,盛钰等人突破已经变成纯净水的红区。因为两条走廊还有个水位差的缘故,一群人齐齐从空中跌落,摔的严重。

    盛钰尾椎直接坐到了不知道谁的武器上,痛的紧紧抿唇,缓了好几秒才缓过来。

    他立即抬起手,看向冰霜玫瑰。

    已经染红了四瓣半!

    红区的血液毕竟不是高端物种血液,但至少这些都是热血,能够起作用盛钰已经感觉很开心,他根本没想着能一步登天。

    再说了……质不行,还能用量取胜嘛。

    反正按照珍妮那个脑袋瓜子,至少得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又送菜了。这期间一定还会安排红区,大不了他再多吸收几次红区。

    身后传来一声巨响,中年人的三人团队也从高水位中落了下来,摔得四仰八叉。比起盛钰这一群人只是简简单单摔了一下,他们可就不仅仅用惨字来形容了,那叫非常惨。

    没有玫瑰的庇佑,想必海洋生物一定疯狂的攻击他们。只是粗略的一看,这三人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布料,身上挂着的跟破布一样,连最基本的遮羞都难以做到。

    中年人尴尬的捂住关键部位,扒下地上死者的衣物套在身上。仅仅这么一个举动,就让他身上多处伤口血流不止。

    在他的背后,无数海洋生物虎视眈眈,瞪大了眼珠盯着他,水里不断传来咕噜噜的声音。

    这些声音简直就是他们的噩梦,中年人甚至都不敢回头看,他只是坐在原地冷笑连连,手腕一点也不停的指向盛钰:“大家都来看看,这个人就是个扫把星,红区是追着他跑的!”

    他的本意是想要盛钰被孤立,社会性死亡。如果运气不好害死几个人,这件事还可以拿到外面去发酵,让全网人跟着他一起,去指责这个方才‘坑害’他,拿他做挡箭牌的恶人。

    然而梦想很美好,现实却非同一般的骨感。

    大家根本不按照他的想法来,关注点全部都跑飞了八百里之外:

    红区追着盛钰跑有什么关系啊,他既然能破掉红区,那只要人们想办法将高年级学生,也就是神明引进红区……玫瑰加红区,再加上高年级。

    这他娘的不就是个无情的造水晶流水线嘛!

    当即有玩家忍不住诱惑,优先跳入红区,去抢夺水域中七零八落的黑水晶。比起致命的高年级学生与护工,这些水里的变异海洋生物虽然难缠,但都已经混到第五层楼了,大家多多少少都有些保底的办法,对付起来还不至于拼命。

    不出两三分钟,水域里飘荡的十几块水晶就被风驰电掣般,全给人抢光了。

    盛钰坐在原地休息,没有贸然上去。

    左子橙刚刚抢到了两三块黑水晶,宝贵的将水晶塞入怀里,见盛钰一动不动,他奇怪问:“你不上去拿黑水晶吗?”

    盛钰笑了声:“我这叫放长线,钓大鱼。”

    “啊?什么意思?”

    这一次盛钰没有再回应。

    他心里其实算了一笔账,把这些事情掰扯的清清楚楚。既然在第五层楼已经开出了玫瑰武器,那么按照21层楼的尿性,之后再怎么使用水晶也都是浪费,顶多攒了爬楼用。

    但是十几块水晶用来爬楼,那肯定是不够用的,和玩家们争抢说不定还会遭人嫉恨。毕竟手中的玫瑰太引人注意了。与其把这些人变成自己的敌人,不如放条线给他们一点好处,将玩家转换成自己盟友,帮他做一些事情。

