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41章 洋房孤儿怨(七)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盛钰接过洋娃娃, “规则说随身携带。”

    “平时没见你这么听话。”傅里邺笑了声:“你把它拆了剪了烧成灰,不都是随身携带。”

    手心的洋娃娃颤了颤,仿佛被傅里邺的话给吓到了, 忽然乖的不得了,连动都不动一下。

    盛钰瞬间反应过来, 接话的速度也很快,他故作凶恶的拽了拽洋娃娃的小辫子, 说:“听见没,你最好给我乖一点。”

    和胖子聚集以后, 幽暗的礼堂大厅已经混乱的不成样子。

    各式各样的技能都能看见,有金木水火土元素技能, 有体能型技能, 还有一些意想不到的精神类攻击技能。这些人攻击齐齐甩向护工, 幽暗环境下,他们很难打中目标, 但也有运气极好的玩家一击即中。

    “操,那他娘的不是人吧。”胖子盯着某处,神色只剩下一片惊愕。

    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只见不知道哪位玩家使用了藤蔓攻击。蜿蜒曲折的绿色藤蔓缠绕住护工,将其逼出了怪物原型。

    胖子说的太对了, 那就根本不是一个人型生物。看着跟走上旱地的尼斯湖水怪似的, 有那么一瞬间盛钰差点以为自己来到了克苏鲁神话体系里, 不然怎么会看见这么奇形异状的生物。

    “难怪这副本里神明和鬼怪都维持人身,看上去应该有相关技能的神鬼给他们做了伪装。要是能揪出这只背后捣乱的, 我们不至于分不清自己的人类队友。”

    说完, 盛钰转头看向后门口, 根本不需要他多说, 七人团队十分高默契的一齐向后门跑去。

    这种默契不是时间累积起来的,而是死亡危机当前,人的思想不自觉就共同想到了一块。

    冲过后门,冲过那里就安全了。

    也有不少玩家想到了这一点,他们众志成城的朝后门猛冲,将危机都抛在了脑后。然而过程中却频频遭受阻碍,要不就是来自于洋娃娃的阻拦,要么就是莫名拖后腿的队友。

    “你他娘是神明吧?!”

    有人怒不可遏的大吼出声,不顾其余队友的阻拦,扬起武器就砍向了刚认识没有多久的队友。后者甚至没有来得及说一句话,就被斩杀于刀下,尸体保留人形的模样。

    没有变化,就说明那不是神明和鬼怪,他就仅仅只是一个拖了队员后腿的普通玩家。

    而同队友斗殴的玩家也死在了护工手下。

    仿佛触犯规则这件事对于护工来说,是一个味道鲜美的营养剂。一旦有人触犯了规则,他们的武力值就会呈倍数提高,让人毫无还手之力。

    “……”

    这个由惨剧堆积而成的前例让大家面色都不太好看,人们再也不敢轻易的对队友提刀。

    常暮儿抱着洋娃娃残体,焦急说:“别看了,我们先从后门出去,后门开了就安全了。”

    她的话就像是一个美好的盼头,传到了很多玩家的耳朵里,让大家精神大振。是啊,打开后门逃出去,就能远离暂时的这场屠杀。

    无数玩家卯足了劲头,争先恐后的朝礼堂后门涌去,沿路踩到了什么,撞到了什么,他们都不曾在意,脑子里只留下一个信念。

    ——打开后门!

    胖子‘啊’的怒吼了一声,拔腿也要往那个方向冲,被傅里邺一把拎了回来。他茫然的看了一眼傅里邺,“怎么了,咱赶紧出去啊!”

    “是我叫他把你抓回来的。”

    盛钰表情不变,一点危机都感觉不到。

    胖子和傅里邺都有意将他护在里头。常暮儿和邬桃桃这两个新认识的人绕在最外圈,左子橙站在廖以玫身侧。不知不觉的,他好像就到了队伍的最中心位置,被保护的严严实实。

    见胖子表情还是困惑,盛钰指了指自己的耳朵:“你听。”

    “听什么??”

