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53章 洋房孤儿怨(十九)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盛钰想收回之前说的话语了。

    他是会游泳, 但前提得在平静的水里。

    现下红区的水和平静压根就搭不上关系,这里应该称为‘愤怒的水’,入眼所及湍急狂躁, 稍有不慎就可能喝下一肚子的水。

    好不容易游出了礼堂, 水位还在不停高涨。转眼间走廊就被水淹去大半。墙角小别墅全都脱离原来的位置,在水里胡乱飘荡着。

    里面一个浪头打出,不少人都被冲了出来。其中有没来得及穿救生衣,还不会游泳的人, 只是挣扎几下就潜下水底, 咕噜噜的冒几个泡泡。

    好在有几个玩家水性较好,自发潜水救出那些溺水的人。其中就有胖子。

    他虽然体重是盛钰两个那么多,但动作却出奇的灵活, 接连潜下水救了好几个人。

    将那些人扶到水面救生衣上趴着,每一次浮出水面他都要看一眼廖以玫, 发现对方没什么事以后,就又游到更远的地方去救人了。

    身旁人好像偏头说了一句什么, 但水流太大,耳蜗不断的进水,盛钰有点听不清。就扯着嗓子喊了声:“你说什么??!”

    傅里邺重复道:“那胖子挺矫健。”

    “你难道没有发现……”盛钰一只手拽住傅里邺,另外一只手坚持不懈的掏耳朵。他总感觉四周声音像是被罩了一层什么东西似的, “每次逃命的时候, 胖子永远都冲在最前面。他就是惜命,我说他就是惜命,你能听到我讲话吗!”

    “能听见。小点声,别扯坏嗓子。”傅里邺看盛钰一眼, 又说:“看他那个样子, 不像惜命。”

    两人现在距离很近, 水流时不时会漫过脖颈与鼻腔,给人一种浓烈的窒息感。

    盛钰两腿蹬个不停,高高昂着头以防止嘴巴进水。借着这个诡异的视角,他瞧见胖子在水里简直跟一只胖头鱼一般,亦或者说皮球,就这么咕噜噜滚来滚去,救了得有三四个玩家。

    这一切说起来长,实际上也就是几十秒钟之内发生的事情。某一个瞬间,胖子潜下去救人,足足一分多钟都没有浮上来。

    糟了,这只胖头鱼可能溺水了。

    内心刚出现这个有几分惊悚的念头,还没等盛钰想好接下来该怎么做呢,谁知道小胖子根本就没给他抛弃自己的机会。

    距离很近的水面,胖子一下子冒头,身上的黑色救生衣已经不见了。

    他抹了把脸,冲盛钰的方向大喊:“盛哥傅佬,你们快脱掉救生衣!”

    说着胖子猛的扭头,冲廖以玫的方向游去。

    三下五除二就扒掉了廖以玫身上的救生衣,手臂一轮,将其甩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估计也就是这种时候,他才敢这么理所应当、正义凛然扒自己女神的‘衣服’。

    耳朵里还有一种类似于耳鸣的声音,应该是进水的原因。但这又不是聋了,盛钰当然听见胖子撕心裂肺的大声提醒,他反应很快。

    脚趾头想也知道,胖子在水底的一分钟一定是遇见了什么事情,才会让他做出这种判断。

    现在要是游上去问,那得耽误多少时间啊,还不如直接相信队友的决断力。

    共事三个副本,这点信任总归是有的。

    “快脱。”

    盛钰朝傅里邺说完,才发现这人压根就没穿救生衣。他拍了拍对方的手,示意先松开他。

    傅里邺照做。

    穿的时候麻烦,脱的时候只会更加麻烦。

    那救生衣跟锁在他身上似的,也不知道胖子是怎么把廖以玫的救生衣脱那么快,可能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

    想到这里,就看见傅里邺伸手,从身后帮他脱救生衣。他的速度比胖子还要快,极其暴力的扯烂救生衣,一把拽了下来。

    邬桃桃这才游出来,瞧见两人的动作,他一脸懵逼:“你们在干什么?”

    盛钰只来得及看他一眼,就瞧见他‘啊’的一声,身体忽然往水下一坠。下去之前还不忘一把揪住他,跟拽着浮木一般压着他踩水。

    这个……操!

