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47章 洋房孤儿怨(十三)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距离最多也就半米吧。

    感觉鬼妈妈呼吸的冷风都能扑在面颊上, 盛钰眨了眨眼,发现自己忽然冷静下来。

    现在他有两个选择可以选。

    一就是现在直接掠夺,然后和鬼妈妈混战在一起。这样势必会伤到还在床底的傅里邺。

    二则是爬出去, 先引开鬼妈妈再说。

    床底下很深, 要是直接爬出去, 只要鬼妈妈不是长了一只狗鼻子,凭空闻到傅里邺的气息。那就不用担心傅里邺的安危,鬼妈妈很有可能都没看见床底下还有一个大活人。

    没有思考太久, 盛钰在一瞬间就做出了抉择。

    他佝偻身子, 一脚踹向鬼妈妈。

    后者面色一狠,转过身子避让开来,就地站起身,阴测测的停在原地。

    盛钰就势爬了出去。

    一神一鬼王对视几秒钟,最后是鬼妈妈先忍不住开口。她眼睛血丝密布, 秀美的容颜都因为仇恨而扭曲在一起:“我现在不想杀你。”

    盛钰点头,这种套路他太了解了。

    “你是想先折磨我,再杀我?”

    说着,他讲两只手背到身后,心中不断默念着‘拜托了拜托了’。最后一次黑水晶机会,要是还是什么东西都开不出来,那他以后拿到黑水晶都存着, 用在爬楼都比用在卡牌划算。

    这也太非了, 非到没有资格用在卡牌。

    心酸的将黑水晶怼到右手卡牌处,卡牌立即温热,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盛钰觉得这一次的温热程度, 好像比之前几次都来的强。

    只不过卡牌还是没有什么异动。

    难道又没有开出技能或者武器……

    想着, 他更心酸了:“你打算怎么折磨我?”

    鬼妈妈忽然仰着头大笑好几声,笑的眼角都挤出了眼泪,缓过神之后,她平视着盛钰:“我在你身上闻到了我孩子的血液。还有副本里那个死胖子身上也有,你们是怎么杀死我的孩子。”

    尽管情况看起来不太允许,但盛钰还是心里不停的吐槽:问问问,人都死了还问,难不成是想了解自己孩子死亡的细节么。

    面前出现一行小字。

    【凝结冰霜(魂能)】

    【触血即凝。只要接触到血液,冰霜就会顺着血液蔓延进伤口,将敌方冻成冰雕。内部降解,冰雕打碎,尸体也不复存在。】

    【特性可融合魂力,短暂成长。】

    【是否选择掠夺神明能力?】

    【是/否】

    这次和以往好像都有点不同。

    以前掠夺玩家技能或者神鬼能力,从来没有看见能力后面还加个特效的备注的。‘魂能’和‘魂力’同样也触及到知识盲区,也许这是金银铜不同领域的差别吧。

    是——盛钰在心里默念。

    【掠夺失败。】

    “…………”

    内心的平静感被打破,盛钰面上不见任何慌张,睁着眼睛和鬼妈妈瞎扯:“我当时就是一个在场见证人,真没伤害你孩子。”

    鬼妈妈不中套,冷笑一声:“你身上的血味比那个胖子浓郁很多。怎么,在旁边看着他们争斗,最后跑过去给出致命一击?”

    盛钰沉默。

    现在的情况真的很糟糕,身后是陷入昏迷状态无法自我保护的人。但他连自己都没办法保护,更别提去兼顾傅里邺的安危。

    能做的也只有引开鬼妈妈。

    他小心翼翼的挪动脚步,朝门的方向走,见鬼妈妈没有阻拦,盛钰深吸一口气,继续面不改色的瞎扯:“他当时和胖子打的很血腥,我能做什么啊,我什么都不会。就在原地躲鬼火,可能离得近吧,被他的血液溅了一身。至于血味浓郁……相信我,多洗几次澡,说不定就没这个血味了。”

    这话扯出来他自己都不信。

    就权当是在拖延时间,等到了门边,鬼妈妈终于开口,表情有些急:“你说的鬼火,那个魂能最后到了谁的身上,是不是那个胖子?”

