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35章 洋房孤儿怨(一)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姓名:盛钰】(可见)

    【至高楼层:第五层】(可见)

    【身份:贪婪王】(不可见)

    【技能:贪得无厌】(不可见)

    【武器:恶诅守护】(已使用)

    ***

    这一次盛钰其实是有备而来的。

    这个星期里他登录21层楼逃生论坛, 看了不少有关21层楼的显性规则,也看了不少玩家们推算出的隐性规则。还有些一看就不太正经的。

    比方说给手心卡牌喂水晶的时候,要讲究一个玄学。身处什么方位,面朝什么位置, 隔几秒喂一颗水晶……最后开出一把好的武器。

    当然, 这个玄学贴下一片骂声, 说贴主讲的不仅毫无作用,还浪费了他们宝贵的爬楼时间。

    “之前开不出新技能,大概率是因为楼层太低。别人也没开出新的技能。”

    盛钰心想新技能什么的都不指望, 要是这把能开出一个像审判日那么牛逼的武器, 再不济也要像胖子的食为天那样。弱没事, 至少得有那么一点成长性吧,他的要求真的不高。

    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要再给个一次性的。

    想到恶诅守护就想起上个星期的历史遗留问题,盛钰叹了口气,从床上坐起。

    掌心卡牌处传来一道电子音:

    【欢迎来到二十一层楼。】

    【玩家所在楼层:第五层楼】

    【副本:洋房孤儿怨。】

    就在最后一声声音落下的一瞬间,外面忽然传来刺耳的警报声。

    “嘟嘟嘟——嘟嘟嘟——”

    刚进副本的时候通常都有那么几分钟的神智不清醒, 上一次肥厨怪客副本好歹还给了人反应时间。这一次直接抹掉这个环节,一个警报声直接把人从混沌不清里用力拉了出来。

    “什么?发生什么了?!”

    一个声音颤抖到不行, 从房间另一端的小角落里传来出来:“你们两个是不是人啊?”

    屋内光线昏暗, 只有从窗外透进来的月光。隐约之间可以窥见床旁边还有两个床铺。

    不出意外的话, 盛钰现在应该待在一个类似于学生宿舍的地方, 宿舍床位总共三个。

    刚刚说话的是年纪相较而言比较小的。

    男生看起来还是个高中生, 身上还穿着一种类似于校服的制服。

    盛钰答了声:“是人。”

    他国民度高,声音的辨识度也很高。

    高中生立即从床上爬起来,惊疑不定的看着盛钰:“你是那个明星……?”

    话还没有说出口, 但他话语背后的意思已经很明显——糟了, 怎么开局跟他分到一起了!

    又是一个被密室逃脱蒙蔽住眼睛的蠢人。

    盛钰扭开脸, 看向另外一位男人。

    他大概三十岁上下,五官英俊硬朗,就是头发和胡子不打理,看起来有点邋里邋遢。总体来说是个颓废气息很重的帅大叔。

    值得注意的是,帅大叔也穿着制服。

    盛钰这才把目光放到自己腰腹处,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也穿着制服。方才灯光昏暗,他进楼的时候也是穿着一身白,也就没注意这款同色系的制服,扒着胸膛看,上面还绣了一行字。

    ——第19届新生,盛钰。

    简单的交流之间,另外两人也互通了姓名。高中生叫做何平,是从愤怒王翁不顺那个副本苟上来的。帅大叔叫做左子橙,他没说自己从哪个副本上楼,但是从表情看,这一定是一段辛酸悲催的经历。两个人的身份卡牌盛钰也看了眼,本来真的是随随便便一看,这一看就有点惊讶。

    这两个人竟然都是特殊身份卡牌,而且还是一模一样的身份:魔法防御师。

    ……这也太巧了点吧?

