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34章 肥厨怪客(二十二)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意念返回现实世界, 盛钰还是有点反应不过来,他被带进游戏之前是摔倒在餐桌旁边的,桌布上的餐具稀里哗啦的碎了一地, 不经意间就割伤了手指头,十指连心, 鲜血直流。

    “好痛!”

    只是被割伤手指都这么痛, 傅里邺被匕首穿透了心脏,得痛成什么样啊……

    盛钰下意识打了个寒颤。

    虽然在异次元食堂仅仅度过了三天多的时间,但这三天里,事情的密度远超过现实世界三个月不止。再看这栋住了不短时间的房子,盛钰只觉得恍如隔世, 像是灵魂游荡在屋里。

    他老是感觉黑漆漆的房间可能会冒出一个神明, 又或者是打开屋门,会有一只鬼怪娇羞的扭捏递上自己的好意, 再嘤嘤嘤的叫‘贪婪大人’。

    回房间在已经黑屏的电脑前面坐了好长时间,盛钰掏出家里的急救箱, 找到创口贴。等贴好了伤口, 他又在电脑桌边发呆了快十分钟。

    ……深爱着他?

    不是吧, 老天爷, 这是在搞他吧?!

    手机一直嗡嗡的震动, 盛钰抓起手机, 优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经纪人和盛冬离的交叉连环夺命来电。他俩就跟谁也不读服输一样, 一个比一个急, 光是电话就打了快百通。

    不过更可怕的是来自亡者陈敬短信。

    【不要进楼, 楼里大凶!】

    他怎么现在才看见??!

    都过了两个副本了, 盛钰自己都佩服自己。

    他的短信和微信消息实在是太多了, 各方人马都时不时联络他。大大小小的艺人都想着蹭他的光, 日常的联络必不可少。

    不管盛钰回不回,反正他们照样发。

    这就导致重要的信息直接被遗忘在角落里。盛钰有些后悔,如果他早点看到这个消息,是否他就不会深陷21层楼,不必魂不守舍的担忧呢?

    答案肯定是未知的。

    人已经回到现实了,意识隔了半个小时才完整脱离21层楼。

    盛钰这个人吧,有时候苟起来他自己都不好意思。经纪人和盛冬离打了那么多电话,现在回电话肯定会隔着电话线听这两人疯狂暴哭,一想起这个他脑壳都痛,果断点进了热搜。

    排除热搜上的神明鬼怪21层楼等前段时间就已经轮过热搜榜的词条,倒是出现了一个全新的热搜词条——鬼王。

    看见这两个字,盛钰还以为自己的身份暴露了,点进词条一看才发现不是。

    这个词语的曝光来自于第三层楼的另外一个大型副本,词条延伸人为愤怒王翁不顺。

    “我是镇压宝塔副本的幸存者,我必须要给大家科普一下翁不顺,这就是一个神经病!大家记住了,傅里邺是杀神没错,但他是玩家,被他杀死了是可以回归现实世界的。翁不顺是个神明,一定要记住这一点,他是一个连神明阵营都疯狂排斥的神明!”

    “一开始规则说我们来到了镇压宝塔副本,说要我们挖塔。玩家们挖到最后才发现,规则是翁不顺假造的,他娘的我们的任务根本不是挖塔,是填塔,卡牌上讲的不清楚,我们也全都理解错了。反正翁不顺被宝塔镇压了千年,我们把他挖出来的时候,是一个拿了鬼王卡牌的人独自和他对抗,最后被翁不顺夺走了身份卡牌。”

    热评到最后简直是声声泣血:

    “不懂鬼王卡牌的人去21层楼论坛看科普。翁不顺拿到了愤怒卡牌,应该还有六张,现在不知道在谁的手上。大家不要急着害怕鬼王,鬼王是鬼怪的统治者,也是玩家。咱遇见了啥也别管,跪着舔大佬就行了(除了那个该死的翁不顺!),这些玩家大佬和我们拥有同一个敌人——那就是神明!”