    这样才能钓上来更大的‘鱼’。

    盛钰起身,向周边教室移动。

    几乎是他一动作,人们的视线也跟随着他移动。面面相觑间,他们选择跟着大佬捡漏。

    珍妮和中年人都想要他被孤立,但是这个恶毒的想法注定要落空。还没有来得及被孤立呢,盛钰就被所有人追随,并且有越来越多的玩家听说了这件事,队伍逐渐壮大起来。

    接下来的搭配极其顺利。

    玩家们自发去吸引高年级学生前来,一般都是用洋娃娃吸引,不会主动攻击高年级。这样高年级学生也无法攻击他们,只能阴测测的站在走廊里,死死盯着教室内的玩家。

    如果是之前,这些玩家也许还会本能的感觉到害怕,认为神明的眼神太恐怖。

    但是在黑水晶这根胡萝卜的吸引下,他们完全抛却害怕的情绪,只满心火热。

    神明在他们眼中已经不是人形,而是一颗又一颗,璀璨美好的黑水晶。

    红区来临之时,人们躲进安妮的梦境。

    这个时候左子橙总会叼烟,用烟来放大高年级神明的欲念,迫使这些神明争先恐后的涌进红区浪潮。盛钰仗着有玫瑰武器防护罩,完全不在意神明的攻击,冲出去就是杀。

    盛钰有意控制手上的人头数,差不多杀到一半的时候停下,不慌不忙是将黑水晶揣入怀中。再之后使用玫瑰武器用来吸食血水中的红色,剩下一半都留给其他玩家。

    反正有血水作为遮盖,房间里的人也看不见他在做什么,更看不见这些会让他形象崩塌的举动。大家只当他水性不好,总是会比所有人慢几步,进入安妮的梦境避难。

    就这样,几次红区下来。

    盛钰积攒的水晶少说也有五十来个,并且玫瑰染色也到了六瓣。

    现在还剩最后一瓣花瓣。

    珍妮的梦境里挤了有五六十人,原本还算宽敞的房间顿时拥挤了起来。等人群冲出房间收缴剩下来的黑水晶,房间才重新变得空荡。

    廖以玫已经完美通关幻境好几次,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同样的错误她不会再犯第二次。

    几次积累下来,她坐到盛钰和左子橙身边,略有些郁闷说:“为什么每次都是针对我。”

    明明盛钰,邬桃桃也是鬼王。安妮却好像跟她较劲一样,每一次出现的都是她的幻境,她那点家丑都快被这些幻境抖搂光了。

    左子橙笑了一声:“我都怀疑你是不是鬼王了,次次都是针对你来。”

    廖以玫挑眉,没有回答他,开口说:“这几次从尖刺上过,我能非常清晰的听见两个声音在呼唤珍妮。一个男声,一个女声。女声暂时还不能进行判断,但男声,我在副本里听到过。”

    没有卖关子,她直言:“是黑雾。他被关了起来,只有珍妮攒够了人偶,才能齐心协力将他放出。他一直在催珍妮动作快些,那个女声反倒劝阻珍妮和黑雾,让他们不要一错再错。”

    “听起来女声是个好人。”

    邬桃桃忽然说。

    左子橙好笑的看他一眼,反驳道:“好人?好人和坏人究竟是怎么定义的,不去杀人就是好人吗?那我们每个人手上至少都有几条人命,就算没有玩家的,也有神明的性命。我们岂不是变成了天大的恶人,作奸犯科不在话下。”

    这话纯粹是讥讽邬桃桃,却把在场的几个鬼王都给骂了进去。盛钰一直都弄不清自己的定位,他说:“只是立场不同,没有好坏之分。”

    左子橙点头说:“对,我们天生就和神明不在一个战线。要是遇到了那女人,别急着顾好坏,杀了再说。哦对,我们的玩家任务是帮助珍妮和家人团聚,让我猜猜,鬼王的任务指不定就是杀死珍妮的家人,那就送他们去阴曹地府团聚吧。”

    “……”

    邬桃桃欲言又止,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只是摇摇头:“也有立场一样的神明。”

    “谁,你吗?”左子橙笑眯眯的看向他。

    邬桃桃一哽,下意识道:“我不是神明。我指的是……对,我说的是翁不顺。他千年以前就成为了鬼怪阵营的一份子,迫害神明的事情也没少做,现在就算不再帮着鬼怪,那也是中立阵营。”

    没有等人发出疑问,他笃定道:“翁不顺已经回不去了,所有的神明都视他为叛徒。”

