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38章 洋房孤儿怨(四)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滴滴滴——

    屋外响起尖利刺耳的声响, 天还没亮,护工就迫不及待到走廊处,敲击宿舍门。

    “上课了,19届新生去三楼上课。给你们25分钟时间, 6时25分, 务必到三楼礼堂。”

    虽然她的语气很严厉, 而且护工貌似都是神明,但盛钰还是感觉她的声音像是天籁一般,一把将他揪出了这种恐怖阴森的氛围。

    再看肩膀趴着的洋娃娃, 就没有那种惊恐感了。和盛钰一样,左子橙看上去也松了一口气,他捂着头摇摇晃晃站起来, 说:“看不出来啊,你力气还挺大, 刚刚谢谢了。”

    盛钰点头,“你也救了我, 算还你的。”

    “我看你长的好看, 换一个人我就不救了。”

    左子橙总是体现出颜狗的专业素养, 绝对不放过任何一个夸赞盛钰外貌的机会。

    盛钰刚要商业互吹一下,耳侧就传来陶瓷碎裂的声响。扭头看去,何平和他身边的洋娃娃上面都出现斑点状碎裂痕迹, 包括他的魔法杖, 也是在同一时间内化成了瓦片状,堆积在床上。

    左子橙说:“这算神明杀的吗?”

    盛钰:“……”

    “操。”左子橙无奈的又点了一根烟, 刚刚那根烟被盛钰狠狠一击打飞了。点着烟后, 他还是没吸, 就叼在嘴上, 含糊不清说:“你千万不要告诉我,你觉得这个人头要算在我头上。”

    还不等盛钰说话,他表演**十分强烈,痛苦的揪住自己的心脏部位:“丑人这样误会我,我会打到他回娘胎重造。但你长得好看,我想想就算了吧,只能自己委屈和伤心了。”

    他讲的太不正经了,盛钰绷紧的心弦终于放松了一点,说:“我有个比你还会贫的朋友,你们俩要是见了面,兴许会一见如故。”

    说话间,两人走出宿舍门。当然,有了夜间的经历,他们都没有忘记带上洋娃娃。

    左子橙还是十分直男气息的拽着洋娃娃的头发,拎在手上一甩一甩。盛钰从脖子上揪下洋娃娃,重新用绳子将其捆住,绑在手臂上,打了个巧劲可以轻松拆卸的活结。

    走廊里已经站了不少人。

    有些人麻木呆滞,一看就不是正常人。有些人面色如常,看上去很轻松,像是睡了一个好觉。还有些人脸色青紫,估计也有不好的经历。

    灯光好像比昨天亮了一些。

    墙上的海洋壁画栩栩如生,再也没有昨天晚上那种诡异离奇的感觉。小别墅里的洋娃娃们都缩了回去,紧紧关上窗户门,一丝响动也没有。

    白天与黑夜仿佛一个明显的分界线,夜里,这里就像是被废弃已久的公馆,死物像活物,活物变成了死物,一切都不同寻常。而到了白天,这里又恢复成甜蜜安逸的公馆。

    周身暖洋洋的,好似儿童宜居的乐园。

    人群拥挤,左子橙一边避让人群,一边说:“刚刚护工要我们去几楼上课来着?”

    “三楼,二十五分钟内要到。”

    盛钰抬眸,看见楼梯口站着一个熟悉的人影,正在焦急的左看右看,他叫了声:“胖子。”

    楼梯口的人一愣,紧接着就是满脸喜色的看了过来,“盛哥,我找了你大半天!”

    听见胖子熟悉的声音,盛钰心里总算是舒坦了不少。他笑道:“就二十五分钟的时间,你不上去上课,找我/干什么?”

    “上什么课呀,我都毕业好几年了,现实里不上课还要胖爷来副本上课。我看神明是在想屁吃。”说完,胖子捂住自己的小胖脸,“小美已经上去了,我想了想还是担心你晚上出事,就在这边等。”

    “我没出事。给你介绍一下,旁边这位是我副本里的室友,左子橙。”说完,盛钰看向左子橙,道:“这小胖子就是我说的那个朋友。”

    胖子一喜:“盛哥说我了?说我啥了?”

    左子橙将‘嘴巴能贫’换了一种情商很高的说法,他笑道:“夸你英俊潇洒,能说会道,还非常的幽默风趣。”

    “那是!”胖子一脸感动看向盛钰:“我就知道我盛哥心里还是对我好的。”

    盛钰刚要反驳难道他表面上就苛待胖子啦。这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肩膀就被人猛的撞了一下,撞他的人头都没有回,快速跑上楼了。

    胖子‘嘿’了一声,“你站住!让我打你!”

    “人家凭什么站住让你打。”盛钰好笑的拉住胖子,给他看了眼手心的纸条,示意不要轻举妄动。胖子反应很快,眨巴眼说:“这次算了,盛哥大度,下次还来揍到你脸变成二战废墟。”

    等到了三楼教室,盛钰这才展开纸条。

    上面只有简简单单四个字:小心室友。

    他不动声色收起纸条,看着旁边已经熟到聊人生聊理想的胖子和左子橙,也跟着笑了几声。

    他不信任左子橙,但他更不信任无缘无故过来塞纸条的人。谁知道这张纸条是鬼怪们的好意提醒,还是神明的故意挑拨呢?

