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4章 鬼堡来信(四)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门外是谁的尸体。

    盛钰脑子里一直环绕着这个问题,三伏天愣是浑身冰凉,缩到被子里还是冷到打颤。

    鉴于鬼来电所说的铲除忤逆者,他现在脑子里只能浮现两张脸:裴简和刘雁。

    但这两人都是轮空,门外那么大的动静,这两人总不至于打开门看热闹吧。

    这样一算,似乎只有阿三‘忤逆’过他了。

    脑子里胡思乱想半天,一会担心经纪人有没有出事,过了一会又在困惑四角游戏到底有没有在零点之前结束,万一一觉起来面对的是副本大逃杀,那他又能拿什么来自保。

    想太多也没用,反正只是一个游戏而已。

    盛钰这样安慰自己,并且十分迅速的进入了浅眠状态,一夜无事。

    隔日,上午九点左右。

    手掌处的卡片传来一阵电子音:【早餐时间到,幸存玩家请到餐厅集合。】

    应该不止盛钰听见了这句话。很快,门外就响起各种乱七八糟的声音,有人愤怒的大叫着什么,也有人在低声啜泣。

    简单的洗把脸漱漱口,打开房门。

    他几乎已经在心里做好见到阿三尸体的准备了,然而打开门,盛钰罕见的愣住了。

    女孩的尸体就横躺在房门口不远处。一夜时间过去,那些流淌出来的鲜血已经凝成乌红色,斑驳的点缀在地毯上,还有少许结块的痕迹。

    她的尸首被撕咬的破碎,东一块西一块的遍布走廊各个角落,就连脸上都被挖掉大半个窟窿,眼眶里空落落,是空的。

    ‘呲’的一声滑腻声响,斜对面的刘雁大叫起来:“我的天啊,我踩到了她的眼珠子!”

    她满脸嫌恶的跛脚又转回了房间,很快屋子里就传出水声,应该是去洗鞋了。

    明明说‘铲除忤逆者’,死的却是跟‘忤逆’这个词语一点关系也搭不上的肖梦。

    盛钰现在满脑子混乱,一句话也说不出。

    经纪人一脸苍白的踩着地毯,尽量避免地上的血迹。等到了盛钰的面前,他几乎要挤出一把鼻涕泪:“昨晚真的差点吓死我了,我一晚上都没睡着,这破屋子的灯还打不开。”

    阿三房间里传来摔东西的声响,还有大叫声。他在说母语,听起来像在骂人。

    经纪人整个人一个激灵,慌张说:“走走走,我们先下楼再说。那个女粉死了,老外大清早就一直在发脾气,叽里咕噜也不知道在说什么,我看他随时都有可能要爆发,你记得别惹他。”

    “好……先等我一分钟。”

    盛钰回房间把白色床单扯了下来,手臂一震,床单覆盖在肖梦的尸体上。等女孩的惨状被遮掩上,两人快步下了楼。

    **

    厨房门紧闭,里头安安静静的。再往前走一段距离,就是看上去极度奢靡的餐厅。

    餐厅正中央是一个欧式长桌,两侧分别都有三个木质高椅,撅起屁股才能坐上去的那种。

    “顺着墙壁边缘走,一个接一个的拍肩。我是最后一个走的人,按理来说我前面的那老外应该已经走到上一个人的位置了,他那边应该是空的,可是当我走到那里,却摸到了一具冰凉的身子……隔着衣服都能冻到手的那种冷。”

    胖子痛苦的抱着头:“我发誓我当时真的吓傻了,拔腿就跑。其他人应该听见声音了,也跟在我后面跑。多出来的那‘人’就追在我们后面,一直嘻嘻笑,差点把我吓尿。”

    见盛钰和经纪人来了,餐厅里已经落座的两人同时扭头。胖子如蒙大赦看向经纪人:“我确定我们在12点之前完成了四角游戏,但我真的没看清多出来的是什么东西。乌漆墨黑的,魂都吓没了谁还关注他的长相。你看清了吗?”

