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31章 肥厨怪客(十九)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带我上去,愚神。”

    那神明浑身颤了一下, 要是面前是傲慢, 或者愤怒, 根据之前的事迹, 他或许就退却了。但眼前是贪婪王, 仔细想想对方好像并没有做过什么震惊鬼神界的大事, 他也就只是颤了颤,又恢复满脸兴奋的神色, 迫不及待的引盛钰上祭坛。

    往前走的路上, 盛钰感觉到了像机场一样的氛围。鬼怪就像是疯狂的粉丝, 神明像是一路开道的保镖,玩家是不明觉厉的机场路人。

    这样一比划,他心里还有点好笑。

    等上了祭坛, 就没有那么好笑了。

    这里的氛围实在是太感染人了,周边环绕着一圈跳大神的神明。就算他上来了,那些神明仿佛也不为所动, 专心的高举着火把,摇曳火星之间, 虔诚的视线时不时盯着一个方位。

    顺着那个方位看过去。

    祭坛背后有一个大铁鼎, 盛钰又不是这个专业的,他也说不出来那鼎的材质。

    他甚至都不能确定那个东西到底是坛还是鼎,反正看上去得有十几米宽高, 中间还凹陷下去一大块。

    那大鼎处于比玩家们要更低的方位, 要是垂眼看过去, 甚至能看见水平面,其上水波安静且祥和,丝毫不受火热氛围的影响。

    周遭神明犹豫几番,一靠近盛钰,鬼怪就开始躁动,变得不安。最终他们放弃了捆绑盛钰,任由其在祭坛上胡乱行走。

    不时有神明抓过他附近的玩家,强硬的夺取卡牌。现在成功率提高了太多,只要是被抓走,那些玩家的身份卡牌一定守不住。

    不,应该说他们连命都保不住。

    盛钰知道自己不能再耽搁下去了,指不定什么时候神明觉得:诶嘿,这个成功率妥了。到时候玩家们的噩梦结束,鬼王境遇转向艰难。

    他上来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先和辛迎雅再交谈一番。

    在无数道复杂视线的凝视之下,盛钰穿过那些哀嚎的玩家,就像是战争年代传过沟渠,沟渠里躺着无数伤势凄惨无比的兵人。

    自始至终他的视线都没有偏移,十分迅速的走到了最靠左的石柱。

    “你来了。”

    辛迎雅若有所感抬头,她的眼珠混沌,但好歹还是黑色的。枯槁般的长发像是一个麻球一般坠在脑后,将她旁边未施粉黛的女人衬托的更加英姿飒爽,闭目都能感觉到一股强势气息。

    那应该就是廖以玫,貌似已经昏了。

    盛钰没有对廖以玫投向太多关注,他看向辛迎雅,说:“我只要你回答我一件事。”

    “我什么都不能说。”辛迎雅摇头,死灰般的眼神看着让人很不舒服。但她的语气是和善的:“现在这个结果已经是我看见的最好结局。说出来,未来只会变得更加不可控。”

    “我不是要问你现在看见的预言。我是想知道你之前说的,大半可能四个王座同时倒塌,还有一种可能性是三座王座倒塌,那剩下来的那一座……”是他吗?

    话没有说完,但盛钰的意思已经很明显。

    辛迎雅摇头:“不是你。”

    盛钰也没有太失望,他转而说:“那应该就是傲慢了。”

    “也不是他。”辛迎雅还是摇头。

    “……?”

    不是他,也不是傅里邺。难不成胖子发威,在死局里还可以苟到最后?

    辛迎雅意有所指说:“成功和失败是相对的,在这种可能性下,王座不倒塌。但要是结局改变,那位幸存的王在未来只会遇见更大的危机。你要知道,那位一直都有劫难,若是靠你避过了劫难,未来自己面对的时候,只会更危险。”

    盛钰没听懂。

    他的理解就是幸存下来的那人被改变了结局,也许在原先的时间线中,那人是靠着自己度过难关。这次靠着他度过难关,劫难只会延续下去,并不会消失。

    听起来像是辩证题,盛钰也没有深想,反正是别人被下了死亡flag,不关他的事。

    要是预言说的是胖子——

    还没有想好后续,旁边忽然传来一道较为随意的女声:“死了就死了吧,无所谓。”

    盛钰扭头看去,廖以玫眼睛还是闭着的,但这声音确确实实是从她的方向传来。

    辛迎雅似乎也有些惊讶,偏头看去:“你不是被打昏了吗?”

