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第30章 肥厨怪客(十八)

书名:你们放走了最大的boss(无限) 作者:惭时

    ‘只有你才能阻止这场悲剧’这几个字一出来, 盛钰就感觉一阵头皮发麻。

    他最讨厌这种话了,莫名其妙的担责,莫名其妙的成为救世主。要知道他刚刚才看见灭世的幻象呀,他只想守护住亲近的人。

    至于其他毫无关系的人……

    盛钰没搭理,低着脑袋踏上管道。

    道阻且长,他还是先专注眼前的苟且吧。

    辛迎雅似乎还没有放弃,她依然漂浮在空中,不放弃的大声喊:“预言说出来的那一刻, 未来就会被改变, 我不能告诉你我看见了什么。我只能说这是这次副本唯一的生机,你的三次技能千万不要用,留到真正必要的时候再用。不然什么都拯救不了这次副本,到时大危机即将来临, 王座最终都会倒!包括你在内!”

    盛钰:“……”

    爬管道过程他一直都没有说话, 跟在傅里邺身后, 眼见着快到桥梁, 他终于忍不住:“那她一开始为什么要说出来。”

    傅里邺说:“反正结果也是坏的。”

    言下之意, 反正最终的结果也是坏的, 那当时说不说的出来就变得无所谓了。

    盛钰自己也明白这个道理,他真正不明白的是:到底是什么改变了预言,什么又是‘大危机’。这个预言家的话语真的可信么。

    ……也许她只是在故弄玄虚?

    盛钰最后蹬了一下管道, 跃到桥梁之上, 问:“那你觉得现在的结果是好的?”

    傅里邺反问:“你怎么想。”

    胖子和寸头已经往前走了一段距离, 天快亮了, 盛钰只能加速,跟在后面小跑。

    一边跑,他一边不太确定的说:“我觉得那个女孩有点疯,说话可能有夸张成分。如果结果变得非常好非常好,那她可能根本不会叫住我。除非是在万千悲剧中寻找到唯一的圆满结局,她才会这么迫切的提醒我,技能留在需要的时候用。”

    傅里邺步子一顿:“你信她。”

    “信有什么用,不信又怎样。”盛钰回头冲他笑了一声:“我怎么知道什么时候叫做‘需要的时候’,我觉得一切会让我死的瞬间,都是有需要的时刻。”

    “我不信她。”傅里邺没有评判盛钰的话,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事在人为。”

    这还是两人第一次观念不统一,交谈谈不上不欢而散,但也没有好多少。

    后来的路途因为疲于赶路,众人都没怎么交谈。沿路要是遇见了神明,躲于管道口或者借用寸头的炮竹技能,倒是一路有惊无险的混了过去。

    看守的神明有呼噜噜的睡着了,这次很走运,大家小心翼翼的从夹缝中钻了过去。回牢笼的过程中,神明少的可怜,就算是碰见了,也是神明先远远的避开,不与他们争执。

    包括在金字塔中心的时候,那些神明也只是站在原地对盛钰一行人行注目礼。一个个都眼冒精光,有些几乎把兴奋与激动写在了脸上。

    显然副本其他玩家也遇见差不多的情况。

    有些人躺在笼里迷惑:“我感觉他们看我们就像是砧板上的肉,这次连追逐战都没有了,好像笃定我迟早会死,早死晚死都一样。”

    还有人兴高采烈:“大哥,你想那么多干什么。要我说呀,神鬼肯定是被盛钰今天白天的操作吓傻了,反向屠杀多牛逼啊,估计担心有玩家会重复他做的事情,这才不敢冒头追逐。”

    有的时候知晓的少也挺好的,起码大多数人还沉浸在美好的幻想之中。副本还剩最后一天一夜,再熬过一场庆典,这局就可以安稳度过了。

    知晓的多可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牢笼内,盛钰一直沉着脸。

    就像是迷惑的玩家们所担忧的一样,神明放弃对玩家的追杀其实并不是一件好事。

    要么,是像他们所说的一样,看玩家像是一块砧板上的肉,要么……想到另外一种可能性,盛钰只觉得头疼:要么就是有更强大的存在,实力较弱的神明哪里敢染指大佬的猎物。

    想着这些,天不知不觉的亮了。

    新一轮的上菜环节开始,这一次神明好像故意放松了对于玩家的限制,一整天送菜环节走下来,只有部分玩家凄惨被杀。并且这部分玩家很有可能是被鬼怪所杀,盛钰也分辨不出来,他只是隐隐约约有这个感觉。