    盛钰哑然的看了好一会这个热评。

    原本以为上第三层楼的应该都集结在金字塔副本里了,现在才发觉并不是这样。除了金字塔副本,第三层楼还有许多新的副本,大大小小人数并不统一,但有一点却是共通的。

    那就是通关率令人发指,死亡率也令人发指。前者低到人望而兴叹,后者高到人头皮发麻。

    死亡者名单又新加了许多名字,白色蜡烛在词条后面坠着,看的人心里怪难受的。

    哦,对了,盛钰又上了热搜。

    【盛钰直播发呆半小时】

    “……”

    他这才想起来面前还有个直播摄像头。

    晃了晃鼠标,电脑屏幕重新亮起,直播弹幕已经卡到没办法看了,一桢一桢的跳动。这样倒是可以看清不少有内容的弹幕。

    “钰钰你没事太好了呜呜……我周边人就我没玩这个游戏,我准备上周玩的,结果一听死人了,就没敢玩。现在手机里一大串联系人好多都没联系上,我家人到现在都没回我信息,我一直哭,人都快哭傻了呜呜呜……”

    “天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大家被强行拉进21层楼了吗?上周我看见卡牌还在手掌心就有这个预感,没想到真的这么绝!”

    “联系不上家人的先别急,我刚刚也联系不上家人。后来才发现我们区域的通讯断了,现在全联系上了,都好好的。基本上低层副本安全性还是很高的,玩家们不能互相杀害,会引来鬼怪,鬼怪又会引来神明。但是只要你确定某个怪物是鬼怪,那活下来的概率很大很大。”

    “可以问!我去问怪物了,她告诉我她不是神明,他们不屑装神。神明一般情况也不屑对我们这些蝼蚁装鬼怪,所以可以上去问!!!”

    看见最后一条弹幕,盛钰又想起那只装作是鬼怪来骗取他信任的神明。

    他挂起营业笑容,安慰了一下粉丝,最后实在绷不住,胡乱的道别后关掉了直播镜头。

    他实在不明白,就直播发呆半小时这么屁大点事都能上热搜,金字塔副本里的事情却像投入大海的石子,连一丝波澜都无法掀起。

    打开微博搜索了一下几个词条,例如‘盛钰牛逼’、‘盛钰三层楼’、‘盛钰操作’、‘盛钰技能’等。底下倒是有不少人发微博说这些。

    但他们的微博好像被限流了,根本激不起零星半点的水花。而且微博底下还有不少评论讽刺:呵呵呵呵,这种时候还买水军,博主吃烂钱小心被车撞死哦。

    当然,也有人相信,毕竟他活了下来。

    只不过相信的人还是太少,更多的路人还是抱着怀疑态度。最后争论来争论去,所有的意见高度统一,都是说看他会活多久。

    活到高楼层的话,密室逃脱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谣言不攻自破,要是活不到……逝者为大吧。

    “……”

    盛钰感觉自己还没死呢,就被不少人迫不及待的认定,变成逝世名单的候选人。

    梆梆梆——敲门声响起。

    敲门的人压根就没指望有人会过去开门,自己拿钥匙捅了几下门锁,急匆匆的冲了进来。

    “你没事吧?!!!”

    经纪人满脸惨白,拉着盛钰左看右看,等确定后者真的没事,他这才放下心:“吓死我了,我在副本里一直想你要是死了怎么办。”

    盛钰给经纪人倒了一杯水,自己也拿杯子喝水。想起廖以玫说过的话,他笑了一声:“死了就死了呗,能怎么办。”

    “呸呸呸。”经纪人伸手拍盛钰的嘴巴:“吐掉,赶紧吐掉。这种事情不能瞎说,要是你死了,我一辈子都会活在内疚里,早知道就不让你玩这个游戏了,都怪公司!”

    这件事盛钰自己早就掰碎了想过。

    他进游戏,简直就是天时地利人和。天时,娱乐圈来了个智商滑铁卢危机。地利,当时刚好经过陈敬火葬场地点。人和,还有人装神弄鬼。

    就是这么一步步把他诱入局中,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早已经变成了局内人。

    “不怪公司。”盛钰叹气说:“公司给的路都是会让我变得更好。谁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今天这一步,上层估计也在头疼。”

    经纪人唏嘘说:“我还担心你心里有怨气。不过你说的没错,上层现在头痛死了,咱旗下有个明星,就是上次颁奖典礼蹭你红毯那女的,记得不?她非要玩21层楼,说要草热度,这不,这周把命给草没了,粉丝都傻了,公司也傻了。”

    “……”

    死亡在以前距离他很遥远,现在却仿佛近在咫尺,不经意就就会听见认识的人逝去的消息。

    盛钰说:“热搜是公司帮我压的?”

    他没有指明金字塔的热搜,但经纪人带了他十年,有些话不说也能明白。

    只见经纪人点头,说:“虽然可以借这件事情平反,但这种时候不能上热搜,还是你大杀四方的消息。现在死了这么多人,你再上个热搜,那不是竖着靶子被人打吗?”