    空气仿佛都死寂了几秒钟,廖以玫缓缓睁开眼睛,眼珠黑白分明,十分纯净。但她好像还没睡醒,丝毫不顾及形象的张嘴打了个哈欠,说:“谁说我昏了,我只是在睡觉。”

    “不可能,神明打了你那么多下,你身上还有这么多伤口……”辛迎雅先是笃定摇头,随机看见廖以玫身上的伤好的差不多了,她瞬间语塞。

    一物降一物般,廖以玫瞥她一眼,冷冷说:“就你那不准的预言,还会变来变去。就靠着玩家怕死的心坑蒙拐骗,得了吧,闭嘴最好。”

    说完,她也没有再看辛迎雅一脸的菜色,而是转头看向盛钰。顿了两秒钟,她友好的点头:“我是懒惰王廖以玫,你是哪个鬼王?”

    说这话的时候她语气实在平淡,就和现实世界里剧本围读一样——我是饰演xx的盛钰。

    态度太自然了,以至于盛钰都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回了一句:“贪婪王盛钰。”

    回完了他才觉得不对劲,迅速的凝视廖以玫头顶,确实看见了一行小字。

    【懒惰王】

    【技能:绝对守护。针对同伴,可以提供防御,副本内仅可使用一次。针对自己,可以加快伤口痊愈速度,使用次数无限制。】

    【是否选择掠夺懒惰王技能?】

    后面这句话就是走个过场的,盛钰一开始就没把廖以玫归入自己的计划内。

    自然不可能去掠夺廖以玫的技能。

    还想再和这位貌似拿到了免死金牌的慵懒王交谈几句,结果对方看上去并不是很想交谈。或者应该说,她又困了,竟然直接闭上了眼睛。

    佛是真的佛,秀也是真的秀。

    辛迎雅耸了耸肩,说:“她就是这样。你们来之前,神明像发疯一样的打她,她眼睛都不带眨一下,还嘲笑神明没吃饱饭。不过你上来是干什么的,神明没吃饱饭,所以你来给他们送菜?”

    盛钰没有理会这个嘲讽,他转身看了一眼,那些有毒的食材连带着长桌摆的齐齐整整,大多都是摆放在鬼怪的周围,也有摆放在神明周围的,所有鬼神都没有动菜,仿佛在等待什么。

    盛钰也在等待,他在等开菜。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某一时刻,祭坛周围的火把神明忽然停下动作。他们面向大鼎,转而改成与雕像一样的动作,虔诚高举火把。

    歌颂声停止,祭坛下方数以万计的鬼神保持了绝对的统一。他们压下所有即将冲破喉咙的低吼,眼球扩张,看上去激动的快要不行了。

    “神明想害鬼怪与鬼王,鬼怪却还以为这次庆典之后,两个阵营可以握手言和。”辛迎雅叹了一声气,瞪着盛钰的背影:“你还在等什么。一但开菜,就什么都来不及了。现在去提醒鬼怪菜有毒,兴许还有一战之力。”

    “不用提醒。”盛钰摇头。

    “……”辛迎雅嘲讽笑了一声:“我就不应该把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虽然看不见过程,我只能看见片段的结果,但是这种事根本用不着想吧。不提醒鬼怪,那你还怎么与神明阵营对抗……”

    一句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就戛然而止。

    辛迎雅震惊的瞪大眼睛,眼珠终于不再混沌散乱,似乎因为惊讶都凝聚起来了:“你!你要干什么?!”

    在她的视野中,盛钰的做法实在出人意料。

    就在神明火把熄灭,肥厨上前喊出‘开菜’的那一瞬间,他忽然将兜里的黑水晶全部倒到左手上,全部盖向右手的鬼王身份卡牌。

    第二次使用水晶,就能够召唤鬼怪。

    那一瞬间,本食欲大动的鬼怪们忽然一愣,齐齐扭头看向祭坛。在短暂的愣滞之后,他们齐齐转身,像是疯了一般扑向祭坛。

    前后左右四方,都有凶猛的怪物拔地而起,又是咆哮又是激动。他们像是看见了圣光一般,比神明祭祀的时候还要虔诚千百万倍。

    王在召唤他们!那是他们的王啊!

    ——伟大的王、不可一世的王,永远都在庇佑着他们的王!!!