    到了晚上,原先的六七千人再度经历残酷的筛选,最终余下人数仅剩寥寥不足五千人。

    只是几天时间,金字塔牢笼就空了一半。

    有些人辛苦了一整个白天,夜晚也不能放松。有些人瘫了一整个白天,夜晚的时候更打起精神,准备迎接副本第三个夜晚的浩劫。

    谁知道心理准备都做足,神明反倒不按照常理出牌了。

    肥厨走上前,眼神像是无意间扫过盛钰所在牢笼:“今晚所有人都要去祭坛。打开牢笼不服管教者,死。打开牢笼优先逃跑者,死。”

    “……?”

    有人傻了眼,隔壁的卢兰喝红汤火锅死了,但依然还是有人呜呜不止,骂道:“操,老子好不容易习惯了这个节奏,有信心能活下来。这又他妈搞什么,每天还有不一样的新花样!”

    此话一出,不少人连声附和,一时之间金字塔中心一片哀嚎声。只不过等眼前的铁杠门在一片‘哗啦啦’声中开启时,他们下意识自觉噤声。

    出了牢笼门,有恐高症的估计都要被治好。

    原先几次要么快速逃命,要么注意力放在别的地方,玩家们都没发觉原来高层牢笼这么高。站在突出的木板小道上,总感觉脚下的木板随时都可能被踩裂掉,有些地方甚至已经破了大洞。

    头顶传来嘎吱响声,盛钰抬头一看,发现胖子趴下木板边缘,正冲他招手:“盛哥。待会我和你走在一起吧,有危险咱俩能有个照应。”

    他侧身有一块就是破了洞,估计那天白天就是从缝里伸手,敲他牢笼铁杠的。

    盛钰点头说:“好。”

    “啊,你怎么答应的这么爽快。”胖子挠头,憨笑说:“我还以为你要和傅佬走一起呢。”

    附近人听见‘傅佬’两个字,连连对胖子投去关注的视线。不少人还把眼神放在了盛钰身上,即便是情况不允许,他们也忍不住感叹——电视上看就已经很好看了,现实里简直就是神颜哇。

    大部分人都摸爬滚打了好几天,衣衫不整,浑身血腥与灰尘。反观盛钰,就算是衣衫不整也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凌乱美感,人和人的差距这么就那么大,淦!

    他们可能想不到十几个小时之前,盛钰才刚刚钻过鸡笼,踩过鹅场,走过鱼塘,甚至还遇见过狮子大象老虎这种危险动物。

    那叫一个辛酸,他们根本想不到。

    看了一眼下方,有了肥厨那一番警告,玩家们果然惜命,没有尝试挑衅规则的权威。都乖的跟小鹌鹑一样,一个跟着一个有序往拱门外走。

    最先离开的批次是一楼牢笼玩家,然后是二三楼层,再往上。盛钰抬眸说:“看这个样子我们肯定和傅里邺走不到一起了。和你走还是我占便宜呢,你想想我的技能。”

    胖子对盛钰技能认知还保留在‘能增幅别人技能’上头,他好像总是2G网,有些关键信息老是慢别人一步知道。不过这也损伤不了他的胆大,在附近玩家惊讶的视线中,胖子把住木板边缘,灵活的往下一荡,滚到盛钰身边。

    末了站起身拍拍胸脯:“没事,傅佬不在,胖爷可以保护你。美女千千万,我只爱小美,大佬千千万,我只舔傅佬,帅哥千千万,我觉得你最帅!”