    思考间,警报声猛的停止,在同一个时刻,屋内的灯也亮了起来。

    就像是副本名称‘洋房孤儿怨’一样,这次的副本装修风格有点接近童话故事。

    床铺是粉嫩的亮色系,有黄有绿,还有粉。被单被罩上还印着卡通人物,眼睛大大的,看上去很可爱。包括屋子里的地毯,墙上的壁画,还有墙角堆积成山的洋娃娃,这里看上去是间儿童房,还是那种给小姑娘们睡的儿童房。

    还没有来得及细细勘查屋子里的情形,外面就传来了钢铁敲击墙壁的声音。有女人严厉的吼道:“都出来,去开夜间迎新晚会。”

    虽然同为魔法防御师,但面前这两个人的反应是截然不同的。左子橙抠了抠下巴上的胡子,谨慎的没有出去,倒是何平看上去仰仗自己防御师的身份,翻手掏出一个像魔法杖一样的长杖,竟然就这么直接跑过去开门了。

    迎面就撞上一个身着护工制服的高大女人。

    房间里的两人顿时屏住呼吸,何平也没想到他人会这么衰,赶紧如临大敌的抬起长杖,牢牢盯紧面前的女人。两人在屋门口对视,气氛焦灼,看上去随时都有可能爆发一场大战。

    出乎意料的是,高大女人并没有为难他。

    她只是低头看了一眼何平胸膛上的刺绣文字,然后略略挑眉,转身走了。沿路还拿着类似于教鞭的小铁棍,一直敲击走廊房间门。

    不出一会儿,不少人就被敲了出来。

    “操,这个环境好阴森!”

    有人低声骂着,抬起手搓了搓自己的胳膊。

    盛钰看着也觉得头皮发麻。

    外面的走廊看上去其实很正常,灯火通明,走廊地上铺着厚厚的猩红绒地毯。墙壁上画着很多海洋里的生物,像是鲸鱼、鲨鱼等,还有很多叫不上名字的鱼种。都是无一例外的栩栩如生,有时候不经意间用眼角余光瞥到,可能还会误以为自己来到了一家装潢华丽的海洋公园。

    排除这些硬装潢,走廊的软装潢也很可人。

    门和门之间都有放齐腰高的独栋小别墅玩具,这种玩具并不会占据多大的地方,反而会给华丽的装潢里添加一丝可爱。

    让人觉得头皮发麻的是玩具里的东西。

    玩具的窗户里面一片幽深,要是仔细看,能看见里面有一双双眼睛,正在紧紧盯着路过走廊的人。他们的眼睛甚至还会随着人的动作而动。

    “是洋娃娃。”左子橙看了眼,说:“我给我侄女买过这种玩具。就跟一个小家一样,里面还住着我侄女心爱的洋娃娃。我一直感觉那玩意儿怪吓人的,不知道为什么小孩子喜欢。”

    何平嘲笑:“大叔,您过时了。现在的小孩都喜欢打游戏,都几几年啦,谁还去玩洋娃娃……”

    话还没有说完,他就感觉不对劲。

    那一瞬间简直就是冷汗直流,他后退好几步,看着半个走廊死死瞪着自己的人,支支吾吾说:“看、看什么,洋娃娃是过时了啊。”

    “洋娃娃永远都不会过时。”有人冷冷的瞪着何平,扭曲面孔愤怒大叫:“过时的是你们!”

    何平:“……”

    操?他这是遇见了神经病吗?!!

    一遇还是一群神经病???

    还没想好该怎么说话,左子橙嘻嘻哈哈的走上前,伸手搂住何平的肩膀,笑着冲半个走廊的人陪笑:“不好意思哈,我这朋友喜欢说反话,他平时可喜欢洋娃娃了。主要是怕人觉得他一个大男的玩洋娃娃奇怪,就有点不好意思。”

    说完,他掐了一把何平的后颈子。盛钰在两人身后,正好可以看见左子橙的动作。

    何平赶紧点头:“是是是,我刚刚瞎说的!”

    闻言,半个走廊的人面色总算是勉强和缓。

    相对应的,另外一半人脸色就跟吃了屎一样。不,也许他们的脸色比吃了屎还要难看。这个时候要是再不明白过来,那就是傻子了。

    他们其中,有些人可能根本就不是玩家。

    有了这个认知以后,众人走路的时候就格外的小心,老是提防来自身边的人。左子橙靠近盛钰,表情十分严肃:“我要问你一个问题。”

    盛钰回头:“什么?”