    只能暂时走一步再看一步了。

    **

    礼堂很大,足足可以容纳几千人。

    廖以玫挑了一个好地方,就是那种上课睡觉特别好的地方。要不是胖子指给盛钰看,他都发现不了那个小角落竟然还睡了一个人。

    不同于昨天晚上混乱的场面,这次大家都有理有序,依次入座。没有了童谣,这里就像是普通大学生办文艺演出的礼堂一样。

    大家热火朝天的聊天,看不出一丝怪异。

    就是聊天的内容有那么一点儿诡异:

    “昨天晚上我那洋娃娃动了!”

    “那玩意不是一直在动吗,她现在就趴在你背后笑,你要不要回头看一眼?”

    “嗯……不了,不了。”

    傅里邺进来的时候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就和礼堂大多数人一样,他也拿着武器。那把黑骨弓随意的搭在手,洋娃娃坐在弓弦上像是跳钢管舞一样绕着弦转圈。

    他的武器实在是太有标志性了,不少人都扭头小心翼翼的看他,窃窃私语着什么。

    傅里邺看了一圈礼堂,最后视线定在礼堂另外一处焦点——靠右边第七排。

    也就是盛钰所在的方位,就算是在21层楼里,明星效应也是掩盖不住的。盛钰现在没有戴帽子,更没有戴口罩,要是大家有手机的话,估计不少人已经忍不住偷偷拍他了。

    正观察着左子橙的时候,就见着左子橙惊讶的往门口看了一眼,冲盛钰道:“那不是传说中的21层楼第一人嘛,听说是特别厉害的刷关大佬。你们认识啊,他好像一直在看着你。”

    盛钰茫然回头看,就瞧见了傅里邺。

    胖子高兴的举起手:“傅佬,来这边。”

    靠右第七排的位置已经坐满,许多人挤在盛钰旁边的位置,大多都是小女生。胖子纠结的左看右看,“他娘的,忘了给傅佬占位置。”

    盛钰撑着脸:“下次一定记得。”

    其实看见傅里邺的时候,他莫名感觉心里还是挺安心的。准确说应该是,胖子和傅里邺一来,就好像身边的防御漏洞重新被填补上了。

    另外一边。

    傅里邺步子顿了一下,像是想起盛钰昨天的叮嘱,他抿唇走到中间第七排的位置。

    ‘啪’的一声,他把弓放到了椅子前面的小桌上,然后死亡凝视座位上的人。

    那人连坑都没坑一声,迅速抱紧自己的武器和洋娃娃,惊恐的跑到别的位置。

    现在傅里邺和盛钰之间就隔了一条走廊。不远不近,是让人感到安全又不压迫的距离。

    真牛逼,既然能逼人走,为什么不逼他旁边座位的人走,非要欲盖弥彰的坐走廊另外一边。

    盛钰心里有点好笑,他感觉傅里邺好像有点闹别扭,但这又实在不像这个人的作风。

    就是很复杂,让人不懂。

    还没有细想,礼堂的人差不多来齐。

    护工牵着一个金色头发的小女孩,走到正前方,他的声音透过话筒传遍整个礼堂:

    “很高兴能在这里看见大家,这说明大家都是乖孩子,昨晚没有违反规则。”表扬之后,护工话锋一转:“19届新生这节课上的是缝纫课。我身边这个孩子叫珍妮,珍妮有上千个破旧洋娃娃,她舍不得丢掉,只能拜托你们来替她缝补。”

    “如果缝补过程中发现娃娃有缺失的部分,请在公馆里找找。珍妮这个小可爱总是丢三落四的,说不定将娃娃某个部位丢到小角落里。”

    护工还在说话,一旁的左子橙眯眼,“看不清,不过那个女孩有点眼熟。”

    胖子调侃说:“咋了,这个妹妹你曾经见过?是你们橙子家族的小孩?”

    盛钰瞥他一眼,心说胖子取外号的能力越来越厉害了。看向左子橙,他说:“就是昨晚回宿舍的时候,走廊里你看见的那个表情包。”

    “我近视,我真以为那是个表情包。”左子橙瞬间想起来了:“那小孩是神明?不对,她也可能是鬼怪……算了,分不清。”

    分不清是正常的,要是分得清,这个游戏也不至于短短几周时间死好多人。

    话筒的声音还在继续。

    “这节课要分组,组员合力将洋娃娃缝补完毕,再交给珍妮过目。只有她点头了,你们这门课才算是完美通过,她会赠与你们精心准备的小礼品,如果洋娃娃没有被缝补好,珍妮可是会哭的哟。分组人数总共七人,现在请寻找你们的队友,午夜警报声拉响前,下课。”

    说着,护工拾起珍妮手中的小盒子,打开给礼堂众人看了一眼。当即就有不少人惊呼出声,第七排的距离根本看不清盒子里是什么,不过很快前排的玩家就将消息递到了后排。

    “那里面是黑水晶!”

