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32章 肥厨怪客(二十)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胖子原本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旁边的廖以玫问了句:“你那朋友技能是复制别人的技能?”

    胖子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我感觉不太像复制,不然我不会对饕餮失去控制, 应该是能抢夺别人的技能。”

    廖以玫说:“那我明白了。他抢夺了残魂神明的技能,用这个技能增幅鬼怪能力, 又治愈鬼怪伤势。绝境逢生, 逆风翻盘,厉害。”

    “那是当然。”胖子见女神夸了盛钰,自己也觉得高兴,说:“和盛哥接触多了你就知道了。”

    “知道什么?”廖以玫疑惑。

    胖子一脸过来人的心酸:“盛钰, 这是一个敢于在狗嘴里抢食, 并且狗还抢不过他的男人。”

    “……”

    盛钰一过来就听见这句话,他无语的掏出匕首,敲了下胖子的头:“瞎说什么呢。我好歹还是个公众人物,警告你, 以后不能说这话。”

    胖子被抓包, 尴尬笑着连连点头, 他指了一下盛钰后边:“楼梯下来了!”

    回头一看,金光普照。

    楼梯台阶从上至下延伸,最下面的一阶已经无限接近于地面, 看上去不过一米距离。

    神明与鬼怪两方阵营来回消磨, 都减去了不少。不过总体来看,还是鬼怪占了上风。

    本来盛钰是打算在楼梯下来之前, 一鼓作气抢夺残魂技能,将神明赶尽杀绝。

    但是现在看来, 这个计划还是有些过于理想化, 不少神明都抢夺走玩家的身份卡牌, 为自己赢得一缕苟延残喘的时间。

    肩膀被人拍了拍,回头一看,傅里邺不知道什么时候靠近。他指了指肥厨方向:“看。”

    不止盛钰看了过去,附近的人都在往那边看。在一众仓皇逃窜的神明当中,肥厨实在是太显眼了,他就站在原地没有动,但凡有鬼怪上来,他就疯狂的自/杀式攻击,即便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也不会让敌人落得半点好处。

    不一会他就满身鲜血淋漓,那些累赘的、堆积成一团的肉像是血袋子一样挂在他的身上。

    眼见着神明阵营的颓势越来越明显,他着急大喊:“大家别担心,只要异次元食堂的基业不被毁掉,那我们就有重来的那一天。一次失败并不意味着永久的失败,保住性命,咱们养好伤,追去新的小世界,向鬼王们报仇雪恨!”

    “向鬼王报仇雪恨!向鬼王保持雪恨!向鬼王报仇雪恨!!!”

    无数道咆哮声汇聚到一起,震的玩家们茫然又惊慌,他们不知道鬼王是什么,但这并不阻碍内心逐渐堆积起的恐惧。

    四面八方都是恐怖的怪物,不管是神明还是鬼怪,现在的情绪都是斗志昂扬。根本无法分辨这些怪物到底归属于哪一个阵营,非要说的话,他们就好像被丢入了一个大型乱斗场,个人就是一股势力,胡乱的与周围的存在厮杀。

    楼梯近在眼前,又好像远在天边。

    “妈的。”胖子烦躁骂出声:“这群糟心玩意怎么一个个脑回路这么像。上次副本的鬼娃也是,说他妈会来副本堵我和盛哥。这次又是这样!”

    说着,他优先跑向楼梯,极速狂奔的时候还不忘拉着廖以玫。后者眉心满满的倦怠气息,要是胖子不拉着她,很有可能廖以玫就厌世的就地坐下,撑着下巴无聊的打哈欠了。

    跑了一会,身后没有其他脚步声。

    胖子回头一看,整个人就惊了:“盛哥?”

    廖以玫向后看了一眼,好笑说:“他好像还不满足。杀人就要灭门,一点根基都不能给神明留,不愧是贪婪王,这张卡牌拿的好。”

    就像是廖以玫说的那样,在肥厨与一众神明鬼怪的高度集中的关注之下,盛钰跑到寸头身边,说:“你之前说你在副本丢了很多炸/药,全部都可以用意念引/爆?”

