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55章 洋房孤儿怨(二十一)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白布后面是一个寻常到不能再寻常的会议室布局。只是坐在椅子上的人不太寻常。

    一个个都拥有人的身子, 脖子上顶着的却犹如古代传说中牛头马面的脑袋。还有老虎、狮子……看上去都凶猛至极,下一秒好像就会扑上来,将在场的玩家吞吃入腹。

    主桌上空的。

    左右两个最靠近主桌的地方,一个也是空着的, 还有一个坐着一只狐狸脑袋, 他笑眯眯的冲玩家们招手。

    视线越过了邬桃桃。

    看来不是邬桃桃的幻境……那又是谁的?

    身边人形影微动, 自然而然上前一步。

    所有人的视线不约而同随她而去, 只见廖以玫神情恍惚, 说了声:“我的。”

    她就走了上去。

    和之前那次中招一样,玩家与会议室之间隔了整整六七排大铁钉, 高度得有腰际那么高。只不过这一次廖以玫的神情明显不正常,她似乎很迟疑, 迟疑的迈上铁钉, 迟疑的被铁钉刺穿身体,铁钉尖端从她的膝盖旁边冲出。

    等拔腿的时候, 那些伤势又会痊愈。

    这一次她走的没有上一次艰难, 很明显是神智受到了蛊惑, 连这种疼痛都直接忽略了过去。

    左子橙上前喊了声‘女神’, 见廖以玫像是没有听见一般, 他又后知后觉拽住邬桃桃, 问:“这妹子叫什么名字来着?”

    邬桃桃说:“好像叫小美,什么的。”

    对话的档口, 廖以玫已经被扎的鲜血淋漓,偏偏坐到主桌旁边时, 那些伤口已经自然痊愈。单是想象一下就能想象到其中的血腥程度, 更何况是在场亲眼见到此情此景的玩家们。

    个别男女玩家都‘啊’的一声, 不忍心的捂住眼睛, 还以为廖以玫死定了。

    上桌以后,对面的狐狸脑袋笑的古怪,连续道了好几声‘恭喜’。桌上其他牛鬼蛇神笑容讨好,也跟着连连说恭喜。

    说来说去只有这个词语,也不知道他们都在恭喜什么,反正廖以玫好像听的很开心。一直以来面无表情死志满满的脸上,都出现一丝几乎要控制不住的欣喜之色。

    显然,她已经完全沉溺在幻觉当中。

    “有远程攻击的人吗?”

    盛钰站起身,注视着房间的玩家们。

    那个刚刚一直为盛钰据理力争的女孩红着眼眶摇头,说:“我们队都是近战攻击。”

    散开的玩家们也摇头,表示帮不上忙。

    最后那中年人冷笑说:“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我是使飞镖的,但这飞镖是昨天才开出来的。对,没错,就是踢翻水晶那次开出来的。我可以用它,但凭什么要用在不认识的人身上。”

    “你还不是因为盛钰开出来的武器,神气什么……”

    女孩嘟囔了一声,见中年人面色铁青的瞪她,她也毫不示弱的瞪了回去。

    盛钰皱眉,他如何不能看出中年人眼中的针对情绪,只怕这人说辞基本上都是扯淡,真正不出手的原因还在于他。

    这到底是多大的仇,才可以幼稚至此。

    他索性不再去管中年人,而是解开腰间的箭,走到白布前方。

    左子橙就在旁边,他也开烟盒叼了根烟,说:“这波估计有点难过去,我看小美脸色不太对劲。就像你死了我肯定要被傅佬迁怒问罪一样,小美死了,胖子肯定也要跟着一起疯。”

    “……”

    什么乱七八糟的,为什么还扯到傅里邺身上了,盛钰解释说:“我和他没关系。”

    “没关系你还说活着等他来找你,我刚刚差点以为在看泰坦尼克号,男女主角冰板诀别。你和傅佬血水中诀别,绝了。”

    左子橙吐槽了一句,没有给盛钰反驳的机会,继续说:“咱们看准了时机。待会这群半人类瞎叫唤的时候,基本上就是要准备暴起了。就看着这个时机准备救人,你先投箭,我再点烟。”

    这个计划一点儿毛病也没有。盛钰刚要点头,就听见侧面传来一声疑问:“你们这么想帮她,为什么不直接过去救她?”