    胖子还是懵逼的表情,他静下神去听,耳朵里全是玩家们的争执与吵闹声响。

    刚要再询问,他的表情忽然顿住。

    的确有一个声音穿插在喧嚣之中。

    那是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就、就好像学生时期的噩梦,每天都能听见无数遍的铃声。

    “这是什么声音?”邬桃桃也凝神去听了,反身一脸茫然的问:“我没听过这个声音。”

    这话一出,大家看他的面色都有点古怪。

    就连廖以玫也不例外,她好像还没睡醒,却被邬桃桃的这句话搅和的人一下子清醒。

    “是上课铃声,你没上过学吗?”

    “当然上过学。只不过我上的是私教,没有这种铃声,我都是靠人喊起来上学的。”

    邬桃桃表情如常,像是不能理解自己的队员为什么这么惊讶,他甚至还反问了一句:“你们该不会都正常上学吧?我熟悉的朋友都是和我一样,自己请老师,最后联合国名校还不是一样上。在学校纯粹就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

    原来是富贵人家。

    众人面色终于缓和,接受了这个解释。

    交谈中,队伍距离后门还有好几米。

    那些擦肩而过的玩家也注意到他们,可能以为他们已经被吓傻了,扭过头没有在意。

    一左一右两名玩家把住门把。

    后门材质看上去是实木,上面画着一些海洋生物。从外表上看,这门很重,两人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堪堪使它开了一条小缝隙。

    其中一人高兴的扭头冲人们喊:“快过来,大家从后门跑!门开了就有生机了!”

    听见这话的玩家们像是忽然重新燃起了希望,奋力朝后门冲刺。离门越近,他们脸上的表情就越放松,眼眸里都是逃出厄难的喜悦。

    “快冲!冲啊!”

    无数人大喊着,礼堂里混乱不堪,这个声音却汇成一道河流般齐整,听起来很像是口号。

    门边人满怀希望,一齐拉开了门。

    那种喜悦之情还没有来得及扩散开来,臂弯处的洋娃娃忽然被抽走。他们茫然的往回看,见见到走廊阴暗处飘着一张张惨白的脸。

    上课铃响,高年级起床了。

    他们就蹲守在门外,阻拦住唯一的生路。

    玩家们齐齐停住脚步,表情难看到极点。

    后方是张牙舞爪冲上来要夺走他们性命的护工,前方是觊觎手中洋娃娃的高年级。他们好像在这一刻齐齐变身为鱼,身处两头都在放水的鱼缸里,被放出去瘫倒在地窒息而死,留在鱼缸里也只是原地挣扎,逃不出死亡的命运。

    太难了,这游戏简直难到人要崩溃。

    个别抗压能力低的玩家忍受不住,僵硬在原地呜呜哭起来。恐惧的回头看,又恐惧的往前看,悲哀的求队友击杀自己。

    现在杀死了队友,迎接他们的只会是变得更加凶猛的护工。还是那句话,大家都不是圣母,没有人愿意为别人的生,让自己死的很快。

    “娘的,牛逼。”

    胖子哑然冲盛钰比了个大拇指:“也就你在这种时候还能听得见上课铃了。只不过现在该怎么办啊?”

    和盛钰一起闯过三个副本,对于他脑子转的快这件事,胖子一直深有体会。特别是在四面楚歌的局面中,盛钰仿佛总是能绝地逢生,所以胖子压根就不像其他队伍玩家一样,陷入绝望。

    他看向盛钰,心中的信念牢不可动。

    盛钰也没让胖子失望,他拽过廖以玫脖子上的洋娃娃,强硬塞到胖子的衣服里。

    “还能怎么办,高年级只是抢娃娃,守住就行了。两两一队,一个守娃娃,一个掩护。冲!”

    说着他顺势拿过傅里邺手中的洋娃娃,冲傅里邺使了个眼色,随即快步跑出后门。

    他两手揣着洋娃娃,用劲全部力气去守护这两个糟心玩意儿。傅里邺一直在身侧,为他阻拦住来自高年级学生的觊觎。

    就这么一路冲了出去,搭配默契,给大家做了一个非常好的示范。

    那些高年级就和拦路虎一样,就算没有抢夺走洋娃娃,他们也没有跟着继续追,而是停留在原地,更加谨慎的盯紧礼堂里的剩余玩家。

    待跑出了高年级的包围圈,傅里邺拿弓一下子敲向唯一一个跟上来的高年级。扭头看向盛钰,他挑眉:“总共七个人,两两组队?”

