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49章 洋房孤儿怨(十五)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眼前一片混乱, 杀到后来,盛钰都快要杀红了眼,根本分不清敌我。

    有神明仓皇的逃窜, 被箭支插在原地,鲜血喷涌到防护罩上。玫瑰的花瓣总共有六瓣, 那些鲜血喷上来, 只堪堪让其中一瓣底端染上了一层薄薄的深红色,其余花瓣还是玫红。

    鬼怪比神明要忠诚许多, 面对鬼妈妈的冰块攻击, 那些神明第一个反应都是回身逃窜,恨不得离得越远越好。反观鬼怪,见自己的王有需求, 他们都奋不顾身的冲上前来, 以身体拦住神明,还有把神明按到盛钰面前让他捅的。

    如果仅仅是这样, 盛钰还不至于觉得他们忠诚。

    杀到后来,还有鬼怪主动攻击盛钰的防护罩, 然后自裁在他的面前。

    鲜血被防护罩拦下,那层薄薄的光膜已经变成了一种看上去很浅的桃红色, 鼻尖能嗅到的只有残酷的血腥味。

    盛钰也说不清现在是什么感觉。

    总觉得21层楼越闯到后, 他自己的认知就逐渐开始模糊。那些现实世界的光影都在远离, 取而代之的是眼前的喧嚣与鬼王的荣耀。

    也许到之后某一天, 他会彻底忘记人类的身份,自我代入为鬼王。等副本结束回到现实世界,面对正常的生活, 他可能还会觉得自己仿佛失去了什么东西, 抛弃了什么东西。

    这些都是现在来不及考虑的事情, 反正到此为止,盛钰还是牢记自己是一个人类的。

    看见鬼怪们前来送死,他心有不忍,抗拒喊道:“不要来送人头,拦住神明就可以了!”

    鬼怪们很听话,终于制止了无端狂热。

    然而就算有鬼怪们的帮助,盛钰还是天然就比鬼妈妈少一层优势。

    他是近战攻击手,只有身至神明身边杀死神明,血液才会溅到防护罩上。一来一回多多少少也会耽搁一些时间,这就导致战斗进行了有那么一会儿,六瓣花瓣也只染红了三瓣。

    鬼妈妈却没有这个限制。

    那些冰霜与冰块一靠近神明,就会将神明给冻成冰渣子,吸取魂力。

    这个过程是在逐渐积累的,越到后来,盛钰体能消耗的越严重,赐福玫瑰却迟迟无法滋养成剑。反观鬼妈妈,这应该不会是错觉,盛钰明显感觉到她扔出来的冰块越来越大,威力也越来越强。

    更为直观的感觉就是周遭的温度,原本只是离得近的时候能感觉到夏日冰寒刺骨,但是现在距离足足有十米之多,那股冷风就已经剐蹭到盛钰的脸上,脸颊都被冻的生疼。

    即便是短暂性提升实力的能力,也比他现在的状态要好太多。也许鬼妈妈之后会受到能力的反噬,但是至少现在,她变得无比强大。

    一股无能为力的感觉油然而生。

    走廊里已经倒下了太多的神明,留下的人头越来越少,其中更多的还是鬼怪。入眼所及血流成河,血腥味沿着鼻腔直逼大脑,冲的人头脑发昏,反应都比平常慢了一拍。

    也许是感觉自己能力到了一个阶段,鬼妈妈终于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她脱掉脚下的高跟鞋,原地揉了揉脚腕,先是偏头冲身后的鬼怪们冷笑一声:“别急,解决了贪婪王,待会就会轮到你们。”

    接着,鬼妈妈转头看向盛钰,“我现在拦在鬼怪和你的中间,就算鬼怪能自/杀护你,那些血也溅不到你的玫瑰武器。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做到这个地步,贪婪王,你比传说中要更加难缠。”

    盛钰拔出黑箭,将其重新别在裤腰带上。

    杀了这么长时间,这个女人穿个高跟鞋,行动总会有些不便利,再加上鬼怪们的帮忙,论抢到人头的数量,他其实不输给鬼妈妈。

    但是这又怎么样呢?