    鬼怪抛弃了菜肴,有些甚至激动到流涕泪。

    本以为胜券在握的神明们瞬间就傻了,他们茫然的看向鬼怪,又看向祭坛方向。与他们一齐傻眼的还有数以千计的玩家。

    “啊啊啊啊发生什么了?”

    有人在尖叫,还以为大难来临。

    痛苦彷徨的情绪像是深渊一般紧紧包裹住他们,入眼所及全是暴动的怪物。心中的茫然时刻都在上涨,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就像盛钰说的那样。

    给他二十分钟,他就能制造一场混乱。

    象征古老传承的祭坛被鬼怪们践踏,那些高举的火把被混乱冲倒在地。如果说毒食材的计划失败只是让神明有一些挫败,那火把的熄灭就像是瞬间戳中了他们的爆发点。

    无数神明崩溃的咆哮,功亏一篑的苦痛折磨着他们,让心中的仇恨更加野蛮生长。

    沿路开了一条小道,小道附近的鬼怪都自发退让。得了这个空隙,胖子惊恐的跑来。

    危机时刻他还是很靠谱的,看见胖子手心里还提溜着寸头,盛钰松了一口气。

    他轻松了,胖子可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反手将寸头丢在地面上,胖子先是恐吓了一番‘不要乱动’,随即满脸惊恐的说:“盛哥,我觉得傅佬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说着不等盛钰回答,他抬手指了一个方向。

    那边也聚齐了大量怪物,其实刚刚盛钰也有注意到,不过他还以为是神明聚齐。现在仔细一看,那些怪物呈现圆环形状包裹着一个地方,中心的夹缝里能看见一个握弓的黑影。

    胖子神神秘秘说:“他也使用水晶了。能在你手底下抢小弟,我怀疑他也是一个鬼王!”

    盛钰:“……”

    要他怎么说,胖子真的是2G网冲浪。他都知道廖以玫是懒惰王了,胖子还在这里纠结傅里邺到底是不是鬼王,说他2G都抬举他了,应该说他还在诺基亚砖头机时代翱翔。

    这些事等解决完困局再说吧。

    刚刚还是鬼怪暴动,暴动完轮到了因火把熄灭而崩溃的神明。很快,就轮到了玩家。

    不少玩家激动的指着祭坛后方,“楼梯出现了,楼梯出现了!兄弟们冲啊!”

    说的好听,但依旧没有玩家动弹。

    他们压根不知道眼前是一个怎样的状况,就好像忽然之间,平和的氛围被打破。

    那些不知道是鬼怪还是神明的家伙跟疯了一样往祭坛方向冲,还有一部分冲向了21层楼第一人——傅里邺所在的方向。

    就好像观望了一场神仙打架,能隐隐约约感觉到这些事似乎和盛钰有关。但玩家并不能知道神仙为什么打架,又是为什么胜败。

    完完全全就是局外人,仿若被提线牵着的木偶一般,任由局势胡乱的摆布。

    他们只能艰难的站在原地,什么也做不了。

    盛钰迅速回头看了一眼。

    与上次副本不一样,这次的楼梯看上去金碧辉煌,被阳光照射的格外耀眼。从百米之上的高空往下延伸,现在距离地面还有几十米。

    还有时间,盛钰心想。

    他语速很快说:“胖子,用你菜刀技能辐射住所有的食材,快!”

    胖子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伸手,他连问都不带问的,直接甩出了食为天。

    菜刀在天空旋转、又旋转。尺寸越变越大,最后形成一个近百尺的大菜刀,辐射出耀眼的白色光芒,压过了所有的食材。

    盛钰:“技能借用一下。”

    “好。”

    说完了胖子才想起来懵逼:“啥?你说啥?我也想借你但是这个玩意不知道怎么借呀。”

    盛钰又说:“没事,我可以抢。”

    “……”