    盛钰一时都找不到形容词来骂他。

    自己又不是真的浮木,能够毫无缘由的浮在水面之上。几乎是邬桃桃压他的那一瞬间,铺天盖地的水与浪花就卷了上来。

    他条件反射的拉住邬桃桃,想要共沉沦。

    结果刚拽住对方的手臂,就看见这人比他沉的还要快,刺溜一下就到了他腿那边。

    死道友不死贫道,盛钰连忙松开手。

    水底睁眼只感觉眼睛酸涩无比,异物入侵的感觉十分强烈。但他还是勉强睁开眼,朝邬桃桃的方向看了一眼。这高中生也是傻的出奇,这种时候不知道踩水力争往上游,反倒双腿僵直只知道拉住他的脚,痛苦的在水底狂喝水。

    一看就是一个不太会游泳的。

    再定睛一看,盛钰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人两腿僵直只能动手了,他心底有些吃惊。也正是这个时候,他才反应过来为什么胖子叫他脱救生衣。

    只见邬桃桃的大腿跟附着有一个小小的黑影,水流湍急水底混乱,看不清那黑影具体是什么东西,只能感觉到它似乎在拽着邬桃桃。

    一手拽着他的裤子,还有一只手拽着救生衣后面的两条黑带,努力的把他向下拉。

    拽裤子可能还要好一点,在水里找不到着力点,随便甩两下那黑影可能就被甩飞了。

    但拽救生衣真的就是让人绝望且无可奈何,那两根带子设计出来就好像是来给人拽的,轻轻松松就让邬桃桃无力反抗。

    盛钰咬牙,在水底掰邬桃桃的手。

    对方的表情很明显:哥们!你掰我手干什么,要掰去掰黑影哇!

    邬桃桃反抗,将他拽的更紧了。

    两人在水底扑腾纠缠,水流让动作比平常迟钝了无数倍。纠缠半天也没一个结果,反倒是急促的动作汲取了更多的氧气,到后来他俩都没了力气,又向下沉了半米左右。

    盛钰也不是心慈手软的人,就在他终于忍不住想要踹邬桃桃的时候。就看见余光闪过一道黑色光芒,应该是傅里邺射出的箭芒。

    那箭几乎是破水而去,眨眼之间就穿透了邬桃桃腿上的黑影,将它钉在墙面上。

    看黑影的形状,像个小人。

    重新浮上水面,盛钰根本无心感受氧气的美好,他咳嗽几下,就扭头冷冷的看向邬桃桃:

    “你什么意思?”

    水里有不少人扑腾,其中还有一些孱弱的姑娘家家。胖子和常暮儿都是心软的人,他们一直都在努力帮助溺水的玩家,忙乱之下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变故。

    后方是左子橙和廖以玫。

    和胖子比起来,这两人水性都一般。在后面扶着墙,满脸惨白。左子橙还在不断抠着自己的喉咙,像是呛了不少水到呼吸道里。

    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只有傅里邺目睹了全程。

    他眉宇隐现迫人的冷色,直接拉开了弓弦,箭端直指邬桃桃的眉心:“你想害他。”

    邬桃桃满脸‘冤’字,避让着审判日:“没有,我就是随便拽一个人。他离我最近。”

    说完,他也有些怒意看向盛钰:“拽住我的是小城堡里的洋娃娃。正常的反应难道不是去弄洋娃娃嘛,你弄我是几个意思?”

    盛钰学着廖以玫和左子橙,先是扶住墙。

    前前后后全是玩家,其中还有不少溺水挣扎,正疯狂喊着救命的人。椅子和各种杂乱物件在水面上漂浮着,供当溺水者的临时浮木,这里就像是电影里的洪水灾难现场,不断有新的水流从天花板飙下,从地面渗出,无孔不入。

    不是他们不想离开走廊,现在能稳住自己不溺水已经是勉强了。再胡乱的游,又没有胖子那般好的水性,很可能游着游着人就没了。

    水平面还在不断上涨。

    盛钰刚刚和邬桃桃在水底纠缠许久,他懒得和这人在水面上继续纠缠,就冷冷的抛下一句话:“这就是我的正常反应。”

    邬桃桃不信:“那如果掉下水的是胖子呢,或者是傅佬,我就不相信你会踹他们。”