    赐福玫瑰只染红了三瓣,第四瓣还差一半。但凡只缺半瓣,盛钰就可以对自己下狠手,试试看能不能用自己的血来滋养玫瑰。

    但是这缺的可不是一点点,没必要那样做。

    他叹了一声气,心道傅里邺这一觉睡得真好,睡醒了,套牢他的枷锁也随之消失。

    那个时候,他应该会感觉开心吧?

    没有了恶诅守护匕首的迷惑,终于可以正常的思考。也许那个时候傅里邺就会发现,对于自己的死,他竟然一点也不感觉伤心。

    紧接着就会想:原来我不是真的喜欢他。

    想到这里,盛钰觉得还好,毕竟他对傅里邺也没有投入过多的情感。更让他感觉难过的是粉丝、经纪人,还有弟弟盛冬离。

    有太多没有完成的事情,有太多还没有见到的人,有太多希望与期盼压在自己的肩膀上,也有太多的路只走到了一半。

    但似乎……一切只能到此为止。

    铺天盖地的冰霜覆盖上来,一层又一层的冲击到面前的防护罩上。

    这股冲击力将盛钰带的腾空飞起,直接摔回了办公室,腰部撞到办公桌,那支裤带上的黑箭还给他杠了一下,半个身子直接麻掉了。

    盛钰艰难的翻身,手臂一下子撑空,从桌上摔了下去。

    鼻尖热热的,危机时刻他还在想,自己是不是哭了,不然鼻涕怎么下来了。拿手一抹,他才发现自己没哭,热热的液体是鼻血。

    这一战伤筋动骨,盛钰从小活到大,从威亚上摔下来过,也被黑粉追车导致追尾车祸。大大小小的伤受过不少,但这还是他第一次流鼻血。

    就好像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竟然发生了。

    他抹掉鼻血,心想:我要死的好看一点。

    鬼妈妈赤着脚,从办公室门口走了进来。

    啪——

    门合上,无数鬼怪在屋外嘶吼出声,声音悲怆而有力度。

    门上覆盖了足足两米的冰,鬼怪们绝望的冲上前来,踢开那些走廊里已经被打出原型的神明尸体。十根手指头无助的挖着冰块,指尖被冰的寒意冻的裂开出血,他们却好像一点儿也感觉不到,依旧不死心的在原地挖冰块。

    不少鬼怪都崩溃了。

    以人的形态,和他们的王一样的形态,哭的伤心欲绝:“王,您快出来,快出来啊!!!”

    这些盛钰当然不知道。

    他勉强用手臂撑了一下自己,两只手臂酸软无力,胳膊痛的好像有铁钻在钻。

    真的好惨,爱他的人看见了会哭的。

    他心里想着这些,只觉得眼眶微湿。忍了又忍,好歹是把眼泪给憋了回去。

    “杀了那么多同类,至少没有白杀。”鬼妈妈看了他一眼,折身坐到了床上,冷笑着说:“看上去你的防护罩马上就会碎掉。”

    盛钰张嘴,想要发出声音。

    喉咙里像是堵了一团棉花,现在就连发声对他来说都太过于困难。这一点让他意识到,自己好像真的已经到了极限。

    他轻轻抬眸,说:“不用你提醒。”

    话音刚落,眼前的防护罩就碎了满地,化成空气中微弱的小闪光,逐渐泯灭消失。身子微微晃了一下,支撑的手臂终于无力,他整个人向前一摔,下巴磕到了地毯上。

    那支玫瑰花也摔了出去,就在鬼妈妈和他的中间,但盛钰已经没有余力去捡了。

    抹了抹人中,至少这次没有流鼻血。

    鬼妈妈伸出手,一个小小的冰蓝色晶体在她的手心盘旋,那个东西应该就是魂能。

    欣赏了几秒钟盛钰狼狈的姿态,她咏叹般开口说:“早就听说这一任鬼王阵营长得都好看,但我没想到会这么好看。我都有点舍不得杀你了,还真有点想豢/养你,生出的孩子肯定和你一样好看。”