    一听这话,盛钰瞬间就悟了。

    鬼妈妈不杀他不是想要折磨他,而是有急于想知道的事情,只能通过他来求证。

    既然这样,那就更不能正面回答。

    再说他也不知道鬼妈妈的话是什么意思,只能凭意念瞎编:“当时在场还有许多人,我看他们打的太混乱,一直缩在小角落里躲着。印象里鬼火好像是蹦到了一个人身上,眨眼间就被吸收,然后你的小孩就……咳,走的很安详。”

    一边说着,盛钰还演上了,满脸回忆起血腥场面的同情,或许还有点后怕。

    鬼妈妈似乎信了,先是咬牙切齿说‘一定要将魂能抢回来’,随后缓和表情,看似友好的说:“只要你告诉我那个人长什么样子,我就不杀你。”

    放屁。盛钰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

    表面上他先是一愣,然后佯装喜出望外说:“太好了,我相信你,那我直接和你说吧。”

    像是思考了一会,盛钰继续开口:“那个人是个男的,头发很短,看上去三十岁左右。我看见的是背影,也许三十吧,也或许四五十。当然也有可能他长得急,真实年龄就二十来岁。短头发也不一定是男的,也可能是剃光头的女人……”

    鬼妈妈皱眉:“有没有其他特征。比如身份卡牌,或者说副本结束爬到了哪一个楼层。”

    手心卡牌越来越烫,盛钰将手指头悄悄勾上门把手,说:“当时有几百个人一起爬楼,最后应该都到了三楼。也就是上周副本他应该还在三楼,这周就不知道在哪里了。特征的话……让我想想啊……他长得特别丑,丑的惨绝人寰。”

    鬼妈妈眉头皱的更深,质疑说:“你不是讲只看见他的背影了吗?”

    盛钰重重点头,煞有其事的忽悠:“对啊!但是从其他人看他的表情来分析,那个人长得应该目不忍睹,不然大家不会一直盯着他的脸看。”

    自黑起来他是一点也不输的,只要能摆脱自己的嫌疑,那当然是疯狂往反方面说。

    “至于身份卡牌,这个我看的很清楚。”

    讲到重点了,鬼妈妈的表情不禁严肃起来。

    盛钰顿了下,像是担心般开口:“我说出了身份卡牌以后,你就会放我走吗?”

    鬼妈妈点头,她的演技比盛钰差太多,嘴上连连称是,眼神却像是看着一个死物。

    根本不用过多猜测,只要盛钰把身份卡牌编完,面前的这个女人就会毫不犹豫发动攻击,瞬息间就会让他变成一座栩栩如生的冰雕。

    盛钰手指头用了点力气。

    这种门非常难开,也不知道傅里邺之前用了多大的劲,反正他现在反着手腕去拽门把手,那玩意跟个装饰品一样,纹丝不动的挂在门上。

    使了吃奶的力气都一动不动,有那么一个瞬间,他都怀疑自己有没有使劲。

    最恐怖的是右手手心越来越烫,好似在酝酿着什么东西,烫到手臂都跟着发痒。

    就跟无数小蚂蚁爬上了自己的手臂,一直沿着手臂向上爬,最后从鼻腔,耳朵,眼睛等地钻进了身体内部。爪子的倒钩无时不刻勾着体内脉搏,血液流通的时候都能感觉到灵魂深处的痛。

    盛钰强忍着疼痛,说:“我当时看见那个人使用技能了,你也知道我是什么身份。本着好奇的心理,我就看了一眼他的身份和技能。但看归看了,这个我不可能直接和你说吧,要是你把我杀掉怎么办,我都没地方去说理。”

    赶在鬼妈妈动怒以前,他迅速补充道:“这个副本快结束的时候我再告诉你,怎么样?”

    “……”

    鬼妈妈先是迟疑了一会,随后才问:“魂能和那个人融合之后,出现了什么现象。”

    这是在考他了。

    刚刚说的所有话都是编的,根本就没有这个人。鬼火还能和人融合,这事盛钰也是第一次听说,更别提出现什么现象了,他哪里知道。

    危机感蔓延上来,盛钰知道这个时候不能瞎猜,猜错的可能性非常非常大。

    只能避其锋芒。

    他理所应当说:“我都说了我当时缩在角落里,命都快要保不住了还关注什么现象。”

    局面僵持住。

    鬼妈妈眉头越拧越重,眼神里的质疑也越来越多:“我怎么感觉你在骗我。”

    这个感觉没毛病,骗得就是你。

    盛钰在心底吐槽了一句,随后满脸的震惊和受伤:“打也打不过你,说出实情你都不信,我现在完全是无抵抗状态,根本没想和你作对……”