    盛钰左手右手抱着洋娃娃:“我故意的。”

    跑之前他特地把廖以玫的娃娃塞到胖子的手里,就是希望这两个人组队。

    剩下来的三个人势必会有一个落单。

    眼见着胖子和廖以玫也跑了过来,盛钰说:“左子橙、邬桃桃都是魔法防御师。常暮儿是缝纫师,无论那两个人谁和常暮儿组队,剩下的一个想要守住娃娃并且逃出来,肯定要使用自己的保命手段。正好看看这两人到底是谁有鬼,还是说他们俩其实都有鬼。”

    傅里邺说:“那要是他们俩组队,把那女的丢了?”

    “这就要感谢海王之间的互相排斥了。”盛钰扭头笑了笑,说:“看着吧,邬桃桃和左子橙不是一路人,他们根本走不到一起。”

    就像是他所说的那样,胖子和廖以玫逃出包围圈后,紧跟其后的就是左子橙和常暮儿。

    这两人也是好笑,看上去都想守娃娃,一路抢着娃娃跑。常暮儿抢不过左子橙,最后无语的撒手,挥手撒针去戳旁边的高年级。

    倒还真让这两人逃了出来。

    “早知道不和你组队了。还说喜欢我,大难临头的时候就各自飞了!”

    常暮儿跑过来,第一句话就是这个,她气到翻白眼,从左子橙手中拿过洋娃娃,撇过头不再理会左子橙,后者只能陪笑的上前安慰。

    落单的是邬桃桃。

    邬桃桃支起防护罩,跑的最安稳。

    他整个人都在防护罩里,身旁的高年级根本无法穿透防护罩,只能杵在原地眼睁睁看着他往外跑。到最后邬桃桃甚至都没跑了,一路走过来的,一到这边就支着腿粗喘气。

    “下次……下次来个人帮着我点。就算是魔法防御师也遭不住四面敌手啊。”

    魔法防御师这个身份坐实了,但是这究竟是不是他本来的身份呢?

    要知道神明也是可以夺取玩家身份的。

    不过再怎么说,盛钰心里对邬桃桃的怀疑程度也减轻了许多,他扭头看向左子橙。

    这厮还在安慰常暮儿。

    道歉的态度十分诚恳,但要是给他下次机会,估计还是会毫不犹豫的踩着常暮儿上路。

    这个人才是最古怪的。

    明明身为‘魔法防御师’,却一次都没有用过防御性技能,他甚至连攻击性技能都没有用过。

    事态让人思考不了太多。

    越来越多的玩家从身边跑过,礼堂里留下的玩家越少,追上来的高年级也就越多。到后来,甚至还有护工摇摇晃晃的追上来。

    常暮儿肩膀趴着自己的洋娃娃,怀里还抱着做任务用的洋娃娃,说:“我们先休息一会吧,大家体力消耗的很厉害。”

    这话说的没错,所有人都认同。

    盛钰心跳的很快,不是紧张引起,纯粹就是刚刚极限冲刺,到现在还没缓过气来。

    但现在休息肯定是不现实的,护工与高年级马上就要追上来了。

    他只得勉强打起精神来,重新向着走廊跑。

    如果这是个逃生综艺节目就好了,一到身体与精神的双重极限,工作人员就会举着摄像机冲出来。大家高兴的说:你被愚弄啦,没有什么21层楼,不过是我们跟你开的一个小玩笑。

    即便是逃命的时候,盛钰思绪都满天乱飞。

    抬眼看了下前方。

    胖子跑的最快,然后就是廖以玫。他跑在第三,一直被傅里邺抓着跑。

    身后是错乱的脚步声,震的洋楼轰隆隆直响。总感觉下一秒钟,身边就会闪过一道寒光,紧接着就会见着自己身首异处。

    这种危机感时时刻刻都伴随在身边,即便是胖子在前面插诨打科也无法抵消掉。

    见盛钰跑的实在艰难,傅里邺百忙中回头看了一眼,好笑说:“体能怎么这么差,你高考体育是不是不及格。要不要我背着你跑?”