    盛钰一顿,一言难尽的看了眼面前的铁钉群,又扭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邬桃桃。

    要他们过去,基本上等于要他们送死。因此这话,无论是他还是左子橙都没有理会。

    那群鬼魅恭喜完之后,就看见横空走出一个拥有蛇脑袋的男人。他一出现,包括廖以玫在内,所有人瞬间站了起来,像是在恭敬的迎接这个背脊有些佝偻的蛇脑袋。

    廖以玫甚至叫了一声:“爸。”

    “靠。”左子橙语气带着一点惊叹:“她爸是蛇吗?那她岂不是神明?还是说她是白素贞。”

    盛钰:“……这些都是幻觉。”

    那蛇脑袋在满会议室与玩家的瞩目之中,缓缓走到主桌,然后坐下。

    丝丝的冲其余人吐着性子:“为期四年的考核时期已经过去,我也到了退休的时候。该让你们小年轻施展拳脚了。这期间我的副手,也就是我的女儿表现优异,业绩一直名列前茅。几次公司运转不堪重负,都是由她想到办法解决。她的努力和成绩成正比,大家都看在眼里。今天把大家聚在这里,相信大家心里应该已经有了猜测。”

    话语说完,其余人都纷纷鼓掌示意。

    虽然脑袋上顶着的都是稀奇古怪的动物脑袋,但他们的手却是正常人类的手。因此拍起巴掌的声音也就格外清脆,像是手掌狠狠打在人的脸上的声音,还一个接一个的不停歇。

    在众人讨好的视线中,廖以玫没有拍掌,她羞涩的笑了笑,依旧是满眼激动。脸庞都随着这份激动开始诡异的潮红,使得她整个人更不对劲,就像已经被迷了神智,彻底沉沦了进去。

    现实世界就经常有吵架现场和车祸现场被人围观,人类好像天生就改不了八卦的毛病。

    盛钰看的认真,好一会才注意到那些玩家全部都聚拢了过来,在铁钉这头跟看电影似的指指点点,窃窃私语个不停。

    “这是公司重要职权的交接仪式吧?现实世界里是这样的么,我怎么感觉有点儿戏。”

    “我看电视剧里也是这样演的。老总开会议,要把职权交接给反派,这个时候男主拿着文件从门外进入会议室,唰唰摔文件。然后这个职权就到了他的头上,把反派气的要死。”

    “你这个描述,我怎么感觉那姑娘是你说的电视剧里反派角色……”

    某种意义来说玩家们说的不错。

    就在蛇头握住廖以玫的手,准备说出类似于托付言语之时,对面的狐狸脸忽然站起身:“交接这个重要职务之前,我想给大家看看这个。”

    说着他转身,将电脑连上会议室背后的大屏幕,没一会儿,一份亲子鉴定证明出现在屏幕上。

    对象正是廖以玫。

    “不是亲生的?”

    玩家们也被这幻觉吸引了注意力,挨个扭头看屏幕,又看向廖以玫。

    这个时候她的脸色已经苍白,她似乎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件事,茫然又无措的坐在原位置上。似乎也就是这一刻,和善许久的牛鬼蛇神终于忍不住凶狠面目,私下伪装。

    他们疯狂的大笑,言语中无尽嘲讽。

    “副总不是婚生子么?我记得您是夫人和老板婚后才被生下来的呀。”

    “当时难道不是奉子成婚,而是夫人找了个接盘侠,孽种!把我们老板当成什么人了?!”

    “私家企业不至于把位置给孽种来坐吧,传出去的话,咱公司觉得要上财经报,也许是八卦报。难怪夫人前段时间说什么都要大龄再生,还因此难产去世了,说不定她就是知道这是个孽种,担惊受怕自己的丑事被人发现。”

    廖以玫被这些恶毒的言论包围,浑身颤抖,眼泪也控制不住的直流。

    她下意识看向首座的蛇头,就看见他轻轻摇头,说:“我对你很失望。”

    话音刚落的这个瞬间,所有会议室的怪物们忽然暴起,团团围住廖以玫。他们口中发出类似于非人类的尖叫,听起来就跟丧尸一样。

    任何一个姑娘身处这样的场景当中,可能都要被吓破胆。但廖以玫就跟具行尸走肉一样,颓唐的坐在原位置,就算有人上前来推搡她,她也木愣愣的坐在原地,不知道还手。

    “快投箭,射那个蛇头!”