    见对方这个表情,他还以为左子橙有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想问。结果就看见对方下嘴唇一撇,满脸悲痛说:“松芙大美女是不是真的爱你爱到疯狂啊?那可是我女神,天啊,女神看上的人得有多优秀,居然有幸在这里见到你。”

    “……”

    附近也有不少人往这边看,本来还觉得蛮有危机感的,可是大家都长着人类的形状。而且走在这么甜甜蜜蜜的公馆里头,人不自觉的就会放松警惕,只是短短十几分钟,就感觉没那么害怕了,他们甚至还有余兴来关注娱乐圈的八卦。

    盛钰顶着压力,满脸营业笑容说:“没有。我和她其实不太熟。”

    “我喜欢好多女明星。”

    左子橙说了一大串女明星的名字,其中有娱乐圈的大火花旦,也有名不经传的十八线。说完以后,他笑着说:“我有时候挺羡慕你们娱乐圈的人,好看的人老是跟好看的人玩在一起。当然,你自己也很好看,不然根本混不进去那个圈子。”

    盛钰笑着,谦虚摇头。

    他心里暗暗提高了警惕。

    这个左子橙是个会来事的。刚刚这人帮助何平解围的时候,盛钰就感觉到一点了,他情商蛮高的,处事圆滑又十分上道。

    后面又走来问这种私人问题,拉近关系,但凡有点虚荣心的估计都被他羡慕的眼神吹捧上天了。见盛钰本人宛如铜墙铁壁不为所动,左子橙又话锋一转,捧盛钰所在的圈子,又借着捧别的明星来捧他,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盛钰表面上应付他,实际上在分心观察那些正看着自己的人。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些十有□□是真正的玩家。毕竟某些脏东西总不至于对他的私生活感兴趣。但是这话也不能说绝对,说不定也有神鬼见他是贪婪,扭头看几眼。又或者说不定有些人根本就对娱乐圈不上心,一点兴趣也没有。

    综上,还真没有办法分辨周遭的人。

    除非他硬生生一个一个看过去,一个个探查这些人的身份。这太耗费精力,而且走廊近几百人,看一圈过去肯定就忘记前面人的身份了。

    思考这些的时候,他们已经排队走出了走廊,穿过洋房公馆大厅。别的岔路口也有排队过来的‘人’,从表面上来看,无法分辨身份。

    最后几个年级的人来齐,总数近三千。

    旁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钻来的,正巧钻到盛钰的耳朵里,“看这个洋馆的装潢蛮可爱,还有很多洋娃娃。刚开始我还以为这里的学生都是小孩子呢,结果现在一看,我怎么感觉基本上都是成年人了。”

    盛钰其实也有这样的感觉。

    这就很诡异,明明是洋房公馆,居住在里面的人却都是成年人。明明身着学生校服,这里的大部分人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是学生。

    还有,明明面对着一群成年人,那些护工却表情疼惜,语气放缓,像是跟小孩子讲话似的。

    处处正常,却又处处透着说不上来的怪异。

    等待了许久,见一直没有事情发生,不少人也就打开了话茬子,去试探身边人的身份。

    “奇变偶不变?”

    “符号看象限!”

    这是对上暗号的人。

    “天王盖地虎?”

    “我也知道这上半句,下句话我不知道啊。操,你能不能换个简单点的……”

    “你在骗我,你根本就不是人类吧!”

    这是没有对上暗号的人。

    这种时候,盛钰就是全场身份最明确的人。

    由于名气太大了,周边根本就没有上来试探他的人,甚至上来搭话的都没有。都只是拿眼睛偷偷瞄着他,好奇的不停看。

    也就左子橙自来熟,主动搭话缓解盛钰的尴尬,“我刚刚看见护工推了不少铁皮箱子,堆在前面的楼梯道口。还有上面那个台子,待会肯定有人要站上去讲话。我感觉现在就跟毕业典礼一样,说不定咱上去还要被颁发学位证书咧。”

    说完他自己先笑了,拍了拍脑袋,“不对,咱们是‘洋房孤儿怨’的新生。话说回来,你对‘孤儿怨’这三个字有啥见解么?我还是挺好奇大明星和寻常人思想有什么不一样的。”

