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6章 鬼堡来信(六)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空中仿佛荡来一个铁锤,‘咚’的一下直愣愣把灵魂锤了一个对穿。

    后来的事盛钰都是懵的,黑水晶已经被拍下,女鬼们演示完毕就呼啸着跑上二楼。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人已经面对墙角。

    大厅灯光猛然暗下,四周都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恐惧迟来的蔓延开来,从众人脚底一直攀爬至头顶的每一寸发丝。

    盛钰下意识握紧怀中的刀。

    哒哒——远处传来踉跄的脚步声。

    肩膀被拍的那一刻,盛钰一个激灵,脚步先于意识迈了出去。

    正常情况下,黑暗的尽头应该没有人。

    大厅所有灯光熄灭,只有黑水晶在散发着微弱的光芒。一路上盛钰都摸黑行走,他只能看清墙面,和更远处一些在反光的物体。

    等走到下一个转角,盛钰深吸一口气,心跳越来越快,他盲目的摸索着这个角落。

    呼……果然没有人。

    “咳咳。”

    他之后的玩家是裴简。

    裴简接受到咳嗽的信号,很快就顺着墙壁边沿往下走,游戏继续了下去。

    就这样,盛钰也数不清自己到底走了多少圈,他感觉自己起码走了快一小时。

    黑暗中玩家们的速度很慢,特别是刘雁那边。这女人估计吓惨了,每次到了她,游戏的进度就被忽然变成养老局般的存在。

    盛钰一开始还有点儿紧张,可是走了这么久,其中还有个超级拖延的人。慢慢的他就不觉得紧张了,甚至还有闲工夫在这里走神。

    从被抽签被选中到现在,他一直都是懵的,老是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眼角余光瞥到黑水晶,盛钰忽然精神一震。

    这一刻,混混沌沌的大脑忽然清晰明了。

    黑水晶,对了,黑水晶!

    四角游戏的规则虽然自始至终只出现了一次,但盛钰本行演员。在娱乐圈里头混了这么多年,他背下来的台词数不胜数,因此他现在可以肯定,规则之中必定有这样一句话。

    ——拍□□水晶视为开始游戏的指令,届时四鬼出,将为玩家演示四角游戏玩法。

    包括今天玩游戏之前,也是在黑水晶被人拍了一下之后,那四个白裙子女鬼才出现。但昨天晚上不是这样,盛钰清晰记得,玩家们一下楼,那些女鬼早已经待在四个角落。

    经纪人和裴简当时人都僵了,后来的反应看上去也不像是知道有黑水晶这个东西。

    这就说明,也许昨天晚上,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有人已经先一步动过黑水晶。

    这个人会是谁,他为什么要动黑水晶?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想了许久也没有想出这个问题的答案。很快,盛钰发现情况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太长时间了。

    说句不好听的,刘雁爬也应该爬过来了。

    盛钰刚刚走神,也没注意到是哪个人出了问题。反正现在的情况就是,没有走动的声音,也没有拍肩膀的声音,更没有咳嗽声。

    所有的一切像是被按下了一个暂停键,只有一种可能性可以解释目前的状况:少了一个人。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现在怎么办?

    盛钰觉得自己背后冷风阵阵,后颈子都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视线再一次掠过黑水晶,正准备低头蓄力逃命,他忽然一愣,又抬眼看向方向。

    毫不夸张的说,这一刻简直是毛骨悚然。

    皮毛仿佛都在一瞬间炸开,脑子里嗡嗡嗡的涨到发痛。他的脚步完全定在了原地,只感觉浑身血液都疯狂上涌,喷薄般从经络滚到眼球处。

    眼睛一眨不眨盯着黑水晶附近的反射物,某一个瞬间盛钰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他下意识抬手揉了揉眼睛。

    悲哀的是,再度睁眼的时候,反射物里的景象还是和之前一模一样。

    在他的背后,有一团黑色的影子,正漂浮在半空中。那影子看上去是一个小孩的人形,离他很近。从反射物里看过去,小孩的头紧紧贴在他耳朵旁边,看上去像是在温柔的悄声耳语。

    只是结合目前的状况,这一点也不‘温柔’。

    应该说惊悚才对。

    “被发现了呢……嘻嘻嘻……”

    耳侧传来稚嫩的童声,手掌像是被什么东西轻柔的抚摸过,镶嵌有卡牌的地方火辣辣的痛。

    周身骤然亮起青色的鬼火,将整个大厅照射出一片灵异之色。火焰带着炽热且骇人的温度,空气仿佛都被高温燃烧殆尽。

    窒息感、惊悚感整个包裹上来。

    这一刻,耳朵就像是一个白长是器官。所有的注意力仿佛都凝聚到了眼睛。

    他看见了刘雁。

    女人仿佛完全忘记自己还是一个孕妇,一路摸爬滚打的往楼梯的方向走,仿佛定格动画一般,她的表情还残留在惊恐之上。

    他还看见了裴简。

    和刘雁差不多,这人吓到腿软,不知道奔跑过程中被什么东西狠狠绊了一跤,整个人跟要飞起来似的,猛的向前飞扑。

    最后,他看见了经纪人。

    这个陪伴了盛钰接近十年的男人,此时此刻正高高的吊死在台灯之上。鬼火在他周身环绕,飘荡着想要吞噬尸体,却碍于某种原因没有这样做。借助鬼火光芒,能看清经纪人青紫的脸庞。

    啪嗒——黑水晶吐出来一颗更小的水晶。

    这就像是什么节点一般,所有理智猛然间回巢。定格在盛钰眼中的景象终于重新动了起来,耳边再次传来孩童的嘻嘻笑声。

    “好哥哥。”他说:“把你的身份给我。”

    “……”好哥哥?