    左子橙催促道,他凭空抓住一个打火机,大拇指已经按在之上,看上去随时都有可能点烟。这个武器的不确定性实在是太大,盛钰心神一凛,心里知道这一次不成功便成仁。

    要是失误,左子橙的烟说不定会把所有人一起拉到更加危险的境地。

    想到这里,他高高举起手中的箭支。

    就在手臂发力准备狠狠一掷之时,那些牛鬼蛇神忽然不见了,会议室也跟着不见。

    又到了医院。

    廖以玫的母亲躺在手术台上,五官都在疯狂的向外涌出鲜血。她的黑眼珠一眨不眨的死死盯着廖以玫,痛彻心扉的拿手握拳,无力的砸着廖以玫的身体:“你是我这辈子犯下最大的错误!”

    盛钰从来没有见过廖以玫露出这种表情。

    以往她是有死志,看上去总是给人一心求死的感觉。但这种死志都被隐藏在皮囊深处,廖以玫是想死,但很少主动去实践。她都是在救人的前提下想要牺牲自己,简而言之,她想死的重要一点,而不是轻飘飘的消失在世间。

    但现在明显不一样。

    她整个人都死气沉沉的,哭着伸手,去抹手术台女人脸上的血迹。

    这基本上就是无用功,那些血迹只会越抹越多,到最后浸湿了廖以玫胸前一大片衣襟。

    和上一次幻觉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场景,廖以玫却没有再闯过去,心甘情愿的彻底沦陷。

    见状,盛钰不再迟疑。

    他用力投掷出手中的箭支,拜那些为拍戏专门学习射击的日子所赐,这一箭还算准。

    箭头穿透女人的头颅,尖端从她的眼眶刺出,等这些虚幻的场景消失时,廖以玫还有些反应不过来,抱着膝盖痛哭失声。

    左子橙发挥海王魅力,赶紧上前安慰。

    围观人群见没有热闹看,很快就四散而去,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

    盛钰上前捡起箭支,见邬桃桃和左子橙跟海王之间比赛一样,逗女孩子开心的话层出不穷。他也就没有再上去,就近找个堆满死尸没有人愿意过来的地方,坐着休息。

    廖以玫哭了一会,闷闷的声音传来:“他们是不是在讨论我。”

    “什么他们?”

    左子橙后知后觉的看玩家们一眼,那些人与他视线接触,都是有些不自然的避让过去。顿了顿,左子橙放缓声音:“没有的事。没有人在意刚刚的一切,都知道是幻觉而已。”

    廖以玫深吸一口气:“你们先走,让我一个人待会。十分钟我就可以恢复。”

    等两人面面相觑的离开,还真的就过了十分钟左右,廖以玫忽然看向盛钰。

    “我有一个发现。”

    盛钰刚刚从死者脚边扯了一块布料,正埋头擦黑箭头里的血污。

    闻言他抬头,“你恢复过来了?”

    “我有一个发现,想说给你听听。”

    廖以玫没有正面回答,跟游魂一样踩着地上的尸体,磕磕绊绊走到盛钰身边坐下。她拍了拍裤子,面部表情已经重回之前的淡然,仿佛刚刚那些崩溃的嘶吼声不是她发出来的一样。

    等坐直身体,廖以玫奇怪道:“为什么这样看着我,你还在纠结刚刚到幻觉?”

    表面上表现的毫不在意,其实谁不知道,她才是在场最在意,也是最敏感的那一个。

    盛钰摇头,叹声说:“就是感觉你和我弟弟有点像。平时看上去冷静自持,做事有条有理,有时候又会莫名其妙的崩溃,我是说他,不是说你。每次他崩溃的时候,我都恨不得绕着他走,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变得和疯子一样,会伤害别人,甚至还会伤害自己。有一次还暴躁的跑到大马路上,冲来往车辆大喊撞死他。”

    上次盛钰深陷幻觉的时候,廖以玫也在场,她差不多能猜出两个人的关系。

    “他跑到马路的时候,你上去拉了吗?”

    盛钰回忆了一下,说:“我没反应过来。小妈上去拉他了,我看他被带回人行道,想着可能我在的时候他特别来劲,就转身走了。”

    “那就不是‘忽然变成疯子’。很多东西都是积累到一个程度才会爆发,之前的冷静都是在忍。”

    廖以玫平静的说:“你得关注一下你弟弟的心理健康。听上去,他离我这个状态已经不远了。”

    “有时间再看吧。”

    盛钰皱眉,提起这个事情他也感觉很烦躁,为什么就不能老死不相往来呢。明明每一次都会抗拒盛冬离的示好,所有的冷漠全部用在了这个弟弟身上,对方还是不肯死心。

    不想再多谈这件事,盛钰问:“你刚刚说你有发现,是关于珍妮的梦境?”

