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39章 洋房孤儿怨(五)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所以你现在是要放弃我了?

    这句话换个人来讲, 盛钰可能一点儿触动也没有,该干什么还是继续干什么。但现在不一样,面前这个人可是傲慢王, 是一周前还和他一起阴阳怪气的傲慢王傅里邺啊。

    谈不上高岭之花为他折腰, 但这貌似也相差不大了。怎么他还沉浸在阴阳怪气的频道里,傅里邺却悄悄的转了台,自顾自换成了狗血爱情剧本。

    就一把匕首, 您为什么变得这么快!

    盛钰不行, 盛钰不可,盛钰想拒绝三联。

    但对上那双眼睛,他又莫名说不出口伤人话语。毕竟现在糟糕的局面, 也有他的一份责任在里头,甩开头拍拍屁股,徒留傅里邺一个人被匕首折磨, 这实在有点不是人。

    拖着对双方又都不好, 简直是两难困局。

    还不等他有所回应, 身边传来一声惊喜的童声:“是昨天的大哥哥!”

    那童声稚嫩, 听起来很治愈。但不少听见这个声音的玩家都露出一脸菜色,显然对这声音的主人有过不太好的印象。

    不远处,小女孩挣脱了护工的手,朝盛钰这边跑了过来:“昨天晚上大哥哥为什么不肯开门呢?是不是大哥哥不喜欢珍妮呀?”

    现在听见‘喜欢’两个字, 盛钰就是一阵头皮发麻。刚开始他还以为珍妮这些话是对他说的,可是后来他发现不是,珍妮跑到了傅里邺面前。

    瞧了一眼傅里邺, 珍妮将视线转移到盛钰身上, 从上至下打量了他一眼, 猩红的舌头舔舐唇瓣, 她笑的甜蜜:“大哥哥身边……是一样美味的小哥哥呢。”

    “……”

    傅里邺脸上表情变得那叫一个快,对着盛钰的时候还透露那么一点深情,对着珍妮,那就是秋风扫落叶,就差直接举弓射杀了。

    双标的明明白白,坦坦荡荡。

    盛钰一把揪住傅里邺的衣袖:“规则禁止斗殴。”

    他连拖带拽的拉走傅里邺,珍妮撇嘴看着两人的背影,笑的愈加甜蜜。

    一到人少的地方,盛钰问:“那女孩是怎么回事?”

    说完他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对劲,这语气听起来太像正宫来查岗了。再看傅里邺似笑非笑的表情,他就知道这贼人肯定和自己想一块去了。

    盛钰干咳一声,打补丁说:“我不是盘问。就是觉得她有点古怪,那是神明吗?”

    傅里邺收起审判日,说:“她是一只会吃掉记忆的神明,小心点,不要着了她的道。”

    “会吃记忆……”盛钰有一瞬间的迷惑:“被吃掉了记忆,现实世界难道也会失忆?”

    傅里邺偏头看他。

    自从上次副本后,他的视线似乎就没有离开过盛钰身上。现在近距离接触,他更是一点掩饰都没有,直溜溜的盯着盛钰,把后者看的都有点心慌,“你别老是看着我。”

    “可我就是想看你,你知道,控制不住的。”

    傅里邺十分直白,见盛钰脸色不好看,他一顿,低眸抿唇说:“不要皱眉,我不说了。”

    盛钰说:“……好吧,我不皱眉。你细讲一下珍妮的情况,如果现实世界也会延续失忆,那现在联合国的情况只会变得更糟。”

    这是他、还有千千万万人都不想看见的恐怖厄难。好在听了这话,傅里邺只是平静摇头。

    “现实世界会不会延续不知道。但被她吃掉记忆,可不仅仅是失忆这么简单。那只神明挑食,她只吃美好的记忆。”

    只吃美好记忆……?