    “你要愿意背我,那我一万个乐意。不过换动作太耽误时间,就这样吧。”盛钰气喘吁吁说:“而且我高考体育及格了。后面还有三个,我体能差的话,他们三个不就是没体能了。”

    说完他也没回头看。

    傅里邺眼神往后偏移了一下,迅速打横抱起盛钰说:“这样就不浪费时间了。”

    “……”盛钰扯了扯嘴角,一时无语。

    算了,公主抱就公主抱吧。

    反正逃命的时候也没人看他,大不了捂住头,丢脸也是丢傅里邺的。

    想着他就把头埋到了傅里邺的胸膛间。

    耳边是嘈杂的喧嚣,那些咆哮声在一瞬间仿佛变得很遥远,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快的心跳声。一开始盛钰还以为是自己的心跳声,可是很快他发现自己平静的不得了,就差没心跳了。

    抬眸看了眼傅里邺,盛钰好笑说:“哦哟,口嗨王者怎么忽然心跳加速了。”

    “再吵把你丢后面去。”

    “你丢。”

    “……我不丢。”

    “我求你丢。”

    “你求我也不行,不丢。”

    “不愧是口嗨王者。”

    盛钰笑出了声:“我发现你挺好玩的。”

    傅里邺表情顿了下,低头也微微笑了声:“带你上/床,更好玩。”

    “得了吧你,床上解锁365种姿势,您老肯定一种不会。”盛钰也跟着口嗨了一句,笑着笑着就僵了脸,形象管理后知后觉的上线,他十分严肃的说:“这话当我没说。在粉丝心里,我还是个觉得拉拉手就会怀孕的初恋男神。”

    傅里邺眼角笑意扩大:“只是在粉丝心里吗?在我心里,你也是我初恋。”

    “一个会插刀的初恋。”盛钰握拳重力锤了一下傅里邺的心脏,笑的开怀:“改明儿把这匕首□□,你就知道初恋这两个字有多险恶了。”

    傅里邺闷哼一声。

    只是听见‘拔出匕首’这四个字,他的心脏就忍不住揪痛,仿佛被什么东西扼制住了。

    但他还是挺开心的,看着怀里人乖张的笑容,他这唇角的笑意就止也止不住。

    这一定不是因为匕首,他心想。

    胖子在前方无声的招手,指了指身边的教室,然后打开教室门,猫了进去。

    两人跟在后面,一齐进教室。盛钰给后面三人留了个门,等队友都进来,他条件反射的带上了门,安静的扛起椅子,停在门边。

    几人压抑住急促的呼吸,听着外面的声响。

    一直等喧嚣声争吵声逐渐远去,脚步声也消停下来,走廊外终于陷入绝对的寂静。

    胖子随意挑了个椅子坐下,大喘气说:“我怀疑有些人、他们是怎么爬到第五层楼的。这他娘全是直拐拐走廊,一直跑怎么可能跑的脱,肯定得随便找个地方猫一下啊。”

    常暮儿刚刚可激动啦。

    她其实能跑的再快一点,不过本着磕cp的心,她就一直跑在盛钰身后了。

    在看见傅里邺拦腰打横抱起盛钰的那一刻,她感觉自己脑门都要开花了。像是有什么协奏曲在脑海里响起,脑子里的丘壑全部都杵上烟花爆竹,噼里啪啦的炸的她神识混乱。

    一下子掉到了蜜汤里去。

    璀璨的烟花在说:她的宝藏cp发糖啦!

    娱乐圈里随便扯一个盛钰的绯闻女友,其cp火热程度都要比她磕的这一对热门。但常暮儿一点都不感觉孤单与怅然若失。

    要知道那些绯闻女友都是粉丝找的假糖,她现在亲眼看见,这可是两位正主亲自发糖!