    身前的漂亮女玩家高兴说:“我超级擅长手工制作的,肯定能拿到那颗黑水晶,到时候我就可以拿到属于自己的武器啦。”

    生存指标有几率上升,大家当然开心。

    只不过分组这个问题难倒了不少人,要知道现在这个礼堂三千人,可不全是玩家。里面会有鬼怪,更恐怖的是或许有神明在浑水摸鱼。

    这种时候,选队友就要格外的慎重。

    “咱三个定一组吧,至少都不是神明。我先去找小美。”胖子看上像是怕廖以玫被人捷足先登的邀请了,刚起身准备走,他像是想起什么,挤眉弄眼冲盛钰说:“盛哥,傅佬就交给你了。”

    “啊,为什么就交给我了?”

    盛钰看了一眼傅里邺那边,出乎意料的是,这次傅里邺很吃香。

    他那段杀神经历好像被众人主观上给屏蔽掉了,现在一个个迫不及待凑在他身边,邀请他组队。看上去跟抱大腿一样,一抱还是一群。

    “上个副本好多人都看见鬼怪围在他的身边,现在都在猜他是鬼王。哦,也有很多鬼怪围着祭坛,但当时祭坛上的玩家太多了,网友都觉得祭坛上应该有鬼王,但不确定谁是。现在舆论方向就是要抱鬼王大腿,这样一来之前杀神事迹也变成了横扫副本送大家出局,傅佬现在可吃香啦。”

    说完,胖子笑着挤眼睛:“不过要是你去邀请,他肯定会抛弃所有人,和你一起组队的。”

    上一次副本结束前的那几分钟,给胖子留下的震撼感简直不能用话语来描述,他这个星期还脑补了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自己补全了一段可歌可泣、刻骨铭心的绝美爱情故事。

    就差被自己脑补感动到哭。心想着自己的单恋没有结果,要是傅里邺有结果就好了。

    这个乌龙盛钰肯定是猜不到的,等胖子走后,左子橙也去勾搭前面那个‘特别会做手工’的漂亮妹子,眨眼之间,盛钰一个人单下来。

    站在走廊上,不停的有人走来同他搭讪,想要和他一组,都被摇头婉拒。

    傅里邺那边是真的围了很多人,多到周围一圈根本挤不进去。只能从夹缝里看见黑骨弓闪烁的光影,以及偶尔窥见的冷冽眉眼。

    这人就坐在原位置,好像在等待着什么,明明周围一圈人邀请,他都不为所动。

    盛钰看了眼,又看了眼,最后叹气。

    哇,真不是他不愿意去,人实在多。他现在就算是想去邀请,也根本靠近不了这人。

    胖子那边也出现了问题,他就是个小美背后的巨人,小美面前的怂逼。到了廖以玫附近,他连叫醒廖以玫的勇气都没有,只能一直在周围一圈打转,似乎在犹豫要不要叫醒她。

    按照这个表现,等到下课胖子都不一定能下定决心去叫醒廖以玫。

    看那边的情况,盛钰决定先去帮胖子。

    至于这边……先等人散光了再过来吧。

    想着,他下意识转身。

    谁知道刚做出这个动作,还没有来得及向前走两步呢,身后就传来一声巨大闷响。人群发出阵阵惊呼,恐慌的推搡着往四周退开。

    回头一看,就瞧见傅里邺握着弓,眼神冷冷的扫视周围,他旁边立即空掉了一圈。

    也许是刚刚的动作太急,那声闷响就是他站起身时,弓边撞击到桌面发出的声音。

    弓弦发出脆弱的悲鸣,余音缭绕。

    一大圈人就这么围在旁边,有些人看了看傅里邺,又满怀疑虑的看向被傅里邺注视着的盛钰,心中的疑惑满到几乎可以溢出来。

    万众瞩目下,傅里邺动了步子。

    步伐迈的不紧不慢,但不知怎么的,盛钰就是从他眼神里感觉到一丝服输般的情绪。等人站到了身前,人群的关注度也达到了最高。

    一个是21层楼第一人,组队就代表了高到爆表的生存率。还有一个是游戏内外都永远是人群焦点的国民初恋男神,这两个无论是拎出哪一个来,都可以在瞬间就吸引许多视线。

    更何况现在两个人走到了一起,还面对着面,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不少人下意识瞪大眼,竖起了耳朵,好奇心与探究**在这一刻几乎已经拔到最高。

    傅里邺微微启唇:“我对你来说,是很容易就可以放弃的人吗?”

    这句话已经很有爆点了,但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更有爆点的话还在后面。

    无数双视线的凝视下,就看见他们眼中的那位大佬级别人物,微微低头注视着他们眼中那位国民初恋男神,眼神十分专注。

    似乎咬牙切齿,但又莫名有些无奈气急:“所以你现在是要放弃我了?”

    这句话不亚于泼上火焰的热油,周边人群瞬间就炸了,整个惊悚外加茫然。

    这他娘的是个啥情况??!

    众人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眼中瞧见了四个大字——震惊我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