    盛钰什么想法都没有。

    他本来就比较烦这种灵异的东西,一路走在走廊上,又不停被洋娃娃注视。哪里还顾得上思考副本名称的含义,他还要忙着找队友呢。

    正想踮起脚尖看看胖子和傅里邺他们,结果还没开始这个动作,大厅就有异常发生。

    滋啦啦——

    叮咚我有一个秘密

    悄悄告诉你

    欢迎你来到天堂入口

    最上空的喇叭传来一阵女童的歌声,那声音稚嫩甜蜜,唱腔里有天真的笑音,不停的在句末展现出来,像是破旧老电影里的卷发小姑娘。

    那些楼梯道旁边也摆放着‘小别墅’,里面传来‘嘎达嘎达’的响声,好似某些东西正在内部活动筋骨,窟窿里,一下漆黑的眼睛一眨一眨。

    整个洋房公馆大厅一下子陷入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惊慌失措的抬头,看向那些喇叭。

    仿佛一切嘈杂被掐断,恐怖童谣从四面八方包裹了上来,听的人后背发冷,呼吸困难。

    伴随着嘎达嘎达的声音,她还在继续唱着:

    叮咚有人在按门铃

    是谁在外面把恶作剧当一种游戏

    听啊谁在哭泣

    看啊谁在窃窃私语

    这童谣的声音实在是太会塑造氛围了,明明是天真孩童的声音,曲目也很和缓,但是听起来就是感觉不太对劲,老感觉头皮发麻。

    盛钰和其他玩家一样,下意识抬起头,将心神放到天花板的喇叭上。

    正对面传来‘咚咚’的高跟鞋声。

    人群又齐刷刷的低头,心惊胆战的看向对面的圆形小台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上面站上了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她画着很浓的妆容,但这些依然掩盖不掉她眼底的疲惫与歇斯底里。

    她的目光不断在人群里扫视着,所有与她对上视线的人,不论到底是什么身份,都会下意识低头,不敢长久注视她眼底的疯魔。

    盛钰也跟着低下头,脸色不太好看。

    该死,这个女人……是鬼妈妈!

    她是又追了上来吗?

    还是说她下铜领域之后,原驻地就是在这个副本,毕竟这个副本和小孩有关。

    这些他都不知道。

    现在信息实在是太少,玩家任务还没出来,鬼王的任务也没有出来。一切都显得很正常,有那么几个瞬间盛钰都快忘记自己还在21层楼里。

    童谣还在播放,鬼妈妈的声音却穿透童谣,传到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边。

    她温柔的笑着,仿佛看着自己孩子们:

    “看,漂亮吗?”

    说着,鬼妈妈弯腰,从护工手上接过铁皮箱子。刚一打开箱子盖,几只莲藕般的小手就钻了出来,迫不及待的抓紧鬼妈妈。

    铁皮箱子里足足爬出了上十个洋娃娃,各个精致又活灵活现。她们有些穿着洛丽塔的小裙子,有些只是简单的布匹裙,还有穿着纱裙的。反正都扎着小辫子,嘴角裂出怪异的笑容。

    有些洋娃娃眼睛还是血红的,眯成一条小缝,看上去极其渗人。还有些洋娃娃是青色的眼睛,眼珠在里面转呀转呀,肚子还会一鼓一鼓。

    鬼妈妈任由这些娃娃爬到她的头上,又爬到她的背上,勒住她的脖子嘻嘻笑。她像是一个温柔到不能再温柔的母亲,说:“现在,新生们依次上来,领取属于你们的洋娃娃吧。”

    至少几百个铁皮箱在同一个瞬间打开,那些莲藕手臂在空中摇晃。洋娃娃们金色的头发交织在一起,有些还手牵着手,一半笑容隐藏在阴影当中,看上去诡异又让人忍不住要后退。

    她们可爱,她们在笑,她们像极了小孩。但她们也比形状奇怪的鬼神看上去恐怖许多倍。

    “……”在场所有人沉默。

    没有比现在更让人感觉想逃的时刻了。

    一切浮华的和平被打破,隐藏在甜蜜可人的洋娃娃公馆下面,是细思起来的毛骨悚然。

    天花板方向,甜蜜的童谣还在继续:

    叮咚窗外有双眼睛

    它在时刻注视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