    寸头一惊,他很想感觉跑到楼梯那边,但是想起胖子的话,他还是勉强点头说:“是可以用意念引/爆,但是威力你也看见了,都不怎么……”

    “没事,技能借用一下,我能增幅五倍。”

    盛钰打断他的话,紧盯寸头的脑门。不出几秒钟,上面就出现一行黑色的小字。

    【身份:学者(火/药方向)】

    【技能:每十分钟生产0.5公斤炸/药,无法随身携带,可随时凭借意念引爆。】

    【是否选择掠夺学者技能?】

    【是/否。】

    “我选择是。”

    就在盛钰这话出的下一秒钟,他的精神就好像被接入了一个全新的局域网。在总操控室中,他可以很轻易的看见过去几百个小时里,寸头扔下的所有炸/药,以及方位。

    仅仅是心神一动间,远处传来巨大爆破声。

    最先坍塌下的是异次元食堂,那个建筑模拟了金字塔的形态,也确实像金字塔一般存在了数千年的时间,但是论好运。异次元食堂明显没有金字塔那般,可以永久的传承下去。

    最低层被炸毁,上面的楼层全部倾斜倒塌。即便是隔着天壁,也能感觉地面在震动,仿佛爆破的声音就近在咫尺,闭眼就能感觉到漫天飞舞的灰尘与消逝而去的神明古老文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肥厨崩溃的咆哮,他疯了一般的要朝盛钰冲过来。只可惜有无数鬼怪比他还要更加疯狂,张牙舞爪的举着爪子挡住肥,凶猛的扑上去与其互殴。

    异次元食堂过后,就是肉食厂。

    这一次的动静明显要更大,不断有重物落地的声音传来,将天壁上的岩石震落。

    碎石块掉落在地面上,尘土四起,昏黄的烟尘遮天蔽日,鼻尖全是辛辣的铁锈气息。眼睛被辣到睁不开,只是浅浅的呼吸一下,这种怪异的辣味就会呛入肺中,让人咳嗽不止。

    神明们痛苦的伏地,像是已经丧失了斗志,任由鬼怪们将其侵蚀吞噬。

    传遍了鬼神界的七王信息自今日起更迭。

    传闻傲慢王傅里邺单枪匹马杀过整整一层楼,鬼怪们敬畏他,神明们恐惧他。又有传闻说愤怒王翁不顺乖张跋扈,夺过玩家的愤怒身份卡牌鸠占鹊巢,以鲜血平息怒火,以死亡慰藉心灵,明明身为神明,却与神明阵营对立,他就这样游荡在所有阵营之外,自成一派。

    现在,有了新的传闻。

    三千世界三千副本,大大小小引申许多,但神明的传承基业就那么几个。

    异次元食堂就是其中之一。

    现在,盛钰开创了先河,他凭借一己之力推翻了存在万年的异次元食堂,这对神明的打击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轻易之间就可以让他们难以自已,沉沦在悲痛与愤怒中万念俱灰。

    这一战,贪婪王盛钰一战成名。

    盛钰没有再对‘战场’投向太多关注,楼梯已经完全出现,现在首要应该做的,就是爬楼。只要站到更高的位置,才有资本获得新的技能。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保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人。

    他转身,步子却忽然顿住。

    第一看见的就是傅里邺拉弓的背影,箭支射出去,打在楼梯的光罩上面,直接变成黑光消失。楼梯顶端破了一个大洞,黑色的虚影趴在楼梯最上方,从洞内往外爬。

    胖子和廖以玫都已经爬到了中段,眼见着前方楼梯忽然结冰,并且那冰正在往下方蔓延。不知道是黑影的缘故还是冰的缘故,胖子和廖以玫一齐转身,速度极快的往下跑。

    跑到后面,他们几乎用跳的。

    摔落在地滚了好几圈,胖子苦着脸说:“他娘的,上面那是个什么鬼?”

    “不是鬼,是神明。”廖以玫将碎发拢到而后,重新扎了一个高马尾,说:“论坛有教过怎么鉴别领域,血是红色的就是铜领域,血是蓝色的是银领域,那是一只银领域的神明。”

    提起‘银领域’这三个字,盛钰和胖子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想起了第一个副本的鬼娃。

    胖子惊呆了:“他妈不会真追来砍我们吧?”

