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5章 鬼堡来信(五)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快上来。”

    胖子看上去笨拙,逃起命来可一点儿也不笨拙。飞一般跑上二楼,他扒在楼梯口冲着下面的人大喊:“都回房间,房间里是安全的!”

    盛钰抬头看了一眼,一句废话也没有多说,一步跨好几个台阶往上跑。

    紧握餐刀,‘啪’的一声关上房门。

    众人本来还不相信胖子所说的话,但瞧着丧尸只是徘徊在楼梯左侧,迟迟不进那挂满壁画的走廊,他们顿时像看到了生的希望,接连绕到另一侧楼梯,连爬带滚的回了房间。

    屋外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然而盛钰的心跳还是很快,他将餐刀横在身前,一直死死盯着那扇门。直到外头那焦躁、沉重的脚步声消失,心跳这才勉强平复下来。

    回忆起刚才的一幕,盛钰有点咂舌。

    有好几次那丧尸的长指甲都舞到他身边了,看上去只差几厘米就能割下他的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丧尸似乎不想伤害他,从头到尾都只是拿指甲在旁边挥舞着吓唬人。

    但吓唬人也蛮恐怖的,他是运气好,没有被长指甲划伤。其他人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除了最先跑到二楼的胖子以外,别的玩家多多少少都有被划到。轻则一道血呼啦的长口子,重则生生的被挖去一大块肉。

    有了这么惨痛的教训,这个时候谁再冒冒失失出门可就真的是傻子了。包括盛钰在内,所有人都安静如鸡的待在房间里。

    这一待,就待到了正午12点。

    催命一般的电子音骤然响起:【午餐时间到,幸存玩家请到餐厅集合。】

    即便再抗拒,众人还是瑟缩着聚到餐厅。

    一、二、三、四、五。

    这一次全员幸存。

    但大家一点劫后余生的喜色也没有,因为难题并没有解决,危机依然存在。

    刘雁不知道躲在房间哭了多久,两只眼睛肿的和核桃一样,声音都是沙哑的。踏出房门迈入餐厅已经耗尽了她全部的勇气,此时此刻她还是不能缓过神,捂着嘴巴呜呜哭泣。

    胖子哆嗦了一下,小声说:“走廊被人打扫过,餐桌也是干净的。早餐到午餐的这段时间里,咱们有人出过门吗?”

    众人面面相觑,纷纷摇头。

    经纪人被刘雁的哭声吵到头痛,扶额道:“你觉得会有人无聊到出来收尸吗?肯定是副本的鬼怪把尸体清理掉了。”

    “清理掉?我还以为他们把尸体……”说到这,胖子整张脸都皱成一团,没有说下去。

    他的意思不难猜,很多人都脸色煞白。

    刘雁茫然的左看右看,像是想起了什么,吓得哭声都止住了:“我的天啊,这游戏该不会丧心病狂到要我们去吃人肉吧?”

    没有人回答她。

    正午是阳气最大的时候,明明窗外阳光将整个餐厅照的通透,很多人还是浑身发冷。

    流程和之前一样,丧尸推着餐车进门,依次将五个餐盘摆在玩家们的面前。

    掀开拱盖,众人不自觉松下一口气。

    “牛肉,还是牛肉。”

    胖子几乎要喜极而泣:“我妈要是知道我看到一盘带血生牛肉这么开心,吃的时候甚至还感觉幸福,她肯定会心疼死我。”

    和胖子的反应差不多,仅仅几个小时过去,众人面对生牛肉的态度与之前大相径庭。虽然还是感觉恶心,但好歹都拿起了刀叉。

    经纪人将牛肉切了一小块,梗着脖子塞进嘴巴里,那味道恶心的人眼前发黑。见盛钰也是动了一筷子就没动了,经纪人心疼说:“这次结束后咱就别玩了,公司那边我帮你去说。”

    盛钰没说话,抬头看了眼斜对面。

    讲实在的,娱乐圈对头这么多年,盛钰还是第一次看见裴简吃像丑成这样。

    五官全都皱在一起,脖子上还有没有洗干净点血渍。他一叉子下去,音速将牛肉塞进嘴巴里,又光速的吐回盘子。

    最搞笑的是他还不能剩,转身干呕两下,回过头又要吃自己刚刚吐出来的东西。

    ……有这么难吃吗?