    “差不多行了啊。”盛钰笑了一声:“还编出了顺口溜,你有本事去傅里邺面前说。”

    胖子连忙摆手:“算了算了,上次马屁我就拍到了马腿上,我对傅佬有阴影。幸好他不是跟咱一样,不然岂不就是同事了。”

    ‘跟咱一样’,指的肯定是鬼王身份卡牌。他得找个机会告诉胖子傅里邺的身份,但现在人多眼杂,肯定不是一个好时机。

    盛钰掏出匕首,跟着大部队往下走。

    **

    再一次来到肉食厂,这一路走的比上次慢太多,一群人走在一起,总会有人出点状况,最后耽搁进程,不过大家也乐的轻松。

    从没有哪一刻,原地等待的感觉这么美好,一点儿也不焦躁难忍。如果可以,玩家们甚至希望能走个一天一夜,最好直接走到副本结束。

    但这显然不现实,大约凌晨鱼肚将现时分,大部队就走到了主桥梁的末端,也就是天壁。

    这一次他们走的桥梁落点较下,宽敞幽深,抬头看全是迷雾斑驳。从高处一路走到低处,时不时有人口中发出赞叹:要是放在现实世界,这场景绝对是一个网红打卡圣地。

    通过天壁上的大洞,里头是弯弯绕绕开凿出来的路。这路有时候窄到只能允许十几个人通过,有时候又宽敞到百人千人可以同行,只是轻轻撞击坚硬的岩石,这声音都会被无限放大,回响在身前身后数百玩家耳边。

    滴答,滴答,滴答——

    时不时又会有水声传来,从上方的尖乳石上掉落,漏到盛钰的脸庞上。

    鼻间全是洞内潮湿腥味,乌漆墨黑的他也没太在意,每次有水滴落下,他都只是抬起手臂擦拭掉,连续做了有十几次类似的动作,后方突然传来一声女子的尖利大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上面有东西!”

    不少玩家原本被这刺耳的叫声吵的眉头紧皱,但是一听她的话,下意识都愣愣抬头向上看,这一看就是毛骨悚然,脚底仿佛都凝在地面上,一步也动弹不得了。

    神明放出元素攻击,拿火烤玩家,威胁说:“都瞎看什么,走快点。”

    玩家们被赶的头脑昏涨,此时也顾不上许多了,只得埋头继续赶路。只不过有人还是会时不时往上瞥,神色有些发怵。

    混乱中,盛钰也曾抬头看了一眼。

    这一看他的脸色就不太好看了,下意识抬起手又擦了擦脸,嫌恶到直皱眉。

    上面岩石有无数大大小小的洞,许许多多双眼睛穿透那个洞,黑色的眼珠一眨不眨的瞪着。洞太小,看不清他们全部的形态,只能看见泛着红光的眼睛,以及从嘴巴里滴出的口水。

    意识到有许多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不少人感觉到浑身不得劲,头皮发麻。胖子就是其中之一,他苦着脸擦掉脸上的口水,小声说:“看来这群鳖孙把我们当菜了,虎的一批。”

    盛钰抬手挡住脸,说:“你菜刀升级了?”

    胖子一惊:“牛逼啊盛哥,料事如神,我食为天菜刀升级了你怎么都知道。”

    “……”

    盛钰无语说:“你爬管道的时候自己说过。”

    “噢噢,那我必须要炫耀一遍。”胖子耍出菜刀,说:“我这到名字叫食为天,顾名思义,它就是跟食物有关。除了闭着眼睛拿菜刀砍人这个功效,升级之后的它还可以挥出刀风,被我刀风扫过的食物给饕餮吃下去,都会提升它的攻击力。”

    盛钰说:“对了,我之前一直没有问,你的饕餮一次可以出现多长时间。”

    这件事胖子好像自己也不太确定,只能摇头说:“我只知道这个技能在这个副本里只能使用一次了,根据前几次的经验来说,大概十五分钟吧。我看食为天吞食能力没加什么限制,估计这十五分钟内,饕餮吃多少,就相应变得多强大。”

    说完,他疑惑问:“盛哥,你怎么忽然好奇起我的武器和技能来了。”

    “没什么,我就是觉得你技能不错。”

    盛钰视线直视前方,说的平淡。

    无缘无故被夸奖了,胖子乐呵的不行,绞尽脑汁想该怎么安慰拿到类似于辅助技能的盛钰。

    还没等他想到安慰的话语呢,前方的道路忽然变得无比开阔,阳光照射进来,撒遍视野每一个角落,浑身都仿佛沐浴在暖洋洋之中。

    这个时候大家才意识到:哦,原来他们已经走了整整一夜啊。

    眼前确实如神明所说,是一个圆形大祭坛,长宽一眼不可及,处于更低的地势中。四面八方由高地势组成,玩家处于祭坛的左侧方,其余侧面是数以万计的神明与鬼怪。

    也有玩家预感到山雨欲来的压抑,他们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出鬼怪,送自己出局,但很可惜。神明与鬼怪似乎都混杂在一起了,交错而处,或坐或卧,或躺或站,一眼看不出区别。