    盛钰露出思索的表情,一时无话。

    人的记忆都是双面的,就算是对待同样的一个人,那也会有美好的记忆,和痛苦的记忆。单单吃掉美好的记忆,那岂不是再抬眼看时,周身所有人都变成了要迫害自己的魔鬼。

    这种能力不会伤及人性命,但是会让人自己脱离熟知的圈子,去伤害那些关怀自己的人。

    听起来又是一个剑走偏锋十分歹毒的能力。

    很快盛钰就想到了另外一件事。

    看刚刚的情况,以及傅里邺了解到的讯息,他肯定和珍妮正面交锋过。不过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就不是那种会吃亏的人。要是真的被吃掉了记忆,那他绝对会不顾规则,硬生生追杀珍妮八百条街道,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盛钰现在就跟在做阅读理解一样,一字一句掰开珍妮的话去理解,想着,他开口说:“那小孩刚刚说咱俩‘一样美味’,意思是我们俩都有很多美好的记忆,能让她‘吃’饱?”

    “恰恰相反。”

    傅里邺声音淡淡的,搁在以前,他可能不会和盛钰聊这么深入的东西。但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很自然的就开口:“意思是我们曾经的痛苦都很鲜明,被吃掉美好以后,这些鲜明的记忆都会重新翻上来,占据你整个人。”

    听见这话,盛钰自己倒没什么,但他想起了上个副本的嫁妆新娘。通过嫁妆新娘的镜子,可以隐晦看见人最痛苦的记忆。

    当时傅里邺面对的好像是一个狩猎活动,一个和他长得很相似的青年射中小孩,拿着傅里邺的外套要闷死那个小孩。

    ……这些,应该就是他口中‘鲜明的痛苦’吧?

    盛钰也没打算问,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想面对的东西,他不能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再借用匕首的诅咒,强迫傅里邺撕开伤疤给他看。

    正准备转身去找胖子,手腕却被人猛的抓住,回头一看,傅里邺表情难得严肃:“她既然这样说,就说明你被她盯上了。”

    虽然没有流露一丝担忧,但放在以前,这种话傅里邺是不可能提醒他的。盛钰觉得老这么拖延下去也不好,他扭头,搭上对方的肩膀。

    当断则断,不断反受其乱。

    想着,他表情更加严肃:“我接下来说的话你要听好。全部记在心里。”

    傅里邺视线往旁边飘,耳廓微微发红。

    “……嗯,我都会记在心里。”

    两个人的距离很近,超出了社交正常的礼貌距离。不少人在找同伴的间隙中不停的往这边瞥,光看见这个‘亲昵’的动作,又听不见说话声,把人看的又是好奇又是茫然。

    盛钰没有顾忌身后人群的视线。

    他压低声音说:“你现在被恶诅守护蒙蔽了真正的情感,我知道有些话你可能不会太认同。但如果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我,那就把我说的这句话记在心里:我们之间的联系,仅仅只有匕首。”

    傅里邺抿唇,他的眼神还在往旁边飘,怎样都不肯直视盛钰。

    盛钰也没有在意,狠下心继续说:“联系我们的这条线脆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断掉,所以我永远都不会回应你的感情,不要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等解决了恶诅匕首的诅咒,回头看的时候,你会发现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一场笑话。”

    “……”

    “我笑一下,你再笑一下,这事儿就可以简简单单的过去。所以不要做出任何出格的举动,让事情到了最后,变得难以收场。明白吗?”

    盛钰刚火的时候,在娱乐圈很是吃香,男男女女都有追求他的。所以论起如何毫不留余地的拒绝一个人,那他可太有经验了。

    发觉傅里邺视线偏移,他强硬的捧住傅里邺的脸,将其扭正,直视那双冷冽清淡的眼眸。

    “我说的话,你记住了吗?”

    傅里邺点头:“记住了。”

    手心都被他脸上的温度带的燥热不堪,盛钰像是甩掉了一个沉重的枷锁,他心中高兴,顾不上这些小细节,“那我刚刚都讲了什么。”

    傅里邺声音难得的有一丝迟疑:“你要我把你说的话都听好,全部记在心里?”

    “这是我第一句话,后面的呢?”