    胖子更懵逼了,他感觉掌心一阵火热。紧接着,根本没有收到召唤的饕餮从卡牌前钻出。

    它蹦到食材前,在胖子近乎呆滞的视线下,那只饕餮巨口一卷,吞下了所有的食材。接着,他变得更加巨大,一踩一踏之间就踩死了不少神明,威猛无比。

    “饕餮吃了多少被菜刀辐射的菜,就会变得多强大。”这个胖子能理解,但他不能理解为什么没有召唤饕餮,它自己就蹦了出来。

    再抬眼看去。

    饕餮不叫杀神明,那简直是在收割神明的性命。雕塑被它撞倒在地,拦腰断成两节。神明们悲苦的哀嚎,瑟瑟发抖的聚集,又无能狂怒。

    无数黑水晶出现在空中,像是黑色的浪潮一般,汹涌澎湃的涌向楼梯。

    这使得那金色变得更加闪耀,眼睛看过去的时候,有那么一个瞬间连眼睛都睁不开,就好像看见了一条朝圣者的通天大道,道上是加冕盛世,道下是血腥屠戮,对比极其强烈。

    收割完一波后,饕餮欢欢喜喜的冲盛钰打了一个饱嗝,看上去像极了一只求夸奖的幼犬。这个操作把玩家们看的傻了又傻。

    脑子再愚钝的人也能反应过来,盛钰刚刚凭借一己之力捣毁了神明的祭祀!

    危机解除,鬼怪忙着跪拜,神明忙着逃命,乱局变得更乱。玩家们挤成一团,又是惊讶又是惊悚的看着祭坛方向。

    还能这样的吗?这是盛钰第几次给他们带来意想不到的事情了?!

    次数太多,实在是数不清楚。

    但他们心里跟明镜似的,谁要是再提起盛钰密室逃脱的事情,只怕会换来这一群人一致的嘲讽眼神。如果说之前是因为感动撕掉了‘抗压能力低’这个标签,那么现在就是因为无法辩驳的实力,直接撕掉了密室逃脱所有不公平的标签!

    “傅佬也在过来,估计想爬楼。”看着那一群鬼怪簇拥的包围圈向这边靠近,胖子回头看了一眼楼梯,准备估算一下楼梯完全出现的时间。

    这一眼看去,他就猛的一愣。

    “盛哥,你快看后面!”

    盛钰注意力都集中在饕餮身上。

    十分钟过去,神明被伤的伤,杀的杀,下次无一例外的凄惨。有了鬼怪的簇拥,祭坛就像是一个天然的保护伞,神明根本无法靠近。

    再不济也是楼梯完全出现。

    根据之前的经验,这梯子会短暂的存在一段时间,那他就要在这段时间内,尽可能的多杀神明。

    脑子里刚出现这个想法,祭坛地面忽然大动,盛钰下意识回头看去。

    意外发生了!

    肥厨冲过鬼怪簇拥,拼着最后一口气将手中的火把丢向大鼎水面。

    水遇火,却燃烧的更旺盛。

    只是一刹那间,那火光就包围了整座大鼎,红色的火光甚至比金色楼梯更加夺目。热浪铺面而来,烫的盛钰脸庞都在发热。

    一只苍白的手猛的从火光中伸出。

    咚——

    大鼎被那只手拍的巨震,像是晨钟暮鼓般,这空灵的声音响彻在场所有人的耳边。

    还没有完全露出形态,神明们就好像见到了胜利的曙光。他们一改之前的仓皇逃窜,转而变得自大狂妄,疯狂的尖声大笑。

    他们似乎已经看见了结局,肥厨脸上出现奇异的兴奋之色。在鬼怪们的围剿这下,他依然杀出了一条血路,拼命跑向玩家阵营。

    胖子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一拍脑袋说:“第一个副本的鬼娃不就是想要夺取身份吗。他还说燃烧生命夺取身份,就会恢复伤势。唉,我实在记不清楚了,但我感觉那头猪厨子也是那样想的。”

    这样一说,盛钰也想起来了。

    眼见着胖子跑到廖以玫旁边给她松绑,盛钰也没管,他皱眉看向玩家阵营。

    肥厨一过去,那边就乱了。

    人群惊慌失措的向侧面逃窜,但四面八方都是敌人,他们也不知道该往哪里逃好。不少人趁乱都互相砍杀,鲜血让肥厨更加激动。

    彭岩焦急的呼唤徐庆安,希望借着对方的手能够出局。好不容易见着了徐庆安,他脸上一兴奋,迅速的朝那边跑去:“杀了我,快杀了我!”