    几人闲聊的档口,不少人已经冲出了红区,在下一个走廊等待。

    廖以玫起身说:“走吧。房间早晚都会消失,继续带下去也会被淹死。”

    几人起身,一齐闭气向外游。

    刚突破红区进入蓝区,就听闻这边又有吵闹与争执的声音。中年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混入了队伍,还脸大如盘的跟随人群,在水里抢水晶,水晶没有抢到,就被之前与他吵架的女孩指着鼻子,破口大骂:“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她三言两语就说清楚之前发生过的事情,人群纷纷抱有异样的眼神看向中年人,得了盛钰的好处,他们自然分得清自己的立场。

    铺天盖地的讽刺声超中年人的队伍涌去,最后他实在无法承受,狼狈逃走。临走以前怨毒的眼神扫过盛钰一行几人,看上去结下不小的仇。

    盛钰压根就没理他。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只是简简单单看了一眼,就无所谓的挪开视线。余光瞧见左子橙又叼起烟,还点着了火,他皱眉说:“你干什么?”

    左子橙手臂一抖,连忙掐熄烟。

    他笑嘻嘻的搂过盛钰的脖子,将他往下压:“烟瘾犯了呗,能干什么啊。”

    盛钰避让,怀疑的目光在他脸上盘旋两圈,最后佯装若无其事的挪开。

    就在刚刚,他其实看见了。

    看见了左子橙的烟悄无声息攀上中年人的脚踝,一直萦绕在周围,久久未曾散去。

    这个时候如果天真的想着,也许左子橙只是想捉弄一下对方,那盛钰觉得自己简直太会立牌坊了。他心里很清楚,左子橙就是想要中年人死,并且还必须是死于神明,可见这个人其实也是个危险分子,没有表面上看上去良善。

    只不过知道又如何,清楚又怎样。

    盛钰从来就不是一个打不还手的大善人。

    他觉得自己的心态好像发生了改变,之前对娱乐圈对家裴简见死不救,导致这个人在现实世界里真死亡,他还觉得心里,至少有那么一点点的愧疚,会思考如果当时救了,这个人是不是就不会死了。但是现在,这个观念彻底被颠覆。

    21层楼不再是一个游戏,那就不能以现实世界法则去看待一些东西。放任仇人肆意生长,那就直接等于亲手斩断自己未来的路。

    这个决定并没有那么难做,盛钰压根就没犹豫,默认了左子橙的做法。

    成长的路总是会伴随血腥,这一次的血腥却迟迟没有如约而至。

    再等了一个半小时以后,盛钰终于肯定珍妮很有可能已经反应了过来,不再送红区。

    这也没关系,对方不主动送,他们可以追着红区跑啊。反正洋楼就这么大,红区跑不掉。

    在其余玩家的引导下,队伍来到洋房二楼的宿舍群,这边已经被血红掩盖。

    左子橙看了眼外面阴暗的天色,脸上有些难看:“这招太毒了。入夜后禁止夜游,她直接把宿舍群给淹了,这边是‘w’形状走廊,对面全是通着的,肯定已经全部淹掉,就算吸掉红色,水还在。晚上没法睡人。这不就是要逼我们去违反副本的法则么。”

    只要违反了副本规则,就给了充当法则执行者的护工可乘之机。但现在还有一个疑问,那就是护工都去哪了?

    要知道下午盛钰吸食的红区可不仅仅几个,他自己都有点数不清了。这之间遇见的基本上都是高年级学生,有时候还会遇到混到里面表爱慕的鬼怪,但就是没有遇见一个护工。

    这群神明好像忽然人间蒸发,遍寻无踪迹。

    左子橙已经开始驱散人群,叮嘱说:“马上就要入夜了,大家记得找个安全的地方藏着,免得被出来执行法则的护工屠掉。”