    廖以玫点头,说:“很多人在奔向幻境的时候都会被尖刺刺死,我应该算个bug。有自愈能力,这种幻境对我来说没什么作用。所以我才毫发无损的通过了两次,并且发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这些幻境都有个共同点。”

    盛钰说:“什么共同点?”

    廖以玫沉思了一会,开口说:“你还记不记得这个副本的名字——洋房孤儿怨。洋房这个词语肯定是用来限定地点的,孤儿怨这三个字能深究的东西就太多了。比如说珍妮,我们的任务是杀死她的家人,既然都说是孤儿了,那这里的家人应该不是她的父母,极有可能是兄弟姐妹。”

    “根据这个猜测,再来看珍妮的梦境。玩家们猜测这个幻境是根据人的恐惧衍生而来,包括珍妮之前在大厅好像也这样说过。但似乎,有兄弟姐妹的人,以及与父母有矛盾的人更容易中招。”

    盛钰想了一下,点头说:“好像确实是这样。目前为止鬼王任务都没有什么进展,也没有玩家说自己已经找到了珍妮的家人,让珍妮和家人团聚。我们可以从护工那边下手,问问她有没有兄弟姐妹,那些兄弟姐妹现在又在哪里。”

    廖以玫面无表情说:“护工会告诉你?”

    “应该不会。”

    “那就要自己查。最好的切入点就是珍妮的梦境,每次被尖刺刺的时候,我都能感觉到一些陌生的呼唤声,叫的是珍妮的名字,正是这些呼唤声迷了我的神智。这肯定和我的经历无关,个人觉得应该是珍妮那边出了问题,她创造出这个房间,总得留下一点属于她的痕迹。我得再陷入幻境几次,看看有没有其他规律。也许摸出了规律,就能知道她的兄弟姐妹在哪里,再不济摸出这个房间的移动曲线也是好的。”

    盛钰上次陷入幻境的时候,压根没来得及上尖刺,就被傅里邺破了幻境。

    他也没听过这个呼唤声,质疑肯定是有的,他都有点怀疑廖以玫被刺激到精神出了问题。这种话肯定不能直白讲出来,盛钰只能委婉说:“太危险了。看你刚刚的状态,说不定下一次还会陷入幻境,我可不能确定我的箭次次刺中。”

    “同样的错误我不会再犯第二次。”

    见盛钰还是有点不信,廖以玫索性开口,说话的时候声音很平静,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

    “既然老胡这么推崇你,那我也信的过你。他人虽然胖,但脑容量不小,看人的眼光还算准。我就直说了,你可以判断一下我会不会再中招。”

    “……”盛钰不知道回什么,只能沉默。

    “你知道信仰被撕裂的感觉吗?”

    廖以玫笑了一下,说:“我活了快三十年,其中二十年都在为得到爸爸的认可而努力。一直在自己的舒适圈里热爱生活,独立自主。下过基层,为公司承担了近四年的风风雨雨。在此之前,我一直将继承公司当成我未来必须要做的事情,也牢牢将这件事当成我的信仰,促使我变得更加优秀的动力。就在我以为为之努力二十年的荣光终于要来临,却被我其实是妈妈和前男友的种,爸爸其实是个接盘侠。狗血吗?”

    “其实还好……”

    盛钰演过比这狗血多了的剧本,毕竟艺术都是来源于生活,他斟酌着说:“你就是因为这件事性格大变?”

    廖以玫摇头:“我没那么脆弱。”

    她的眼睛平视前方,看的是满地的尸首,这些都是过去死在幻境中的人。这一刻,她好像也变成了其中之一,身体活着,心脏却百孔千疮。

    缓了几秒钟,她才继续说:“其实早在这件事之前,我爸就已经知道了。他心疼我,就一直瞒着我这件事,为我创造舒适圈。是我妈内疚,她一意孤行的要生二胎,高龄产妇身体扛不住的,直到她走后,我才知道她是想用二胎来报答爸爸将我看成亲子,扶持我幸福长大。自那以后,我就彻底被拉出舒适圈,我爸还是想让我继承公司,但我过不去自己心里这关。这件事情里没有对错,我连找一个人去恨的资格都没有,只能怨恨自己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上。走不出纠结,不如彻底放弃,进入另一个舒适圈。”

    “两个能让我感觉痛苦的事情,一件是我妈的死,还有一个是知道非亲生的那一刻。这两件事都已经出现。后面再有什么,珍妮都动不了我。”