    经纪人迟疑说:“虽然没有看清脸,但我对‘那东西’的身高印象很深。看上去就一米二左右,好像还是个孩子,听声音应该是男孩。”

    “我知道了。”裴简忽然拍桌,大声说:“那男孩肯定是丹尼尔。莱安邀请我们所有人玩游戏,寻找失踪的丹尼尔。我们按照莱安的要求玩了,所以失踪了的丹尼尔也就出现了。”

    胖子困惑说:“不对吧。丹尼尔为什么要追杀我们?”

    裴简笑的自信:“既然玩家任务是救丹尼尔,那他本身肯定是出问题了,所以才要救。”

    这个逻辑是通顺的,可是盛钰总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想了想,他问道:“昨晚肖梦是怎么死的?”

    胖子和经纪人齐齐摇头,都表示没顾上看。裴简笑了一声:“小钰,你该不会是害怕了吧。又不是真死人了,这只是一个游戏。”

    “也许她昨晚回头看了。”

    说这话的时候盛钰语气很平静,其他三人脸色却猛的一变,神色开始慌张。

    他们差点忘记还有这么一个规则,如果肖梦不是因为跑得慢被杀了呢。她要是忍不住回头看了,同样也会被杀,并且还违背了规则②。

    要是后边这种情况,那可真的是太糟糕了。进入大逃杀模式,没有人有活下来的把握。

    气氛一下子冰结。

    “又不是拍恐怖电影,正常人逃难的时候谁会边跑边回头。估计就是因为她跑的太慢,才会被杀。对了,老外不是喜欢她么。”

    裴简意味深长看了盛钰和经纪人一眼,笑道:“看来有保镖也没用,该死还是得死……”

    话还没说完,他就连椅子带人被踹翻在地。

    阿三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听到了多少对话。他怒不可遏的给了裴简一拳,大吼道:“要不是你去掉孕妇的名字,轮空的可能是她,那她就不会死!”

    裴简死也没想到,讽刺盛钰竟然还顺道踩到阿三的痛脚。

    脸上被打到的地方几乎痛到麻木,艺人最在意的就是脸。他也怒了,挣扎的站起来:“那你呢?口口声声说喜欢,危机时刻还不是只顾得上自己跑。别把自己的无能算在别人头上,要是我在场的话一定会带着她一起跑!”

    “你轮空了,是你害死了她!”

    两人扭打一处,把其余人看的瞠目结舌。胖子站起来,想上去拦架又怕被误伤。

    餐厅顿时混乱一片。

    很快,尖叫声让一切都停了下来。

    是刘雁,她最后一个下楼。

    阿三一把推开裴简,这毫无意义的争斗终于被按下暂停键。这时,刘雁满脸惊恐的冲入门内,哭道:“我看见厨房有人在做菜。”

    胖子低声吐槽说:“这不是很正常么,不做菜的话,你家厨房是拉屎用的?”

    “……”

    虽然形势不太对劲,但盛钰还是有点想笑,他忽然发现胖子这人还挺逗比的。

    刘雁完全没被胖子的话影响到,她太慌张了,甚至都没有听清胖子的话。她只知道疯狂摇头:“不是人,也不是菜。”

    不是人不是菜?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在众人迷茫之际,门外传来餐铃声。是很清脆的铃声,听上去就让人愉悦。

    然而推餐车的‘人’就不那么让人愉悦了。

    一见到那东西,盛钰只觉得头晕目眩,恍然间还以为自己进了什么末日片场。

    那是个人形生物,但就像刘雁说的,那不是人,顶多算一具丧尸。

    丧尸歪歪扭扭的提溜着餐车边边,四肢诡异的扭曲,勉强保持直立行走。值得注意的是,他拥有着奇长无比的十根指甲,在头顶的大吊灯照射下,那锋利边缘甚至闪着瘆人的寒芒。

    步伐不快不慢,但走过的地毯尽数被浸湿,一股让人反胃的恶臭蔓延而来。

    “看上去没有攻击性。”胖子说:“我们先坐好,吃了饭他应该就会走。”