    大部分人都乖乖散去,毕竟小命重要。还有一小部分人依依不舍环绕在周围,舍不得接下来宿舍群红区的水晶大丰收。

    很快他们心中就动起歪脑筋,这里是‘w’型走廊,有好几条走廊都可以去抢水晶,没必要非得和盛钰等人在同一个地方抢资源啊。

    所有人迅速作鸟兽散。

    其中部分玩家精明,提前跑到宿舍群其他入口处蹲点,默默等着面前的水色变清。

    很可惜,他们的想法注定要落空。

    **

    这边,盛钰已经准备好玫瑰。

    五瓣,还剩下最后一瓣。能明显的感觉到越到后面,染色就变得越困难。这些血液仿佛对冰霜玫瑰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已经达到饱和状态。

    将玫瑰插入红区,邬桃桃磨磨唧唧的蹭过来,说:“你猜我刚刚听见了什么?”

    左子橙和廖以玫都在旁边蓄势待发,准备进红区从怪物口中夺黑水晶。闻言纷纷顿住动作,同盛钰一样,都疑惑的看向邬桃桃。

    见几人都看向自己,邬桃桃故意压低声音,使得气氛变得更加古怪。

    他的眼神也很古怪,说:“左子橙不是叮嘱大家找个地方藏着,以免被护工屠。可是我刚刚听见不少玩家都在谈论同样的一个话题,那就是护工不会再出现,至少今晚,他们是安全的。”

    盛钰盯着眼前的红区,微微侧过头:“护工今晚为什么不会再出现。”

    邬桃桃说:“咱们今天一直在打听红区,也有一批人一直在打听护工。我们追着红区跑,那批人追着护工跑,两边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夺取黑水晶。只能说那边的方式更加激烈一点,咱们心里也清楚,追红区淹死高年级神明其实有点取巧,比起高年级,那些护工才是更加凶猛的存在,稍有不慎就会翻车。”

    “在掠夺了庞大数量的黑水晶后,他们好像也确实翻车了。在下午三四点开始,那群人就不在打听护工,也许是惹怒了神明,他们现在被几百个护工包围,全部都在三楼的游泳馆里。不少玩家都怀疑,里面的人很有可能已经出事了。”

    下午三四点,盛钰盘算了一下。

    这个时间正好是他意识到玫瑰可以吸食红区,并且组织玩家去薅红区羊毛的时间。

    还没等他开口询问,就看见邬桃桃的神色变得更加古怪,说:“那批人为首的,有一人拿黑色骨弓,还有一人身型圆滚滚……副本里太多人认识他们,一个几乎是板上钉钉的鬼王傅佬,还有一个是被无数人怀疑为鬼王的胖子。”

    左子橙瞬间扭头看向盛钰:“一个追红区,一个追护工,你俩简直就是绝配啊!”

    “…………”

    盛钰懒得理这个没头脑的大叔。

    他忽然悟了,难怪傅里邺这么长时间不来找他,想想也只能是被困在某个地方了。

    他心里压根就不担心,相反还有点好笑,欠了傅里邺这么多次救命恩,这次说不定能还回去。等他英雄救美一波,到时候问问傅里邺能不能把那句‘好哥哥’的赌注给消掉。

    不对,都英雄救美了,直接换人叫好哥哥不就可以了。盛钰在心里想象了一下傅里邺面无表情叫他好哥哥的模样,觉得自己简直太坏了。

    坏的还很想法,导致人都跟着兴奋起来。

    不过很快,这种兴奋的劲头就迅速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接近于惊悚的危机感。

    他看见了周边三人的眼神,刚刚还是在严肃的谈事情,现在一个两个全瞪大眼睛看着他。更准确的来说,是看向他的身后。

    手腕被一个冰冷如铁的东西覆盖上,接触的皮肤仿佛都被冰贴上了一般。森森的冒着寒意,回头一看,一只苍白瘦弱的手攥住了他的手腕,其上有顺延而下的血水,啪嗒啪嗒掉落在地。

    盛钰反应很快,用力一拽。

    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被拽了出来,极其狼狈的摔落在地。她猛的张手,身后漂浮的水晶以及诸多血水都被吸纳到手心里,仿佛进入了另一个空间,直接在人眼中消失不见。

    她猛的张手,对准盛钰:“都别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