    原来混乱的时候还真的下脚踹了,盛钰刚刚也是真急了,对此一点儿印象也没有。

    他想着邬桃桃可能也是生命垂危的时候急眼了,随便拽一个人想要求生。站在对方的角度上想,他可以理解,但他又不是圣人,凭什么要站在对方的角度去判断这件事谁对谁错。

    “如果是他们掉到水里,先不提他们会不会丧心病狂到想要拉着我一起死。但我一掰拽我的手,他们肯定就能明白我的想法。只有两个人先分开,我才能帮忙去弄掉那个洋娃娃。”

    邬桃桃尴尬的住嘴,被这话给堵住了。

    盛钰忽然笑了,眼神里一点儿笑意都没有:“你想的也没错。掰开他们,我肯定是想去救他们。但是掰开你,那可就不一定了。”

    对视着沉默了几秒钟,耳侧全是水流声,还有各种各样的尖叫,大喊。

    邬桃桃脸上的怒色终于淡了下去,表情转变的很快,就好像他刚刚的愤怒都是装出来的一样。怒色褪下,取而代之的是古怪的眼神。

    他眼睛一直盯着盛钰的脸,看了好几秒钟,忽然耸肩说:“好吧,我道歉。一开始我就不应该拉你下水,这下子你肯定更不信任我了。”

    盛钰心说自己一开始就没相信过他。

    粗略一算,何平、左子橙、邬桃桃,这三个人一开始的身份卡牌都是魔法防御师。

    从几率上来说比他拿联合国影帝的几率还要小,其中必定有人有猫腻,谨慎一点想,那就是三个人都有猫腻。

    后来的事情证实,邬桃桃运用了色沉王的技能,给自己套了一个魔法防御师身份。沿途副本学生确实对他又怕又敬,那就暂且相信这张牌。

    如果这样想,左子橙的身份更加可疑。

    这件事情暂且不提。

    前方是往一楼和二楼走的方向,后方是往四楼上的方向。昨天基本上摸了一遍二楼地形,要是想活命,自然是熟悉的地形更好。

    盛钰正要往前游,手心忽然一滑。

    五指仿佛摸到了什么滑腻的皮肤,指腹还能感觉到那皮肤上的小疙瘩。

    他下意识扭头,看向自己所扶墙面。

    墙上原本画着很多壁画一样的海洋生物,和副本宿舍里的卡通画作不一样,这上面的画都栩栩如生,极其写实。现在这些写实的海洋生物更是直接突破了墙面,正疯狂往外钻。

    迎面就是一个看起来宛如掉过毒液里的变异鲨鱼,表皮全都是腐烂性的大泡。它猛的张嘴,冲盛钰嘶吼出声,恶臭席卷而来。

    距离最多也就半米左右。

    盛钰甚至可以清晰的看见那只变异鲨鱼泛黄的尖齿,还有黑皮下几乎要拉丝的口水。

    靠游泳肯定是游不过这只大家伙,盛钰也没慌,反应很快的勾腿,一脚蹬向鲨鱼的头。

    反作用力导致他猛的向后划了一段距离,撞上邬桃桃,连着邬桃桃一起摔在左子橙身上。左子橙顺手将他从水里拎了出来:“没事吧?”

    “没事。”

    盛钰喝了口水,混乱中回头看。

    那条变异鲨鱼横在他与傅里邺之间,后者收起弓,扬拳击上鲨鱼的牙齿,生生打断了那颗尖牙。从断裂的牙齿开始,钢铁般的冷光逐渐覆盖上鲨鱼整个身体,没几秒钟它就变成了一坨硬硬的铁,直直往水底下沉。

    就这么几秒钟的时间,更多的变异海洋生物突破墙边,从画作变成了真正的怪物。

    无数艰难险阻跨在中间,眼见着傅里邺似乎想生生扛过这些怪物,盛钰耳鸣一下子就好了。

    一次打中鲨鱼,说不定是这只怪物还没有反应过来。但傅里邺总不可能每一次都打中怪物吧,说不准在他把怪物钢铁化之前,那些怪物就优先的咬伤他,分分钟撕裂身体。

    明明有更好走的路,没有必要为了他,选择艰难的那一条路。

    盛钰感觉世界上所有的声响在这一刻仿佛都无比清晰,清晰到他可以听见自己嘶吼声里的急促:“别过来了!你从另一边走!快走!”