    盛钰从鼻腔里哼出一声冷笑,艰难的从牙缝里吐字:“我喜欢男人,你记得先变个性。不过变性也没用,我看见你那张脸,打从心底犯恶心。”

    鬼妈妈:“……”

    她站起身,冰蓝色的晶体在她的指尖环绕,仔细看了盛钰几秒钟,她说:“最后再问你一遍,我孩子的魂能到了谁的手上。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是乖乖说出实情,然后把身份卡牌给我。看你脸的份上,来当我的狗,至少能保你在21层楼性命无虞。第二个选择,死咬着不开口……你真以为我不会杀你?别忘了神明可以自由穿梭副本,大不了我去一楼的那个副本,逼问副本的鬼怪。”

    盛钰缓缓闭上眼,脸色惨白。

    因为外貌的原因,他曾经受过无数优待。但无论哪一次都没有像现在一样感觉屈辱。

    因为脸,当狗,活命。

    传出去要被人笑死,那他的演绎生涯也不用继续了,丑闻就能把他给活生生压死。

    这个选择其实并不难做。

    他可以苟,但不能苟的毫无原则。如果连演绎生涯都断送掉,那活着好像也没什么意思。

    ——那你杀了我吧。

    六个字重如千斤,心一狠也就能说出来。

    想着,盛钰重新睁开眼。

    正要开口说出那句话,他的眼神忽然微微定住,不着痕迹的看向鬼妈妈的脚底。

    她现在坐在床铺上,全部的心神都集中在手心里的冰蓝色晶体,根本没注意脚下的异动。

    隔着鬼妈妈两只腿,盛钰看见了一双冷冽的眼睛,以及宛如凝上一层冰般的面庞。

    也不知道傅里邺醒了多久,又听到了他们多少对话。反正从表情上来看,豢/养生孩子那一段他肯定是听到了,不然表情不会那么恐怖。

    盛钰心中大定,忍了那么久的眼泪终于再也忍不住,几乎是要夺眶而出。

    有救了,他心里濒临崩溃。

    曾经近距离远距离的看过无数次,但唯独这一次,他是真感觉到傅里邺的帅。

    帅是其次,重点是让人特别有安全感。

    “你笑什么?”

    鬼妈妈奇怪的看了一眼盛钰,诱惑一般说:“讲出鬼火魂能去向,给我你的身份卡牌,当我的宠物情人。我们可以生一个很好看的宝宝,这些对你来说难道不美好吗?”

    床下人的表情更吓人了。

    盛钰顿了一下,伸手捂着脸,先是闷笑,眼泪直接从手指缝里渗透了出来。

    紧接着就是放声大笑:“你说要给我生孩子?想要给我生孩子的人太多了,排队都能从第一层楼排到第二十一层楼。你要不先过其他人的关?”

    “其他人?”

    鬼妈妈愣神,紧接着就感觉到脚腕上附着有一丝冷意,冷意瞬间就蔓延开来。

    低头一看,一只手抓住她的脚腕,指尖所触及到的地方全部都变成了银色的钢铁状。更让人惊恐的是,那钢铁形态正逐渐向上蔓延,从脚踝蔓延到膝盖,一直到大腿根部。

    她神色大骇,直接用冰化成到,眨眼间削掉了自己的一条腿。身子向旁边一歪,她踉跄的摔倒在地,就连魂能晶体也咕噜噜的滚了出去。

    “抢身份卡牌?宠物情人?生孩子?”

    在鬼妈妈痛苦的尖叫声中,傅里邺矮着身子钻出,站直身体,冷眼看向她。眉尾挑起,眼神里煞意满满,冷到让人畏惧,浑身发寒。

    他开口说:“来,给我看看你想怎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