    这下子不仅仅后脖子起鸡皮疙瘩,盛钰感觉自己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纯粹是被恶心的。

    想都没有想,他拔腿就跑。

    其实他只比裴简、刘雁两人慢了几秒钟。但就是这几秒钟,让他一直坠在最后。

    好不容易跑上二楼,只听见‘碰’的一声响,刘雁几乎是连爬带滚翻进了自己的房间。

    裴简站在自己门口,咬紧牙关焦急的锤门。他的门不知道为什么反锁住了。

    忽然,盛钰忽然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没几秒钟,这个糟糕的预感就成真了。

    就这么几米的距离,盛钰几乎是眼睁睁看着裴简猛然转身,靠近他的房间。

    关门,锁住,简直是一气呵成。

    “……!”

    靠,这他妈什么恶心的玩意儿?!

    盛钰整个人都震惊了。他知道裴简这个人有的时候很虚伪,更多的时候还挺欠揍的。但他真的没想到裴简竟然会做到这一步。

    抢他的房间就算了,还他妈反锁住了。

    都说危机的时候最能看清一个人的本质,盛钰以前还觉得裴简最多只是一个行业毒瘤,现在这人在他心里唰唰变异,整个就是一社会渣滓。

    已经死去的玩家房门都被焊住,尚且存活的玩家一个个都恨不得直接把门给焊起来。脚趾头想想也知道,这个时候拍门求救,不可能有人傻乎乎的把门打开。

    眼见着小孩已经追了上来。

    他跑的其实不是很快,步伐其实更接近行走。就好像他一点儿也不担心放跑玩家,反正所有人最后都只会变成他的囊中之物。

    借助走廊的灯光,男童逐渐显露身形。

    他的形象很像是《咒怨》里那个蓝色的小孩。五官立体,眼窝深陷,一眼看上去就像是眼睛处有两个黑色的大窟窿。

    举在身前的小小手掌上,漂浮着一朵蓝色火焰,火焰中心接近于白。附近的空气都被那炽热高温烤到扭曲,明明距离还有十米左右,盛钰已经被烧的脸庞发热,额间汗珠滴滴淌。

    他猛的尖叫:“把你的身份给我!”

    说着,他高举手掌,做了一个投掷的动作。那蓝色的火焰眨眼睛就脱离手掌,以一个让人反应不及的速度迅猛袭来。

    走廊所有的壁画全部尖声惨叫。

    转机就在这一刻发生。

    四只白裙子女鬼不知道从哪里冒出,就跟飞蛾扑火一般,冲向鬼火。

    她们站成一排,凝聚成人墙。

    白色的光芒与蓝色的火焰形成两股庞大势力,针锋相对。

    形势并没有那么乐观。

    白色光芒到底还是弱了很多,它正逐渐被鬼火腐蚀,慢慢的变淡。女鬼们整个身形都沐浴在火焰之中,她们好像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身体扭曲,苍白的皮肤上出现寸寸黑红色裂纹。

    有一只女鬼艰难的回头,黑漆漆的眼珠猛然对上盛钰。她大声道:“说出神明的名字,他会受到致命重击。”

    神明?小孩难道不是副本里的鬼?

    盛钰抛掉这些杂乱的思绪,同样大声回应:“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大人,你是知道的!”

    “……”

    盛钰这个人,遇到灵异事件的时候其实还蛮怂的,会本能的感觉害怕。这也是那档密室逃脱综艺能够恶意剪辑的原因。

    但是他有一个普通人都没有的优势。那就是情况越是紧急,他就可以像是脱胎换骨一般,将整个人都择出恐怖的氛围,爆发出惊人的潜力。

    脑海中散乱的线索眨眼间就连成了一条线。

    莱安邀请三名玩伴,两名玩伴凄惨暴毙,一名叫做丹尼尔的玩伴失踪。玩家们的任务是拯救丹尼尔,鬼王的任务是杀死丹尼尔。

    仿佛看出了盛钰所想,神明小孩忽然高声大小,漂亮的五官扭曲,表情极度恶意。

    “来,说出我的名字吧。那三个字已经在你的嘴边了,不是吗?”

    他一步一步逼近,鬼火以同等的速度迫近。女鬼们已经到了极限,白色光芒几乎已经尽数被蓝焰吞噬,乍一眼看过去,整个走廊一片蓝光。

    距离越来越近,神明也愈加兴奋。

    就在这时,盛钰忽然嗤笑了一声:“不对,你不是丹尼尔。”

    话音刚落,神明神情猛然僵住。

    “之前我也怀疑过,似乎所有任务都是和丹尼尔有关。或许丹尼尔病了,或者说坏了,所以才需要人去拯救他、杀死他。但是不对。从始至终所有人都忽略掉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游戏到底是由谁发起。”

    见神明脸上堆积上越来越多的恐惧色彩,蓝色火焰也试探性退缩。盛钰愈加笃定自己的猜测。

    他好整以暇的抱臂,在某一个瞬间,他笑的甚至比鬼怪还邪恶。

    “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我的好弟弟。莱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