    祭坛上有多个高约百米的石柱,上面已经捆了两个人,因为距离太远,盛钰甚至都没看清那人是男是女,更别提辨认身份卡牌了。

    他的注意力都被祭坛四周的雕塑吸引。

    那些雕塑和镜子上的一模一样,同理,和肉食厂大门处的两尊雕塑也一样,这一次看的要更加清晰:高举着火把的面具神明,两眼处不再是黝黑的窟窿,而是虔诚疯狂的眼神。他们的视线一齐朝天看,鱼肚白下,那些视线似乎都穿过了层层厚云,直达云彩背后的新世界。

    “是小美。”

    胖子脸色很难看,但还是庆幸的送出一口气:“我就知道她不可能死。那个姓辛的疯子就是一个神婆,嘴里讲的没有一句是真的。”

    “……?”

    盛钰又抬头看了一眼,还是连是男是女都分辨不出来。他视力很好的,除非胖子有千里眼,不然不可能看得清,想着,他质疑说:“你怎么知道那是小、呃,我是说廖小姐。”

    胖子正色说:“你就没有化成灰也能认出的至交朋友么?别说这么一点距离,隔着墙我也能闻到她。那绝对是小美,我不可能认错她。”

    这话讲的太过于夸张了。

    能不能认出至交朋友,盛钰不知道。但转念思考一下,要是把在娱乐圈害过他的人全捆上头,那别说分辨男女了,他甚至都可以准确的叫出每个人的名字,再说出那些人做过的事。

    这样想就能说得通。

    身边满是嘈杂的交流声音,玩家们都压低了嗓音在猜测,这个庆典到底是什么流程。对面的鬼神阵营都在尖叫咆哮,兴奋的跺脚,踩踏到后面的天壁摇摇晃晃,不时有碎石子落下。

    这种情况不用压低音量,就算是大喊,声音也不见得会扩散出去。

    盛钰扭头看向胖子,说:“另一个人应该是辛迎雅,大概率是她。”

    胖子抹了一把头顶的汗渍:“盛哥,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小美和姓辛的很可能是牺牲品。”

    “对。人场的那些人应该都是被拉去做实验的,神明剥夺身份不熟练,一个不慎就会剥夺失败。正如那些人失踪玩家的下场,估计全部都是剥夺身份失败,死掉了。只有辛迎雅和那个干尸男存活,一个是还没有来得及被拉走,一个应该是……实验成功了。”

    说完,盛钰又道:“既然只有一次机会,神明至少会保证剥夺率高达百分之九十,甚至百分之百。不然他们不会贸然下手,至少现在,咱们还是安全的。”

    闻言,胖子不仅没有松一口气,反倒变得更加紧张。特别是看见神明又拉了上几十个人上祭坛,他更加紧张了。

    他们的确是安全了,但牺牲品更危险了。

    换言之,廖以玫很有可能也被牺牲掉。

    将那几十人带上祭坛后,接下来的一幕简直刷新了其余玩家的三观。

    无数神明高举火把,在祭坛旁边跟跳大神一样乱跳,火把上的焰火一抖一抖,摇曳的火星几乎就等同于玩家们现在摇曳的小心脏。

    有部分神明同上祭坛,在男男女女恐惧的哀嚎声中,生生撕烂了他们的手掌,从血肉中拔出身份卡牌,那些卡牌大半都是一接触到空气,就萎靡着失去了光亮,小部分□□了一段时间,最终也都归于沉寂。

    相对应的,卡牌持有者们也迅速干枯了下去,字面意义上的干枯,皮肉瘪成干尸状。尸体被扔下祭坛,供鬼神分食。

    很快,新一波的人被带上祭坛。

    盛钰踮起脚尖在人群中张望了一下,一眼看过去全是黑乎乎的脑袋顶。许多玩家都担心下一个被神明带上去的是自己,都努力的往人群中心缩,大家你挤我我挤你,挤的混乱不堪。

    时间一晃而过,量变积累起质变,在持续抓了两三百号人以后,成功率大大增长。那些卡牌被贴在神明的手掌心,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神明在夺取我们的身份!”