    盛钰点头:“我理解,也明白。”

    “我就是来看你一眼,非要亲眼看见你没事我才放心,不然老感觉七上八下的。哦,还有一件事。”经纪人水也不喝了,又说:“警/察局里有熟人,我顺道问了一嘴你那老同学的案子。详细信息肯定是不能告诉我的,我熟人只是说你那同学可能不是猝死,应该也是因为游戏而死。”

    “我猜到了。”

    “不,你肯定没猜全。”经纪人神秘兮兮的摇头,说:“我熟人还说他的手机掉落在荒郊野外,已经被格式化了。现在他们正在想办法恢复手机里的信息,我的建议是警/察不找你,那你也别去找事。不过心里要做好要被请去喝茶的准备。”

    又是一桩麻烦事。

    他要是去警/察局,肯定又会被拍到,上热搜,网友分分钟能脑补出一系列诡秘离奇的怪事。到时候说不定还有人猜他吸/毒。

    淦,好烦。

    经纪人也没心思在这边坐太久,他还有几个亲戚的安危没有确定。当即又急匆匆的站起身,拿起钥匙就要往外走。

    手指刚搭上门把,身后传来一声‘哥’。

    经纪人瞬间就腿软了。

    一般只有盛钰发觉自己快要闯祸的时候,才会用这种试探的语气叫他‘哥’,然后一脸心平气和的说一些能把人气死的事情。

    想到这里,经纪人心惊胆战的回头:“你干嘛?”

    盛钰咳嗽了一声,喝水掩饰自己的心慌。他拿杯子挡着脸说:“如果副本里有人对我告白了,那我该怎么办?”

    经纪人第一个反应:“粉丝?”

    “不是粉丝。”盛钰哼了几声,满脸淡定又随意说:“就是嗯、有那么一个人。”

    经纪人第二个反应:“帅不帅?”

    盛钰想都没想说:“帅到你腿软。”

    “那太好了。”经纪人第三个反应:“怎么告白的,你说来听听。我来给你分辨一下,看看他是爱上你的人,还是馋你的身子和脸。”

    这一次盛钰想了很久。

    他自我认知还是蛮清楚的,说:“不是爱上我的人,也不是想要我。他应该就是爱了个匕首。”

    “???”

    经纪人满脸困惑,还没来得及发问就被盛钰敷衍的推了出去:“你就当他爱了个寂寞吧。我不想聊这个话题,等有后续再来问你。”

    还能有后续的吗??!

    这话把经纪人听的惊悚了,这还是他第一次从盛钰嘴巴里听见感情方面的‘后续’二字。以前也不是没有男男女女追求过盛钰,那才叫真的追了个寂寞,就连他这个经纪人都看不下去,还以为万千少女心中的男神以后会孤独终老。

    想着,经纪人又八卦的伸脑袋,死死扣着门说:“你说的人我认识吗?”

    “不认识,快走。”

    总算把经纪人推了出去,他又不死心的拿脚卡住门,盛钰挑眉正要说这人八卦。就见着经纪人有些不忍心说:“我想了想还是觉得要告诉你,我上来的时候看见你弟在下面。也不知道待了多久,就蹲在路灯那边发呆。”

    “……”

    门合上,盛钰在沙发上坐了有半小时。

    盛冬离其实蛮聪明的,估计出副本就猜到自己杀死他的用意了。根本用不着想,小孩现在估计还在内疚,觉得拖了他的后腿。

    掀起窗帘看了一眼,半个小时过去,路灯下的人影还在。老远看过去就像有一只受伤的小狗狗,正垂头丧气的耷拉着脑袋。

    盛冬离没错,从始至终他就没有做错过什么。是盛钰自己过不了心里的那一关。

    水库的水很深,也很冰。

    在水库里挣扎求生时,往日寄托希望的爸爸和弟弟都不在身边,往日倾注好意的小妈背离他而去,亲妈早就忘却了他的存在。

    重重恶意和失望包裹上来,盛钰不敢再对盛冬离施加一点点好意。

    他拉上窗帘,捂着眼睛躺回床上。

    “虚假的亲情。”

    以及一段莫名其妙的开始,不知道会以怎样方式结束,或许同样虚假的……爱情。

    对,虚假,就是爱了个匕首。

    盛钰在心里点了点头,说服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