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33章 肥厨怪客(二十一)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生来傲慢的男人从来没有对人低过头, 现在却只对他一个人低头。即便对方很有可能是对自己的控制力有信心,盛钰还是本能的觉得战栗。

    不是恐惧,而是那种说不上来的麻痹感。

    匕首的尖端明明抵着傅里邺的心脏, 但是此时此刻,就好像自己的心脏也被一齐扼制住, 整个揪了起来, 导致盛钰有那么一瞬间都忘记呼吸,冰块坠落,防护罩猛然碎裂。

    刺啦啦——

    那些冰块连接着光晕砸落在地面上,廖以玫哇的吐出一口血, 身体直接瘫软下去。

    傅里邺眼神一凝, 仿佛在无声催促。

    盛钰不再犹豫。

    在祭坛幸存玩家惊异的视线当中,他高高举起手臂,对准傅里邺的心脏就是狠狠的一扎。

    匕首毫无阻力直接没入了胸膛,鲜血顺着伤口潺潺流出, 润湿五指, 暖意由指尖传至心底。

    做完这个动作之后, 盛钰面色一变。

    如果说刚刚他还只是觉得周遭人的行为变成了慢动作,那他现在几乎是感觉周遭已经完全静止了。那些坠在半空中的冰被灰尘侵蚀,变得浑浊不堪, 远方胖子还在着急搀扶廖以玫, 眼神再往前放,是无数玩家们惊慌失措的脸庞。

    他们恐惧, 他们绝望,他们彷徨。

    这些细节变得无比清晰, 仿佛萦绕眼前。

    就好像有一个斯坦尼康稳定镜头在混乱与纷杂中穿插。经过了各式各样的绝望面孔, 镜头忽然向后一拉, 所有感官重新回笼。

    最为敏感的,自然是五指的温热。

    盛钰正要撒手后退,双肩却忽然被傅里邺强硬的按住。他慌了一瞬,很快冷静下来快速认怂:“如果是扎痛了的话,那我先道歉。”

    话音刚落,对面传来一声轻笑。还没等盛钰细想,就看见傅里邺低着头,语气从未这么认真过:“我们终止合作关系吧。”

    “……啊?”盛钰愣住。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从天上掉下来,我抱住了你,然后扔下了你……怎么办,我现在竟然有点后悔。”

    说着,傅里邺缓缓抬眼,匕首扎进他的心脏,他的眼神像是利刃一般,将那刻骨铭心的感觉原数奉还,搅和的人心脏砰砰跳动不止。

    那些碎冰打在身边,廖以玫艰难的维持防御技能。防护罩只剩下一个雏形,玩家们的尖叫声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没有一点火星,这里却比战场要真实千百万倍,随时随刻都有人丧命。

    盛钰迷茫皱眉说:“现在先不谈论这个。我来试试掠夺你的技能。”

    【是否选择掠夺傲慢王技能。】

    【是/否。】

    “我选择是。”

    说完,盛钰只觉得心灵深处多了一股联系,看不见摸不着,却遥遥指着近在咫尺的人。

    双肩上按着的那两只手忽然变换了动作,傅里邺转到他的身后,浅浅抱住盛钰。两人的手一齐握在审判日上,有一股力量牵引着盛钰将弓弦拉开,面前凝聚起一束巨大的光束。

    耳侧的声音冷冽,热气扑到耳廓,透着一股不易察觉的暧昧温存:“如果再来一次,我会紧紧抱住你,像这样——”

    那束光束凝聚到最大,光爆声噼里啪啦的响。有无数黑色的光晕环绕在周身,天地一片雾蒙蒙,他们现在就是玩家们眼中唯一的光亮。

    这光亮在某一个瞬间拔高,至最亮。等刺眼到眼睛都睁不开的程度,它离弦而出,穿梭人群,穿越鬼怪,破除冰渣,翻云直上。最后势不可挡的划过长空,巨响响彻整个祭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鬼妈妈被穿胸而过,一连退了好多步,一下子掉进深窟窿。她不甘而又痛苦的呐喊:“鬼王,是你们杀死了我的孩子,就算你们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会追上来,为我的孩子报仇……”

    后面的声音一下子淹没在窟窿里。

    与之相对应的,金色的楼梯最下方寸寸断裂,速度虽然不快,大概每三十秒钟就会断裂一阶,但那碎裂的声响就像是玻璃杯掉落在地,噼里啪啦的声音不断摧毁玩家们的心智。

    反应快的玩家立即拔腿就跑,像是疯了一般的朝楼梯狂奔不止。

    盛钰反应也很快。

    他根本来不及深想傅里邺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只知道伸手拉住后面的人,朝前方冲刺。

    那一瞬间,所有玩家思想高度一致。

    大家都已经厌烦了自己的无能,只有爬到更高的地方,看见更远的风景,才能有资格掌握住自己的命运,再去掌控别人的命运。

    跑!必须要跑的再快一点儿!

    变强的念头从未如此高涨。

    楼梯断裂了,不要紧,大家搭建人梯。你踩着我,我踩着你,一起创造辉煌。

    这几步盛钰跑的毫无印象,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都不知道踩着谁的肩膀爬上了楼梯。最下面的阶层还在断裂,左脚一空,他整个人有一半都悬空在外面,距离地面足足几米高。

    傅里邺回首,抓住他的手。

    盛钰跟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赶紧顺着傅里邺的力道爬了上去。胖子搀扶着廖以玫,危机时刻这人总是无比灵活,明明刚刚还在盛钰后面,眨眼间就冲到了最前方。

    “只要我跑得快,危机就追不上我们!”