    有人惊慌失措的大喊,他只是说出了一个浅显的事实,但还是有不少玩家惊慌。不少人在危机时刻又动起了别的心思,哭泣的请求附近玩家杀了自己,送自己出局。

    引火烧身,无人敢回应那些崩溃的人。

    新一轮的献祭中,十名玩家已经有八名被剥夺成功,鬼王现在也不安全了。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

    在不遇见灵异事件的时候,盛钰胆子还是很大的,他戳了下胖子:“你看那边。”

    胖子朝他所说的方向看了一眼。

    有无数鸡鸭鱼食材连着桌子一起端了上来,摆放在神鬼阵营前。那些跳大神的神明似乎更加激动了,就差把火把挥舞出残影。

    “那些菜是给鬼怪吃的,对哦,我们到时候可以靠这一点来辨认神鬼阵营!”

    胖子表情激动,也不知道在激动什么。

    盛钰摇头说:“到你说的那个时候肯定来不及了,现在这么多神明,车轮战也能把我们弄死。所以我们必须拉拢住鬼怪,不能让这些鬼傻乎乎的把有毒的菜吃下去。而且我要你看的不是菜,是那边——有神明过来了。”

    胖子面色一变:“操!怎么这么快!”

    其实不快,距离第一波牺牲品死去已经有两三个小时了,只不过玩家现在身处其中。象征死亡的达摩克里斯之剑时时刻刻挂在头顶,才会感觉时间过得飞快。

    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要凄惨的被赶鸭子上架。

    盛钰:“你想不想救小美?”

    “想,当然想!想的不得了!”

    胖子下意识的回完,回头看时,只看见盛钰唇角挂上一丝微笑,和每次坑人时的笑容一模一样。胖子顿时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他替神明感觉不太好:“盛哥,你想干啥?”

    “我接下来说的话你听好了。一,技能不要用,我要你用的时候用。二,混乱的时候找到寸头,务必在混乱结束把他带到我的身边。”

    其实他刚刚踮起脚就是在寻找寸头,只不过没找到,只能依靠胖子的意念认人**了。盛钰回忆了一下寸头所在楼层,圈出一个方位:“待会混乱开始的时候,你去那边找寸头。”

    周边玩家也看见神明过来,他们本能的想可能是神明来收人了,惊慌失措的躲。

    胖子被挤得东倒西歪,还在茫然:“等一下,你说什么混乱?没有混乱啊。”

    “给我二十分钟,没有混乱就制造混乱。”

    在众人又是惊悚又是复杂的视线中,盛钰挤开人群,一步一步,迎面走向神明。

    他虽然是流量明星,但是因为出道早的原因,国民度也是毋庸置疑的。在场不少人都是看着他从小少年一点一滴成长成为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青年,对于盛钰,他们的感情很复杂。

    像是养成,又带着一种说不上来的亲切感。

    当即就有小女生大喊:“盛钰,别去!”

    众人眼神触动,心绪久久不能平静。

    还有人大喊:“盛钰,假如我可以活着出去,我一定要向全联合国的人说。什么抗压力低,什么拖后腿,你是我见过最聪明英勇的人!”

    大部分人以为盛钰这是想要主动牺牲了,一边感动,一边将心中对于盛钰的标签全部撕掉。有些人只有当面见到,亲眼看见他的选择,才会幡然醒悟,发觉自己原来一直都有偏见。

    很多人眼眶一热,感动的情绪还没来得及蔓延到眼底,就被忽然暴起的部分怪物惊呆了。

    就在盛钰上前的那一刻,四面八方的鬼神忽然躁动不安,有些兴奋的嚎叫,有些说不上来是什么情绪,听起来更像是悲鸣。

    这些悲鸣声汇总在一起,压抑着,挣扎着,哭丧着。结合另一部分怪物的兴奋高叫声,就好像形成一曲震撼人心的交响乐。

    在这曲‘交响乐’的衬托下,神明挥舞着火把,步子迈的更大,眼神更加兴奋与激动,仿佛在他们眼中,真正的庆典这才拉开帷幕。

    “希望待会你也能这样开心。”面对着凶残的神明,盛钰扬起万分和善的微笑,微微张口轻嗤道:“带我上去,愚神。”