    傅里邺动作顿住,抿唇看着他。

    隔着怪物、桌椅、人群……还有数不尽即将蔓延至头顶的水平线,两人对视。

    不能再继续耽误时间了,盛钰心一横,喊道:“我会活着,等你来找我。”

    就这么一句话他还呛进了不少水,见状,傅里邺总算动摇,往后游了两下。最后看了一眼盛钰,他转身,往水底一钻就看不见人影。

    盛钰放下心,正要后退。

    后背忽然撞上另一人,侧脸一看,廖以玫在水里浮浮沉沉,面色难看:“水变红了。”

    “是血吗?”

    盛钰看了眼没到脖颈的水,再有几分钟,估计这水就会直接没到天花板。到那个时候考验的就不是游泳,而是潜水。

    不过比淹没速度更快的,是颜色的变化。

    在廖以玫说那句话的时候,眼前的水域还只是浅浅的粉红。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水的颜色就越来越浓郁,朝着血红发展。

    廖以玫摇头说:“有血腥味,并且越来越浓。单凭玩家放血不可能染的这么快,这应该是红区的特色。前面就是走廊拐弯角,我们先过去,离开这片红区。”

    “快游啊,还聊起来了。”

    左子橙从两人之间游过,焦急的回头冲两人喊:“后面有好多鱼,全都变异了。快跟上来,记得别被咬到,那些鱼咬到人死都不松口。”

    话音刚落,盛钰和廖以玫就双双的游到了他的前面。邬桃桃也半点不满,很快就坠到左子橙背后,一直跟着左子橙。

    逃离红区的过程无比艰险。

    好几次盛钰都差点被这些变异生物咬到,还是用傅里邺给的那支箭才勉强支撑。脚下还不断有小别墅的洋娃娃上来拽人,跟海草一样,缠住了就将人疯狂的往下拖拽。

    这还不是最难缠的,更让人崩溃的是心理作用。

    四肢在水里泡了太长时间,几乎已经没有力气,只能凭借着求生意志在水里动作。到后来几乎是憋着气往前游,眼睛都睁不开。

    左子橙和廖以玫比他好不了多少,两个人水性本来就不好,要不是盛钰时不时拖拽一把,他俩很有可能早就淹死了。

    “快过来!”

    邬桃桃不知道什么时候游到了最前面,一下子冲出血海,声音从另一边走廊传来。

    这就说明他们快要离开红区了。

    盛钰心里重新鼓起劲,努力蹬腿。

    这个时候也无法再去注意游泳姿势。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一个未知的问题,哪里还有时间再去管形象,丑就丑点吧,反正也没有人看见。

    眼前被血色填充,不时有尖利的东西划破皮肤,带来一阵刺痛。但血红的潮水之中什么也看不见,就连攻击的风力都感觉不到,他只能不断加快速度,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说好了活着等傅里邺来找他,要是说完那句话就死在红区,那对方估计直接疯掉。

    抱着这个念头,盛钰忽然充满了力气,顺手拽过快要淹死的廖以玫,冲破走廊边界线。

    啪嗒——

    两人从接近天花板的位置掉落,直直摔在地面上,好半天都没办法缓过来。

    回头一看。

    就像是有一个天然的屏障横跨在两条走廊的中间,形成一个水位上的差距。屏障这头是到腿弯处的纯净水,屏障另一头已经看不见任何东西,满眼的血色和浪潮。

    大概五六秒钟以后,左子橙也翻了出来,摔在地面上。他立即翻身起来,疯狂抠着自己的喉咙,还招呼旁边两人一起抠。

    “操,这水就能把老子直接喝饱。快抠出来,水里说不定有寄生虫……呕、咳咳咳……”

    盛钰也跟着吐了两下,抬眼看走廊。

    这边倒了不少玩家,都是使出吃奶的力气,疯狂逃离红区的人。从生死边缘逃出生天,大家的第一反应都是找个地方先瘫着。

    走廊两侧的教室就是一个好去处。

    他们的想法盛钰基本上也能猜到,每半个小时就会有有一条走廊被选定为红区。自此之后,红区就是红区,不会再回归正常。他们想的肯定是,两条走廊接连变成红区的概率还是比较小的,既然哪里都是蓝区,不如先在这里休整。

    左子橙显然也是这样想的,他踢开教室门,随意找了个凳子。坐上之后还在窗户里冲几人招手:“一个个僵着脸干什么,先进来休息。”

    队伍只剩下四人。

    左子橙、邬桃桃、廖以玫,以及盛钰。胖子和常暮儿,还有傅里邺都从另一边通道走了。

    等坐进教室,盛钰心跳才逐渐平复。

    “地图在谁身上?”