    “你还记不记得那只鬼小孩血液的颜色。”盛钰的关注点明显不太一样:“小孩说过他是来铜领域养伤的,她妈妈也在这边,会为他报仇。”

    胖子想了好几秒钟,有些不确定的说:“好像是蓝色的。我感觉那只鬼娃也不是很强,银领域听起来牛逼哄哄,看起来也不怎么呀。”

    就像是回应他的话,傅里邺摇头说:“受了伤,来到底层领域还被削弱实力,即便这样,我的箭还是穿不过她的防护。”

    胖子迅速扭头看廖以玫,泪眼婆娑说:“小美,我砍你一刀,送你出副本。不用感谢我,这是我应该做的,你一定要替我活下去。如果可以的话,找个比我更爱你的……”

    廖以玫冷酷拒绝:“滚。”

    几人交谈的间隙,辛迎雅也来到了旁边。

    爆炸来袭之际,她不知道躲到了哪里去,现在竟然毫发无损。看了一眼周边一圈鬼王,她翻出了整个白色瞳孔,说:“我之前理解错了,以为最大危机就是祭祀。现在看来不是,就算是银领域里的弱神,也比铜领域强上千百万倍,你们说的鬼小孩可能就是靠亲戚关系上了一个领域,他的妈妈无法在弱肉强食的世界保护他,只能一起下一个领域,成为鸡群凤首。”

    “还能靠亲戚关系上一层领域?”

    胖子惊悚的回头看了一眼奇形怪状的神明们,一言难尽说:“长得潦草,性趣还挺蓬勃。”

    这吐槽,犀利。

    搁在平时盛钰估计就笑了,但是他完全没有胖子的好心态。

    要是现在几人互相捅死对方,那的确是可以出副本,回到现实世界,这也是胖子的第一想法。但……都走到这一步了,还撒了好些水晶去铺建楼梯,要的不就是更上一层楼嘛,现在离开副本,那这几天几乎是白忙活了。

    功亏一篑,这是盛钰绝对抗拒的。

    形势轮不到他抗拒。

    显然从高楼层高领域下到低楼层低领域对鬼妈妈也是一种庞大的损伤。

    还没有露出全貌,就听见她痛苦的咆哮声,明明楼梯大洞上什么也没有,她却好像面对着一块无法逾越的高山与沟渠,每一寸都爬的艰难。

    那尖叫声穿透云霄,只是刹那间乌云蔽日,阳光像是羞涩的小姑娘,怯弱的躲进云彩背后,不再照拂大地。残魂神明留下的火把依然在燃烧,只不过在尖叫声刚冒头的那一瞬间,火把上的火焰腾空而起,一下子结冰。

    冰块‘啪’的一声落在鬼怪身上。

    只消片刻就整个包裹住鬼怪全身,形成一座一座形态诡异的冰雕。要是这个时候有其余生物冲撞到冰雕,那这些冰雕就会从撞击处开始存存碎裂,化成一地冰渣子,连尸体的痕迹都没有。

    局面转瞬间反转,不少鬼怪都碎成冰。

    尽管攻击不是冲着自己来的,还是有不少神明畏惧的匍匐在地面上,像是本能压制,他们本能的对银领域神明臣服。部分玩家趁机上前,抢过地上的黑水晶,就要尝试爬楼。

    这次甚至都没走到中端,就被冻在了楼梯之上,给这份金碧辉煌添一丝诡秘气息。

    “她快出来了。”胖子焦急的扭头说:“傅佬技能打不破防护罩,盛哥,你可以掠夺鬼妈妈吗?”

    使用了这么多次技能,盛钰心里多多少少也有点谱,“我的技能和对方实力无关,更多的看对方的精神。要是精神不□□,那轻易就能掠夺过来,就像是祭祀残魂……我现在都没有办法靠近那只鬼妈妈,而且我技能只能使用三次。”

    辛迎雅急说:“不是让你省着用了吗!”