    勉强压抑住激动的心,常暮儿强迫自己先关注副本,她说:“我们现在没有针线,还得识别友好的高年级学生,找那些人借针线。”

    左子橙往地上一坐,抹掉头上的汗:“先看看娃娃有没有缺失部位。刚刚礼堂有人说,那些娃娃站起来的时候,会指向一个方向,我觉得很有可能就是指向她们缺掉的部位。”

    “缺了一根手指。”

    常暮儿尝试将洋娃娃站起,那只娃娃果然抬手,阴测测笑着,看着她。

    就跟什么恐怖片里的洋娃娃一样。

    她整个人汗毛直立,忍不住后退了好几步。原本在她身边的是胖子,这小胖子天生不怕这些玩意儿,凶神恶煞的上前拍了一下洋娃娃的头:“笑什么笑,整这些吓人的东西,还不如给胖爷指指你的手指头落在哪里。”

    恐怖氛围一下子驱散了不少。

    盛钰心里松了一口气。

    像是逃杀,对敌,诡计,这些他一点儿也不怕,基本上没有人能从他手上占到便宜。但他就是怕灵异现象,洋娃娃童谣陶瓷鬼什么的,这种东西一出来,他整个人就不行了。

    刚进副本的头一个晚上,那可真是挑战他的极限,想起来都觉得头顶直冒冷汗。

    好在傅里邺和胖子还在这个副本里。

    两人一左一右一围,多恐怖的东西其实也就那样。再加上一个生死看淡的廖以玫,把淡定的等死情绪传递出来,那就真的一点也不害怕了。

    想这些的时候,洋娃娃也动了。

    它轻飘飘的举起手,四根手指头指向右侧,仿佛在说:我的手指在那边。

    邬桃桃凑近看了眼,说:“手指不一定在这个教室里。时间紧迫,事情不可能一样一样按顺序做。要不我们先看看它身上哪块破损了,标记出来。找她手指的过程可以看看能不能有机会拿到针线?”

    这个提议在这种情况很合理。

    盛钰也凑上去看了一眼。

    几乎是他脚步刚动的一瞬间,那洋娃娃就僵硬的扭头,目光穿透人群,正对着他。

    脚步一下子就僵硬在原地。

    胖子又狠狠的拍了一下洋娃娃的头,骂道:“嘿,这狗东西还会看人下菜。它知道我们不怕,就去专门吓怕的那个人,盛哥也是你可以吓的?再看,再看我就把你丢厕所里涮马桶去!”

    “……”

    得嘞,现在盛钰就算是想享受一下被吓到的感觉,只要胖子在一天,他就不可能享受到。

    屏蔽了阴冷与恐怖,盛钰来到桌边,仔细看了几眼,只能在黑暗里看清洋娃娃的裙子。上面有点缀一些小亮片,估计是纱的质地。

    有几块缺失了小亮片,很有可能是纱太脆弱,被扯开。只要用线连接在一起就好了。至于上身,那是布的质地,环境幽暗上身的布也是幽暗,根本看不清楚,也闹不清哪里缺了。

    盛钰说:“谁去开一下灯。”

    邬桃桃离门最近,他摸索墙壁,很快就‘啪’的一下子按上开关,教室猛的亮起。

    这下子终于能看清了。

    “裙子被扯烂一块,要拿白线缝起。上身背后也破了一块,到时候拿相同色系的布缝起来就行了……”

    说到这里,盛钰感觉到有点不太对劲。

    周围实在是□□静了。

    刚刚还有不少人在喘气,拿手掌给自己扇风,或许还有人坐桌子上晃腿,摇的桌子嘎吱嘎吱响。但是在同一个瞬间,这些声音全部都消失了,喘气的人闭嘴,扇风的晃腿的停下动作。

    是哪一个瞬间呢——灯开的那一刻。

    所有人一致绷紧身体,如临大敌。

    胖子掏出那把名叫食为天的菜刀,低声骂了句:“娘的,进贼窝了。”

    听见这句话,盛钰就有种不妙的预感。

    眼前的洋娃娃阴测测的笑,玻璃眼珠宛如两个黑洞,脸上的褶皱阴暗面看着就毛骨悚然。它指向教室后方,那里坐了整整半个教室的高年级学生,正一动不动的盯着在场所有人。

    所有学生都面无表情,坐的笔直而又端正。

    海天云蒸,明明是热到人忍不住脱衣服撒欢的季节,众人却平白感觉到一股刺骨寒意,自脚底板升起,一直蔓延全身每一寸皮肤。

    就像胖子说的那样,他们进贼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