    盛钰狠下心,又下手叉了一块大的,闭上眼睛就丢到嘴巴里。

    害,这不还是咸豆腐脑的味道嘛。

    经纪人还在旁边真情实感的心疼,哭丧着脸说:“看你吃这些比我自己吃还要难受,我本来还想着你在现实里要顾忌身材不能多吃,那游戏里就随便你放开了吃,谁知道来这出。”

    “其实还是可以放开吃的。”盛钰怀着诡异的心情说:“闭上眼睛就行了。”

    “那我和你一起吃,一起受苦。”

    经纪人以为盛钰在安慰他,顿时跟打了鸡血一般。他连切了几块血肉模糊的肉塞到嘴巴里,一边‘呕呕呕’一边憋着气往下吞。

    那个狼吞虎咽的架势,盛钰拦都拦不住。

    用餐完毕,丧尸推着餐车离开。

    这也让大家稍稍放下心,看来用餐这一块只要吃干净,那就不会触怒丧尸,引来追杀。

    再一次聚齐是19点,晚餐时间。

    这一次大家吃的比中午还快,因为端上来的不是生牛肉,而是生肉榨汁。都已经被榨成汁了,自然不知道杯子里装的是什么肉。

    盛钰安慰经纪人:“你闭上眼睛,把杯子里的东西想象成冰淇淋,再喝喝看。”

    经纪人绝望说:“他自己先试试,看看能不能把这恶心的玩意想象成冰淇淋。”

    “……”

    那当然不行,毕竟他杯子里浓浓的西瓜味。

    盛钰佯装痛苦的举杯,仰头喝下最后一点西瓜汁牌肉榨汁。

    一杯下肚,精神都好了不少。

    解决晚餐后,夜幕已经悄然降临。

    这一次同样没有追杀,走廊的壁画也没有胡乱尖叫。一切的一切都太过于稀松平常,就好像玩家们是来古堡参观度假的一般。

    暂时的平静并不是真正的平静,它更像是在酝酿着一场更大的风暴。

    这一点大家心知肚明。

    所以在约好了晚上9点再去一楼玩四角游戏之后,没有人再有那个精力出门探索。

    盛钰躺在床上,他感觉自己脑子很乱。

    虽说进入副本以来发生的怪事很多,勉强都可以用巧合解释。但这一次总不能说是巧合了吧,没道理人家吃到吐,他吃的还挺香。

    抬起手,卡牌缓缓显形。

    ‘贪婪王’这三个大字就那么大大咧咧写在上头,黑金字体还闪烁着微弱光芒,看上去邪恶又神秘,给人一种很不详的感觉。

    这会不会就是所有异样的来源?

    脑海里刚浮现这个问题,门外忽然传来轻微响动,盛钰立即坐直了身子。

    那声音很奇怪,像是铁与瓷器碰撞的声音。由远及近,声音很小,要不是门被阿三踹出了一条缝隙,他兴许都听不到这个声音。

    足足响了五六分钟,‘咣当’一声脆响,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放在了门口。

    紧接着,有轻轻的敲门声响起。

    敲门的人似乎很紧张,前几声敲的跟小鸡啄米似的,跟摸门没什么两样。或许是见没有人应,门外的人有点着急,下手用了点力。

    敲了几下之后,脚步声就远去了。

    待会就要玩四角游戏了,这个时候还有谁会来找他……或许是经纪人有话想说?

    盛钰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

    开了一条小缝,刚看清门外情形,他立马就吓出一身冷汗,下意识猛的关上门。呼哧呼哧大喘了几口气,几欲跳出嗓子眼的心才落回原地。

    搞什么,丧尸就在门外!

    它离门很近,非常近。近到盛钰甚至可以看清它脸上腐烂的肉、满身被腐蚀出来的大泡,还有丑陋中带着一点讨好的……笑?

    抿唇纠结几秒,他又一次打开了房门。

    那丧尸还在原地。

    不知道怎么回事,虽然丧尸脸部已经溃烂到没法看,但盛钰莫名的就是觉得它貌似有点沮丧。只是门一开,那沮丧立即消失不见。

    丧尸欢天喜地的朝这边迈了一步,就只是小小的一步而已,身上的泡立即炸了两个,边缘发红流脓,看上去简直惨绝人寰。

    盛钰一下子就明白了。

    就像动物界的领地划分一般,恐怖世界也是有领地划分的。丧尸的领地在一楼餐厅,现在他想要踏足二楼走廊,那就要承受非人的折磨。

    可是它为什么要来二楼呢,这么一条不足二十米的走廊,费尽千辛万苦足足走了五六分钟,总不能只是想过来敲个门吧?