    胖子几乎是拎着毫无斗志的廖以玫,连拖带拽的非得跟她一起登楼。如果廖以玫的表情可以具象化,那她现在一定满脸的:操,只要你跑的够快,队友的问号他妈的就追不上你。

    好不容易跑到楼顶,这十几分钟的时间里,林林总总算起来也有小几百人登顶。

    还有不少人在楼梯下方挣扎,有人在断裂楼层上放出了绳子,还有人使用技能,想方设法的帮助自己的人类同伴们。

    21层楼可以看见人性最恶的一面,同时,在不经意的时刻,也有人性善面的呈现。

    聪明人应该都清楚,这场危机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他并不是仅仅一个人的战争。

    登顶时再回首。

    异次元食堂已经完全被摧毁,神明古老的传承由辉煌澎湃的宏伟建筑转变为断壁残垣。废墟抬眼就能看见,猩红血液蔓延了整个祭坛。

    鬼怪们热泪盈眶,激动的匍匐在地。

    有些甚至不住磕头,像是供奉属于自己的信仰一般,供奉着登顶的四位鬼王。

    这是他们心中的神,这才是绝对的荣耀。

    庆典不是神鬼开战的标志,祭祀同样也不是。大小世界三千副本,无论鬼怪与神明身处何处,他们都会确信一件事。

    ——今日起,战争的炮/火已经被打响。

    也许是氛围,或者是手心发热的身份卡牌。盛钰只觉得自己同样激动,看着那些匍匐在地的鬼怪,他就好像看见了千千万万的臣民,用尸体堆积起一条让鬼王走向荣耀的血腥之路。

    身后传来一声闷哼,回头一看,傅里邺盘坐在地,靠在楼梯道上。他胸口的恶诅匕首闪烁着耀眼的光芒,正缓缓,用力的往深处去。

    盛钰赶紧蹲下:“你没事吧?”

    傅里邺抬眸看了一眼他,没说话。似乎胸膛的痛楚蔓延到他整个身体,导致他人都在微微发颤。这件事虽然是傅里邺主动要求的,但盛钰不可能就这样把责任全部推出去。

    他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要做什么,只得尝试着将手按在匕首柄上,想要将其拔/出来。

    “别动。”傅里邺按住盛钰的手,下意识深吸一口气缓解痛楚:“你在把它往里按?”

    盛钰不能理解说:“我把匕首往里按做什么,我是想把它拔/出来……”

    话还没有说完,他也感觉到了不对劲。

    准确来说,掌心的匕首正在逐渐消融。化为一道道黑色的线条,穿透鲜血淋漓的伤口,疯狂的往里钻,使得更多心头血冒了出来。

    周围瘫倒一圈人,这个时候他们再也没有余力关注其他事情,只是瘫在原地万般庆幸自己的侥幸存活,又期待回归现实的曙光。

    倒是胖子和廖以玫抖擞精神靠了上来,胖子一看就傻了,惊恐问:“这匕首谁他娘刺的?是不是不想活命了,竟然敢刺傅佬,我靠,胖子第一个冲上去帮你刺回来!”

    见傅里邺眉头紧皱一言不发。胖子还以为他痛到讲不出话,迅速扭头看向盛钰,气愤说:“到底是谁他娘这么苟,趁乱劫财,不,劫色。靠,也不对,我的意思是到底谁刺的?”

    盛钰冷漠回:“我刺的。”

    “……???”

    胖子满脸的‘我人裂开了’。

    一旁的廖以玫撕烂胖子的衣角,团成一团堵住傅里邺的伤口,说:“这个副本快结束了。忍一下,根据经验,下个副本你就会恢复伤势。”

    她只是说恢复伤势,但匕首的效用并不会消失。傅里邺骂了一句,又道:“该死的匕首。”

    眼前光芒大放,头脑逐渐眩晕。

    抓紧最后一点点时间,盛钰小心翼翼的问:“我就是好奇一下哈。你现在是什么感觉?”

    “……”

    闻言,胖子和廖以玫不明就里,也跟着盛钰一起看向了傅里邺。

    三个高度集中的视线注视下,傅里邺张了张嘴,看样子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出口。

    最后他只是摇头:“我想控制自己。”

    “控制什么?”胖子茫然的问。

    盛钰本能的感觉傅里邺下面的话会比较惊悚,他想拦住胖子,刚拉了一下胖子的手腕。旁边就投注来一道热切到让人头皮发麻的视线。

    “我控制不住。”傅里邺抓紧盛钰的衣角,头紧紧埋着,自暴自弃般说:“深爱着你。”

    这声音清冽淡漠,话语的含义却好像从天而降的天雷,电闪雷鸣风雨齐鸣,把所有人瞬间都劈傻了眼。

    “……噗咳咳咳??!”

    廖以玫咳了一声,被口水呛的不行。很有可能她以为这两人本来就是一对。

    但胖子不可能这样以为呀,他惊悚的看了看傅里邺,又看了看盛钰,满脸的怀疑人生。

    贪婪和傲慢,盛钰和傅里邺。

    操!只是十分钟不见,这他娘的怎么搞出来一个21层楼内外都闻之色变的举世大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