    一句话还没说完,手心卡牌忽然开始响。

    【赐福玫瑰】

    【此武器可在受到攻击时自动凝结出防护盾。一但敌人的攻击打在防护盾上,之后它的血液就可以滋养赐福玫瑰。滋养到一个程度时,玫瑰将会幻化成一把剑器,以供舔血放招。】

    随着这个声音,身前出现一支红色的玫瑰。花瓣全开,其实仿佛还凝结有露珠,看上去娇艳欲滴,还散发着阵阵幽香。花瓣底下没有绿叶的衬托,有的只有荆棘和干柴的枝干。

    这朵玫瑰出现的时机太巧,晃晃悠悠的飘荡在盛钰身前,最后插到了他胸前的兜里。

    办公室气氛沉重。

    鬼妈妈一言难尽:“这就是你说的无抵抗?刚刚我们交谈的时候,你是不是在用黑水晶?”

    “……”

    盛钰尴尬说:“我这个人做事就喜欢高效率,嘴上说着话,手上闲着也是闲着。”

    鬼妈妈终于反应了过来,怒声道:“你是不是一直在愚弄我!贪婪王,你太自大了!”

    说着,她举起手,指尖凝结出一大片小小的碎冰,跟冰雹一样冲盛钰砸来。

    也就是在这时,身后的门忽然开启。

    盛钰先是高兴,门开了就意味着他可以逃跑。这股高兴的情绪还没有来得及蔓延开来,就被一种油然而生的惊悚感所替代。

    不对,他刚刚根本就没用力,这门是被人从外面打开的!

    盛钰猛的偏头,抬眼就看见有许多高年级挤在门前,为首的高年级迅速伸手,掐住他肩膀上的洋娃娃,拽着洋娃娃就要转身逃跑。

    洋娃娃手还死死揪着他的肩膀,盛钰被这股大力拽的一个趔趄,险些几步摔跤。

    后脑勺处传来噼里啪啦的闷响,应该是碎冰打在防护罩上的声音。

    还有女人疯狂的大笑:“贪婪王,你很聪明,但你的敌人太多了。不愿意说是吧,大不了等高年级学生抓住你,我逼你说出来。怎么,要么你现在来求我,这些高年级学生很听我的话,只要你跪下来求我,再告诉我想要知道的事情,我会留住你这一条狗命的。”

    情况紧急,盛钰根本来不及顾忌身后的攻击,反手抓住洋娃娃,气到眼睛发红。

    鬼妈妈还在兴奋的大吼:“快点做出决定吧,等洋娃娃被抢走,触犯副本规则,到时候谁都救不了你!”

    这他娘的简直太绝了!

    鬼妈妈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呢,又冒出一群要来抢洋娃娃的高年级。

    他死死拽住洋娃娃,两方扯动之下,娃娃发出痛苦的悲鸣,在这种四面楚歌的环境下,这种悲鸣就特别应景,几乎是替盛钰在悲鸣。

    “谁说这些高年级是来抢洋娃娃的。”

    盛钰手下用力,面上发狠,忽然冷笑两声:“明明是来帮助我的。”

    鬼妈妈也笑了:“你在说什么疯言疯语?”

    盛钰根本懒得和她多说。

    赐福玫瑰,舔血放大招。

    前提是敌人的攻击得先打到防护罩上。

    就像他刚刚说的,面前这些高年级神明哪里是来和他抢娃娃的。

    这些神明简直就是上天派下来的福音,瞌睡了就送来枕头,缺血滋养赐福玫瑰,他们比鬼怪都要积极,比小弟还要更像小弟。

    这不,立马就来送血了。

    “不是玩家优先攻击之后,你们才可以代替副本执行法则吗。好的,我来了。”

    说着,盛钰一巴掌狠狠扇上某个高年级的脸,‘啪’的一声脆响,扇的面前一片高年级全是茫然的神情。那个被打的最为茫然,小拇指虚无的勾了两下洋娃娃,最后迟钝的看向盛钰。

    就见到后者凶的一批,恨铁不成钢道:“抢什么抢,你们来打我。不打到防护罩上,算我贪婪鬼王看不起你们这群弱鸡!”

    鬼妈妈:“……???”

    在场有盛钰这个玩家,还有无数神明和鬼怪,按照人头来算,少说也有五十多个。但这么一大批人聚集在一起,却诡异的集体陷入沉默,似乎都在消化盛钰所说的话语。

    明明每一个字他们都听得懂,但整句话连起来,为什么听起来那么狗啊!!!

    ——您做个人好么,贪婪王。

    他们的视线无一例外的崩溃,仿佛都在传递着这个一言难尽的讯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