    廖以玫瘫在原位置,开始睡觉。邬桃桃摇头表示不知,最后还是左子橙抹了把脸,在地上滚了两下,借用水来洗掉身上的血污。

    他不在意说:“地图在胖子那里。我觉得吧,现在这种情况就别管地图了,红区蓝区全都是随机的,就算拿了地图咱也做不了什么。而且护工不是提醒过么,最好的方式是将地图记在脑子里,胖子把它记在纸上……容我说一句不太好听的,就刚刚那些血,够搞烂一百张地图。”

    这话说的不好听,但没毛病。

    只是盛钰还有一个疑惑:“你觉得红区和蓝区,这些真的是随机的吗?”

    左子橙茫然道:“护工不是说了随机吗。难不成你还想着珍妮会针对你,你走到哪里哪里就会跟着变成红区吧,这也太让人绝望了。”

    盛钰笑了声,心却一点一点的沉了下去。

    实不相瞒,他还真是这样想的。

    珍妮说要送给他谢礼,紧接着礼堂外的走廊就变成了红区。礼堂里她还看向其余六个队友,说希望待会他们也会这样护着自己。

    反过来想,她这话的意思不就等于:我有办法让你们无法保护他。

    也许他的脸色实在不好看,左子橙甩了甩头上的水,破天荒的安慰说:“想太多有什么用,不如享受这半个小时的休息,养足精神。就算你到哪里哪里就变成红区,那我也不会真丢了你自己跑,还指望着你游泳的时候拉我一把呢。”

    盛钰笑了笑:“那不行。你要在蓝区,也没必要跟疯了一样游泳,就当泡澡了。”

    “谁叫你长得好看,换个人你试试看,我分分钟踹掉。”说着左子橙摸了摸下巴,沉思道:“其实傅佬长得也好看,还有你旁边走到哪里睡到哪里的这个。但我个人比较喜欢没有攻击性的长相,要不然刚刚我就跟着傅佬跑了。”

    盛钰笑出声,心里知道左子橙是故意插科打诨,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

    他这笑被左子橙看成了不相信的嘲笑,后者从兜里掏出烟,惊讶了一下那烟竟然没有湿,然后就仿佛很不经意的随口说:“看着吧,就算红区来了我也不会……”

    叽里咕噜说一通,核心思想就是讲盛钰长得是他见过最好看的。完了还说就算红区跟着盛钰跑,他也不忍心放过和大明星的相处机会。

    本来都是玩笑话,谁知道会一语成谶。

    大约半小时后,一直趴着的廖以玫忽然抬头,脸色惨白说:“水变红了。”

    盛钰下意识低头看地。

    耳边传来众多教室的尖叫声,重重叠加在一起,像是末日来临一般的绝望呐喊。水位涨得比上次红区来临起码快上好几倍,眨眼之间脚就触不到地面,人们又变成了悬浮的状态。

    与此同时,走廊里还传来许多非人生物的嘶吼声。扭头看去,窗外正对面的墙上,有一只变异的大章鱼已经透墙而出,吸盘砸在教室窗户上,瞬间就飞下了不少玻璃碎。

    脸颊刺痛,被玻璃划开了小口子。

    伸手一摸,竟然还淌血了。

    盛钰顾不上脸上的小伤口,他站起身,看见了队内三人看向自己的眼神。

    虽然不带恶意,但都不约而同的看着他。

    环境狂乱,尖叫声层出不穷,喧嚣和危机就在一墙之隔的走廊。仿佛下一秒钟,那些恐怖的东西就会蔓延进教室,不给人喘息的余地。

    气氛跟死一样沉寂。

    对上这几人的眼神,盛钰心头一跳。也就是在这一个瞬间,他忽然明白珍妮当时为什么笑的那么开心,又是为什么那么笃定。

    那个女孩的意味很明显,让所有人不再跟随他,不再保护他,办法不一定只有武力隔断。毕竟如果红区当真是跟着自己跑,那根本用不了珍妮出手,她甚至什么都不需要做。

    所有人都会自发的,去孤立他。

    简单来说,这是要让他社会性死亡。

    想到这一点,再去看其余人的眼神,盛钰如临冰窖,冷意顺着背脊直直泛上头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