    徐庆安只是一顿,缓缓点头:“如你所愿。”

    众目睽睽之下,他掏出武器,直接打断了彭岩的腿,在后者无法理解且震惊的怨毒眼神中,用力一踢,将其踢到了肥厨身前。

    送上门来的怎么会不要。

    肥厨兴高采烈的把住彭岩,强硬的掰开他的拳头,在人群的尖叫声中剥夺身份卡牌。

    “这是谋杀!”有人不可思议叫出声。

    徐庆安不为所动,总是佝偻的身躯终于出现立了起来,他冷漠的看了一眼彭岩,似乎是要将后者凄惨的死状牢牢记在心中。

    淦,竟然赌输了。

    盛钰没有再看向那边,管他什么好哥哥的赌,现在身后的危机才是真正应该关注的事情。

    就这么几十秒钟的功夫,大鼎中的神明终于露出全貌。

    他通体半透明,看上去根本没有活物的气息,更像是被祭祀召唤出来的一缕残魂。除了面上的那个白色面具,其余地方与常人无异。

    挥手间,神明残魂悬浮在半空中。

    祝福的火光撒在所有濒死神明的身上,只是片刻时间,那些神明就重新焕发生机。

    伤害落到他们的身上,只消片刻就痊愈,而且残魂似乎还有增幅实力的能力,原本战不过鬼怪的神明像是摇身大变,轻易就能捏死之前无论如果都不能打败的鬼怪敌人。

    就这一下子。

    祭坛就变得不再安全,或者应该说,现在这里才是最危险的。但楼梯就在大鼎的后面,看样子还有好一阵子才会完全的搭到地面。

    要是现在离开,那能不能按时回来还是一个未知数,错过了楼梯,只会停滞在第三层楼。

    胖子一手抓住廖以玫,另一只手抓住寸头。

    廖以玫还要好一点,一脸看淡生死的站在原地,就连攻击掉落在身旁,她也不为所动。寸头压根就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被提溜到祭坛上来了,他皱眉打开胖子的手,就想要爬出祭坛。

    “你想死别拖着我一起死!”

    胖子拽住他,接近于恳求:“再等等,就一小下。相信盛哥,他真的很厉害。”

    不知道是话语还是表情打动了寸头,他犹豫了一些,竟然真的没有再动。

    火把重新燃烧,庆典被毁,古老的祭祀却没有终结。

    神明阵营与鬼怪阵营战成一团。

    原先还是势均力敌,在饕餮技能时间过后,鬼怪们逐渐势微,比不过有备而来的神明。特别是有了残魂神明的加入,局势彻底反转,这一次,神明拿到了至高无上的控制权。

    顷刻之间大厦将倾,一切浮华都像是梦中的泡沫,一戳就碎裂,不留一点儿痕迹。

    神明得了势,在屠杀鬼怪之余,他们第一个转头看向玩家阵营,就想要上前掠夺玩家。

    这是祭祀原来的流程,现在也在继续。

    “不,不要啊啊啊啊!”

    神明已涌入,玩家阵营瞬间被打散。错过了一开始的残杀时机,现在就算是想找一个同伴杀死自己,也是来不及的了。

    玩家们再一次陷入了恐慌之中,他们知道盛钰已经尽力了,但现在局势所逼,绝对不可能再有任何转机,果然还是不行啊……

    绝望的死志蔓延心头,不少人放弃一般的闭上眼睛,已然放弃了生的希望。

    等了好一会,料想中神明的攻击却没有落到身上,他们又茫然的睁开眼睛。

    这一下可把他们惊的不行。

    如果说之前的一切都只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震惊,那么现在,就是情理和意料双重惊悚。

    只见那些可恶的、强大的神明忽然顿住一切动作,许多伤痕浮现在他们身体表面。残魂的祝福痊愈不仅没有起到作用,反倒以一个十倍百倍的伤势直接反噬了回来。

    相对应的,鬼怪变得强大。

    鬼使神差之下,不少玩家下意识看向祭坛,只见盛钰抬眼望着神明的残魂,脸上的笑容轻松自在,根本不受现在的颓势影响。

    混乱与尖叫并行,喧嚣与咆哮交错,人们并不能听清他说了什么。但那残魂痛苦的模样做不得假,他连悬浮都保持不了,咚的一下子摔在地面上,瞬间就被早已虎视眈眈的鬼怪分食。

    别人听不见,但辛迎雅就在盛钰旁边呀!

    早在饕餮出现的时候,她就不敢再轻视这个青年。而现在的一切,更是让她收回所有的成见,脸上火辣辣的,只感觉刚刚的讽刺都被对方用实力原原本本的还了回来。

    “我选择掠夺神明。原本还在愁楼梯时间不够,现在正好敌人千里送人头。”

    在辛迎雅接近于惊悚的视线中,盛钰微微勾唇看向附近的兴奋鬼怪:“去吧,将这些欺骗过你们的虚伪神祇……赶尽杀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