    第一次和胖子结合,饕餮吞噬食材,反杀神明。第二次和神明结合,增幅与治愈使得神明阵营只剩下残兵败将,第三次和寸头结合,用爆炸摧毁了神明的根基,摧毁所有在场神明的心智,剩下的就交给鬼怪,将漏网之鱼全杀光,直接断掉未来被突如其来寻仇的可能性。

    无论哪一次都很重要。

    盛钰下意识皱眉,正要开口说话,一旁的胖子倒是忍不住骂辛迎雅:“刚刚那么多次危险,你人都看不见。除了一张嘴会叭叭叭,你做了什么?现在来指责别人,你好意思吗?”

    辛迎雅不讲话了,扭头不去看胖子。

    周身都是一片火光,不时有冰渣子掉落在地,祭坛上的人群都在寻找庇佑自己的地方。鬼怪们像是疯了一样,见着有冰块砸向鬼王,他们主动以□□去挡,誓死也要守卫他们的王。

    这些鬼怪单纯,且忠诚。

    然而这些并不能阻挡绝对的实力,冰块正向祭坛方向蔓延,玩家们也不想着爬楼了,一个个避之唯恐不及的往后方躲。有些速度快的,甚至已经钻入了天壁的洞,想要往金字塔方向跑。

    只是恍惚间,她终于爬上了楼层。

    一步一步向下走,这个距离,盛钰可以看见鬼妈妈仿佛凝结起冰霜的脸庞。

    那是一个很美的女人,只是冰霜折损了她的美貌,眼底的血腥与憎恨情绪扭曲了她的面容,使得她变得面目可憎,又歇斯底里。

    “是谁,谁杀了我的孩子?!”

    她尖声怒吼,半只脚还在那个窟窿里,半个身子趴在楼梯外边。此时正死死攥住楼梯边缘,努力的往外爬,蓝色的血液混着冰块一路从楼梯上淌了下来,在一片混乱嘈杂的声音当中,血液滴在地面上的声音几不可闻。

    冰蔓延的速度猛然增快。

    暑气消失不见,众人仿佛置身在一个冰窟窿里,冻的浑身发抖,就连动作都比往常要僵硬了许多,死亡的阴霾随着寒气直逼大脑。

    更为惨烈的是,楼梯最下一层碎裂了。

    它正在逐渐消失,等碎裂到一定的程度,就算是扛过了鬼妈妈的攻击,众人也无法再登楼。

    时间紧急,危机迫在眉睫。

    似乎是有了余力,鬼妈妈凝聚起团团冰块,现在这些冰块并不是无差别掉落。它只冲着在场四个鬼王而去,牵连的在四鬼王身边的辛迎雅也叫苦连天,正费力的往楼梯反方向跑。

    眼见着冰柱越来越多,多到鬼怪们阻挡不及,胖子的衣角都被碎冰扫到了。那块衣角立即冻得硬邦邦,还在不停往上蔓延。

    刚用力撕烂衣角,抬眼就看见寸头目眦欲裂的猛推廖以玫。那块地方被冰柱一下子砸中,寸头眨眼之间就变成一块栩栩如生的冰雕。

    胖子愣了。

    廖以玫坐倒在地,也愣住了。

    “绝对守护!”

    来不及思考太多,她眼圈通红的支起技能防护,将整个楼梯下方以及玩家阵营都涵盖在内。冰渣子砸落在白色光圈上,整个防护罩都在震动,玩家们都惊恐的聚成一团。

    廖以玫回头,冷声叫道:“都是傻子吗?呆站着干什么,还不互相攻击!”

    有了她的提醒,距离近的玩家赶紧跑向对方,胡乱的就拿起武器一阵乱敲。还真有不少人被敲出了副本,但余下距离远的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即便是有廖以玫支起的防护罩,冰渣子打在地面上,还是使得地面不停震动。

    他们连站都站不稳,更别提奔跑了。

    “我支撑不了太长时间。”廖以玫咳出一口血,看向胖子说:“你去找盛钰,让他杀了你。”

    胖子急道:“那你呢?!”

    廖以玫摇头说:“我本来就不想活了。死了就死了,谁没有一死。与其轻飘飘的死掉,还不如守护住更多的人,别废话了,快去。”

    “不,不,一定还有转机。”

    眼见着防护罩摇摇欲坠,冰块也越来越多。胖子解开腰间的小包裹,将其甩到盛钰的方向,大声吼道:“盛哥,接着!”