    盛钰憋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安慰。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廖以玫其实算私生子。他弟盛冬离是父亲离婚后再婚生的,这种事情盛钰也没有经验,只能说:“你和你妈太看重血缘关系了。你爸都没怎么在意。”

    说完盛钰就有点后悔。

    他又没经历过廖以玫的一切,现在在这说些不痛不痒的话,说实在的有点过分。

    但廖以玫也没生气,只是笑了笑,说:“对啊。钻牛角尖的人少一点,这个世界上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人放弃自己,选择自/杀。你让我不要太看重血缘关系,那你自己呢,又是为什么抗拒你的弟弟,你也在钻牛角尖。”

    “我不是因为血缘关系。”

    盛钰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主要还是我和他妈之间有点矛盾,牵连了他。除了他会时不时发疯以外……算了,他怎么样我都不能接受他。”

    说完盛钰又想到一个同样被珍妮夸了‘可口’的男人——傅里邺。

    根据廖以玫的猜测论点,那傅里邺应该也有兄弟姐妹,也是与父母之间有矛盾。

    当时在镜子神明那里看见一个和他长得很像的男人在杀小孩,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人应该就是傅里邺的哥哥,至于小孩是谁就不知道了,这也不是盛钰应该关心的事情。

    刚想到这里,就看见对面的中年人忽然暴起,向盛钰的方向甩了一记飞镖撒气。

    盛钰下意识推开廖以玫,自己往旁边滚了一圈,冷脸道:“你干什么?!”

    说完他就感觉地面有些动荡,勉强支撑着身子爬起来,地上的尸体正逐渐消失。

    中年人冷笑开口:“房间就要消失了,我们都会被血海淹没。这些都是拜你所赐。”

    这下子不止女孩怒了,被殃及池鱼的廖以玫也有些怒意:“这是你攻击我们的理由?”

    中年人放大音量:“什么叫攻击你们,我这不是送你们出局,回现实世界么。这个副本肯定是玩不下去了,你们应该感谢我才对。”

    “什么糟心的话,刚刚叫你用飞镖来救人你不救,现在来打人倒是溜。那么几根小飞镖怎么送人出局,我看你是想把盛钰千刀万剐吧。”

    左子橙冷脸,看向盛钰:“你忍得了,我都替忍不了。我这就把他头给拧下来。”

    盛钰心里也气,珍妮很有可能是冲着所有鬼王来的,又不是单单冲着他一人。

    而且他也没有按着中年人的头逼他留在原地,凭什么所有罪责都往他的头上推,还不就是找个人发泄自己的无能而已。

    泥人都有脾气,何况他不是泥人。

    刚站起身,胸前的玫瑰因为波动掉落在地,盛钰迅速捡起玫瑰,下意识想要将他插回袋中。

    手上的动作忽然一顿。

    他定睛看向玫瑰,耳边还充斥着中年人的怒吼,以及他队友的煽风点火。还有各式各样的劝阻和回击声,大难当头,人们却还在吵架。

    仔细的又看了看,还是没有看错。

    在礼堂之前,玫瑰还是三瓣半深红,其余三瓣半还是玫红。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深红变成了四瓣还有的多。

    这之间发生了什么……?

    盛钰只能想起两次红区危机。

    宛如福至心灵一般,他转头看向门外的一片血海,全都是新鲜涌出来的鲜血。这些血液曾经差点将他呛死过,那些海洋生物也曾经逼出过防护罩,所以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被血液攻击过。

    那根据冰霜玫瑰的描述,这些血液都是可以滋养玫瑰的。如果真的是他想的这样,那么珍妮的蓄意谋害就不是危机,而是天大的机遇!

    没准这一次,可以直接祭出武器。

    想到这里,盛钰扭头看向中年男人,在一片争执中缓缓开口:“你之前说死也不跟着我一起走,我问一句,你说话算话吗?”

    “……啊?”

    中年人懵了。

    不止他傻眼,房间里其余玩家也是一个比一个愣神。眼见着房间马上就要消失,血水仿佛很快就会灌进来,盛钰忽然上前一步。

    直直的将玫瑰捅进血海之中。

    中年人还反应不过来,见到他往血海方向走,只以为他被骂崩了,便讥讽出声:“大明星心也会这么玻璃心吗,随便说了几句就不行了,要寻短见。平时在现实世界哗众取宠的功底用在21层楼,你不会以为还有人会买你的账吧……”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他像是被人忽然掐住了嗓子。和所有人的面上表情一样,他睁大眼睛,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眶,再次看向那片血海。

    “你做了什么?!”

    他猛然扭头看盛钰,神情满是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