    这安慰并没有起多大作用,盛钰甚至能感觉到身旁的经纪人浑身都在打哆嗦,连带着他也跟着有些紧张。

    不过好在大家理智尚存,很快都坐到高椅上,默不作声的低头。

    总共六个餐盘,丧尸一个个将其摆放在玩家面前,经过之地都会弥漫起腐烂的血腥气息。

    虽然看上去吓人,但这个举动很容易让人误解,认为丧尸也许就是一个送饭的。

    众人也就不由的松了口气,下意识忽略掉一旁哭泣的刘雁,只认为她小题大做。

    然而刚打开餐盘拱盖,所有人的脸色都‘唰’的一下子变了,就连盛钰也不例外。

    “呕——”

    刘雁转过身,弯腰干呕起来。

    餐盘正中央放着一块肉,经络纹理清晰可见。看上去刚从什么生物身上割下来,一点也没过水,也没经过烹饪,直接端了上来。

    血从餐盘流下来,铁锈味蔓延鼻腔。

    肖梦刚死了,尸体还残缺。这肉就很容易让人误解,联想到不好的方面。

    “是牛肉。”说完胖子自己也觉得崩溃,捂脸道:“这他娘的绝了,直接让老子啃生肉。”

    丧尸就在一旁虎视眈眈,这种时候不吃也不知道会引起什么样的后果。就在胖子满脸绝望的准备动刀叉之时,阿三忽然大叫:“不许吃,吃牛肉会触犯湿婆的神威,你们这是在亵渎神明!”

    这话一出,盛钰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阿三老家是印度的。

    印度人有百分之九十都信奉印度教,那边有位神明叫做湿婆,其坐骑为牛。所以很大一部分印度人是不吃牛肉的。

    他知道这事,其他人也知道。

    裴简脸上还痛着呢。

    刚刚被阿三摁头打,他几乎毫无还手之力,这下子总算是逮到了机会。

    他立即切了块生牛肉放入嘴中,鲜血顺着下巴流下,滴滴答答砸在餐盘里。末了,他微笑说:“抱歉,我不是针对你的宗教。这种情况下,就算盘子里放着肖梦的肉,我也照样吃。”

    “……!”

    就像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阿三眼珠通红,青筋整个爆出。他愤怒的站起身,抓紧桌布就是一掀。

    带血的生牛肉撒的满地都是。

    牛肉撒掉的同时,一直不做声的丧尸忽然一声怒吼,咆哮着挥舞爪子。

    他以一个奇怪并且扭曲的姿势飞速逼近阿三,人们甚至都没有看清他的动作,眨眼间阿三就尸首分离,血溅了所有人满头满脸。

    那头颅飞到桌面,咕噜噜的从刘雁那边一直滚到盛钰面前,将将好停在他的面前。

    眼睛滚圆瞪着,脸上的表情还停留在暴怒之上。看样子死前一刻都没反应过来。

    整个餐厅刹那间鸦雀无声。

    丧尸一寸一寸回头,嘎达嘎达的骨头挤兑声十分明显。就在众人惊慌的起身后退之时,他忽然扯开嘴角,两侧唇沿几乎挂到耳朵。

    腐烂的皮肉啪嗒啪嗒掉落在地,胖子大声喝道:“跑!!!”

    哪里还用得着胖子说,盛钰早就眼疾手快的抢过桌上餐刀,第一个冲出餐厅。

    尖叫声、哭号声,众人四散溃逃。

    丧尸跑的实在是太快了,腐烂的气味一直紧紧贴在鼻尖,玩家们避无可避。

    眨眼之间,危险已经迫在眉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