    说完也不看盛钰有没有接住那个小包裹,胖子小心翼翼的抱过寸头的冰雕,放到廖以玫身边。他也跟着坐了下去,红着眼睛死死抓紧菜刀,说:“等防护罩碎裂的那一瞬间,我这刀就会落下,我就算是死也要先把你送出副本。”

    三人围成一个小圈,廖以玫又弯腰呕出一口血,她眼神一狠,翻手就夺过了菜刀。正要砍向胖子,盛钰那边就传来一声:“我开出来了。”

    开出来了,开出什么了?

    她迷茫的看过去。胖子赶紧将菜刀重新拿回来,小心翼翼收了起来,抹着眼泪说:“小包裹里都是我存起来的黑水晶。我寻思着盛哥吞了那么多黑水晶,就算因为楼层限制开不出其他技能,那他那个掠夺技能总能升级吧,总之你别轻易想死,我都不知道怎么劝你,你这样我害怕。”

    廖以玫扶额:“行吧,那我先不死。你别哭,我不是安慰你,主要是你哭的很吵。”

    “……”

    胖子哭的更伤心了,还很没有形象,就这么对着他的女神鼻涕眼泪糊一脸。

    另一边。

    【贪得无厌使用次数加一。】

    盛钰皱眉,罕见的犯了难。

    他、不,应该说他们现在所有人都是靠廖以玫的绝对守护苟着。要想使用技能,那得先出防护罩,然后靠近楼梯踩上冰,接近鬼妈妈,到达一定距离之后,才能使用掠夺技能。

    这个过程只是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盛钰就感觉自己已经死了千万遭。

    近战攻击手遇见了法师,这简直是盛钰最不想看见的画面。身后还有一位法师,傅里邺很果断的说:“你来掠夺我的技能。”

    法师对上法师,两边都是远距离攻击,这倒是一个好办法。

    盛钰立即盯上傅里邺的头顶。

    不一会,上面就出现一行字。

    【傲慢王】

    【精神控制:击上对方的薄弱点,一击致命。击上非薄弱点,可重伤。】

    【是否选择掠夺傲慢王技能。】

    【是/否。】

    “是。”

    【掠夺失败。】

    “重新掠夺,我选择是!”

    【掠夺失败。】

    “……?”盛钰又回头看了一眼防护罩,急说:“不行,总是掠夺失败。”

    “应该和身份卡牌有关。我拿到卡牌的时候就有声音告诉我,本性傲慢,不对人臣服。”

    傅里邺沉吟几秒钟,闭上眼睛像是下定了决心,他缓缓睁开眼:“拿出你的匕首。”

    听了这话,盛钰不明就里,但还是将恶诅守护匕首掏了出来。

    刀刃闪烁着冰冷的寒光,孕育着一股不详的气息,名字里虽然带了‘守护’这两个温暖的字,但这把匕首的用法十分歹毒。

    ——对准敌人的心脏扎下,您将直接掠夺对方所有的信仰,让敌方对您陷入狂热崇拜状态。此武器仅能使用一次,使用效用为永久。

    鬼使神差的,盛钰脑电波和傅里邺一下子接轨:要是傲慢这张卡牌本性不对人臣服,那就想办法让他臣服,恶诅守护就是一个绝佳的好手段,信仰崩塌,他会变成新的信仰。

    这个想法歹毒,又要命的疯狂。

    ‘轰隆隆’一声巨响。

    防护罩已经出现裂痕,部分地方都被砸出了大洞。那些碎冰顺着洞砸落在玩家和鬼怪之间,转瞬又收割走许多性命。

    远方传来鬼妈妈的尖利叫声,她闻到了孩子的鲜血味,崩溃又绝望。挥手间又是更多的冰块落在防护罩上,她的另一只脚也迈上了楼梯。

    盛钰一点一点的抬眸,耳边呼啸着各种杂乱声响,但主观意识将那些全部都屏蔽掉了。现在在他的眼中,其余人的动作仿佛都变成了慢动作,天地之间好像只剩下了他面前这个人。

    说这话的时候,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嗓音会干涩到这个程度:

    “你要通过匕首……对我臣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