    对了,还有刚刚的瓷器撞击声。

    向下一看,门前地上摆着一个小餐盘,看上去精致小巧,比几次进食的餐盘都要精致许多。

    一直等盛钰俯身端起餐盘,丧尸这才心满意足原地跳了几下,转身蹦哒着下楼。

    看上去好开心的样子。

    盛钰满心惊讶和茫然,等回房间打开餐盖,看清里面的东西,他更茫然了。

    是冰淇淋。

    玻璃大碗中足足盛了七八个冰淇淋球。有巧克力味的,有香草味的,有草莓味的……各种口味全盛在一起,看上去五颜六色,让人食欲大动。

    诡异,这他妈也太诡异了点。

    盛钰沉默着看着那碗。

    本来心里乱糟糟想着许多事情,被这么一打岔,他现在满脑子都是丧尸高高兴兴离去的背影,还有浑身腐蚀的惨状。

    他舀了一口香草味冰淇淋。

    要命,还怪甜的。

    **

    后来盛钰没有再去动那碗冰淇淋。

    他一直等,等到冰淇淋全都化成水,钟表上的时针才慢悠悠的转到了九。

    整点一到,他立即起身,将早上摸来的餐刀贴身带着,洗把脸就出了门。

    刚下楼就听见经纪人讽刺的嘲笑声:“又想轮空?可以啊,昨天不是轮空过一次么,那这次我们就公平一点,把你的名字去掉,轮空的人选从剩下四个人里挑选。”

    刘雁脸色发青,张了张嘴没出声。

    她求助的看向裴简,后者立即转开脑袋,跑到角落和胖子去研究黑水晶了。

    恨恨的咬牙,刘雁无奈说:“那算了,还是从五个人里抽四个出来吧。”

    经纪人冲盛钰打了个招呼,就掏出从房间带出来的纸,分成了五份。依次写完所有人的名字,角落里的那两人终于装模作样研究完了。

    几人盯着纸团,都没动。

    “有句话叫早死早超生,你们又不是长了一双透视眼,从纸外头怎么可能看出什么名堂。”

    胖子最先忍不住,他随手从里面抓出四张,说:“鉴于咱们五个人里有三个是昨天轮空的,那游戏规则就再讲一下。”

    第一张纸条摊开,裴简。

    “待会呢,被选中的四个人分别站到四个角落,按照顺时针方向走。等到了你前面的那个角落,你就把前面那个人肩膀拍一下。要是你那个角落没有人,那你就咳嗽一声,下个人照常往下走。正常情况下四个人玩,每走一圈都会有一个人咳嗽一声,如果没有人咳嗽,而游戏还在继续的话,就说明有不干净的东西混了进来。所以走动的时候大家注意点,待在你前后的,不一定是人。”

    要是在现实世界,或者说换一个场景听这些话,盛钰不可能有没有异样感觉。但是一代入此时此刻的环境,他一下子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大厅灯光明亮,边边角角却幽暗无比。比起其他地方,那里似乎格外适合藏污纳垢。

    盛钰打了个哆嗦,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

    第二张纸条摊开,是经纪人。

    胖子还在絮絮叨叨着:“昨天晚上我们是玩到十多圈才发现多出一个人的,大家做好心理准备,咱可能要走很长时间。我们现在抽到的顺序,就是待会的站位。”

    第三张纸条是刘雁,女人的脸色一下子惨白,崩溃的蹲在原地发抖。

    毫无疑问,轮空会在胖子和盛钰之间产生。

    “昨天我就是第四个抽到的,绕了几圈后就撞上鬼了。我感觉第四个是最危险的,不提和鬼近距离接触,逃命的时候他也是离得最近。”

    胖子脸色有点不好看,他揪起第四张纸条,关键时刻手指头打滑,怎么也打不开那纸条。

    盛钰的心也跟着他的手指头打滑。

    眼见着肉肉的指尖磨蹭纸条边缘,急得他都想亲自上手帮胖子一把。这几秒钟简直就和一个世纪那么长一样,纸条总算被打开。

    胖子忽然长呼出一口气,同情的将纸条正面转向盛钰。

    “恭喜,你中头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