    傅里邺陷入沉默。

    “…………”

    好家伙,说了那么长一大段话,亏盛钰刚刚还觉得有点儿内疚,感情都白内疚了。

    这位大佬竟然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忽然发现就算有很多拒绝人的经验,在这个人面前也跟没经验一样。

    盛钰放弃般松手,“对我来说更好的办法当然是吊着你,又不答应你。这样在副本里就多了一个为我身先士卒的男人,看上去我好像能活的更加安稳,但我不是这样的人。”

    傅里邺抿唇说:“你可以仗着我喜欢你。”

    突如其来的表白,盛钰惊讶的侧目,他感觉这种情况可能之后还要经历许多次。想着他好笑的摇头:“仗着你喜欢我,然后呢?你喜欢我的时候,你在我眼里是笑话,但我要是真的回应了,那等你不喜欢我了,我在你眼里又变成了笑话。”

    顿了顿,他说:“傅里邺,你真的觉得这样的感情不病态吗?”

    说着他转头,去拯救水深火热中的胖子。

    在盛钰转身的那一刻,傅里邺手指蜷缩又松开,又蜷缩,死死攥住。掌心被指甲扎的发白,看上去就很痛,但他好像一点痛感也没觉察到。

    阴霾笼罩这一片区域,玩家们纷纷侧目。

    良久,他仰头缓缓舒出一口气,好似才从这种揪心痛楚中抽身而出。

    “可我不觉得这是笑话。”

    傅里邺声音压的很低。

    附近玩家没有听见,鬼怪与神明也没有听见,那个把这一切都当做笑话的人,也听不见。

    大约半小时后,礼堂的玩家们小部分已经分好了组别,虽说分好了组,但其实大家都不太信任自己的组员,时时刻刻互相提防着。

    那些已经分好了组别的七人组上前登记姓名,就可以领到一个破旧的洋娃娃。

    拿到洋娃娃的人都是齐齐犯难,副本里并没有针线,根本无法进行缝补。而且这些娃娃基本上不是缺腿就是缺手,甚至还有缺头的,公馆这么大,又只有不到一天的时间,他们就算是地毯式搜索也不一定能找到洋娃娃缺失的部分啊。

    另外一边,左子橙还在游说那个会做手工的美女。美女有个副本里认识不久的朋友,左子橙的高情商一点作用也起不到,那女人就好像被什么蒙蔽了一样,铁了心要带他的朋友一起入队。

    纠结来纠结去,左子橙最后还是妥协了。

    在盛钰的鼓励下,胖子总算是下手叫醒廖以玫,还没来得及和她说分组的事情,廖以玫就眼神后移‘啊’了一声:“我差点以为那位是愤怒王。”

    “……?”

    盛钰困惑的回头看去,就瞧见傅里邺跟个煞神一样,走路都猎猎生风的感觉。帅当然是帅的,就是脸上的表情实在是恐怖。

    就像廖以玫说的那样,要不是提前知道傅里邺是傲慢王,要不是愤怒的名额被翁不顺占掉,盛钰都有那么一个瞬间的恍惚,差点以为对面走过来的人是愤怒王。

    这个表现不仅吓到了他,还吓到了附近的玩家。

    大家自觉往后退了好几步,群聚在一起小声交谈。看似在聊天,实则眼神一直偷偷往这边瞥,一个个找人组队的时候提不起精神,八卦的时候反倒生龙活虎起来。

    胖子惊恐拱了一下盛钰:“你把他怎么了,傅佬看起来像要吃人了。”

    “……”盛钰心里一万个后悔。

    早知道就不把对以前追求者的经验用在傅里邺身上了,从始至终他都忽略了一件事。

    那就是傅里邺和那些人完全不一样啊,人家凭本事拿到了傲慢卡牌,本性傲慢的男人怎么可能忍受自己被人这样对待。

    完了,完了。他心想。

    盛钰小声说:“胖子,待会他要是打我……”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胖子就急道:“帮你,我肯定帮你啊!我帮他你不就被打死了嘛!”

    “不是。虽然很高兴你要帮我,但我的意思是,如果他打我的话,你菜刀借我用一下。”盛钰强忍住想要后退的心,说:“我那匕首太绝了,玩到现在都不知道拿到它是欧还是非。”

    胖子没听懂盛钰的后半句话,但这不妨碍他深沉的点头:“没事盛哥,家/暴的男人不值得。”

    “你还是闭嘴吧。”

    说着,盛钰心里更悲哀了。

    眼睁睁看着傅里邺走到面前,他一扬起手,盛钰就条件反射的想冲胖子借菜刀。谁知道手刚伸向胖子,就被傅里邺在空中拦截住。

    他握着盛钰的手,拉到自己心脏附近,那里是恶诅守护捅下去的地方。

    手心感觉不到温度,但能感觉到正在热切跳动着的心脏,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瞧见傅里邺神情专注说:“我们再打一个赌。”

    ……‘再’打一个赌?

    盛钰想了好一会才想起来,当初他和傅里邺赌过一场生杀局,赌的是徐庆安会不会为了卢兰杀死彭岩,当时是他赌输了。

    顿了顿,他问:“你要赌什么?”

    “赌我这颗心在为了什么跳动。”

    傅里邺神色冷冽,但触及到盛钰时,那冷冽气息瞬间就烟消云散。

    语气冷硬,但话语内容似乎又透着一股子恳求意味:“给我两个副本的时间,这两个副本里,你不能拒绝我的好意,不能否定我的感情,不能强迫我更改我的判断……还有,不要说类似于刚刚的话。两个副本以后,要是你依然坚持现在的想法,那我愿赌服输,以后再也不会打扰你。”

    说到这里,他嘴唇轻颤,像是自己都承担不了话语的重量。不过很快他就重振旗鼓,勾唇轻笑着说:“但要是你输了……”

    “我不可能会输。”

    盛钰也没想着抽手,他就是个不服输的个性。所以说话的时候也是如傅里邺一样强硬,把一旁的胖子看的目瞪口呆。

    仅仅是过了几秒钟,他就忍不住问:“我输了就怎样,你还没说。”

    想过很多种可能性,也许对方口中会吐出‘交往’的字样,又或许这个男人太过于傲慢,甚至会得寸进尺的直接说‘结婚’。

    盛钰甚至都想到要是他真的输了,那要不要对外公开傅里邺,扶正他。脑补了一大堆以后,他又觉得这他娘的太搞笑了,赌注还没开始呢,他就已经想着怎么处理输掉的局面了。

    对面这位好像也思考了一会,最后傅里邺摇头说:“我不忍心强迫你。你要是输了,那就随意处置我,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赌不赌?”

    “……”

    这就是一个不公平赌注呀,结局根本就是不平等条约,亏傅里邺能退这么大一步。

    反正也没有什么损失,给这段感情定一个时间界限,到时候这人就能知难而退了。

    这样想着,盛钰肯定点头:“赌!”

    附近玩家只能隐隐约约听见两人的对话,但胖子可是完全听见了。

    明明是2G网络接受新信息,但他好像总是不知不觉的就混到了吃瓜的第一线。

    然后用一种裂开的表情持续出神。

    盛钰也没顾得上胖子,他现在已经完全被挑起了胜负欲,就想着让傅里邺见识一下,别看他表面好说话,但实际上他是一个冷如磐石的人。

    磐石那么坚硬,他是不可能动摇的!

    刚想到这里,就看见傅里邺轻轻挑眉,眼神流露一丝笑意:“这个赌注开始之前我有一个问题,你还记不记得上个赌注输了要做什么。”

    盛钰一愣,勉强回忆了一下。

    上个赌注他们赌的好像是20个高奢代言,还是打胖子一顿来着……不对,靠,当时他自己更改了赌注,说谁输了谁就叫对方好哥哥。

    还非常自信说要在公开场合叫。

    也许是看见盛钰瞳孔地震,傅里邺唇边的笑意放的更大了:“来吧,结算一下你的‘赌金’。”

    盛钰:“…………”

    他现在心里只剩下一个想法: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